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学探索 > 自然地理 > 正文

巴西境内与世隔绝的亚马逊部落影片释出引发论战

巴西朗多尼亚州(Rondônia)塔纳鲁原住民保留地(TanaruIndigenousLand)内「孤独幸存者」稍纵即逝的身影。COURTES

巴西朗多尼亚州(Rondônia)塔纳鲁原住民保留地(Tanaru Indigenous Land)内「孤独幸存者」稍纵即逝的身影。 COURTESY ACERVO/FUNAI

孤独幸存者为自己搭建的其中一座茅屋。COURTESYACERVO/FUNAI

孤独幸存者为自己搭建的其中一座茅屋。 COURTESY ACERVO/FUNAI

这张放大截图取自2009年的纪录片《科伦比亚拉:他们对印地安人开枪,对吧?》(暂译,原文片名为Corumbiara:TheyShootIndians,

这张放大截图取自2009年的纪录片《科伦比亚拉:他们对印地安人开枪,对吧? 》(暂译,原文片名为Corumbiara: They Shoot Indians, Don't They?),该片由文生.卡雷利(Vincent Carelli)执导。截图是孤独幸存者的脸,他正在茅屋中躲避FUNAI团队。 COURTESY ACERVO/FUNAI

孤独幸存者的茅屋内部。COURTESYACERVO/FUNAI

孤独幸存者的茅屋内部。 COURTESY ACERVO/FUNAI

弗利切瑞人(theFlecheiros)的公共居所(maloca),2017年在FUNAI的查瓦利河谷原住民保留地(ValedoJavariIndige

弗利切瑞人(the Flecheiros)的公共居所(maloca),2017年在FUNAI的查瓦利河谷原住民保留地(Vale do Javari Indigenous Land)田野考察期间由无人机拍摄。 COURTESY ACERVO/FUNAI

茹塔伊河畔(JutaiRiver),箭之族部落的简陋独木舟。COURTESYACERVO/FUNAI

茹塔伊河畔(Jutai River),箭之族部落的简陋独木舟。 COURTESY ACERVO/FUNAI

这把斧头是2017年在查瓦利河谷原住民保留地内茹塔伊河附近弓箭手部落村庄发现的,可能在几年前另一次FUNAI考察时留在这里。COURTESYACERVO/F

这把斧头是2017年在查瓦利河谷原住民保留地内茹塔伊河附近弓箭手部落村庄发现的,可能在几年前另一次FUNAI考察时留在这里。 COURTESY ACERVO/FUNAI

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SCOTT WALLACE 编译:石颐珊):为何公开未曾与外界接触的亚马逊部落,或许有助于挽救他们?这支拍摄到巴西境内遗世独立的亚马逊部落影片在最近释出,并且引发论战。人们议论著是否应该向这些人群投注他们未曾寻求的关注。

巴西于近几周内释出一些遗世独立的原住民影片,反映了在人权官员之间增长的不安:可能已经没有时间保护亚马逊最后「与世隔绝」的部落和他们的热带雨林家园了。

巴西负责原住民事务的国家原住民基金会(National Indian Foundation,FUNAI)自七月以来已经公开两支在田野考察期间拍摄的影片,这些远行考察的目的,是观察并保护居住在对外封闭的保护区内的原住民。

第一支影片中,一名健壮的男性正在森林深处砍树。一组负责保护该名男子的FUNAI团队在近距离暗中录下这支影片。该名男子在巴西西部纷争不断的朗多尼亚州(Rondônia)大约7,800公顷大的塔纳鲁原住民保留地(Tanaru Indigenous Land),独自生活了22年。这片保留地旨在保护这名男子免于伐木业者与畜牧业者侵扰,这些业者据信在1980至1990年代以暴力铲平了男子的部落。没有人知道这名孤独幸存者的名字,或是他曾经所属部落的名字。

几周以后,FUNAI的「孤立与晚近接触原住民」部门于8月21日释出另一支无人机拍摄的影片,影片中有几个人在一大片种著农作物的丛林空地中移动。其中一名男子挥舞着长弓和一把竹箭。官员说,影片为去年在巴西西部查瓦利溪谷(Vale do Javari)原住民保护区深处,进行调查真相任务时所拍摄。当时是为了查明一项指控,内容指出这个被外界称为弗利切瑞人(Flecheiros)或「箭之族」(People of the Arrow)的部落惨遭屠杀。

两支影片的拍摄都未知会被拍摄者,也没有征得他们的同意,因此引发关于被拍摄者权益的道德争议,以及这些影像会否会激起探险家寻找孤立部落的疑虑。

不过FUNAI官员表示,释出影像的决定已经在经验丰富的田野调查人员之间取得共识,希望借此让巴西国内外意识到这些孤立部落的存在,与他们岌岌可危的处境。

「大众对这个议题的认知愈多、相关讨论愈多,就愈有机会保护这些人和他们的土地。」巴西利亚(Brasilia)FUNAI总部的孤立原住民部门新任部长布鲁诺.佩雷拉(Bruno Pereira)在电话上这样说。 「亚马逊雨林中的农地开发和采矿、伐木等活动的入侵,让这些人可能在大众得知他们的存在以前就会消失了。」

他明白会有人批判以无人机窥视箭之族部落生活的策略太具侵略性。不过他说去年使用无人机的用意是要厘清谣传中的暴行,而非侵犯部落隐私。无人机取得了这个孤立团体首度被拍下的影像,提供了搜集弗利切瑞人资讯的难得机会,而这些资讯最终可能可以让部落受到更好的保护。

FUNAI官员说,该机关近年来承受巴西国内巨大经济利益与政客的攻击,这些政治人物指控FUNAI以真实性存疑的孤立部落为由,阻碍亚马逊区域的发展。总统米歇尔.泰梅尔(Michel Temer)领导的政府数度删减FUNAI预算,已经危及该机关从垂延这片丰美荒野的外来者手中保护原住民土地的能力。

巴西原住民领袖们赞许FUNAI的决议,认同这是保护孤立社群的新阶段,这些社群极易受传染病影响,且暴露在外来者的暴力威胁中。

「这些人群的与世隔绝让他们变得特别脆弱,因为社会大众看不到他们。」贝托.马鲁波(Beto Marubo)说,他是茁壮中的原住民社运团体核心成员,他们正在寻求社会中的领导地位,以替他们孤立的同志们发声。

他的族人马鲁波人(the Marubo)是查瓦利溪谷原住民保留地中六个与外界有接触的部落之一,该地区至少还有11个包括箭之族部落在内的孤立部落。 「唯一一个负责保护他们的政府机构正在被削弱,」贝托.马鲁波从巴西利亚发出的简讯写道:「凸显出这些孤立人群的危机。」

朗多尼亚州的孤独幸存者和查瓦利溪谷的弗利切瑞人遭遇的事件都充满谜团。两者都未曾直接、和平地与外面的世界接触。和孤独幸存者一样,没有人知道弗利切瑞人是如何称呼他们自己。他们获得箭之族的绰号是因为善于使用弓箭,这个名称也将他们与查瓦利保护区内其他以棍棒作武器的孤立部落作出区别。

将近800公里外的塔纳鲁保护区内,孤独幸存者持续回避接触外来者。他见到FUNAI人员就跑,这些人员负责观察他的活动,留给他种子或工具当礼物,并且沿着保护区界线巡逻,防堵可能危害他生存的事物入侵。

FUNAI的行动似乎建起了一定程度的信任,佩雷拉说,例如该名男子曾经示意巡逻人员避开他挖来抵御入侵者和猎捕野生动物用的陷阱。

在独自徘徊在保护区的期间,他为自己搭建了几间茅屋,也在这些以棕榈叶为屋顶的茅屋中挖出深而窄的洞坑。 FUNAI的人员在观察他的过程中发现数十间这样的居所,每一间中央都有同样的坑。工作人员依然对这样的坑洞感到困惑,不过有些人相信这可能代表他所属部落的宗教实践。对该部落一无所知的FUNAI人员于是称呼他为「挖洞人」(o índio do buraco)。

「我感觉有责任要尽我一切所能,来补偿发生在他和他族人身上的事。」阿泰尔.阿尔盖尔(Altair Algayer)在丛林里的前线基地里写下这封邮件,这位FUNAI员工在过去的13年间负责保护他。

阿尔盖尔期盼最近释出的孤独幸存者影片能够邀请巴西政府官员「履行他们的责任」,同时加强协助机构正在做的工作,保护这位幸存者以及其他亚马逊部落社群。

「这些社会的完整性相当重要,不只对巴西而是对全人类都如此,」菲利普.米兰兹(Felipe Milanez)说,他是巴伊亚联邦大学(Universidade Federal da Bahia)人文学科的教授,曾经二度在调查真相的考察中随同FUNAI人员穿过孤独男子居住的土地。 「他不应该被视为逃避社会的隐居者。这名男子是一桩种族灭绝血案的幸存者。他并没有选择孤身生活。」

机器头条新闻 news.ji-qi.com)综合整理。

相关阅读:
俄罗斯亚马尔半岛发现全球首座冰火山 西班牙格拉纳达省21世纪的神秘“穴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