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学探索 > 动物植物 > 正文

色彩鲜艳的大型入侵横带人面蜘蛛正在美国东部蔓延

色彩鲜艳的大型入侵横带人面蜘蛛正在美国东部蔓延

这些外来蜘蛛(图中是一只雌性)喜欢欢在高空结出黄色的网。 PHOTOGRAPH BY MALCOLM FAIRMAN, ALAMY

色彩鲜艳的大型入侵横带人面蜘蛛正在美国东部蔓延

雌横带人面蜘蛛的体色多彩缤纷,带有鲜明的黄色、红色与蓝绿色。 PHOTOGRAPHS BY BENJAMIN L. FRICK

色彩鲜艳的大型入侵横带人面蜘蛛正在美国东部蔓延

人们观察到横带人面蜘蛛(相片中的前者,正在捕食未知昆虫)会猎捕茶翅蝽这种美国农业害虫。 PHOTOGRAPHS BY BENJAMIN L. FRICK

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CARRIE ARNOLD编译:曾柏谚):一种色彩鲜艳的大型入侵蜘蛛正在美东蔓延,新研究认为,色彩鲜艳的横带人面蜘蛛比人们想像中还要顽强,但目前没有它们对人类或生态有害的证据。

从从帝王斑蝶到家朱雀,生态学家安德鲁.戴维斯(Andrew Davis)和班杰明.弗里克(Benjamin Frick)走遍了美国,无所不研究。但是当一种巨大的鲜黄色蜘蛛来到美国乔治亚州时,这对搭档只需在自家后院就能观察到这迷人的入侵物种。

「当你眼前常常出现一只长得像NERF牌泡棉美式足球的蜘蛛时,很难不对它感兴趣。」弗里克说,他家公寓外头的树上一度挂着十张入侵横带人面蜘蛛(Trichonephila clavata)的蜘蛛网。

或许拜一艘从东亚来到亚特兰大的货柜船所赐,自从横带人面蜘蛛于2014年意外进入美国后,这种手掌大小的蜘蛛已经蔓延到整个乔治亚州,并进入了邻近的卡罗莱纳州,以及部分的田纳西州与奥克拉荷马州。

随着横带人面蜘蛛肆无忌惮的在全国各地「织织不倦」,乔治亚大学的戴维斯与硕士生班杰明.弗里克好奇,到底有什么能够阻止它们向北方扩张?举例来说,低于冰点的气温就遏止了与横带人面蜘蛛近缘的──金丝人面蜘蛛(T. clavipes)从亚特兰大市区往北进犯。

然而戴维斯与弗里克的实验发现,横带人面蜘蛛很能忍受低于冰点的温度,这代表它有可能扩散到新英格兰一带。

戴维斯说:「美国人可能会渐渐开始看到这些蜘蛛。」这项研究结果最近发表在期刊《生理昆虫学》(Physiological Entomology)上。

虽然这种外来蜘蛛在美国的族群量并没有太切确的估计,但自2014年以来,乔治亚大学推广部的昆虫学家理查.霍贝克(Richard Hoebeke)接到愈来愈多关于这种蜘蛛的来讯咨询。这些长腿、带着蓝绿色条纹的雌蛛,在树梢与门廊上结出宽达数十公分甚至数公尺的网,再加上宽达10公分的身体,这一切的确让人很难忽视它们。

并未参与此次研究的霍贝克表示,2021年不知何故可说是「横带人面蜘蛛元年」:「那一年简直疯掉,从9月到12月我收到超过500封来自大众的电子邮件。」

霍贝克强调,虽然雌蛛的体色与体型惊人(棕色的雄蛛则小的多),但它们的毒牙(螯肢)短到无法刺穿人类的皮肤,因此并不会危害到人类。一如许多金蛛科(Araneidae)的成员,横带人面蜘蛛也是「守网待虫」的被动型猎人。

此外,目前也还没有证据表明横带人面蜘蛛会干扰地方的生态平衡。因此官方农业单位并没有建议看到横带人面蜘蛛就得马上移除。

化身蜘蛛

日本神话将横带人面蜘蛛称为「络新妇」(音:jorō-gumo),意思是「网罗的新娘」或「妓女蜘蛛」,任为它们会化身后诱捕年轻貌美的男子;韩国则称呼横带人面蜘蛛为「무당거미」(音:mudang gumi),意思是「萨满蜘蛛」或「巫女蜘蛛」。

基于好些原因,横带人面蜘蛛很可能已经在乔治亚州成功建立起自己的一番天地。首先,它将蜘蛛网悬挂在高空,戴维斯指出:「这是许多本土蜘蛛并未触及的栖位,其他蜘蛛大多倾向将网结的靠近地面些。」(延伸阅读:蜘蛛网与蜘蛛丝的奇迹。)

并未参加此次研究的丹佛自然科学博物馆(Denver Museum of Natural Sciences)蛛形动物学家宝拉.库欣(Paula Cushing)解释道:「横带人面蜘蛛在高空结出的网就像是个空中陷阱,这跟我们用虫网来捕捉飞虫如出一辙。」

霍贝克表示,在乔治亚州部分地区的污染与栖地破坏可能降低了本土蜘蛛的数量,让外来物种更容易入侵。

霍贝克说:「当你用杀虫剂和除草剂除掉本地物种、整理你的草地与农田时,你正在破坏某种平衡并腾出了生态栖位」

顽强的入侵者

在实验中,弗里克和戴维斯从雅典-克拉克县的乔治亚大学校园,以及往东南方两小时路程的萨凡纳(Savannah),搜集了35只的野生雌性横带人面蜘蛛和22只的雌性金丝人面蜘蛛。

研究团队把蜘蛛带回实验室后,将它们个别安置于一个个小型密闭容器中,接着纪录下容器中氧气浓度下降的速率,用以衡量蜘蛛的静态代谢率──对蜘蛛而言,想在寒冷的气温下存活,就必须提高静态代谢率来保持体温。而研究结果显示,横带人面蜘蛛的新陈代谢率是金丝人面蜘蛛的两倍。

戴维斯和弗里克还在显微镜下观察蜘蛛细微的脉搏来测量心率,果不其然,横带人面蜘蛛的脉搏也更加快速,反映着它们较高的新陈代谢率。

此外,研究团队将另一组雌性蜘蛛(27只横带人面蜘蛛与20只金丝人面蜘蛛)放入冰箱两分钟后,只有半数金丝人面蜘蛛存活下来,但横带人面蜘蛛的存活率高达77%。

综合这些资料,以及横带人面蜘蛛比金丝人面蜘蛛更快的繁殖能力,科学家认为横带人面蜘蛛禁得起北美的冬季。

弗里克说:「横带人面蜘蛛大行其道。」

库欣表示,这项研究概述了横带人面蜘蛛能与不能忍受的环境参数,对于理解未来它在美国的潜在范围相当重要。但库欣也认为,这些结果并不能直接用来预测横带人面蜘蛛的未来分布。

库欣说:「我们还没到那一步。」

横带人面蜘蛛尚在未定之天

于此同时,横带人面蜘蛛的扩张对美国生态系而言代表着什么还不得而知。库欣还没有听到任何横带人面蜘蛛取代本土蜘蛛的报告,也不知道横带人面蜘蛛是否与其他蜘蛛竞争猎物。

库欣说道,如果横带人面蜘蛛会捕食农业害虫,它甚至可以带来一些好处。举例来说,有些人观察到横带人面蜘蛛会捕食另一种外来昆虫──茶翅蝽(Brown marmorated stink bug)。

戴维斯还注意到,相较于往北方拓展,横带人面蜘蛛向南方扩张的速度要慢上一些。虽然戴维斯还不知道原因为何,但他对此的解释是:在较温暖的气候下横带人面蜘蛛与其他蜘蛛的竞争要激烈许多。

「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戴维斯说:「现在要讲都还太早啦!」

机器头条新闻 news.ji-qi.com)综合整理。

相关阅读:
最后一页 新研究首次从解剖学角度证明两大类蝙蝠如何以不同的方式使用回声定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