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内地新闻 > 正文

北京小提琴之乡的小提琴用上了纯植物“面霜”

原标题:北京小提琴之乡的小提琴用上了纯植物“面霜”

新京报讯(记者曹晶瑞)就在纯植物护肤品越发受到女性青睐的时候,北京小提琴之乡——平谷区东高村镇的小提琴也用上了纯植物“面霜”。

北京小提琴之乡的小提琴用上了纯植物“面霜”

平谷区东高村镇的小提琴。新京报记者王巍摄

自主研发环保颜料替代化工漆

一把上等的小提琴对选材、制作工艺等都有着十分严苛的要求,对于小提琴制作者来说,给小提琴上漆时刺鼻的气味不免让身体产生化学反应,引起不适。

新京报记者最近在北京小提琴之乡平谷区东高村镇采访时了解到,该镇一家非公企业在中央音乐学院提琴制作专家的支持帮助下,自主研发采用由天然植物及中草药,如虫胶、栀子、薰衣草油等提炼成不含苯系物的酒性颜料和油性颜料替代原有提琴外层化工漆。后经环保部门对新研发的“环保颜料”进行检测,这种纯植物颜料对环境和工人使用无任何危害。

北京小提琴之乡的小提琴用上了纯植物“面霜”

小提琴也用上了纯植物“面霜”。新京报记者王巍摄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这项生物颜料目前正在申请国家食用专利。

“我们职工最抵触的就是提琴上色环节,厂房原来的漆味重,上漆工序足足有11道,每道油漆风干还需要反复打磨确保着色光亮,再加上我有点鼻炎,一天下来别提有多难受了。现在用我们自主研制的这种纯植物颜料给小提琴上色,对我们一线员工来说,可舒服多了。”该企业一位乐器员工向记者表示。

纯植物“面霜”有点贵企业一度亏损

因为给小提琴更换了这种纯植物“面霜”,小提琴的制作成本随之提高,销量曾经也受到影响。记者从东高村镇政府了解到,去年入冬以来,平谷区先后实施了大气污染治理攻坚战和蓝天保卫战两个阶段计划。因这种“环保颜料”的特殊性,导致给提琴上色周期增加3倍之多,加上企业压缩流水线制作产量、疏解包装盒生产线、安装木屑除尘环保设备等,提琴制作成本提高,产量明显下降,使得企业前期投入损失一度高达百万元。

探索“提质降量”绿色新发展路径

不过,一时订单泡汤并没有让东高村镇退缩,他们用“提质降量”的方式走出了一条新发展路径。

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东高村镇将提琴年产高峰值的20万把压缩为年产高档琴12万把。由于这里的提琴国际化品牌战略优势明显,坚守绿色生产又保证了环保品质,减量提质的手工艺提琴赢得更多消费者,弥补了海内外市场中高档提琴制作的供需空缺。通过选择性签约海内外订单,目前提琴销量重新回温,销售额稳步上升。同时,通过建立长效管控机制,树立环保行业准则,实现废水废气零污染排放。

新京报记者曹晶瑞摄影王巍

编辑唐峥校对卢茜

机器头条新闻 news.ji-qi.com)综合整理。

相关阅读:
美国会拟禁止美企向香港警方出口装备 外交部回应 香港球场再现“嘘国歌”丑态 有球迷大喊政治口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