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学探索 > 天文航天 > 正文

中国和德国科学家携手提出太阳日冕“篝火”首个理论模型

太阳环绕器飞船携带的极紫外成像仪观测到的日冕中的“篝火”(Berghmansetal.2021,A&ampA)

太阳环绕器飞船携带的极紫外成像仪观测到的日冕中的“篝火”(Berghmans et al. 2021, A&A)

左图是模拟的日冕图像,圆圈指示了一个类似“篝火”的事件。右图背景是太阳表面的磁场,粉红色代表左图展示的“篝火”位置,不同颜色的曲线表示其附近的磁力线(Yajie

左图是模拟的日冕图像,圆圈指示了一个类似“篝火”的事件。右图背景是太阳表面的磁场,粉红色代表左图展示的“篝火”位置,不同颜色的曲线表示其附近的磁力线(Yajie Chen et al. 2021, A&A)。

据北京大学地球与空间科学学院:欧洲空间局的太阳环绕器飞船(Solar Orbiter)去年发现了日冕中存在大量类似“篝火”的现象,这是该飞船上天后的第一个重要发现。近日,我院博士研究生陈亚杰等人通过计算机数值模拟,提出了“篝火”的第一个理论模型,认为这些“篝火”是通过一种被称为“分量磁重联”的物理过程所产生的。他们的研究还表明,这些“篝火”可能对高温日冕的形成有重要贡献。4月27日,欧洲空间局官网、美国《科学》杂志网站、德国马普学会官网等学术媒体报道了这一研究结果。

什么是日冕加热?

太阳大气的底部温度大约为5500摄氏度,但是太阳的最外层大气日冕却维持着百万度的高温。由于太阳的能量来自内部核心区的核聚变,根据热力学第二定律,距离太阳越远,温度应该越低,但是日冕中的温度却比太阳表面的温度高了两个数量级以上。日冕中的高温是如何产生并维持的?这就是困扰太阳物理界数十年的“日冕加热”难题,也是当代天文和空间科学领域最主要的未解之谜之一。

1988年前后,美国著名太阳物理学家、日球物理之父帕克(EugeneParker)提出了一个模型。他认为,日冕中的磁力线可能是相互交织在一起的,这样在很多地方,相邻磁力线的方向就不会完全一样,而是有一定的夹角。在这些位置,容易产生类似太阳耀斑、但空间和时间尺度都要小得多的能量释放事件,这些事件被称为纳耀斑。帕克猜测,日冕中可能遍布这种微小尺度的事件,它们释放的总能量足以加热日冕。然而迄今为止,还没有发现被太阳物理界公认的、直接的纳耀斑观测证据。

“日冕”中的“篝火”

耗资约15亿欧元的太阳环绕器飞船于去年2月成功发射,其携带的极紫外成像仪(EUI)是迄今为止分辨率最高的太阳极紫外望远镜。该望远镜很快便发现宁静日冕中有着大量的小尺度瞬时增亮现象,这些亮点看起来就像是“篝火”一样,遍布太阳表面。其空间尺度最小达到400公里左右,持续时间只有十几秒到几分钟。来自欧洲的科学团队经过细致的分析后,发现这些现象发生在太阳表面以上仅仅几千公里的高度,发生之处的气体通常能够被加热到几百万度的高温。这些在日冕中新发现的最小、最微弱的事件,可能对于我们理解日冕加热问题有重要启示。

这些“篝火”是如何点亮的

近日,来自我院的陈亚杰同学、田晖教授与德国马普学会太阳系研究所的HardiPeter教授、DamienPrzybylski博士等人合作,通过计算机模拟深入研究了这些日冕“篝火”背后的物理过程,探讨了这些“篝火”是如何点亮的。在此基础上,他们提出了第一个日冕“篝火”的理论模型。

他们对太阳大气开展了三维辐射磁流体力学数值模拟,发现模型中有很多和观测到的“篝火”性质高度一致的瞬时亮点。通过分析几个最明显的亮点周围的磁场结构的演化,他们发现大部分亮点都对应了在两组冕环之间发生的分量磁重联。磁重联是发生在电离气体(等离子体)中的一种物理过程,可以形象地理解为相反方向的磁力线相互靠近后“断开”再重新“连接”。而分量磁重联是指发生重新“连接”的两组磁力线并非具有完全相反的方向,而是之间有一个较小的角度。分量磁重联发生后,磁场中的能量被释放出来,加热了局部日冕大气,形成“篝火”。

他们通过计算还发现,这些“篝火”释放的能量与日冕加热所需能量相当,表明其对高温日冕的形成可能有重要贡献。这一研究结果表明,“篝火”可能是帕克模型预言的跟纳耀斑同一个类型的能量释放事件。但受限于当前望远镜的分辨率,观测到的“篝火”可能还只是那些尺度较大的少数事件。

2020年以来,国内外的新一代太阳观测设备陆续投入或即将投入观测。未来几年,人类将首次实现对太阳大气的不同层次同时进行速度场和磁场测量,这为日冕加热的研究带来了巨大机遇。目前太阳环绕器飞船还处在巡航阶段,尚未正式开始针对太阳的科学观测。我们可以期待,未来几年里,基于其更多高质量的观测数据,并结合当前最先进的计算机数值模型,我们对日冕加热这一难题的理解将得到大大提升。

相关论文已经被世界三大最主要的天文期刊之一Astronomy& Astrophysics接收,即将正式发表。该工作得到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等的支持。

Y. Chen, D. Przybylski, H. Peter, H. Tian, F. Auchere, D. Berghmans, Astronomy& Astrophysics, 2021(https://www.aanda.org/10.1051/0004-6361/202140638)

相关报道:首个日冕“篝火”理论模型提出或将解开困扰科学界数十年的难题

据科技日报(刘霞):欧洲空间局官网和美国《科学》杂志网站27日报道,中国和德国科学家携手,通过计算机数值模拟,提出了日冕“篝火”首个理论模型。该模型不仅揭示了这些“篝火”是如何被点燃的,还表明这些“篝火”可能对高温日冕的形成有重要作用。

去年,欧洲空间局的太阳轨道器飞船携带的极紫外成像仪发现,宁静日冕中存在大量小尺度瞬时增亮现象,这些亮点看起来就像“篝火”,遍布日冕。欧洲科学家经过分析后发现,这些“篝火”出现在太阳表面以上几千公里的地方,此处的气体被加热到几百万摄氏度。

那么,这些“篝火”是如何形成并被点燃的呢?

近日,来自北京大学的博士研究生陈亚杰、田晖教授与德国马普学会科学家携手,通过计算机模拟深入研究了这些“篝火”背后的物理过程,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首个日冕“篝火”的理论模型。

该模型认为,这些在日冕中新发现的很小且微弱的现象,是通过名为“分量磁重联”的物理过程所产生。这一过程发生后,磁场中的能量被释放出来,加热了局部日冕大气,形成“篝火”。他们还发现,这些“篝火”释放的能量与日冕加热所需能量相当,表明其对高温日冕的形成可能有重要作用,有助科学家进一步揭示“日冕加热”难题。

陈亚杰解释说,太阳大气的底部温度约为5500℃,但最外层大气日冕却维持百万摄氏度的高温。日冕中的高温是如何产生并维持的?这是困扰太阳物理学界数十年的“日冕加热”难题,也是当代天文和空间科学领域最主要的未解之谜之一。

田晖指出:“2020年以来,国内外新一代太阳观测设备陆续投入或即将投入使用,未来几年里,基于这些设备能够提供的更多高质量观测数据,并结合当前最先进的计算机数值模型,我们对日冕加热这一难题的理解将得到极大提升。”

最新研究得到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等的支持。

机器头条新闻 news.ji-qi.com)综合整理。

相关阅读:
中国长征五号B遥二运载火箭搭载空间站天和核心舱在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发射升空 天文学家利用2009年至2018年间收集的数据描绘新的银河系最外层区域全天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