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 > 国内 > 正文

自如再爆甲醛房 2岁半孩子得白血病病故

远离消费陷阱,提升消费体验,黑猫投诉平台全天候服务,您的每一条投诉,都在改变这个世界。[投诉,就上黑猫]

原标题:自如难“自如”:甲醛检测不规范,租客维权难

文/李嘉

去年7月,杭州阿里P7员工在租住自如房后患白血病去世引发热议,让自如一度陷入“甲醛门”风波。如今一年时间不到,据津云新闻5月22日报道,来自南京的陈女士则因为2岁半的孩子住在自如甲醛房后去世,而不得不走上了维权之路。

此前自如CEO熊林曾做出承诺:“所有自如出租的房源必须有CMA检测资质的这样的机构检测合格,我们会把检测的报告放在网上,检测合格以后我们再行出租。”然而观察者网在自如App发现,几乎找不到经由专业机构检测的出租公寓。

自如能否真正履行此前的诺言,为住户提供安全、“自如”的居住环境?像阿里员工、陈女士这样的悲剧能否不再上演?而“互联网+长租公寓”模式又该如何探索?

甲醛问题难解,消费者维权难

据媒体报道,江苏南京陈女士一家去年租住一间自如房4个月后,2岁半的孩子因患幼年型粒单核细胞白血病,于今年2月14日病故。

她在今年5月中旬接受媒体采访的视频中表示:在18年7月和8月孩子都做过体检,一切正常,到了11月才开始出现症状。她找到12345救助服务平台对所租房子进行了检测,检测结果显示,甲醛含量超标。

南京自如方面5月15日对此回应称:公司未对该房源进行过装修,相关家具均有检测报告,符合规定;一直向陈女士及家人积极提供各种协助,诚恳沟通,请求对房屋由专业机构进行检测,对病因进行科学分析认定。同时表示,基于目前事实,南京自如对陈女士及其家人提出的实施责任认定、巨额索赔等要求难以达成一致。

对于自如的回应,陈女士在之后的媒体电话采访中表示,这是“倒打一耙”。她说,自如相关的李姓负责人与她联系,称陈女士没有检测报告(自如方面进行检测的报告),并且即使检测不合格,也不能证明陈女士孩子的病和甲醛超标有关。而在此之前陈女士称,对于房屋甲醛超标的检测报告南京自如方面是认可的。

另据津云新闻消息,据国家建材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南京)的检测报告,房子客厅、主卧、次卧的甲醛含量均有超标。南京市鼓楼区消费者权益委员会负责人表示,该检测结果客观公正,自如出租的房屋里的确是甲醛超标。

目前,陈女士拒绝了她拒绝了自如方面给出的“7位数赔偿”,只希望自如方面公开道歉。

截至发稿,自如方面没有回应。

(以上图片为5月14日微博@一手video账号发布的视频截图)

(以上图片为5月14日微博

@一手video账号发布的视频截图)

这不是自如第一次曝出“甲醛房”问题。

去年1月,阿里员工王某在入住杭州一套自如房,同年7月身体感到不适,到医院进行检查,随后确诊为急性髓系白血病。7月13日,王某病情恶化去世。

相比起南京陈女士一家,阿里员工与自如“甲醛房”掀起的舆论讨论确实要大得多,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倒逼了行业的整改。

2018年9月1日,全国9城的首次出租房源全部下架,待CMA认证机构检验合格后再行上架。这天链家董事长左晖在朋友圈做出回应称,“所有的批评我们都会收下,所有的责任我们都会承担。”

但这两起事件至今尚未有结论。其中阿里已故员工妻子将自如诉上法庭,该案原定2018年9月27日开庭,后因被告方自如公司申请司法鉴定,法院依法予以准许,故具体开庭时间将予以延后。

房屋空气检测方为自建团队,尚不明确第三方机构与监督

自如到底有没有经由专业机构检测空气质量合格的房屋呢?

观察者网查看自如App发现,上海市范围内的合租与整租房源,各自默认排序下的前二十个“深呼吸房源”都并非经由中国计量认证(简称“CMA”)机构进行检测,而是由自如自建的空气检测管理部检测。

此外,自如方面提供的房屋空气质量检测报告上面仅注明监测渠道(通常标为“精密仪器检测”)、检测人员、设备名称、检测说明(实则是设备介绍)以及设备图片等,其中测内容也只有甲醛含量一项。

(自如App内“深呼吸房源”空气质量检测报告截图)

(自如App内“深呼吸房源”空气质量检测报告截图)

事实上,我国室内空气质量标准中还包含苯、甲苯、二甲苯、氨等参数的指标,这些也是装修中常见的有害物质。

观察者网以租房为理由联系到一名上海地区的自如管家。当记者向其询问是否有由CMA机构检测过的房屋,被告知房屋检测并非由CMA机构进行检测,而是自如工作人员使用手持的仪器进行的,如果需要CMA机构检测,则要租客自己申请;如果房源的空气质量确实是有问题的,检测的费用由自如方面报销;如果没问题,就需要自负。

这位管家表示,如果对空气质量要求很高的话可以选择非首次的房源,自行找检测机构还是要先签(租房合同),原因是报销需要走合同号。

而有关自如方面所使用的手持仪器是否靠谱,检测是否有来自第三方的监督等问题,自如方面没有给出明确答复。

此前,自如CEO熊林在第一财经《中国经营者》节目中,首度在镜头前直面回应“甲醛房”风波,表示从18年9月1号开始,全国所有首次出租房源全部下架做检测。并承诺:“所有自如出租的房源必须有CMA检测资质的这样的机构检测合格,我们会把检测的报告放在网上,检测合格以后我们再行出租。”

(熊林在《中国经营者》节目中做出的承诺)

(熊林在《中国经营者》节目中做出的承诺)

2018年11月1日,自如“深呼吸1.0房源”上线,称从从板材、辅料、施工及室内空气四个方面对租住产品进行升级。在公告的第四点“密闭检测”中自如称,“除了CMA(中国计量认证)及SGS(瑞士通用公证行)等权威检验、鉴定和认证机构的检测方法外,自如还引进了国际领先的专业空气检测仪器与方法,对首次出租房源进行严格的空气质量把控。”

但同时自如也表示,“与全国60多家CMA认证空气检测机构开展合作,但CMA产能仍然不足,目前自如仍在探寻解决办法,并开拓多家国际权威检测模式及设备。目前除CMA认证机构检测外,还可通过SGS、日本理研计器、英国PPM为室内空气检测提供权威支持。”

从这份公告中,自如将手持仪器看做是CMA机构检测的补充,但事实上却难以从自如App等渠道找到经由CMA机构检测的出租公寓。

律师:消费者健康损害难以赔偿

据记者了解,目前自如“甲醛门”多起案件已经宣判,租客退还房租、押金、服务费的诉请得到了法院支持,但在一起案件中一名引产的孕妇诉请自如公司赔偿医药费、精神损害赔偿金未获法院支持。

上海市海华永泰律师务所的张滔律师在接受观察者网采访时表示,无论是房产的权利人还是出租人,都应该对房屋内提供的设备承担责任,且无论是否声明设备合格,出租人都有保证合格的义务。法律上有隐性的担保,称为瑕疵担保义务和权利担保义务。在房屋租赁合同中,即便公司没有其他的声明,也有义务保证房屋内的空气质量符合国家标准。如果房屋的甲苯含量超过住宅标准,出租人需要承担责任,承租人发现之后问题可以要求解除合同、退还租金。但因为没有办法证明实际损害,人身损害方面可能没有办法进行赔偿。

张律师表示,损害事实和损害结果之间需要法律上的因果关系。但是像白血病这种疾病,因果很难在医学上被证明和甲醛存在关系,可以说是几乎不可能被证明的。自如提出因果关系证明的要求从法律的角度看是没有问题的,但在事实层面来讲,患病的承租人是不可能拿到这样的证明的。通常来讲,健康损害的举证责任是由权利人来主张。认为受到损害的一方,对损害事实、因果关系以及损害行为都要承担举证责任,他的举证行为是全面的。

对于租户自行申请的检测费用自负,只有出现问题自如方面才会给予报销的情况,张律认为,一方主张产品有瑕疵,一方主张没有,对于主张有瑕疵的一方,进行鉴定的费用需要垫付。如果确实有瑕疵应有主张没有瑕疵的一方来承担,如果鉴定没有瑕疵,这个主张就是错误的,费用就需要由主张有瑕疵的一方承担。这个规则也是在民事诉讼方面法院采纳的规则。

租客应当采取什么样的方式来进行维权呢?

张律师指出,在这样的问题上寻求法律的救济是滞后的。身体已经造成了损害,这个时候法律的意义已经不大了,但消费者具备选择权,考虑伤害而去维权不如去考虑是否选择。因此,对于维权的考虑,张律师给出的答复是:不住自如。

租房是刚需,卖方市场强势消费者可选择性小

去年8月份来,小琪(化名)只身来到上海。因为“甲醛门”事件,一开始她没想过租自如,而是先找其他的中介。但其他的中介手里实在没有她想要的房源,附近也没有太合适的房子,她就被带到了自如房,因为这间自如房的位置和房间她都还比较满意,就没有再考虑再找。

在小琪看来,自如比较好的一点是它的整体服务体系,除了甲醛的事情上,整体的照顾是比较周全的,比如屋内的设施损坏可以通过手机来找人维修,反应很快。

而这一优点在目前住在北京的安安(化名)看来或许也没那么乐观。就在刚刚过去的一周,一次维修经历让她对自如的服务感到有些恼火。

安安告诉观察者网,她租住的房子是一个年数较久的小区,房门总是会出现问题,再加上最近阳台因为瓷砖大面积脱落,考虑装修质量和房屋味道,经过层层沟通,自如方面将最初刷白漆的方案改成重新贴砖。

对装修可能会产生的状况,自如方面并没有提前说明。“第一天装修工作结束之后房间里全是灰,即使采取了防尘措施也没有办法住人”。安安表示自己向自如提出外出住宿,但自如拒绝了安安外出住宿费用的报销。

在换门和保洁工作上,也出现状况。在约定安装门的当天才有人告诉安安量门的师傅把尺寸量错了,又把安装的日期往后推迟了几日。而装修结束的当日她被通知,没有预约到保洁员。之后请来的保洁员也只是做日常保洁工作的,无法处理装修后的深度保洁工作。

安安告诉记者,目前情况算是解决了,但过程耗费了大量的沟通时间。她认为这件事中,自如存在最大的问题是:一个房子的问题涉及到多个部门,但同时,“自如管家管不了家,没有什么权限能够帮助租客。”

对于自如此次装修表现出的服务态度,安安感觉“还是很消极的”,她说:“租客主动催,才会收到‘去问问’的回复,问完之后很多时候是没有反馈的”。

在安安看来,经历去年“甲醛门”和年末涨价等事件,自如的口碑其实并不好。但被问及对于自如是否还持有信任,安安表示,“没办法,这是刚需”。

“毕竟自如都这样了,那别家呢?自如出现了问题还能找到人,小品牌或是其他中介,更不知道该找谁了。”

业内人士:合规经营才是互联网+长租公寓发展的长久之道

互联网观察家、原速途研究院院长丁道师认为,自如的问题并非自如一家的“个例”,而是整个行业的普遍现象。

对于这些问题出现的原因,他认为,“这是一个商业逐利的本质”。他指出租房企业的房屋空置就会造成损失,因此很多企业不会将房屋空置足够久的时间就投入市场,同时“也因为市场缺乏有效的监管,所以发生了很多的悲剧,远不止媒体所报道的这么多”。

对于市场上真正经过认证机构检测的房源的比重,丁道师认为这是个伪命题,因为目前市场上还没有这样一个令各方信服的机构。“除非是通过消费者协会、质检部这样官方的协会单独成立一个第三方的部门,否则目前市场上的这种所谓的检测是很难信服的。”此外,他指出,目前市场上检测公司五花八门,可能存在为了利益干预检测结果的情况。

在他看来,互联网+长租公寓通常会采取的ABS模式也存在着问题,关键是租客容易“被贷款”。“如果他是知情的,并且公司取得了一些金融贷款的牌照、资质,那就没有什么问题。但目前看来绝大部分公司都是没有资质的。通过第三方的服务,在消费者不知情的情况下让消费者成为了被贷款者,这个显然是不合法的。”

同时巨额的融资和迅速的市场扩张也带来了隐患。“为什么问题这么多,就是因为一昧地追求市场,忽视了对品质的把控。希望自如在拿到这笔钱之后,找到扩张、品质和安全把控的平衡点,我相信自如内部也在重视这个问题。”他说。

在丁道师看来,这种租房模式也不全然是错误的,反而对于市场来说是利大于弊的。“长租公寓的出现给传统的租赁市场带来了一种补充,对于消费者来说是多了一种选择。多了一种选择不仅意味着这个行业能够发展,也倒逼了传统的租赁市场的一个发展。”

他表示,自如寓作为行业内最大的长租公寓的代表企业都出现了这样的问题,会让人会对行业在信心上有一些影响,但是“衣食住行”,这是一个刚性的需求。“长远来看,互联网化的长租公寓还是有它的市场,只是有关部门得痛下决心,相关的企业自己也应该以壮士断腕的思路来去做一些整改升级,因为消费者是衣食父母,因为这些问题让消费者放弃,是得不偿失的。合规化的经营才是长久地发展之道。”

相关阅读:
乐视所持北京财富时代置业股份将第三次拍卖 我爱我家并购中环互联折戟 前债"加身"短期内难发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