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圈 > 电影 > 正文

对话尹正:最喜欢“商细蕊”,坚信演员有局限性

霍清纯/文

昏暗的房间中,电脑的光照亮着作家因思考而完全放空的脸,作家笔下是一处未完成的“谋杀”情节。

“别紧张,来根烟吗?”作家扮演着故事中的侦探,给嫌疑人递烟,随后作家又变成嫌疑人,镇定地接过烟抽着。嫌疑人与侦探的逻辑交锋至“谋杀”关键处,作家转而又从情节中抽离出,一边拿着威士忌酒杯走动,一边喃喃自语,陷入写作的焦虑中。

当放入酒杯的冰球开始融化,作家瞬间又被拉回“谋杀”情节中,“用冰刀杀人,冰会自然融化,凶器就此消失。”

嫌疑人:“你有证据吗?”作者再次被难住,他陷入焦虑,不停抖腿,想不出答案。作家痛苦地猛一挥手把桌上的盘子推倒,盘子摔碎在地,其中一盘装着的苦杏仁散落在地板上,作家看着苦杏仁,终于有了想法……

以上就是尹正在“最美表演”短片中表演的故事——《创作无罪》。悬疑推理小说作家,为了设计出最完美的杀人谜题,将自己代入角色中,陷入癫狂疯魔状态,跟笔下人物融为一体。

短短三分钟内,尹正一镜到底,不仅诠释了什么是“癫狂”,还做到了在三个角色间任意无缝切换。当进入状态后,尹正的每一条表演都看的导演很兴奋,在导演说至少有三条可以保底的时候,尹正觉得还可以更好,要再来一条,然后二条。

《鬓边不是海棠红》之后,尹正如商细蕊附体,外界很容易感知到他对表演的“癫”和“痴”。尹正说“商细蕊”是他现在最满意也是最喜欢的一个角色,他想尝试的角色还有很多,最好往“死”了造自己。尹正同时也坚信演员有局限性,他能做的就是不辜负任何一个自己诠释的角色,“想演到七老八十,然后一起合作的年轻演员都跑过来说,跟尹老先生合作很高兴。”

谈到对自己有什么样的成就期待,尹正也十分坦诚地说想拿奖,拿重量级的奖项,拿奖的唯一途径他认为是演好每一个角色,对表演和时间忠诚。

在“最美表演”中,新浪娱乐见到的是一个对表演痴狂,并溢于言表的尹正。以下为新浪娱乐对尹正的采访实录。

新浪娱乐:现场看到您好几次要补录,是对前面的表演不满意或者信心不够吗?

尹正:就是想要更好嘛。这次是一镜到底,一个人要在同一个镜头、三个人物里不停切换,也不存在剪辑,对演员和摄影师的要求都很高,所以你的表演就不能犯错,台词也不可以出错,节奏也要把握好,要卡好时间。前面几条是我一直在练习找感觉,后面开始对人物把握会越来越精细,节奏也越来越自如,就觉得可以更好一点,再好一点,尽自己最大力。

新浪娱乐:看到您在片中表演,进入角色很快,切换很自如,在表演之前准备了多久?有在家练习过吗?

尹正:剧本拿到的时候就在琢磨了,但主要是看里面的逻辑顺不顺畅,这个表演一共三分钟,信息量还很大,需要推敲的地方有很多。以一个普通的观众视角去看去挑毛病,会发现一些突兀的地方,前期主要跟导演沟通一些逻辑上问题和表演方式,表演方向得敲定。但之前没在家练习过,我不喜欢表演之前先练习,前期透支太多的话,真正演的时候,在镜头下你会很疲惫,但演好一个角色,是需要新鲜感和热情的,我不想透支。

新浪娱乐:这个三分钟的表演对你来说是不是挺简单的?

尹正:不不不,表演对我来说就没有简单的,我把每个角色都看的很重。这次的表演虽然之前没练习过,但故事已经在我心里很久了。表演这项技能,是我花时间琢磨最多的事,我心里还是有底的,而且容易临场兴奋,拿起来就会很熟,不怯场。你要说其他技能,像唱歌,我很多年没唱了,唱之前那一定要反复练习的,因为心里没底嘛。表演这方面,我现在花时间最多的是去思考雕琢人物的丰富度和表现方式,思考比较多,现场直接上手。

新浪娱乐:能跟我们讲讲在角色间来回切换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吗?怎么做到快速融入角色?

尹正:首先你对这个故事得很熟,人物已经在你心里了,你对人物也很熟。就这个故事来说,角色间切换是有逻辑的,内核其实是顺畅的。在这个故事里,主干是作家,但这个作家思维发散,比较有趣,他把自己想象成了小说里的人物,另外两个人物,一个警察一个嫌疑人是以作家的思维衍生出来的,那你按着作家的思路和情节走,三个人物就都能串起来,一镜到底。我一直认为表演其实是被动的,你受人物驱使,你是站在人物的立场上演他的生活和人生,你要用他的思维思考问题,人物随时都在你心里提醒你要干什么,你已经不是你了。快速融入角色的方法就是你得相信你就是他。

新浪娱乐:你觉得自己可以是任何角色吗?

尹正:当然不可以,我坚信演员是有局限性的。

新浪娱乐:你对演员这个职业的理解,经历过不同角色,这几年有没有什么变化?

尹正:演员是我非常向往的一个职业,觉得特别过瘾,因为你可以在有限的生命力体验无限的生命,你可以横向或者纵向穿越。我觉得演员是一件很好玩、很值得的职业,我对演戏乐此不疲,这些年没什么变化,一直很热爱,也一直在很用心地玩。

新浪娱乐:目前为止,你最满意的角色是哪一个?最想阐释的是什么样的角色?

尹正:我最喜欢最满意的是“商细蕊”,就是合适的时间遇到合适的事,去年我的精神和身体状态都跟这个角色很合适,你要今年让我去演,就没去年那个状态,最好的东西一定是天时地利人和的。我坚信我会一直琢磨表演这个事,以后可能会有更深刻的理解,但是我不会再有2019年这个“商细蕊”了。现在挺像试试军人和农民工的角色,对军人的热爱,是觉得这个形象很酷,军服也很帅,作为中国男人,不演一次中华人民共和国解放军是个遗憾。想演农民工是因为刘德华在《失孤》里的一个角色,他已经那么帅了,但戏里的角色已经让人想不起来现实里的他了,他穿的破破烂烂,拿着水缸,那一个眼神孤苦又悲伤,很动人。演好农民工,是我对自己演技要求的一个象征性标志。

新浪娱乐:你演过的角色中,觉得哪一个跟自己最像?

尹正:都很像,谈不上哪个最像。人本来就是复杂的,我有很多个自己,我一直会把自己跟角色相似的地方,拿出来放大很多倍,跟他产生共情,跟他合二为一,不然就会很不舒服。角色是我自己的外延。

新浪娱乐:圈中有自己特别欣赏的演员吗?

尹正:有很多啊,像黄晓明,他简直努力到爆炸。还有一些德高望重的老前辈,每次跟他们搭戏,我都很珍惜,像金士杰前辈,我那时跟人学习的,多难得啊。我们国家优秀的演员其实有很多的,陈道明、李雪健、姜文他们都是我觉得难以跨越的高山。很多优秀的前辈和作品都摆在你面前呢,前路漫漫,上下求索吧。

新浪娱乐:你想成为一个怎样的演员?

尹正:就演员这条路我会一直走下去的,希望能演到七老八十,然后也成为年轻演员眼中的优秀前辈,希望跟我合作的年轻演员都能跑过来说“跟尹老先生合作很高兴。”

新浪娱乐:渴望拿奖吗?

尹正:没有演员不渴望拿奖吧,我当然也想啊。有时候觉得,拿奖可能就跟红一样,自有命运的安排,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也强求不来,我所能做的就是演好每一个自己诠释的角色,对自己忠诚、对表演忠诚、对时间忠诚。

(霍清纯/文宫德辉/摄影陈植/摄像)

(责编:小万)

相关阅读:
外媒曝罗伯特·帕丁森已复工 此前曾确诊新冠 《呼唤我》导演回应选角争议:直男能否演同志?
近期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