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内地新闻 > 正文

抄底共享办公 红星美凯龙有几张底牌

原标题:抄底共享办公 红星美凯龙有几张底牌

在共享经济进入重挫期时,红星美凯龙总裁王伟却一头扎了进去,扑向已经历一轮洗牌的共享办公。

“凭借地主优势和管理能力诞生的第二代共享办公,会把第一代靠情怀做共享办公的1.0版本拍死在沙滩上,共享办公会快速迭代。”2018年11月16日,王伟以“红星美凯龙总裁、霍King共享聚落发起人”双重身份现身北京北五环红星美凯龙建材馆4层霍King共享聚落发布会,流露出抄底共享办公之意。选此时进场抄底,红星美凯龙手中握有几张底牌?

第一张牌:低效物业

拼命否认自己在做“二房东”的生意,却又很难逃离这个怪圈,是共享办公玩家的无奈也是悲哀。经历过去两年的一轮洗牌,一些没有实力的玩家已经被淘汰出局,剩下的头部玩家正在快速奔跑扩张。物业,正是限制他们跑速的一大软肋,但含着地主家“金钥匙”出生的霍King共享聚落一出生就握有这张底牌。

红星美凯龙董事长车建新领衔投资、红星美凯龙控股,霍King的背景意味着有大量商业物业供它折腾。与其他共享办公偏爱地铁口、商业繁华区域物业不同,王伟的目光始终在“低效物业”中游走。“我坚信房子造出来就是有用的,不可能没有用,哪怕造在沙漠里的房子都是有用的,只不过今天可能适合做这个,明天可能适合做那个。未来商业一定会出现很多低效物业,他们都是我眼里的宝贝,我要用霍King去盘活它们。”

霍King共享聚落的第一块试验田就是红星美凯龙的地盘,北京北五环红星美凯龙建材馆。王伟在距离商场正门口最远区域的高楼层,辟出9000多平方米建了一个太阳系。金星、木星、水星、火星、土星、海王星、天王星、地球、月球九大星球自成体系,各设有不同规格的工位,基本上每走20米就能遇到一个岛,星球与星球之间靠岛来链接,四大岛屿为会员提供休闲洽谈区,形成深厚的跨越式商务氛围。

在红星美凯龙拥有的家居卖场试水只是近水楼台,霍King的载体不仅仅是家居卖场,还有写字楼、产业园……霍King正以“X+共享办公”的模式整合各种低效物业,“市场上有大量的低效物业资源,现在对于我们来说是最适合抄底的时候”。低效物业的拾荒者,是王伟对霍King的新定位。

第二张牌:运营基因

疯狂吸金抢占市场份额,头部玩家表面风光的背后是一场不敢轻易喊停的豪赌,然而资本涌入难解运营困局,低利润、空置、高成本一直禁锢共享办公。红星美凯龙抄底共享办公第二张底牌亮出——运营基因。

市场运营负责人谈亚芳、财务负责人张厚超、行政人资负责人任莉娜、信息总监Hunter、营运标准化负责人张加俊……发布会上,王伟带着他的创始团队一同亮相,他们代表霍King的核心竞争力:招商能力及运营能力。

470个工位已接受预定390个,16个超级工作室已被预定10个,一个多月招商70%以上,获此成绩,其他共享办公至少要8个月,刚刚进场的霍King,锋芒毕露。

“霍King由原京沪西南大区总经理王伟操盘,这是一支拿着图纸填品牌的团队,善于招商,精于运营。”发布会上,一位家居业内人士向同伴低语:地产类的“地主”玩不转共享办公是因为它们习惯卖房子,却不善于运营空间,红星美凯龙派出这么一支团队做共享办公,大概率有戏。

“之所以能快速招商,是因为我们知道客户在哪里,很多家居企业,以及相关的设计、监理、培训等企业,非常需要与家居企业靠近。”面对北京商报记者关于如何快速招商的提问,王伟底气十足,北五环霍King有一半的租户是家居链条上的企业,比如其中有一个客户专门做儿童培训,在这儿办公他们可以与儿童家具品牌进行互动,壁纸品牌别丽美特把北京总部就设到了这里,因为它在商场下面就有一个几千平方米的大店。

善于招商、精于运营,是霍King共享聚落团队与其他共享办公最大的区别。不同于1.0版本的粗放式共享办公“咖啡屋+包房”模式,北京霍King共享聚落更加精细,尤其是共享空间,除了会议室和洽谈区,还特意设置了温馨的母婴室、满足味蕾的零食柜、宣泄压力的KTV、释放自我的吸烟区等区域,满足除了日常办公以外的情绪需求。

强大的运营基因,给了霍King操盘大体量共享办公空间的底气。首个亮相的北京北五环霍King共享聚落面积达9000平方米,不仅设计了满足小微企业需求的移动办公空间,还设置了两三百平方米的超级工作室,满足中型企业办公需求。

第三张牌:线上生态

在低效物业与运营基因的加持下,抄底共享办公,还需解决一个关键问题:如何让拿在手中的低效物业变得高效?王伟为红星美凯龙造了第三张牌——线上商务生态圈。

“过去五年,像wework、优客、裸心社等很多共享办公企业,都经历了一个规模快速扩张的过程,但他们的盈利能力和毛利率很低,只是1.0版本的共享办公。霍King要做的是2.0版本的共享办公,实现低效物业高效化。”线上商务生态圈,是王伟最重要的一张底牌。

提高物业效率,是共享办公必须解决的问题,然而大多数玩家都在做着“二房东”的买卖。一个工位2000-3000元/月,共享会议室、咖啡馆、饮品、洽谈区……虽然打着情怀牌,但“二房东”们却每天都在盘算租金,即使头部玩家也难以例外。“坚持做好空间类营收不动摇,夯实租金收入并持续做好运营能力的标准化和效率,租金收入是根本。”在资本加持下疯狂扩张的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对非租金营收业务尚在探索中。

霍King一开始就不甘于做一个靠租金生存的“二房东”,它野心不小。发行虚拟货币——霍金币、研发线上App,在正式推出霍King之前,王伟做了很多看似不务正业却关乎未来的事。线上服务,不是霍King线下办公的附庸,而是创造价值的沃土。霍King发行的霍金币,不仅可以用来买咖啡、打印资料,而且可以订餐、订酒店、订票,既有娱乐性又有价值感,除了日常办公需求外,连商务出行都考虑在内,线上线下正式打通,以共享办公为入口,霍King借社交群挖掘商业价值,构筑完整的商务生态圈,3年50个、5年150个、8年500个……随着霍King共享聚落连锁的推进,霍金币将在更多手机App上流通,这个线上生态圈究竟有多大的能耐与已经巨头林立的各大平台抗衡,是红星美凯龙抄底共享办公成败的关键。北京商报记者谢佳婷

机器头条新闻 news.ji-qi.com)综合整理。

相关阅读:
无惧风控问题 晋商银行转道H股 “标签门”发酵 盒马上海总经理免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