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内地新闻 > 正文

培训会致19例阳性!如新涉传销、组织“洗脑” 多年争议不断

2月21-22日,武汉、北京、青岛各新增新冠阳性病例14例、4例、1例,而这19例阳性均指向同一家公司——如新集团(NUS.US)旗下如新(中国)日用保健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如新中国”)举办的培训会。

针对此事,如新方面回应媒体称,是上海经销商违规私自举行的年会,并未上报总部获批。

上一次如新集团引发如此广泛的关注,是在2019年,一名女子因坚信如新果汁散热排毒的说法,生病不肯吃药,只喝如新果汁,最终因肺部感染死亡。

红星资本局通过采访及梳理,发现如新集团自2003年正式进入中国后,涉嫌传销、组织聚会“洗脑”……争议声始终未停。

如新培训会致多人感染

实地探访:北京门店拉起警戒线

2月21-22日,武汉、北京、青岛三地各新增新冠阳性14例、4例、1例,而这19例阳性都指向了如新在武汉举办的一场线下培训会。

2月22日下午,武汉召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通报了14例新增确诊病例和感染者有关情况及活动场所。

根据通报,13例为某公司培训班学员,1例为某学员的家人。培训期间为2月18日至20日,在武昌区凯莱熙酒店和江岸区华清园小区内举行,共有66名学员。据封面新闻报道,该酒店介绍称,整个会议期间大概先后累计有180名住客,多是外地游客,另外还有数十名各地艺考生。

此次出现疫情的培训会组织者,是如新中国的上海经销商——上海舍耀市场营销服务中心。如新方面对媒体回应称,该培训是上海经销商违规私自举行的年会,并未上报总部获批。

据上游新闻报道,舍耀公司法定代表人顾某表示,自己确实是这次培训班的牵头人,来参加培训班的人员有下面的经销商,业务合作伙伴,还有他们带来的亲朋好友。

顾某称:“也不算是严格意义上的培训。就是想聚一聚,北京摘星了,我们商量着来武汉聚聚,来的人还带了亲朋好友。团队之间互相交流了一下心得、企业文化、销售思路。大家干劲都很足,就是想把产品卖好。”

对于传销的质疑,顾某称:“我们是正规企业。”

而在2月22日召开的北京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公布了海淀新增确诊病例的轨迹,涉及丰联广场一咖啡厅,以及如新专卖店。

2月22日下午,红星资本局记者前往如新北京门店的所在地——朝外大街丰联广场。

记者在现场注意到,丰联广场门前已拉起警戒线,通往丰联广场的停车场也已关闭。二十多个穿有防护服的医护人员在门外露天处,安排大楼内的人员分批次做核酸检测。

丰联广场门前已拉起警戒线

丰联广场门前已拉起警戒线

丰联广场后侧的如新智能体验中心也已关闭,门前同样有“禁止入内”的警戒线。

有现场工作人员告诉红星资本局,上午11时左右丰联广场就已关闭,分批进行核酸检测。有楼内人员表示,中午时接到物业通知,只是告诉有确诊病例来过大厦,让所有人员待在公司,减少外出,等通知统一做核酸,并告知所有人员大楼“只进不出”。

如新智能体验中心已关闭

如新智能体验中心已关闭

春节过后,多地出现新增新冠病例,很多公司都采取措施避免线下聚集,但如新中国的经销商仍然举办了线下培训会。通过采访和梳理,红星资本局发现,“集会”是如新重要的日常经营环节。与此同时,涉嫌传销、洗脑的争议一直围绕着这家公司。

起底如新集团:

员工数达2.6万人,多次登上福布斯

公开资料显示,如新集团是一家主营个人保养品和营养补充品的企业,由Blake M.Roney,Sandra N.Tillotson和Steven J.Lund创立于1984年,总部位于美国犹他州,1996年在纽交所挂牌上市,2003年进入中国市场。

天眼查显示,如新中国曾经名为上海如新日用保健品有限公司,成立于1993年,是一家外国法人独资的有限责任公司,注册地上海,注册资本3007万美元

红星资本局查询商务部网站得知,2006年7月22日,如新中国正式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包含分支机构25个,服务网点225个,直销产品121种,直销培训员190人(在册190人,注销365人)。

2014年,如新集团成立30周年时,在上海建成了其全球最大的工作园区——大中华创新总部园区。该创新园区位于上海工业综合开发区的最核心地带,投资近5亿元人民币。当时,大中华区已成为如新集团全球53个市场增长最快的地区,并在2013年成为了集团全球第一个突破10亿美元的区域市场。

福布斯官网显示,如新集团曾先后登上《福布斯2021年度全球最佳女性友好企业榜单》《福布斯2022年全美最佳中型雇主榜单》,截至2022年2月10日,如新集团员工数达2.6万人。

培训会致19例阳性!如新涉传销、组织“洗脑” 多年争议不断

培训会致19例阳性!如新涉传销、组织“洗脑” 多年争议不断

2月16日,如新集团公布财报,数据显示,公司截至2021年末总资产达19.06亿美元,全年营收26.96亿美元,同比上涨4.41%;归母净利润为1.47亿美元,同比下降23.04%;销售毛利率高达74.95%,销售净利率为5.46%。

然而如新集团在直销的外衣下,对其经营涉嫌传销的质疑声始终未绝。

专访涉案律师:

这是一家典型的传销公司

如新中国上一次受到广泛关注,还是在2019年,年仅34岁的如新销售人员林某生病后,靠喝如新果汁“排毒”,拒绝就医治疗,最终不幸身亡。如新发布声明回应此事称,经公司内部调查,涉事经销商因违反公司相关规定,已对其解除合同,终止合作。

据报道,林某的朋友曾表示,如新的培训就是让人敌视传统医疗。他们(如新)宣称95%的药品都是无效的,要是你真爱你的家人,就让他们远离医疗。

北京市浩东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晓玲,正是“喝如新果汁延误治疗”的林某的委托律师。

2月22日,张晓玲接受红星资本局采访时称:“这家公司就是一家典型的传销公司。”

培训现场图由受访者提供

培训现场图由受访者提供

张晓玲称,“我在2019年左右,共计接受了4名当事人的委托,分别起诉如新中国。”在这4人中,除了林某,还有另一名当事人也深信如新公司老师的话——远离医疗,并最终错过了治疗时期不幸身亡,另外两人则造成重症。

“不过这4起案件均庭下和解了。”据张晓玲透露,由于4家人均得到了高额赔偿并签署了《保密协议》,“我记得当时处理这件事情的如新团队能力非常强,包括对家属的应对和处理,该事件很快就得到了解决。虽然他们最终达成了庭下和解,但该公司至今仍然在运营。”

在张晓玲看来,如新中国早就该查处了。张晓玲掌握的资料显示,该公司搭建起了“金字塔式”的结构,发展的层级越多,获得的经济效益就越多。

培训现场图由受访者提供

培训现场图由受访者提供

张晓玲称:“虽然该事件已经过去几年,但是毕竟该公司的经营模式已经发展了多年了,它不可能重新换一个发展模式。现在可能会重新换了一个名字,但换汤不换药。”

张晓玲给红星资本局提供了一段如新内部课件,描述了公司层级。

培训会致19例阳性!如新涉传销、组织“洗脑” 多年争议不断

根据如新老师的讲解,如新第一级是星级顾客——购物超过500元就有资格注册一张如新的VIP卡号,其拥有的权利:消费如新产品享8折优惠和推荐权。

第二级是见习零售商——“自用+分享”营业额超过5000元,有资格和如新签订见习零售商合同,有10%的零售利润。

第三级是正式零售商——4个月之内“自用+分享”营业额超过3万元,就可改签为正式零售商。

正式零售商每月要完成15000元的营业额,这其中包括自己使用和向周边朋友们推荐使用的金额,其中分享20至30人,平均每人使用如新产品800元至1000多元,每月就会有稳定的2万至3万元的营业额,公司会给予10%至30%的零售利润。此外,每月14日之前完成15000元的,额外奖励1000元;21日前完成20000元的,再额外奖励1000元;月底前完成30000元,再额外奖励1000元。

第四级,如果在其推荐的人中,能够培养4个经销商,就会进入“业务经理”的评级。一年内有任意4个月完成“培养4个经销商”的任务,该公司将奖励双人豪华海外游。同时,公司还会给予5%的奖励。“4个经销商,平均按照每个经销商2万元计算,4个经销商的营业额是8万,按照5%的奖励,再加上你的营业额和零售奖励,业务经理的月收入在1万至2万元之间。”

在该课件中,如新的老师说,“培养推荐的4个经销商相当于是4个加盟店。如果4个经销商继续发展,平均每人推荐4个经销商,就是16个经销商,相当于16个加盟店,16个加盟店平均每个推荐4个,就是64个加盟店。”该老师介绍,“这些加盟店的发展发展均与你有关,公司会给予你5%的利润。每家加盟店的利润额平均按照2万元来计算,每月你至少可得到8万元的奖励。在该老师看来,所有经销商的利润来自两个部分:第一、零售利润部分,属于劳动性收入。第二、建立的加盟网络的渠道领域,这是被动性收入,也就是资产型收入。

张晓玲告诉红星资本局,就如新经营模式而言:一是形成了一定的上下层级架构并具有一定人数,二是参加者均有一定的经济支出以获得会员资格,三是发展人员数量是获利的依据,每一个会员再发展下线时也是有利益回报的,且发展的成员越多,其经济利益越大。“这就是典型的传销。”张晓玲说。

人民日报曾“三揭如新骗局”

事实上,早在2014年,人民日报就曾连发三篇文章,揭露“如新骗局”。

培训会致19例阳性!如新涉传销、组织“洗脑” 多年争议不断

人民日报在报道中指出,如新捏造科研成果,宣传虚假信息,鼓动大家加入如新直销团队。成为如新直销需要先购买如新产品,如新还根据产品销售数量和发展下线人数,将直销商分为7级,涉嫌传销。此外,如新还时常组织大型聚会对直销商进行“洗脑”,通过制造榜样,利用群体效应进行精神控制。

人民日报记者参加了如新公司在北京市郊某酒店举办的“2014 NU SKIN星峰大会”。

在现场,来自太原、石家庄、天津等地的近2万人齐聚,灯光闪烁,音响雷动。大会包含精英表彰、现场访谈等环节。被表彰的人依次走上讲台,并大声嘶吼带领全场齐喊口号。台下近2万人手持玩具手掌跟着鼓拍,气氛狂热。据知情人士介绍,公司几乎每天都有不同内容的聚会和培训课程。

西南政法大学法学院讲师胡江认为,这种行为涉嫌精神控制,俗称“洗脑”。

不仅在中国,美国对如新集团经营模式的质疑和调查也没有间断过。1991年,美国有6个州的司法机关对如新展开调查。1997年,宾夕法尼亚州总检察长指控如新通过一家名为QIQ的分支机构开展传销。1994年,经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调查,如新夸大产品功效和经销商利润。1997年,FTC指控如新对其减肥、促进肌肉生长等产品进行不实宣传,如新再次向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交付150万美元罚款。

而针对如新想把责任推给一线经销商的做法,人民日报采访了北京市岳成律师事务所主任岳运生。岳运生表示,对于一个公司来讲,可能存在多种经营模式,如设立分公司,甚至借助更低层次的经营团队等。但他表示,由于分公司不具有独立法人资格,因此分公司的所有经营后果和法律责任由总公司承担;而对于经营团队来说,只要其归属于总公司或总公司下属的分公司,且以总公司或者分公司的名义拓展业务,那么这个经营团队的经营后果和法律责任都应由总公司承担。

专家表示,只要经营主体不具备独立法人资格,那么它的经营行为均属于职务行为,都该由总公司来承担责任。

红星新闻记者王田李晨

微博热议

机器头条新闻 news.ji-qi.com)综合整理。

相关阅读:
中交一公局项目总经济师王兴利被实名举报,公司通报 陕西:共商深化军地检察协作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