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学探索 > 动物植物 > 正文

厄瓜多尔发现两种新的“玻璃蛙”物种:马绪比玻璃蛙和名词玻璃蛙

这次新发现的物种之一──马绪比玻璃蛙,以其尖锐的鸣声以及身上有助于融入雨林环境的黑点而闻名。 PHOTOGRAPH BY JAIME CULEBRAS

这次新发现的物种之一──马绪比玻璃蛙,以其尖锐的鸣声以及身上有助于融入雨林环境的黑点而闻名。 PHOTOGRAPH BY JAIME CULEBRAS

在半透明的皮肤下,可以清楚看到马绪比玻璃蛙雌蛙腹内的器官和蛙卵。 PHOTOGRAPH BY JAIME CULEBRAS

在半透明的皮肤下,可以清楚看到马绪比玻璃蛙雌蛙腹内的器官和蛙卵。 PHOTOGRAPH BY JAIME CULEBRAS

图中马绪比玻璃蛙正在保护他的卵,这样的亲代照顾在玻璃蛙中相当普遍。 PHOTOGRAPH BY JAIME CULEBRAS

图中马绪比玻璃蛙正在保护他的卵,这样的亲代照顾在玻璃蛙中相当普遍。 PHOTOGRAPH BY JAIME CULEBRAS

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ANGELA POSADA-SWAFFORD编译:曾柏谚):厄瓜多尔发现两种新的「玻璃蛙」物种,这些相距仅20公里的两生类,虽然在外观上看起来并无二致,但科学家惊讶的发现它们在遗传上迥然不同。

大约离厄瓜多尔首都基多(Quito)16公里远的安地斯山脉边坡,是热带生物多样性最丰富,却也最饱受威胁的地方。这次新发现两种玻璃蛙的精采故事,就发生在安地斯山脉山脚下瓜拉班巴河(Río Guayllabamba)流经的河谷中。

马绪比玻璃蛙(Hyalinobatrachium mashpi),生活在河流南侧彼此相邻的马绪比保护区(Mashpi Reserves)和泰拉保护区(Tayra Reserves)中,这两处私人雨林绿洲合计有25平方公里;名词玻璃蛙(Hyalinobatrachium nouns),居住在北侧与安地斯山脉隔谷相望的托伊桑山脉(Toisan Range)陡峭群峰之中,这儿堪称是浮在绿色汪洋上的一座孤岛。

这两种玻璃蛙生活在相似的海拔、湿度与温度条件下;从吻端到泄殖腔口的长度(「肛吻长」是两生动物的标准体长测量方法)也都在1.9至2.1公分左右;柠檬绿的背部加上环绕着黑色喷点的黄色斑,实在很难光凭肉眼区分二者的不同。

典型的玻璃蛙特征有:从完全透明的腹部可以看到红色心脏、凹凸纹理的白色肝脏和消化系统、在雌蛙身上,还可以看到绿色的卵。

这篇描述新物种的论文本周发表在《PeerJ》期刊上,主要作者弗朗西斯科基多大学的演化生物学家胡安.曼努埃尔.瓜亚萨明(Juan Manuel Guayasamin)说:「在刚开始采集这些玻璃蛙时,我们以为它们都属于同一个物种。」

但在团队仔细分析过玻璃蛙的DNA后,瓜亚萨明表示:「我们很讶异它们在遗传上存在相当大的差异。」

找出新蛙

目前人们已知有156种玻璃蛙生活在新热带地理区,主要分布在北安地斯山脉以及中美洲。

身为国家地理探险家的瓜亚萨明与同事采集玻璃蛙的DNA样本已有十年之久,它们为此走遍了好几个国家的雨林、博物馆与私人收藏,

瓜亚萨明说,截至目前研究人员已经完成了现生一百五十几种玻璃蛙中,超过90%物种的部分基因定序,这也是为什么研究团队能发现马绪比玻璃蛙和名词玻璃蛙在基因上有将近5%的差异──这对近缘的两生动物而言是相当巨大的遗传差异。

瓜亚萨明表示,让人惊讶的还有──这两个群体在地理分布上相当靠近,彼此仅有20公里之遥。

有鉴于瓜拉班巴河谷的气候较为干燥,与邻近山坡在生态上有所不同,瓜亚萨明说:「我们认为,河谷阻隔了这些玻璃蛙之间的交流。而当族群被地理屏障分隔开后,不同子族群间会开始累积各自的变异,最终造成遗传上的差异。」

致力于保育厄瓜多尔野生动物的基多非营利组织康多兀鹫基金会(Andean Condor Foundation),其研究员海梅.库勒布拉斯(Jaime Culebras)表示,这就是科学上所谓的「隐藏多样性」(cryptic diversity)。换句话说,光凭肉眼无法区分出物种间的差异,而这在两生动物中相当普遍。

除了遗传分析之外,研究人员在野外还透过生物声学(动物繁殖与沟通的鸣声)来判断不同种玻璃蛙的差异。不过,团队仅记录到了马绪比玻璃蛙雄蛙的叫声,并将其与同属(Hyalinobatrachium)物种的鸣声比较。

身兼野生动物摄影师的库勒布拉斯说:「它听起来就像只蟋蟀,但反过来说,有些蟋蟀的叫声就像玻璃蛙。」

安地斯山丰富的多样性

并未参与这项研究的基多詹巴图研究中心(Jambatu Research Center)两爬学家安德莉亚.特兰(Andrea Teran)表示,新种玻璃蛙的发现凸显了还有多少物种有待发掘,在热带安地斯山脉尤是。

特兰说:「这里的地形相当复杂,不仅有许多未开发的栖地,还有难以抵达的区域,因此特有种的比例非常高。老实说,当人们提及厄瓜多的两生动物时,多样性最高的地方不是亚马逊,而在安地斯。」

事实上,热带安地斯山脉(涵盖部分委内瑞拉、哥伦比亚、厄瓜多尔、秘鲁、玻利维亚等地)是超过1000种两生动物的家园,这个数字是在亚玛逊的两倍。

库勒布拉斯说,就以这次新发现的马绪比玻璃蛙为例,厄瓜多有部分两生动物就生活在人们身旁,甚至出现在基多的大都会地区。

库勒布拉斯说:「人们没有意识到这座城市一路延伸到山地去,容纳了惊人的生物多样性。」

不过,人类本身及其活动也对这些生物带来威胁。库勒布拉斯进一步表示,安地斯山脉有半数的两生动物受到铜矿与金矿开采的严重威胁。

虽然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将十种玻璃蛙列为极危物种、28种列为濒危物种、21种列为易危物种,但现在要判断马绪比玻璃蛙和名词玻璃蛙是否同属岌岌可危的物种还为时过早──尽管瓜亚萨明怀疑它们正是。

瓜亚萨明说:「大自然再次被我们短视而毫无节制的开发主义给蹂躏。」

机器头条新闻 news.ji-qi.com)综合整理。

相关阅读:
新研究显示眼镜王蛇其实是由四个不同物种组成的“王室” 新研究指印尼红毛猩猩的叫声就像人类的语言 不同社群有不同声音特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