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圈 > 电视 > 正文

周雨彤:爸爸看《他乡》脑补很多 哭得老伤心了

周雨彤

周雨彤

正在热播的《我在他乡挺好的》(以下简称《他乡》)里,讲述了一群生长于小城市的异乡人在大都市的漂泊,以及他们经历生活、事业、感情种种考验的故事。周雨彤[微博]在剧中饰演在异乡漂泊的打工人乔夕辰。面对来自生活和职场的打击,她的多场哭戏不仅非常有感染力,还传递了不同层次的情绪,令观众感动破防。周雨彤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透露,她刚入行时演哭戏特别难,越是怀着目的性去演越是哭不出来,现在则懂得先忍着别哭,顺着角色的情绪给到的下意识反应反而是最好的。

当然,这也得益于周雨彤与乔夕辰这个角色之间的共情,“乔夕辰就像我,外怂内刚。她的经历和情感观,某种程度上跟我自己是非常统一的。”周雨彤也经历过在外漂泊的局促、焦虑与不安,欣赏细水长流、互相尊重、彼此支撑的“战友式”的感情。

哭戏

“800块的威士忌”是现加的词

《他乡》里,乔夕辰(周雨彤饰)和同样来自东北的三个姑娘——胡晶晶(金靖饰)、纪南嘉(任素汐[微博]饰)、许言(孙千饰)关系密切,在这个大城市里是彼此精神上的慰藉。胡晶晶意外离世、所在部门上司换人、租房被黑中介骗钱,这一系列事件带来的精神打击之下,乔夕辰不止一次崩溃流泪——向警察回忆与胡晶晶最后的相处细节之后、在公司天台喝得半醉跟简亦繁倾诉为何自己不敢休息时、被房东强行要求搬出出租房时、独自在仓库套咖啡杯套接到妈妈的电话之后……每一次哭都有不同的原因,都传递了不一样的情绪。周雨彤的哭戏获得了观众的认可。

看到观众表扬自己哭戏的评论,周雨彤感到很开心。但她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刚入行时演哭戏特别困难,甚至看到通告上第二天要演哭戏就会紧张焦虑得不行。现场实拍时,导演一喊“action”,她酝酿好的眼泪却退回去了,导演一喊停,她却马上躲到一边开始哭。“这么多年下来总结了一个经验:演哭戏的时候不能想着哭,怀有目的性去哭的时候,一是哭得不动人,二是也哭不出来。”周雨彤演《他乡》里所有的哭戏的时候,都在内心告诉自己要专注地进入角色的世界,先忍住别哭。然后,眼泪也好,情绪也好,都是镜头前下意识的反应,反而会特别真实。

医院走廊那场哭戏,前情是乔夕辰刚辨认了晶晶的遗体,警察要找她做笔录。导演没有要求周雨彤一定要哭,只是让她平静地回忆这一天跟胡晶晶一起经历了哪些事情。“我就跟警察聊这一天我们早上干什么了,中午干什么了。内心就是在回忆这些经历,没想着要哭。但警察一转身,我突然觉得撑不下去了,心里有一丝东西破防了。”周雨彤觉得,既然平时大家哭的时候都会下意识把眼泪擦掉,为什么偏偏拍戏的时候恨不得让观众看到自己眼泪珠子滴下来呢?“这是一个误区,演员一旦抱有这种目的去哭,这场戏就不动人。”

乔夕辰喝醉了在天台的哭戏,周雨彤是真喝了点酒演的,喝的就是剧中她拿的那瓶威士忌。那场戏原本设定的是乔夕辰喝了很多啤酒,因为她没钱了。周雨彤演之前看到监视器那里有瓶威士忌,就跟导演借用了,她想让乔夕辰用仅有不多的钱买一瓶她之前一直想喝的酒。那场戏里,乔夕辰哭着跟简亦繁(白宇帆饰)说,这瓶酒800块,买完自己卡里就剩200块了。这段台词是周雨彤自己加进去的,她为此把认识的“北漂”朋友采访了个遍,挨个问人家最窘迫时银行卡里还有多少钱,发现中位数差不多就是1000块左右,这跟她自己最窘迫时的账户余额也对得上。

周雨彤饰演的乔夕辰在工作中很有能力。

周雨彤饰演的乔夕辰在工作中很有能力。

因为这场戏,周雨彤觉得那瓶威士忌对自己挺有意义,拍完戏就把酒瓶拿回家收藏起来了。前段时间导演到她家聚会,看到酒瓶还吃了一惊,没想到她还把空瓶留着。周雨彤也看到有人评价说,不能理解乔夕辰工作几年了却没攒下一点钱,但她认为现在的年轻人大多数实际上都没有攒钱的意识。“因为没有人会想到我也许租房子会被骗。通常大家都是想着,我发工资了,给自己买两件可爱的小饰品、给爸妈买个按摩椅、再跟同事聚个餐……钱就这样花出去了,不知不觉一个月的工资就这样花没了。”

角色

乔夕辰很像自己外怂内刚

《他乡》所有角色里,跟周雨彤本人最像的是乔夕辰,她也最爱乔夕辰。“她跟以前的我很像,外怂内刚。怂得要死,还能用最怂的话,以‘赴死’的心情,去跟别人硬刚、吵架。嗯,其实我现在也是这样的。”不仅性格相似,乔夕辰的人生经历、爱情观也跟周雨彤非常统一,这是她看了剧本就能很相信这个角色的原因。“我刚来北京的时候跟乔夕辰差不多,是局促的、漂泊的、不安的。虽然我没有像她那样朝九晚五地打卡上班,但职场上的焦虑、想赢的状态是一致的。”乔夕辰的很多生活经历,都让周雨彤非常有共鸣,尤其是女性独居感受到的焦虑和恐慌。乔夕辰点外卖,收货人会写“先生”,周雨彤生活中也这么干过;乔夕辰晚上独自经过偏僻的道路,以为被坏人尾随,结果只是虚惊一场,这样的紧张和害怕,周雨彤也有过。

爱情观

不一定非得两人有肢体上的接触

剧中乔夕辰和简亦繁的感情戏,也非常符合周雨彤的爱情观。“细水长流、互相尊重,彼此支撑的像战友式的感情,也是我本人欣赏的爱情观。这部剧没有违背我对爱情的期许,因此我会更认同这种感情,演起来会很舒服。”主创团队曾经担心这种细水长流的感情戏,会让观众觉得“甜度”不够。但周雨彤和白宇帆都很坚持用这种比较自然的方式,来呈现两个人的感情进展。“我们觉得,不一定非得是两人有肢体上的一些接触,可以是他给我递张纸巾,我给他从兜里拿个小零食这样的一种关系。导演和编剧很尊重我们的处理方式,最后呈现出来我发现观众也还挺买账的,这让我觉得很欣慰。观众也不是一味追求所谓的‘发糖’,只要你把真诚朴实的东西展现出来,他们也会喜欢的。”

服装

不少是周雨彤私服

虽然《他乡》里的乔夕辰是公司里相对底层的“打工人”,但她衣着搭配很用心,好看却不贵。剧中不同场合的造型周雨彤都会和造型师商量着来,其中有不少是她的私服,还有一些是她从朋友的服装店拿过来的。“其中有些衣服很便宜,角色穿这样的衣着是合理的,不会让观众觉得怎么一个打工人穿的全是大牌,而且这些搭配又很好看。”很多人都有一种传统观念,认为打工人是不在乎精致衣着的,周雨彤并不认同。在她看来,每个女孩都有追求美的心,现在的年轻人是可以在有限的预算下过出精致生活的。“你看我们身边刚毕业工作的年轻姑娘,大家还是会穿得漂漂亮亮的,还是有自己的一套穿衣搭配小心得的。我觉得这是大家很热爱生活的一个表现。”

巴啦啦小魔仙

一度不愿回忆大银幕首秀

第四集纪南嘉的生日会上,乔夕辰COS了周雨彤在《巴啦啦小魔仙大电影》里的造型。不少熟悉周雨彤的观众看到这幕都会心一笑,越发觉得乔夕辰就是周雨彤本人了。但这段大银幕首秀是周雨彤一度不愿回忆的经历,她当时还是学生,想得很美好,进了一百多人的大摄影棚,没人管也没人理,不知道自己要干吗。戴着假发套很疼,也不敢跟人说,因为不知道能不能说。“我那三天天天哭,以为拍戏就是那样了,回家跟爸妈说我以后都不会去拍戏了。那段经历让我对这个行业产生了恐惧,现在长大了也自信了,可以嘻嘻哈哈说出来了。”现在她拍戏时遇到和自己当年类似的跟组演员,会尽量温柔对待。“我既然经历过,就应该多给别人一点善意,呵护别人的这份脆弱。”

亲情

拍完戏跟爸妈感情更好了

《他乡》里每个漂泊在外的角色,面对家人的嘘寒问暖都会说“挺好的”,报喜不报忧。周雨彤爸妈也在追剧,每次有乔夕辰的哭戏,爸爸就会带着哭腔给她发来一段语音,“他看戏的时候,脑补了很多我可能遇到的种种困难,哭得老伤心了。”周雨彤在拍《他乡》之前,就跟剧中的乔夕辰一模一样,接到父母的电话很敷衍地回应:“我正忙呢,我好着呢,亲一下,爱你们!”拍完戏之后,她反思了以往和爸妈相处的方式,决定要适度地向他们展示自己的脆弱,比如跟妈妈撒娇说想吃她做的美食,抱怨最近腰受伤了很疼。“我觉得父母也需要孩子展现脆弱的一面,让他们找回被孩子需要的那种温暖的感觉。其实拍完这部戏,我觉得跟爸妈的感情浓度反而变高了。”

新京报记者杨莲洁

(责编:拾恩)

机器头条新闻 news.ji-qi.com)综合整理。

相关阅读:
王媛可:职场“背奶妈妈”的尴尬 我也亲身经历过 老剧回款慢新剧发行难 中型影视公司生存危机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