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 > 国内 > 正文

外卖平台佣金集体上调 饿了么最高接近26%

近日以来,外卖平台佣金上涨等话题被广泛关注,据财经网了解发现,平台服务费上涨成普遍现象,其中“饿了么”为最高,平均佣金比例最高接近26%。平台频繁涨价背后,既是本地生活服务全面加速商业化的体现,同时也将商铺线上运营成本高、生存难等问题进一步暴露。

店主:平台的“套路”都要商户买单

某鸭汤鸡腿饭是马先生在饿了么平台上线的第二个店铺,而之前运营近一年的店铺目前已经关闭。“2017年11月开始店铺在美团和饿了么两个平台做(运营),日单量最高的时候两个平台加起来能在400以上,每天净收入大概有1000元左右,虽然看着一个月几万块,但几个人合伙做生意平均下来就很少。为了赚钱,2018年末开始自己开店,重新在平台上线运营。”

“没想到如今新店更难做。”马先生对财经网表示,“目前美团的店铺还没有成功审核上线,但在饿了么已经运营了一段时间,而饿了么现在的佣金已经从一年多以前的18%涨到了24%。”

“上一个店铺在饿了么上线初期,平台鼓励(店主)做独家,就是店铺只能在饿了么平台上线,当时给申请了佣金降低到14%,但因为我没有选择独家,所以一周之后佣金恢复到了18%,还是在能接受的范围。”马先生表示,“如今每单佣金上涨了这么多已经很难做了,而平台还要做超级会员、要做满减的活动。”

根据店主马先生的解释,饿了么平台的超级会员在各店铺点餐都能使用相应的店铺红包减免,每个店铺超级会员的红包额度差异,主要看店主自身的补贴力度,每一单店主必须补贴最少3元。

“你必须补贴,因为补得少用户就不选你的店,单量瞬间就能下降,店铺的排位相应就会靠后。业务经理看谁家销量高或者做独家,配送费会给补贴一部分,排位靠后就什么都没有。现实情况是每单的佣金在上涨、还有自己补贴超级会员红包、补贴配送费等等,假如一单30块,至少有10块钱是给了平台,本身餐饮的利润在35%-45%,减去人工水电、店铺租金,维持不亏就很勉强了,这样就是一个恶性循环。”马先生表示,“平台的玩法套路、用户的实惠,实际上最后全是商户承担,跟着白玩。”

另一位便当店店主王先生自去年6月开始在饿了么平台做线上运营,佣金也已经从当时的20%上涨到了24%。而王先生的担忧则更多,“去年刚做的几个月是能盈利的,但是现在亏损,现在根本赚不到钱。一方面是佣金高,另一方面为了增加单量就要降低配送费、要补贴满减,都得自己承担,成本都是自己的。”

此外,商户向财经网提供的配送服务页面截图中也显示,饿了么平台的蜂鸟配送佣金收取达到了26%,且保底价为5.5元。商户如选择蜂鸟配送服务合作,相应佣金支付、补贴成本核算下来依旧不低。

尽管目前都处在盈利难或者亏损的状态,马先生和王先生对于未来店铺运营并没有更明确的办法。“目前在饿了么平台一天的单量为50左右,赚不到钱,虽然做独家可以获得相应的佣金减免和补贴支持,但还是想选择两个平台都上线,整体来看做独家还是损失更大。”马先生补充道。

专家对于平台提高佣金费率是否合理需要进一步观察

从整个行业发展现状来看,当下外卖平台佣金上涨已是普遍现象。一方面是平台低佣金水平招揽商户、烧钱补贴发展加速期已过,一方面是商户流量资源竞争加剧、运营成本不断提高,行业回归良性发展显然还需要更多的调控与平衡。

前速途研究院院长、互联网评论家丁道师则表示,未来外卖平台佣金随着商户流动和市场反馈波动性调节会成为新常态,提价和服务体验之间需要一个平衡点和公约数,这就要看对于平台来说是用户体验更重要还是赚钱更重要。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分析师陈礼腾对财经网表示,对于佣金问题,《电商法》第三十五条指出,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不得利用服务协议、交易规则以及技术等手段,对平台内经营者在平台内的交易、交易价格以及与其他经营者的交易等进行不合理限制或者附加不合理条件,或者向平台内经营者收取不合理费用。如此看来,对于平台提高佣金费率是否合理需要进一步观察。

“外卖等生活服务行业的运营成本呈现出上升态势,过往的平台抽佣比例很难适用于今天的市场环境,平台在技术、配送等环节不断加大投入,导致成本增大,而这也是各个平台纷纷提高佣金的原因所在。不能单纯来看费率的高低,而是要看平台提供产品和服务的价值。”陈礼腾解释道。

陈礼腾认为,提高佣金费率增加了商户的压力,但外卖对于大多数商家来说应该是业务的扩展而不是核心,佣金的合理与否还需要商家与平台进行充分协调沟通。另一方面,平台为了生存的需要,需要提高“造血能力”,提升了佣金,商户为了不亏本,难免提高餐品价格,而最终这些成本会有部分落在消费者身上。

相关阅读:
微信2018年度数据报告来了:最爱的表情暴露你的年龄 市场监管总局公布2018年第四批典型虚假违法广告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