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圈 > 电视 > 正文

旅行类综艺 从追求冲突到轻松治愈

今年的第二季度综艺市场上,旅行类综艺真人秀节目是其中的一抹亮色。从《恰好是少年》到《春日酱》,到《追星星的人》《怦然心动20岁》,它们有的聚焦友情、有的搭配恋爱、有的单纯为了逃离都市的喧嚣,追寻平日里容易被大家忽视的自然界的“小美好”……

旅行类综艺 从追求冲突到轻松治愈

从曾经引发全民热议、戏剧冲突感十足的《花儿与少年》,到如今追求轻松治愈、注重情感勾连的《恰好是少年》《春日酱》,旅行类综艺真人秀的风格为什么在改变?全球疫情尚未结束的大环境,给需要外景录制的旅行类综艺带来了哪些挑战和变数?新京报特意邀请了《恰好是少年》的制片人徐扬、《春日酱》的制片人吕薇参与新京报2021第二季度综艺榜线上论坛,探讨旅行类综艺近年来的变化,以及创作者的应对之道。

——论坛嘉宾——

《恰好是少年》制片人徐扬

《恰好是少年》制片人徐扬

《春日酱》制片人吕薇

《春日酱》制片人吕薇

一、节目看点变化:戏剧性到情感勾连

旅行类综艺是综艺市场上的一大品类。从早期嘉宾出外景以介绍当地风土人情为主的《正大综艺》,到2014年大火的旅行类真人秀《花儿与少年》,再到《恰好是少年》《春日酱》,风格不断在变化。《花儿与少年》以来,旅行类综艺就不再纯粹聚焦“旅行”,大都会搭载友情、婚姻等社会关系。今年第二季度的旅行综艺,则一改以往对矛盾冲突和戏剧性的追求,转而以轻松治愈、情感勾连作为节目看点。

为什么纯旅行类综艺不流行了?徐扬认为,纯旅行类综艺重点着墨于人文风光,缺少了些情感共鸣,内容容易显得单薄。而搭载婚姻、友情等元素的旅行综艺则可以突破仅仅是风景的限制,人与人之间在旅途中产生的化学反应可以为大众带来更多的情感共鸣。“大家都在说旅行是感情的试金石,情侣一定要出去旅行一次,其实朋友也是一样,通过旅行能够对彼此更加了解。旅行为大家提供了一个相对真实、真空的社交环境,人在其中可以完全放松,呈现最真实的一面。《恰好是少年》里,我们也看到了董子健、刘昊然、王俊凯三个人在嬉闹之余互相关照的真实友情。”

在吕薇看来,中国人的经济条件今非昔比,以往很多遥不可及的地方,大家都已经去玩过了,单纯介绍某个地方风土人情不再具有吸引力。另一方面,短视频的兴起,大家花一两分钟就能了解某地有哪些景点、要怎么玩、排队有什么技巧。让观众再花90分钟看内容相似的综艺节目,已经失去了新鲜感。她认为,现在观众看旅行类综艺,看的是人物关系,以及这种人物关系在自己现实生活里的投射,以获得情绪上的共鸣。“比如《春日酱》目标受众是年轻女性,可能大学毕业要工作了,即将加入新的社交圈。是不是可以通过一场旅行,让新鲜的朋友从陌生到熟识,也让日后的相处更舒服。”

另一方面,旅行类真人秀综艺的受众喜好和节目看点近几年也发生了变化。徐扬观察到,曾经很多观众都认为节目里有冲突点的内容是有趣的,因此节目也通常会通过人物故事的戏剧性冲突来抓眼球。但在当今充满了话题争议和压力的环境下,大家都十分渴求轻松治愈和正向情绪表达的内容,受众也越来越倾向于有人情味的、极简的情感类选题。“这也是我们敢于尝试在《恰好是少年》里大胆摒弃规则设置,给节目做减法的原因之一。事实证明当下极简综艺还是能给用户带来轻松、治愈的氛围,收获用户的喜爱的。”

二、目的地怎么定:选小众还是挑热门?

旅行目的地是旅行类综艺重要的组成部分,过往曾有不少小众景点被节目带火的案例。对于一档面对大众的节目,旅行目的地怎么选,选少为人知的还是热门的?两位综艺制片人都认为,选择目的地需要根据节目的特性和想要表达的内容来决定,甚至不完全由节目组决定,嘉宾也有选择权。疫情虽然限制了旅行类综艺旅行目的地的选择范围,但同时也给综艺创作者提供了新的灵感。

徐扬介绍说,《恰好是少年》对目的地的选择,首先是尊重董子健、刘昊然、王俊凯三位嘉宾的想法,节目里的三个出游地实际上都是三位少年的理想目的地。其次需要考虑安全性,即这条线路是否存在风险。“例如刘昊然选择的川西线,考虑到冰雪天气的影响,我们提前准备好了防滑链以及其他雪地工具,后来在录制过程中,防滑链也派上了用场。”徐扬也表示,节目希望向观众展示祖国的大好河山,因此自然不会刻意避开热门景区,节目里的三条线路也正好是国内自驾游热门路线。“节目播出后,有观众总结出了旅游线路供大家参考,很多媒体也梳理推荐少年同款旅游路线。我们很开心能有这样的传播效果。”

吕薇认为,每档旅行类综艺节目,都会根据创作者想表达的不同内容,选择适合的旅行目的地。以《春日酱》为例,这档节目希望鼓励大家走出去,发现身边大自然的美好,所以会选一些小众的、大家意想不到的地方作为旅行目的地。“首先那个地方的春天要有特色、很好看,比如有花海、小溪、森林,甚至是沙漠。即便在沙漠那么荒凉的地方,也会有春天的存在,只是需要大家去发现。总之,我们对目的地的春天是不是美得够极致这一点比较看重。”她说,《春日酱》之所以不选择热门旅行地,一来是为了避开人流,便于拍摄,第二也是节目组觉得非常火的旅行地,很多观众都去过了,不适合节目想要表达的“发现美好”的理念。

疫情影响了旅行类综艺的目的地选择范围。前几年的旅行类综艺常去国外录制,现在都选在国内。后疫情时代,给旅行类带来的挑战更大还是机遇更多?徐扬表示,机遇和挑战往往都是共生,但《恰好是少年》迎来的机遇更大。“因为疫情,不少人旅游的想法被限制,而旅行类真人秀正好可以让观众收获足不出户欣赏旅途美景的体验,激发大家对生活的感知与热爱”。吕薇表示,正是因为后疫情时代人们旅行方式的改变,给了团队创作节目的灵感。“后疫情时代大家利用周末或者小长假,进行两天一夜短途自驾游以及露营的趋势非常明显。所以我们希望采用当下大家新的旅游方式在节目的形式上去做一些创新。”

三、导演干预程度:“放养”还是“给任务”?

对任何一档真人秀节目而言,故事线、人物成长、情感共鸣都是吸引受众的看点,旅行类综艺真人秀也不例外。要不要给嘉宾设置任务,设置怎样的任务,都是综艺节目组需要认真考量和解决的问题。因为节目组干预多了会引发观众的反感,而完全“放养”嘉宾的话,后期可能剪不出来故事线,怎么把握这个度?

徐扬表示,《恰好是少年》做了一次突破常规的尝试,用“放养”带来真实。但所谓的“放养”也不是完全放手不管,任凭嘉宾自由发挥。“我们会在大形式上进行框定,比如旅行起点、终点,在这个大的范围内任由三位嘉宾发挥;同时节目采用了导演组和嘉宾双线同步记录的模式,保证素材的丰富性。”为了保证后期能有足够的素材剪辑出好看的内容来,三位嘉宾的行程有20多天,节目组全天录制,积累了庞大的素材量,但最后只制作了8期节目,就是为了保障每期节目内容都有看点且主题明确。“我们希望用尽量紧凑和丰满的内容,让大家感受到整个旅途是慢节奏中带有趣味性的,防止冗长拖沓的节奏牺牲内容的品质,消耗观众的耐心。”

不同于《恰好是少年》,《春日酱》每一期都有相对具体的任务设置。吕薇表示,《春日酱》希望展现陌生人在旅行中逐渐成为朋友的过程,因此需要设置任务来推动。但是,节目组尽量选择了没怎么接触过综艺录制的艺人嘉宾,目的也是为了呈现出他们更真实真诚的状态。“拥有特别多综艺经验的艺人,他会不由自主地想要去埋一些梗,或者怕冷场,不停去找所有人说话。但我们想要的就是陌生人相处的真实状态,哪怕一开始很尴尬也没问题。”设置任务之外,节目组就不会进行更具体的干涉了。但是每到一个新的地方,她会跟嘉宾讲这个地方的背景,以及节目希望传递给观众的内容,然后就让他们自己发挥、真实呈现。

新京报资深记者杨莲洁

资深编辑佟娜校对李立军

机器头条新闻 news.ji-qi.com)综合整理。

《超脑少年团》选手互放“狠话”火药味足 女性群像剧中甘当绿叶 杜淳:能把渣男演好是本事
近期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