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 > 国内 > 正文

诺贝尔奖得主斯宾塞:不要忽视数字经济所带来的福利

原标题:诺贝尔经济奖得主斯宾塞:不要忽视数字经济所带来的福利

高雅

全球经济正无可避免地经历着数字化变革,然又要如何理解数字经济对社会福利所带来的影响?

6月25日,诺贝尔经济奖获得者、纽约大学教授斯宾塞(Michael Spence)在2019年罗汉堂数字经济年会开幕式上指出,仅仅拿经济增长或生产率做指标难以反映数字经济对社会福利的影响,应持有一个更权衡、更中立的态度,以多维度进行衡量。

“当我们阅读期刊、报纸时,很多内容都是数字经济带来的问题,比如隐私泄露、虚假新闻和干预性的言论,这使我们忽略了数字经济带来的优势和好处”,斯宾塞强调称,“我们必须问问它可以给我们带来什么福利,否则我们就会丧失机会。”

诺贝尔奖得主斯宾塞:不要忽视数字经济所带来的福利

正确认知数字经济带来的红利

斯宾塞认为,数字经济的发展已经渗透到公共生活的方方面面,影响着收入分配、全球供应链和医疗保健等行业。人们的认知也随着发展而有了偏向,斯宾塞称:“某些发达国家对数字经济态度是很正面的,但这是三四年前的事了,现在大都是不好的看法。”

斯宾塞称,一些企业的首席执行官雇佣专业人员帮助其业务进行数字化转型,但却并没有看到显著的盈利提升,因此对数字经济的影响产生质疑。

对此,斯宾塞认为,人们首先并不应将数字经济想象成是电力工业革命般轰动的变革,其次可以用“延迟假设”来理解数字技术带来的好处,换言之,好处可能没这么快显现。

斯宾塞举例道,美国经济学家索罗(Robert Solow)曾在上世纪80年代称,“你可以在任何地方见到电脑,除了在生产力上”,但很快他就被互联网给美国在上世纪90年代带来的生产力猛增证明是错的。斯宾塞认为,如果回溯这些经济学预言和现实就会发现,其间有很大的时间差距,数字经济可能就同样如此,需要花一些时间才能目睹真正的影响产生。

而对于衡量数字经济红利的方式,斯宾塞也提出,仅是以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做指标并不准确,“比如,数字经济通过规模效应使得成本大幅降低,但这并未在统计学中体现。”

如何衡量数字经济带来的福利

斯宾塞提议称,应该尝试多维度地评价数字经济带来的变化,比如从民众关切的医疗、子女、物质财富、收入分配、社交关系等领域切入。

斯宾塞以皮肤癌检查为例称,谷歌耗费巨资赞助斯坦福大学研发基于图像识别技术的设备来检查皮肤癌,“但其实,世界上80%的人都耗费不起这样价格高昂的检查,有其他更加便捷、简易的手段和设备可以对其进行检查。”

斯宾塞称,斯坦福大学研究出来的技术是高级的、排外的,但他认为与其如此,不如通过收集数据、进行一些更加普惠的研究。

“我们可以追求面面俱到,但在我们追求的过程中,它应该是包容性的。我们应该做到有的放矢,重点来关注对于我们普罗大众最关心的事项”,斯宾塞称。

相关阅读:
想去东南亚投资下一个美团王兴?先要踩过这些坑 e租宝案全国集资参与人信息核实登记工作7月2日启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