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学探索 > 探索发现 > 正文

埃及圣猫古城如何重见天日

1887年《伦敦新闻》(London News)刊载的泰尔巴斯特(Tell Basta)遗址插画。 PHOTOGRAPH BY BRIDGEMAN/ACI

1887年《伦敦新闻》(London News)刊载的泰尔巴斯特(Tell Basta)遗址插画。 PHOTOGRAPH BY BRIDGEMAN/ACI

铜制的猫神芭丝特(Bastet)雕像。制作于公元前8至4世纪。 PHOTOGRAPH BY MARY EVANS/SCALA, FLORENCE

铜制的猫神芭丝特(Bastet)雕像。制作于公元前8至4世纪。 PHOTOGRAPH BY MARY EVANS/SCALA, FLORENCE

这座青铜雕像描绘芭丝特脚边带着四只象征生育力的小猫。她手握节庆乐器叉铃(sistrum)或摇响器(rattle)。这座铜像的年代介于公元前900至600年间

这座青铜雕像描绘芭丝特脚边带着四只象征生育力的小猫。她手握节庆乐器叉铃(sistrum)或摇响器(rattle)。这座铜像的年代介于公元前900至600年间,从布巴斯提斯出土,现存于伦敦大英博物馆。 PHOTOGRAPH BY BRITISH MUSEUM/SCALA, FLORENCE

这座红色花冈岩废墟座落在尼罗河三角洲东部的当代城市扎加齐格(Zagazig)市郊附近。 PHOTOGRAPH BY JIM HENDERSON/ALAMY/AC

这座红色花冈岩废墟座落在尼罗河三角洲东部的当代城市扎加齐格(Zagazig)市郊附近。 PHOTOGRAPH BY JIM HENDERSON/ALAMY/ACI

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IRENE CORDÓN编译:石颐珊):古老文献中的线索带领欧洲考古学家走过追寻布巴斯提斯(Bubastis)的漫漫长路,这是一座献给埃及猫神芭丝特(Bastet)的圣城。

埃及现代城市扎加齐格(Zagazig)的东南方座落着一座红色花岗岩废墟,这里曾经被猫神芭丝特(Bastet)的信徒奉为圣城。她曾经在古埃及受敬拜数千年之久,尤其在第二十二王朝期间最受欢迎,当时的法老在城市中为她建了一座雄伟的神庙,取名作帕巴斯特(Per-Bast)。

圣经中也有这座城市的记载,有时候以希伯来文名字比伯实(Pi-beseth)称之。《以西结书》第三十章将这座城市与赫利奥波利斯(Heliopolis)并列,都是即将被上帝怒火所摧毁的异教神坛,不过这座城市的希腊文名字布巴斯提斯(Bubastis)如今更广为人知。

在圣城衰败且颓顷为废墟千年之后,19世纪的欧洲学者对这座神秘的城市充满幻想,他们蜂拥至尼罗河三角洲,只为追寻这座城市。凭借着古典文献的隐晦指引,他们盼望找到芭丝特的城市,发掘出她的辉煌神庙,并且更清楚地了解这位猫神如何在古埃及的漫长历史中扮演重要角色。

神圣的猫科动物

崇拜芭丝特的信仰最早可以追溯至第二王朝(公元前3000年)。古王国时期(公元前约2575年至2150年),这位猫头女神的形象变得相当普遍。她一开始被视作慑人的法老守护者,后来成为亡者守护神。

大约在埃及的猫(视雄性或雌性而称为miu或miit)受到驯化的同一时间,芭丝特的寓意开始改变,她更常被链接到抚育与保护等面向,而强大的狮头战争女神赛克迈特(Sekhmet)则接掌了残暴与复仇的特质。从公元前2000年开始,芭丝特的外貌变得不像狮子,而是持续被描绘为一只有着女人躯体的家猫。

寻找布巴斯提斯

希罗多德(Herodotus)的著作是寻找这座古城最重要的线索之一。这位历史学家于公元前五世纪造访埃及的时候,曾经生动地描述过芭丝特之城布巴斯提斯,以及芭丝特崇拜的狂热:「这座城里有一座非常值得注目的神庙,虽然城里尚有其他神庙,这却是最雄伟,也耗资最巨的一座,实令人叹为观止。」

他也描述了圣城之美,与乘着船来到布巴斯提斯饮酒作乐的喧嚣访客,「他们在此举办庆典以欢庆献祭,庆典上消耗的葡萄酒比一年内其他时间喝的加起来都还要多。」布巴斯提斯在公元7世纪穆斯林征服此地以后荒废,所在位置也就此失传数世纪之久。

缘起法国学者

18世纪,欧洲学者开始追寻古老文献上记载的地方。对于1798年随着拿破仑远征埃及的法国学者而言,希罗多德的叙述提供了寻找布巴斯提斯的灵感。其中一名学者艾蒂安-路易.马吕斯(Étienne-Louis Malus)在尼罗河三角洲发现一些希罗多德描述的特征,并且在附近找到一处他宣称是布巴斯提斯的废墟。这座座落于开罗东北方的遗址后来被称作泰尔巴斯特(Tell Basta),且被接受为芭丝特之城曾经耸立的地点。

19世纪,随着埃及学研究领域扩张,学者对遗址的兴趣也提高了。英国考古学家约翰.加德纳.威尔金森(John Gardner Wilkinson)在1843年一趟访查中哀叹布巴斯提斯正在遭受破坏,而神庙废墟已沦为采石场。 1887年,发掘工作终于在瑞士埃及学家爱德华-亨利.奈维尔(Édouard-Henri Naville)的带领下展开,发掘主轴旨在研究芭丝特神庙。

伦敦媒体热中于追踪埃及的最新发现。 1887年,《圣詹姆士公报》(St. James’s Gazette)报导了爱德华.奈维尔以布巴斯提斯为题发表的演说:「(他)已查明这座长久以来被认为发现无望的神庙非但存在,而且已出土极为有趣的铭文......他并相信该地将寻得珍贵非凡的发现。」

后来事实证明奈维尔是对的。他和后人的研究都揭露这座神坛(建造时有将更早的建物包纳在内)在公元前九世纪时由法老奥索肯二世(Osorkon II)起建。他的王朝首都位于邻近的塔尼斯(Tanis),因此增加了布巴斯提斯在该区域的重要性,并且为芭丝特信仰增添更多荣光。

布巴斯提斯宝藏

1906年秋天,发掘遗址附近找到惊人的发现。当时泰尔巴斯特附近正在建造铁路,工人挖到一批埋在神庙遗迹附近的宝藏。

这批宝藏中有许多对象上头刻的铭文可追溯至公元前约1539-1075年新王国时期(New Kingdom)的第十九王朝,早在奥索肯二世掌权并重建芭丝特神庙以前。目前尚不清楚这批宝藏为何被埋在地下。部分学者推测可能是出于安全考虑,埋藏者或许是再也没回来取宝藏的盗墓者,或者是想保护这些对象的祭司。

这些宝藏在当时价值连城。一只雕刻成莲花花瓣模样的金杯刻着公元前12世纪塔沃里特(Tawosret)王后的名字,她是法老塞提二世(Seti II)的配偶。传统上认为她是特洛伊战争时期的埃及王后。学者相信荷马史诗《奥德赛》(Odyssey)中的阿肯卓垃(Alcandra)王后就是塔沃里特。

那年秋天稍晚,工人又发现另一处藏了更多宝物的藏宝处,其中包括一对刻着拉美西斯二世(Ramses II)名字的臂镯。在它们的精美之外,这些对象也让学者对于布巴斯提斯作为商贸中心的重要性获得重大洞见。有些对象上的纹饰并不属于埃及,而银器出现在不产银矿的埃及也显示当地与希腊或安纳托利亚高原的众王国之间存在远程贸易。黄金则来自努比亚(Nubia),因其稀有而与王室链接。

机器头条新闻 news.ji-qi.com)综合整理。

相关阅读:
标记水雷、探查敌情、击杀入侵者?现代军队如何训练战斗海豚 世界上最神秘的文本“伏尼契手稿”破解 揭失落500年“占星性爱技巧”“药浴”异教信仰
近期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