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学探索 > 动物植物 > 正文

新研究显示眼镜王蛇其实是由四个不同物种组成的“王室”

新研究显示眼镜王蛇其实是由四个不同物种组成的“王室”

眼镜王蛇从印度一座雨林中探出头。长久以来,这种爬行动物在亚洲的广泛分布一直让科学家感到困惑。 PHOTOGRAPH BY GABBY SALAZAR,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新研究显示眼镜王蛇其实是由四个不同物种组成的“王室”

眼镜王蛇(照片摄于休士顿动物园)生性害羞,通常会避开人类。 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据美国国家地理:眼镜王蛇可能是由四个不同物种组成的「王室」,这项发现可能带来一种更有效的抗蛇毒血清,以治疗东亚及南亚的蛇咬伤。

两爬学家长久以来一直在猜想,辽阔的亚洲各地都能见到眼镜王蛇蜿蜒滑行,但这片地域受到看似无法穿越的屏障所分隔,例如喜马拉雅山,为什么眼镜王蛇还能是单一物种?他们也很疑惑,这种世界上最长的毒蛇──体长可达5.5公尺──居然会经常随着栖息地点而拥有不同的外表或行为。

如今,这一切都合理了:新研究显示,眼镜王蛇其实是由四个不同物种组成的「王室」。

去年8月,印度希莫加非营利保育组织卡林加基金会(Kālinga Foundation)的生物学家兼眼镜王蛇专家戈里.香卡(P. Gowri Shankar)与他的同事报告,眼镜王蛇有四种基因独特的谱系。他们按照地区来辨别这四种蛇:西高止山脉(印度西南部)、印度支那(印度东部及中国)、印度马来亚(印尼及马来西亚)、吕宋岛(菲律宾)。这些蛇的学名仍在等待国际动物命名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n Zoological Nomenclature)的核准。

多年来在热带雨林中勇敢的捉蛇行动,加上新技术能够分析严重分解的博物馆样本,终于让科学家收集到足量DNA,可以正确辨别这些新发现的物种。

「如果是蛙或龟,工作会比较轻松。」香卡谈到他们的研究时说:「眼镜王蛇就不一样了。」

眼镜王蛇受到惊扰时,可以竖直身体到与人类眼睛齐平的高度,并释放足以杀死一头大象的毒液。香卡说,他是少数从眼镜王蛇咬伤幸存下来的人之一,而他把这种好运归功于那条蛇注入的毒液很少。这段经历也激励他为眼镜王蛇咬伤寻找标靶性更高的治疗。

他说,眼镜王蛇的差异足以分成四个不同物种,这确实可能对现实世界产生重大影响──尤其是可能制造出更有效的抗蛇毒血清,能够专门针对这些物种各自的毒液。

此外,香卡也补充说,辨别这些新物种可以推动眼镜王蛇的保育工作。由于滥伐森林及都市化,眼镜王蛇在栖息范围内的数量正在减少。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将眼镜王蛇列为易危物种。

IUCN蛇与蜥蜴红色名录专家组的统筹人菲利普.鲍尔斯(Philip Bowles)说,鉴于研究发现,IUCN计画重新评估眼镜王蛇的保育状态。该专家组负责调查全世界的野外爬行类,并决定它们的保育状态。

具有不同色彩的蛇

罗穆卢斯.惠特克(Romulus Whitaker)说:「密切观察〔眼镜王蛇〕超过50年后,就能发现它们是……不一样的。」他是享誉已久的蛇类专家,也是印度清奈蛇园(一处教育大众蛇类知识的非营利机构)的创办人。

他说:「我们只是需要有人辛苦工作来证实这件事。」

举例来说,科学家曾猜测过,为什么泰国和邻近国家的成年眼镜王蛇身上会有七十多条灰白环纹,而菲律宾的个体则只有一些几乎难以辨认的环纹。

它们的筑巢行为也有差异。雌性眼镜王蛇是唯一会为蛋筑巢的蛇,这对无肢动物来说绝非易事。它会用自己的身体将枝叶摇晃到想要的位置。

西高止山脉的雌性眼镜王蛇会在筑巢后很快遗弃自己的蛋,而印度支那的雌蛇则会保卫巢中的蛋,直到蛋孵化前大约一周为止。

遭到误解的爬行动物

香卡希望,眼镜王蛇获得的新关注能协助改变大众对它们的态度。

在印度乡村地区,许多印度教徒很尊敬眼镜王蛇,认为它们出现在田地里是丰饶的象征。但在其他地方,眼镜王蛇却遭到厌恶,而且往往导致任意屠杀。

惠特克说:「新闻媒体有很多关于这种蛇的炒作,所以人们超级害怕它。」他说:「人们在问卷中被问到最危险的蛇时,一定会说眼镜王蛇。」目前没有官方统计资料显示多少人曾被眼镜王蛇咬伤,但惠特克说,它们可能只造成一小部分蛇咬伤而已。

眼镜王蛇通常很害羞,而如果有人与它面对面相遇,它可怕的体型和类似狗叫的「咆哮」就足以避免任何冲突。

追捕这种动物来取得蛇皮和身体部位用于传统医药的猎人,是最有可能遭到咬伤的受害者,但将眼镜王蛇从民众家中移走的野生动物搜救员也有很大危险。=

眼镜王蛇并不是人类的重大威胁,反而会帮助我们,主要方式是吃掉其他蛇,包括同类。它们的食物包括毒蛇,例如一些颊窝蝮蛇(pit viper),这种蛇的咬伤每年在全球造成将近14万人死亡。

更好的抗蛇毒血清即将出现?

被眼镜王蛇咬伤的人通常会注射泰国红十字会制作的通用抗蛇毒血清。在这种蛇的分布范围各个地区,通用血清不一定会对眼镜王蛇咬伤有效。

邦加罗尔印度科学理工学院的蛇毒专家兼副教授卡提克.苏纳加(Kartik Sunagar)说,因为即使在同一物种内,毒液的化学组成也可能不同,所以这项发现的立即效用或许有限。由于眼镜王蛇咬伤相对罕见,所以也无法激励公司开发相关产品。

包括赫夫金研究所在内的印度几间抗蛇毒血清制造商都没有回应《国家地理》的请求,针对开发新眼镜王蛇抗蛇毒血清的可能性做出评论。

不过苏纳加说,提升对眼镜王蛇的了解依然可能有助于短期开发标靶性稍微更高的抗蛇毒血清,以及长期开发对所有眼镜王蛇咬伤疗效更强的药物。

他说:「因为我们知道这些族群需要非常特殊的治疗,所以〔发现新物种〕这件事能协助我们开发更好的抗蛇毒血清。」

拯救「神奇的蛇」

保育人士很担心某些眼镜王蛇的未来,包括吕宋岛上的族群。我们并不确定这些族群的数量,但香卡说数量可能很少,而且容易被重大天灾消灭,例如常见于该区的地震及海啸。

「再发生一次海啸,吕宋岛上的眼镜王蛇就可能在几年内灭绝。」香卡说:「如果我们不了解这些特殊的谱系,就不会知道这件事了。」

与此同时,香卡和他的同事也尚未结束对更多眼镜王蛇物种的搜寻:他们认为可能至少还有一个物种栖息在印尼。

「对我来说,眼镜王蛇是一种神奇的蛇。」香卡说:「这让我爱上了它。」

机器头条新闻 news.ji-qi.com)综合整理。

相关阅读:
英国牛津大学教职员深入菲律宾吕宋热带雨林 有幸目睹稀有花卉Rafflesia banaoana 厄瓜多尔发现两种新的“玻璃蛙”物种:马绪比玻璃蛙和名词玻璃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