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内地新闻 > 正文

东北率先全面放开生育? 人大教授:东北低生育现象突出 但仅仅“放开”作用有限

原标题:东北率先全面放开生育?人大教授:东北低生育现象突出但仅仅“放开”作用有限

“可以探索。”日前,国家卫健委答复“东北地区率先全面放开生育限制”相关话题登上微博热搜。

2020年全国两会,全国人大代表、辽宁省常务副省长陈向群在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出,恳请率先在东北地区全面放开人口生育政策。2021年2月18日,国家卫健委官网就《关于解决东北地区人口减少问题的建议》作出答复。

该答复称,“我委认为,东北地区可以立足本地实际进行探索,组织专家进行研究,深入研判全面放开生育限制对当地经济增长、社会和谐稳定、资源环境战略、基本公共服务等方面的影响;做好政策调整后人口变动测算;研究实施全面放开生育政策需要配套出台的文件;评估政策变动的社会风险等等。在此基础上,提出东北地区实施全面生育政策的试点方案。”

▲卫健委相关答复

▲卫健委相关答复

消息一出,引发热议。“住房、教育、医疗是关键”……众多网友表达了自己的顾虑。

对此,人民网在题为《东北放开生育?切莫断章取义!》的评论中指出,“一些舆论对相关政策的解读是有偏差的”,“‘东北地区率先全面放开生育限制’只是一个连试点方案都尚未出台的事情”。

新华视点官方微博则评论,“不止在东北,全国都有些家庭有生娃意愿却不敢生,‘生得起、养不起’是顾虑之一。要在促进生育政策和相关经济社会政策配套衔接上下功夫,医疗、教育、托幼等方面成本降下来,想生娃才能变成敢生娃。”

▲新华视点相关评论

▲新华视点相关评论

2月20日,红星新闻就此专访中国人民大学人口学系主任、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杨凡。杨凡表示,这次国家卫健委的答复释放了一个积极的信号,体现出了生育政策继续调整完善的方向。

红星新闻:全国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将于今年4月公布,国家卫健委日前对“关于解决东北地区人口减少问题的建议”进行答复,释放了怎样的信号?

杨凡:近些年来,我国的出生人口呈现出持续下降的趋势,生育率已经下降到一个比较低的水平。虽然2020年的出生人数尚未公布,但是综合考虑社会经济发展、育龄妇女结构、人们生育意愿等各种因素,预计2020年的出生人口数量将继续下降,低于2019年的出生人数。

低生育水平的现象在东北地区表现得更为明显,东北地区出生人口和出生率近些年来都表现出持续下降的趋势,生育率比全国平均水平还要低,已经开始进入人口负增长时代。在这样的背景下,此次国家卫健委的答复释放了一个积极的信号,体现出了生育政策继续调整完善的方向。

红星新闻:辽宁、吉林和黑龙江三省《201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三省2019年年末常住人口分别减少7.6万人、13.33万人和21.8万人。如果率先在东北地区全面放开人口生育限制,能否缓解人口负增长态势?

杨凡:我觉得仅仅放开生育限制,对缓解人口负增长态势的作用并不大。东北地区的人口负增长,是两方面的原因造成的,一方面是每年出生的人少了,另一方面是迁移出去的人多了。所以生育只是其中一个方面的原因。

而且,放开生育限制也很难刺激生育数量明显回升,生育政策并不是影响人们生育行为的主导因素。以往许多关于生育意愿的调查都显示,全面二孩的生育政策已经能满足我国大多数家庭的生育需求,所以即使全面放开人口生育限制,受政策影响的人数是相对有限的。每年可能会新增一些出生人口,但数量并不会很多,对缓解人口负增长的态势作用不会很大。

▲资料图:2016年1月1日,我国正式实施“全面二孩”政策

▲资料图:2016年1月1日,我国正式实施“全面二孩”政策

红星新闻:如果率先在东北地区全面放开人口生育限制,能否起到示范作用?

杨凡:我觉得不能说是示范,而是各地之间的互相借鉴。因为在目前的人口发展趋势下,社会各界对生育政策继续调整完善的共识早已形成,大方向是明确的。国家卫健委的答复中也强调了,东北地区是在一系列研究和评估的基础上提出本地区的试点方案。各个地区的社会经济发展状况和人口发展态势都不尽相同,其他地区都可以因地制宜,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开展这样的研究和评估。

红星新闻:您认为影响生育意愿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杨凡:影响生育意愿的原因是复杂的,夫妻双方的个体特征、家庭状况、代际支持、社会经济发展水平、文化传统和政策环境等因素都能对其产生影响。但是,在我国,目前抑制人们生育意愿的主要因素是生育成本,“不敢生,养不起”问题尤为突出。生育成本既包括养育孩子的衣食住行、教育、住房、医疗、文化娱乐和婚姻支出等直接成本,也包括夫妻双方生育养育教育孩子所花费的时间、所损失的职业发展机会等间接成本。

红星新闻:如果全面放开人口生育限制,是否会加重女性受到性别歧视的现象?

杨凡:在职场上,确实存在着女性由于生育原因受到一些用人单位歧视的现象,在招聘、收入、晋升等环节受到影响。放开人口生育限制,在客观上有可能会加重女性在职场受到的性别歧视,但我想说的是,问题的关键并不在是否放开人口生育限制,而是要改变不平衡的家庭分工,鼓励夫妻双方共同来承担养育教育孩子的责任,给予职场女性更多的社会服务和支持。

红星新闻:在提高生育积极性方面,您有着怎样的建议?

杨凡:目前要提高人们的生育意愿,我认为首先需要解决家庭生育养育孩子成本过高的问题。一方面,通过税收优惠、补贴以及市场相关行业收费的规范,降低家庭生育、养育和教育孩子的直接成本;另一方面要从产假育儿假、生育津贴、妇女劳动权益保障、婴幼儿照护服务方面着手,为家庭生育养育孩子提供更多的服务和支持,从而降低家庭养育孩子的间接时间成本。

红星新闻记者彭莉

责任编辑:祝加贝

机器头条新闻 news.ji-qi.com)综合整理。

相关阅读:
陈红军毕业学院开会学习其英雄事迹,本科班主任、挚友追忆 中国社科院学者:即便完全放开生育限制 生育率也未必回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