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内地新闻 > 正文

至亲的人去世前,家人会有心灵感应吗?-机器网


心灵感应事件

 

第一次是我外公死的时候。我清楚地记得那是我上初三下学期的第三次月考的前一晚,那段时间我外公病危,老妈一直都在外公家照顾他。

 

那天晚上我正在复习,突然,脑子里就出来一阵“滴。。。滴。。。滴。。。滴~~~~~~~”的声音,就象是医院里的那个心脏测试仪的那种心跳停止时的声音。当时我毫无意识地抬腕看表,21:45,我还纳闷怎么突然有这种声音,但也没太留意。

 

过了一会,家里电话响了,我爸接完电话后一脸凝重地告诉我五分钟前我外公去世了。我一听抬腕一看,21:50。。。

 

附带一个,曾经有个算命先生给我外公算了一卦,算了三个日子,说这三个日子是我外公的劫难日,如果我外公能挺过三个日子,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前两个日子正巧我外公都在医院抢救,救过来了,到临近第三个日子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外公死活不肯到医院住院,于是把那些氧气瓶之类的医疗设备全搬回家了。

 

正是第三个日子的那天下午,我外公突然精神大振,还要我妈他们给他擦干净身子,换上了干净的衣服,还喝了晚粥,还跟我妈他们聊天,说看见好些亲戚来找他玩(那些亲戚都已经去世了),那天晚上我外公就去世了,终究还是没逃过这第三天。

 

第二次是我大舅妈去世的时候。她去世的那天傍晚我还跟我嫂子一起去医院看了她,在医院,一直陪着她的小姨告诉我说下午还好好的,之前还在骂人,这突然一下就昏迷了。在医院呆了一阵,我跟我嫂子先回家了。

 

当里家里只有我俩,其他人都在医院里守着,因为是一起医疗事故,大家都在商量怎么处理。

 

我俩躺在床上,怎么都睡不着,不知道为什么俩从心里都感觉特害怕,于是就开着灯聊天。

 

突然,我有一阵很不好的预感,总感觉床边的椅子上坐了个人,于是我告诉了我嫂子我的感觉,说:“嫂子,我舅妈肯定出事了。”


话还没说完,家里电话响了,把我俩吓了一跳,嫂子怎么都不肯接电话,没办法,谁叫我平时胆子大呢,就拿起来了电话。。。话筒里传来了我姨父的声音:“你舅妈两分钟前去世了。”。。。。。。

 


笔仙

 

不知道大家玩过笔仙没有,玩过的人没一个会否认它的邪门。

 

那是上大一的时候,我们宿舍的人都报了自考,没办法,当时上的大专,想办法考个本科嘛。

 

那时自考刚考完,大家闲着无聊,就两人一组玩起了笔仙。当时我跟英(我的室友)一组。好像玩笔仙的方法都不一样,我们玩的时候都是请的自己身边往生的。所以那天英请出了她身边一位往生的长辈。

 

把笔仙请出来后,英就问他(她)这次自考的成绩(英这次只考了一门政治),笔仙的答案是67分。其实很多人玩过笔仙后都不会撞到什么邪事,所以也没什么人会放到心上,而我们也基本上报着这种心态了。

 

过了差不多一个月吧,我也记不太清了,反正那时可以电话查询自考成绩了。大家都守着电话边查分数。


英把准考证号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输完后,电话里开始报分数了,也不知道英是什么心态,同时跟着电话机报分数。分数报出来后,全宿舍的人都呆了,英更是哭了出来。。。因为电话里报的分数是67分。。。

 

那一整天宿舍里的人都不怎么说话,一个个沉默得要死,搞得我安慰了英好长好长时间,她还跟我挤在一床上睡了差不多一个星期,郁闷!

 


24:00

 

这件事发生在我上中专时。

 

先介绍一下背景吧。我们学校以前是市里面的刑场,是枪毙人的地方。在被改造成刑场之前,这里是一座坟山。我们宿舍在学校足球场旁边,而这个足球场就是昔日的坟山正位。

 

从我们宿舍窗户往外看,就是这个足球场,我的铺位是靠窗左边的上铺,我的对面(靠窗右边的上铺)是潇子,她的下铺是苗苗。潇子随身戴着一个护身符,因为她身体较虚,经常碰到些古怪的事情。三个主角出场了,现在开始讲故事了。

 

我想大家在学校寄宿时都一样,在睡前都会要开卧谈会,而我们宿舍十个人是卧谈会的忠实粉丝。那天23:00熄灯后,我又开始给大家讲故事了(不好意思,我是我们宿舍卧谈会的主持+种子选手),不巧那晚的主题就是鬼故事,惊起尖叫声一片。

 

过了半个多小时,卧谈会接近尾声了,宿舍开始安静下来,我正准备睡觉,无意中扫了一眼苗苗,这无意中一瞥把我给愣住了,因为我看到苗苗脸上惨白惨白的,一丝血色都没有。

 

我正在惊讶呢,潇子突然趴到床边,俯视着苗苗,显然,她感觉到异样了。不识时务的潇子说:“苗苗,你的脸怎么惨白的啊,一点血色都没有!”

 

苗苗一听,蹭的一下坐了起来,同时,我也看到潇子身体打了个冷颤,我跟潇子对视了一眼,什么都没说。“你可别吓我啊!”看来苗苗自己是没感觉到什么异样,紧张道。

 

“苗苗,你那洗面奶效果真好,改天借我用用吧,把我也洗得跟你一样白。”我赶紧应对苗苗的恐慌,当时我打心里佩服自己的应变能力。

 

“璇子,冲你这句话,从今以后这瓶洗面脸我跟你共享了。不过,有个条件,今晚我要跟你睡,我害怕!”话音才刚落,我还没来得及回应,她就已经爬到我床上来了,在我左手边躺下,汗!我跟潇子对视了一眼,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

 

差不多快子夜了,宿舍其他的女孩都已经呼吸平稳了,估计都睡着了,而我们三个还没睡,苗苗缠着我给她讲笑话,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我又想方设法逗她轻松了。过了一会,我估计苗苗应该睡了,闭上眼睛正准备睡,突然听到右耳朵边上“嚓”的一声,我顿时睁开眼扭头一看,原来是闹钟到正点时的跳格,24:00整了。

 

我吁了口气,重新闭上眼。眼睛还没完全闭合,我又突然睁开眼,一阵莫名的心悸向我袭来,心跳频率急速增长,在这寂静的夜里,几乎都能听到我的心跳声。

 

我扭过头来望向苗苗,想确定一下她有没有同样的感觉,就是目光落在她脸上的那一瞬间,我惊呆了,她正瞪着那双大眼睛一眨不眨地冷冷地盯着我,嘴角上挂着一丝微笑。

 

我脑子嗡地一声,突然一下子不灵光了,一点对策都想不到。心跳再这样急速下去,明天早上估计我就心脏疲劳累死了,我闭上眼睛,心里开始咒骂:“TMD,老子就不信邪!”(这时候也顾不上淑女形象了)


心里正骂着,突然有一个什么东西轻轻地从空中落到我身上,我正准备开始新一轮的咒骂,我叭地一下睁开眼,嘎然止住了即将涌上心头的咒骂。


因为我猛然发现就在这个神秘物体掉到我身上的时候,那种心悸的感觉没有了,而就在我睁开眼重新面对苗苗的时候,这个臭丫头居然闭上了眼睡着了。

 

我长长地呼了口气,没顾得上理身上的冷汗,伸出手往那神秘物体的落点处摸去。顿时我睁大了眼睛,我摸到了一个布质的小袋子,感觉有点粗糙,上面还挂着根绳子,我拿起来一看,心里一阵温暖,这不是别的,正是潇子时刻带在身边的护身符。

 

我回过头来望向潇子,发现她正一脸紧张地看着我,我感动得泪都快出来了,不愧是我最好的朋友啊。我冲她笑了笑,说了声谢谢!

 

第二天,我把具体的情况告诉了潇子,潇子坚持要我拿着她的护身符,为这事害我感动了个把月,但我最终还是把护身符还给了她,因为她身子比较弱嘛。


这件事我跟潇子一直守口如瓶,谁也没告诉,因为顾忌会对苗苗有风言风语。现在事隔这么多年了,应该没事了,而且我都用的化名,应该不会被发现才对,呵呵,阿弥陀佛!


机器头条新闻 news.ji-qi.com)综合整理。

唐高宗李治为何非要杀害亲舅舅长孙无忌?难道长孙无忌不是忠臣吗-机器网 好消息!湖北武汉搬迁撤并计划公示-机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