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内地新闻 > 正文

探访野象故土:被收容的“老三” 8天破坏16辆车,再难回归山林

原标题:探访野象故土:被收容的“老三” 8天破坏16辆车,再难回归山林

封面新闻记者杨峰廖秀云南西双版纳报道

15头亚洲象一路“象”北,经普洱、玉溪等地抵达昆明晋宁区,6月5日,又转入玉溪市易门县活动。

连日来,北迁象群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封面新闻记者来到西双版纳勐养子自然保护区,回访象群的故土。在这里,有一头特殊的野象,因在象群的公象中年龄排行第三,被大家称为“老三”,它被澜沧江东侧的家乡收容,已有2年多。

探访野象故土:被收容的“老三” 8天破坏16辆车,再难回归山林

“老三”被管制前喜欢在公路上游荡。

“老三”曾是勐海县境内最出名的“车匪路霸”,仗着自己庞大的身形,经常在勐阿乡、勐往乡一带独自游荡。虽然行事无赖,但相较于自己家族中的姐妹们,“老三”没伤过人,在崇敬大象的傣族文化中,也得到了一些“又爱又恨”的宽容。

但2019年3月之后,“老三”的性情变了。在和象群中最强壮的公象“老大”争夺配偶失败后,“老三”被逐出象群,变得性格暴烈,开始故意毁坏车辆,它曾在8天里,破坏16辆车,并多次进入勐阿镇的人流密集区,严重威胁当地人民群众的安全。最终,“老三”被处置人员捕获,送去管制收容。

探访野象故土:被收容的“老三” 8天破坏16辆车,再难回归山林

2019年4月5日,“老三”捕获现场

熟悉“老三”的寻象员对它被收容感到可惜,但也没有更好办法教它不要调皮,除了为它送别以及偶尔去看它,大家对“老三”最好的祝愿,就是希望它可以在被收容期间好好听话,在那边找到对象,拥有自己的后代。

“老三”被关在笼子里,它的头上顶着多根杂草,在傣语里,“老三”名为“维吒呦”,寓意胜利之象。

在亚洲象种源繁育及救助中心,“老三”是仅有的第二头肇事象。被收容救护的两年多时间里,它依然没有像另外10头野象一样,在护理员的关怀下变得足够温顺配合。比它年轻很多的大象阿宝,经历3个多月强烈反抗后,逐步和工作人员配合。

探访野象故土:被收容的“老三” 8天破坏16辆车,再难回归山林

2021年6月5日,西双版纳自然保护区亚洲象种源繁育及救助中心,“老三”在进食香蕉。

救助中心的工作人员熊朝勇介绍,“老三”来了后一直都很不配合,它表达自己“不服输”的方式,就是拼命反抗,用身体去撞击围困的笼子,把自己的象牙撞断,笼子的钢柱也撞出很多深坑。

而每头野象的笼舍的栏杆上都挂着的介绍入住大象名字、生平的门牌,只有“老三”的门前没有。“被它自己撞坏了,都还没来换新的。”

探访野象故土:被收容的“老三” 8天破坏16辆车,再难回归山林

2021年6月5日,西双版纳自然保护区亚洲象种源繁育及救助中心,被“老三”撞出坑的笼柱。

直到最近,两位专职护理员才能进入笼子摸它,投喂象草、胡萝卜、竹子等食物。当记者在笼外靠近拍摄,则会被特意提醒,拍“老三”要离更远一些,留足安全距离。

“大象的记忆力非常好,比如他在迁徙过程中,哪里的玉米地熟了,大概是什么时候,它基本来得很准时。这种象继续在外面,那肯定是非常危险的。因为它越搞,胆子越大,然后就肆无忌惮的什么都不怕了。”熊朝勇说。

救助中心的救回的10头野象,按例每天都会在护理员的跟随下进入森林巡山,进行“野化训练”。救助中心最野最凶的“老三”,因为担心它失控,只有在中心没有任何外人参观也没有其他工作人员在场的时候,才会允许“老三”在护理员的陪同下在笼子外的一片区域活动,“更远的地方还不敢带它去。”

探访野象故土:被收容的“老三” 8天破坏16辆车,再难回归山林

2021年6月5日,西双版纳自然保护区亚洲象种源繁育及救助中心,在笼中进食的“老三”。

据介绍,救助中心成功救助的11头野象,多年来在护理员的照顾下,已人工繁育9头小象。但提到“老三”是否有后代时,熊朝勇表示,目前中心人工繁育的种象主要是野象谷景区内饲养的家象,“老三”现在还太凶了,救助中心的雌象在人工的照顾下都比较温顺,害怕“老三”伤害、欺负它们。所以到现在“老三”依然没有找到对象。

从前,“老三”喜欢走街串巷,更是公路一霸,从勐海县到勐往乡唯一的主路K09县道,曾是“老三”收取“买路财”最活跃的路段。尤其是每年甘蔗成熟的时候,会有卡车载着从勐往乡收获的甘蔗运往位于勐阿镇的制糖厂,“老三”就曾在此一象当关,截停30多辆满载甘蔗卡车,想吃哪车就吃哪车。

探访野象故土:被收容的“老三” 8天破坏16辆车,再难回归山林

“老三”截停运甘蔗车队

勐海县林草局动保站的苏站长在长期追象的过程中,没有见过“老三”主动攻击人和伤害人。勐阿镇的书记玉罕向记者表示,“老三”来镇上捣乱,一般只是在搞破坏,没有伤人。

但2019年3月,“老三”被逐出象群后,性情大变,做下的恶行让它无法再被宽容。寻象员普宗信回忆,“老三”被赶出象群前“是不怎么会去搞车的”。然而斗败的“老三”只要靠近象群,就会被“老大”不停地追赶,在被驱逐的过程中,“老三”曾跑进集市、跑上公路,在路上遇到挡路的车,它还有时会把车掀翻,然后跑掉。

仅3月17日至3月24日8天时间,“老三”就攻击破坏大小车辆16辆、损毁房屋等基础设施5处。

探访野象故土:被收容的“老三” 8天破坏16辆车,再难回归山林

“老三”闯入勐阿镇镇中心

“老三”最威风的时候,勐阿镇的居民都不敢在镇外的县道上停车,据普宗信回忆,“你把车停在路边被老三看见了,它就要过去玩、去使坏,把车掀翻或者推到路边的田里。如果遇到老三,一定要开着车一起走,避开它,否则等你回来再看,车肯定被搞坏了。”

资料视频显示,“老三”曾还将一辆大巴车推着后退,并曾钻进居民搭建的棚子中搞破坏。

2019年4月4日,“老三”再次进入勐海县勐阿镇,在学校、糖厂等人群密集的地方活动。引起群众恐慌。4月5日,经寻象员普宗信和赵平等人的引导,“老三”被在引入一片荒地后被收容。“可能是镇子里陌生人非常多,它感到害怕,也很无助,就跟着我们几个熟悉的寻象员出来了。”

普宗信对于“老三”的被收容感觉到很可惜,但它“太调皮了,爱逛街,爱玩车,不抓捕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可以管住它了。”

探访野象故土:被收容的“老三” 8天破坏16辆车,再难回归山林

勐海县亚洲象临时管控区。

勐海县是近10年来,西双版纳人象冲突最高发的区域之一,因2005年澜沧江景洪水电站的建成蓄水后形成库区,将从保护区中外迁往来于澜沧江东西两岸的勐海-澜沧象群物理隔绝在澜沧江西岸,该象群经历南下探索和辐射扩张,从5~6头繁衍至19头,栖息地至今还在不断变动,并逐渐频繁和人类活动区接触。人象之间的陌生也促就人象伤害事件的高发,10年间象群已致20多人死亡,也有3头幼象因误食农药和垃圾等原因死亡。相较于自己的兄弟姐妹和人类之间的冲突相比,“老三”的行为还相对温和。

在长期监测勐海-澜沧象群的寻象员普宗信的经验中,群象因为有幼象在其中,寻象员不敢靠太近。在外活动的公象虽然喜欢乱跑但攻击性会弱一些,其中“老三”不怎么怕人,也几乎不主动攻击人,普宗信经常可以在20多米左右的距离去逗它玩,“老三”也会配合的给他拍照。和象群和“老三”之间的复杂感情,让普宗信更愿意用“调皮”来形容“老三”的破坏行为。

探访野象故土:被收容的“老三” 8天破坏16辆车,再难回归山林

勐海县亚洲象临时管控区。

在“老三”被管控返回祖地之后,勐海县率先探索实施了临时管控人象物理隔离项目,“老三”的三位兄弟已经被引入了位于勐阿镇东南方,占地面积365亩的勐海县亚洲象临时管控区中。勐海-澜沧象群现存的19头野象,目前只有15头群象在外集体活动。

据苏站长介绍,勐海县林草局已在规划使用国有林地建设占地近5万亩的正式管控区,计划在管控区正式建成后,引导象群全部进入该区域,以野象无法通过围栏实现人类和象群的物理隔绝。“这既是保护人,也是保护象。”

对于象群因物理隔离可能存在的基因多样性降低问题,勐海县林草局目前在做的是接收其他片区被捕获的肇事象,已有1头来自勐腊县的肇事象被转移进了临时管控区。

也许是重新从和人类的相处中发现了威胁,勐海-澜沧象群的行动现在变得更加谨慎,不再轻易靠近人群,在连续多年高发人象冲突事件之后,勐海县至今已有450多天未发生亚洲象肇事致人伤亡事故。

至于正式管控区建成后“老三”能不能回来和家族团圆,苏站长表示,目前还没有规划。救助中心的工作人员称,像“老三”这样很野又习惯人类的亚洲象,放归后它可能更喜欢去人流量密集的地方,会带来更大的危险。另一方面,长时间脱离野外,象群能否再接纳它也变得难以预知。如果不是有物理隔绝的区域,“老三”已很难再回归山林了。

机器头条新闻 news.ji-qi.com)综合整理。

相关阅读:
山西代县铁矿透水事故 省委书记赶赴现场指导工作 18+28!国务院2021年度立法工作计划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