首页 > 国内 > 内地新闻 > 正文

金沙江干流堰塞湖多部门介入救援 超两万群众撤离

原标题:金沙江干流形成堰塞湖 两万群众大撤离

12日下午5时40分左右,金沙江白格堰塞湖湖水已经从拢口自然溢出,目前流量达到5至6个立方每秒,整个堰塞湖已经形成自然泄流。

金沙江边山体滑坡现场情况。中新社杨娟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金沙江边山体滑坡现场情况。 中新社杨娟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文|新京报记者周世玲李玉坤吴为张熙廷

10月11日凌晨,西藏自治区昌都市江达县和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白玉县境内发生山体滑坡,阻断金沙江干流形成堰塞湖。

截至12日12时30分,堰塞湖水体约2亿立方米。多部门介入救援,超两万名群众撤离至安全地带。

金沙江堰塞湖区水位上涨4.5米 新增垮塌300方。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水体约2亿立方米湖水已自然溢出

11日15时30分,江达县波罗段江水仍呈上涨趋势,堰塞体长约5600米,高约70余米,宽约200米,水体约7840万立方米。经现场核实,波罗乡及波公村、宁巴村已形成“孤岛”(其中,波罗乡白格自然村、宁巴自然村已全部淹没)。截至该时间段,堰塞湖上游受威胁范围已达20余公里,涉及江达县岩比乡、波罗乡。

金沙江堰塞湖现场。通讯员谢速飞摄

金沙江堰塞湖现场。通讯员谢速飞 摄

12日16时许,新京报记者从四川省防汛抗旱指挥部获悉,截至12日12时30分,根据白玉县报告,目测堰塞体顺河长约2000米,横河最大宽约200米,高度约100至200米,方量约2500万立方米,估计堰塞湖蓄水约2亿立方米,目测新增垮塌300立方米左右。

12日晚,甘孜州公安局官微通报称,据事发核心区第一时间传回最新视频,12日下午5时40分左右,金沙江白格堰塞湖湖水已经从拢口自然溢出,目前流量达到5至6个每秒立方,整个堰塞湖已经形成自然泄流。

下午17时45分,由于上游水位持续上涨,部分水面漫过堰塞体,向下游流动。

下午17时45分,由于上游水位持续上涨,部分水面漫过堰塞体,向下游流动。

险情发生后,长江防总于10月11日17时启动防汛Ⅳ级应急响应。及时启动水文应急监测工作,加密水文观测,巴塘、岗托等水文站10时起由每小时报汛改为每10分钟报汛。同时,将有关信息通报云南省防指和金沙江中游梯级调度中心。此外,长江防总立即组织设计院、水文局、长科院开展堰塞湖洪水风险分析,协助地方制定堰塞体应急处置方案,向西藏、四川、云南三省区防指印发关于做好金沙江上游堰塞湖应急处置相关工作的紧急通知。

10月11日晚,应急管理部连夜召开自然资源部、水利部、气象局、中国安能建设总公司等单位负责人会议,建立由应急管理部党组书记黄明牵头的应急联动机制,派出由副部长叶建春带队的联合工作组前往现场,全力协助指导地方抢险救援,做好转移安置避险群众、排查周边地质灾害隐患、排除堰塞湖险情等工作。

现场:山上开辟安置点用船送物资

10月12日13时许,新京报记者从四川省消防总队白玉县大队副大队长寇亮处获悉,堰塞湖水位仍在缓慢上涨,滑坡山体已产生较大的新裂缝,有二次滑坡危险,正带领现场所有人员向高处撤离。

西藏森林消防总队昌都支队江达中队中队长杨文俊告诉新京报记者,波罗乡附近300多村民和政府职工共计500多人已于12日下午六点左右被安全转移到安置点。杨文俊介绍,安置点是在山上开辟出来的一块空地,空地安置点与金沙江河面直线距离约3到4公里,上方山坡也比较缓,因此安置群众很安全。

核心区域白银村路上的裂缝。来自视频截图

核心区域白银村路上的裂缝。来自视频截图

现场视频显示,一艘小型轮船停靠在岸边,多名武警救援人员与工作人员正从船上运送箱装泡面和帐篷等生活必需品。“这艘船原来在一个项目工地,我们通过吊车把它吊到河里运送物资。”杨文俊说,乡政府给安置点群众提供了一些饼干、泡面,此外,已协调300顶帐篷,目前还在运输中。

杨文俊介绍,该安置点安置的灾民主要来自于热多村和多查村。此前,波罗乡受灾核心区被淹没的白格自然村、宁巴自然村村民已被提前转移到距离波罗乡政府下游约15.6公里左右的山上安置点。

救援人员在搭建帐篷。通讯员夏明勇摄

救援人员在搭建帐篷。通讯员夏明勇 摄

12日15时许,杨文俊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水位仍在上涨,距乡政府仅10米左右。

10月12日,新京报记者从国家减灾委办公室获悉,西藏昌都市位于金沙江堰塞湖上下游的江达县、贡觉县、芒康县,以及处于堰塞湖下游的四川甘孜州白玉、巴塘、得荣3县已有超2万人转移安置。

国家减灾办初步统计,该江段共有滑坡10处,崩塌3处,泥石流沟8条,其中有2处大型滑坡。

截至12日,西藏昌都市位于金沙江堰塞湖周边的江达县、贡觉县、芒康县3县10个乡共13637人紧急转移安置;处于堰塞湖下游的四川甘孜州白玉、巴塘、得荣3县17个乡镇51个村10367人紧急转移安置。

西藏自治区政府办公厅下发通知,要求各地市和自治区相关部门务必做好地质灾害隐患排查、治理工作、严防因地质灾害引发次生灾害发生,做到防范于未然;自治区财政厅紧急调拨500万元应急资金用于灾区救援;自治区民政厅发文安排部署救灾工作,并向3个受灾县紧急调拨帐篷0.3万顶、棉被褥4.98万床、棉衣2.78万件、折叠床1.41万张、防潮垫1.27万床、棉雨鞋1.2万双、太阳能手电筒0.63万支,帮助灾区妥善安置受灾群众。

西藏森林消防总队昌都支队江达中队人员正在使用轮船运送救灾物资。通讯员夏明勇摄

西藏森林消防总队昌都支队江达中队人员正在使用轮船运送救灾物资。通讯员夏明勇 摄

灾害发生后,四川省民政厅已紧急下拨帐篷1000顶,棉被10000床,目前,灾区已发放棉被500床、折叠床100张、帐篷30顶。

分析:“大体量滑坡前期有形成过程”

四川省地矿局区域地质调查队教授级高级工程师范晓介绍,早在2015年,卫星影像图即可见,滑坡点附近的山坡表面已经出现变形、破碎,岩块滑移明显,和周边不一样,目前未能确定此次滑坡是否因人为活动干扰导致加速形成,还是完全是自然行为。

范晓认为,之所以说未定是否有人为活动,是因为滑坡点附近有施工,未建成的波罗水电站正在进行前期施工,目前未确定滑坡点是否在在建水利设施产生影响的范围。人为活动可能恶化、加速地质灾害。

“滑坡有个周期过程,这么大的滑坡体量,前期肯定有个形成过程。”范晓介绍,针对滑坡,西藏的国土相关部门会有系列普查,至于前期普查能不能100%查到、查到的话有无列入监控范围则得具体咨询国土部门。不仅是金沙江一带,实际上西部地区自然风化严重,滑坡经常发生。

此次堰塞湖规模有多大?中国横断山研究会会长杨勇认为,目前披露的数据比较混乱,未见关键数据。杨勇介绍,一般关注堰塞湖,有几个数据。一方面是滑坡体量,包括长度宽度等,杨勇估计,目前现场较难进入,专家可能需要一定时间做出准确测量。按目前报道数据,约2500万立方米的体量并不算大。

一方面是堰塞体的高度、厚度和宽度。高度厚度决定什么时候漫坝溃坝。按目前报道数据,高度可估计在80米左右。

12日下午14时,金沙江和独曲河交界处仍然在塌方。通讯员夏明勇摄

12日下午14时,金沙江和独曲河交界处仍然在塌方。通讯员夏明勇 摄

另一方面是水位数据,按目前报道数据,已有上游来水量和下游流量数据,还要关注蓄水量,蓄水量即容积,根据来水量和蓄水量算出溃坝漫坝时间,即可相应作出抢险预案,这对抢险很重要。

范晓提出了类似的看法,他认为虽然目前提出的蓄水量为约2亿立方米,但仅是个估值,具体监测要看水位上涨速度和坝高,从而计算最终蓄水量。

此外杨勇认为,上游淹没范围也是影响溃坝的一个因素,目前报道仅提到已经有两个村被淹,这个淹没速度数据也值得参考。11日的媒体报道数据是每小时上升1米,随着水面扩大,上升速度会减缓,后边如果变成假设每小时半米,杨勇估计,按高度80米来算,从形成堰塞湖的时间起算,3天至4天内即会漫坝。

范晓介绍,此次金沙江堰塞湖属于较大规模,这个规模主要从堰塞湖的长宽高度来看,水利部门有一个堰塞湖相关的级别标准,在这个标准中,此次金沙江堰塞湖属大型。此前西藏易贡曾发生过一次滑坡产生堰塞体,堰塞体近3亿立方米,无论滑坡和堰塞体都是有史以来最大。

对策:采取措施减少蓄水量可防范溃坝

据范晓介绍,金沙江堰塞湖的山体滑坡处在西藏的峡谷一带,地差比较大,两岸陡峭,且因岩石构造原因,该地带是山体滑坡崩塌高发地。而这次金沙江堰塞湖的形成,主要是滑坡土量达约2500万立方米,进而把河道堵塞形成堰塞体,堰塞体堵截河道形成堰塞湖。

堰塞湖一旦溃坝,会有什么危害?范晓说,如果水漫过堤坝溢出来,会产生突发性洪水,暴涨几十米形成的洪水,对下游危害很大,越靠近溃坝处受到的危害越大。杨勇估计,按高度80米来算,届时洪水可能达50米高,破坏力会非常强,不过主要看出水量是否持续,如果不持续,则主要是损失破坏力,如果持续,则主要是长时间破坏力。

目前水也正在往上游漫,暂未知是否影响到上游的两座在建水利设施。不过洪水对下游的影响是肯定的,主要是对在建的水利设施的影响和周边居民的危害,因此抢险很重要。

如果要算影响,则要看蓄水量、下游河道宽度和届时水位高度,不过现在还没确定具体规模,所以造成危害的规模也不能确定。

如何防范溃坝?范晓介绍,目前没有很多处理方法,得在抢险时间内进行施工,包括爆破和挖渠,从而减少蓄水量,不过范晓和杨勇均认为,目前现场交通路况恶劣,大型设施设备较难进入现场,提高了挖渠难度。另外,爆破也得看岩石类型是否适合,也可能有山体不稳的风险,是否采取该项措施还有待考量。

施工只能减少蓄水量,改变不了溃坝的事实。因此撤离工作才是最重要的,包括将在建水利设施的基地设备抢离险区,将工作人员和险区居民撤离。溃坝对建成水利设施影响不大,杨勇估算,此次洪水水量不会超过15亿立方米,而下游建成的水利设施库容达几百亿立方米,提前腾库即可,目前建成的水利设施已经在进行腾库,为洪水留出水位。

此外,洪水过后或将产生二次灾害。范晓说,可能会有二次滑坡,越靠近溃坝的地方越可能有再次滑坡、裸露土面会产生再次坍塌。

堰塞湖位置及周边水利设施。制图高俊夫陈周洲赵斌

堰塞湖位置及周边水利设施。制图 高俊夫 陈周洲 赵斌

机器头条新闻 news.ji-qi.com)综合整理。

相关阅读:
港媒关注海南设立区块链试验区:中国搭上区块链列车 美媒:中国科学家利用基因工程法 使两只雌鼠产下健康后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