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 > 国内 > 正文

我们暗访了蛋壳公寓一探究竟

来源:真叫卢俊

最近,蛋壳暴雷这件事,冲上了新闻。无数年轻人在寒冷的冬夜,面临着无家可归的局面。我的很多朋友也遇到了这种问题,不知所措,非常迷茫。

这一次的暴雷,毫无征兆,在11月16日的时候,蛋壳还出了辟谣,说自己没有暴雷。随后几天,我点进去的热搜全部都是年轻人无家可归的痛苦和迷茫。

我们暗访了蛋壳公寓一探究竟

我们暗访了蛋壳公寓一探究竟

说真的,任何一个有着正常情感的人,都看不得这些。谁不是从刚毕业过来的,对这些人,充满着心疼。

于是,我决定去一趟蛋壳,看一看到底蛋壳现在是什么情况,给出的解决办法又是什么,看看租客和房东各自都是什么样子。

1

在这个周末,我拨打了蛋壳的400电话,很意外,一瞬间就通了。

假装成正常的租客咨询,一切情况正常,并且留下了信息供管家来联系。在电话中,我问了下蛋壳的办公地点,对方很警惕,说只有线上办公,线下会直接和管家碰头直接去房子处签合同。

我们暗访了蛋壳公寓一探究竟

从这通电话来看,完全看不出蛋壳有一点倒闭的迹象,看上去还在好好的运营着。

蛋壳接线人员还详细问了我找房的地段、预算、住几个人甚至有没有养宠物等等。

然而,在我等了两天后,都没有等来后续的管家接洽。

我从朋友圈和网上搜集的信息中,找到了蛋壳在上海的几个办事点,马上动身前往。

我这个决定非常正确,还好我来得快,不然就一个人都抓不到了。

这里不得不说蛋壳很聪明的一点,和网上看到的北京的情况不同。在上海,蛋壳接洽租客和业主的办事处是在不同的地方。将业主和租客分开,分别处理两个不同的业务,也避免了业主和租客联合起来。

我先去了接洽租客的地方

很遗憾,去了两个地方都没有遇到蛋壳的人。里面的桌椅也早已搬空,只剩下一些租客在外面徘徊。

蛋壳跑了。

我们暗访了蛋壳公寓一探究竟

像是这种原本贴着蛋壳公司名字在几楼的标志,已经被揭掉了(无关公司已打码)。我不得不“夸”他们一句“细致”。

我和年轻的租房者们聊了聊,越聊我越难过。

对于年轻人来说,最难的不是立刻被扫地出门,而是换房子还要考虑分期贷的事情。

有一个年轻的租客告诉我,她已经正式退租了,和管家进行了交割,但是分期贷只能慢慢等了。

也就是说,在上海的她还能联系到管家,这点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但是在我进一步的询问分期贷要如何处理的时候,她也是一脸迷茫,说等蛋壳的消息。也就是说,目前的是租房贷卡在了租客这里。

“我能怎么办呢?”她跟我说,又仿佛在喃喃自语。

由于疫情依旧有影响,我们面对面聊天也隔着口罩。

我看不到他们的表情,只能看到一双双迷茫无助的眼睛。即使我跟他们说我是媒体从业人员,会好好报道后,也没有带给他们多少感触,只说没什么用。

我们暗访了蛋壳公寓一探究竟

我不知道该怎么宽慰他们,在了解了更多情况后,去往了处理业主事务的办事处。一来到楼下,一位保安大爷就问我:“找蛋壳的吧?赶紧上去,再晚点他们就跑了。”

看来这段时间来找蛋壳的人非常多了。

和其他地方一样,这里也已经搬空了,不同的是还有工作人员。有几个工作人员非常不耐烦,告知我,蛋壳已经拖欠他们很久的工资了,态度有一些胡搅蛮缠。

而仅有一位男性工作人员比较有耐心,将业主的信息一个个进行了登记,说是会进行后续处理。

业主这里情况看上去要比租客的情况好一些。大部分人登记完,互相加一个联系方式,就急匆匆地走了。

大部分表现的比较平静,当然从门外贴的通知来看,也有一些态度强硬的。

我们暗访了蛋壳公寓一探究竟

我们暗访了蛋壳公寓一探究竟

我和其中一个房东深入地聊了一下。

他告诉我,他的房子已经是到期了,到这里来就是登记一下解约。刚才的男性工作人员已经说了,和租客的处理也都是蛋壳方面出面,解约后,给对方两周左右的时间来换房。

怪不得刚才和那个租客聊天,她说能和管家解约。

我们暗访了蛋壳公寓一探究竟

在这栋楼的各处,都能看到贴着蛋壳的手写指示牌

这个房东跟我说,他们当初租房给的是蛋壳,和房客本身没有任何关系,也不想和房客产生冲突,希望蛋壳能自己解决问题。

他是房子已经到期了,蛋壳没有按期交房租,那么按照合同就要解约,来办理这个的,至于房子里现在居住的房客,是房客和蛋壳的事情。

能理解他的意思,也顺便询问了他了解到的其他房东,基本上都属于能避开麻烦就避开麻烦,早点解约完事的意思。

房东们都心有戚戚,担心解约也依然要拖很久,表示等房子收回来后要选择正规中介挂出去或者自己直租给房客。

对于房东来说,大体还好,最多损失一两个月房租,在接受范围内。

而对于房客则要难得多,不仅要找房搬出,找蛋壳要回租金,还要想办法解决掉信用贷的事情,避免征信受损。这对年轻人来说,真的是太难了。

而蛋壳的隐身,让网上的很多人对准了房东,鼓动房客不搬不给钱,又一次将蛋壳的问题,转嫁到了两个受害者的身上。

我在离开业主办事处的时候,心血来潮地问了下楼下的保安大叔,“那蛋壳是不是欠你们租金?”

“那怎么可能啊,欠租金早就撵走他们了!”保安大叔这样说道。

2

蛋壳再怎么隐身,关键问题都在它身上。

租客在找它,房东在找它,总要它出面来解决问题。

而蛋壳自身的问题是——它真的没有钱了,并且欠了90多亿。

为什么欠了这么多?我在这里给大家稍微捋一捋。

蛋壳先从房东那里高价将房子收过来,然后低价租给房客,付给房东的钱是月付或者季付,而收到房客从租金贷那里拿来的钱是年付。

然后他的手头就有钱了,这些钱再拿出去收更多的房子,抢占市场,成为一个循环。

有错吗?当然有,那些用来扩张的钱是提前预支的房租,还是要给房东的。而且就算不高价从房东那租过来,平价租的话,这钱也是要按月或者按季度给的。如果真的垄断了整个租房市场,那么房源就是钱,可以自己想怎么定价就怎么定价了,然后盈利收回。

前提是最理想的情况,实际上往往越是加杠杆,越是有风险。退一万步说,蛋壳拿到了房子,都不一定能够全部租出去,只要租不出去,那么损失就更大。

那就上市吧,上市有人继续投资了,那还能活下去。可是投资机构和股民也不傻啊,没盈利的话还是会抛售股票的。

这就是蛋壳暴雷的根本原因。

而且从新闻了解到,蛋壳背后的投资方其中一家就是愉悦资本,这家资本之前投资过瑞幸。同样的烧钱速度,同样的快速上市,这背后的逻辑,你品,你细品。

可见,上市公司也不一定靠谱。

关于高开低走,我也问了一个房东朋友,他是去年将房子委托给蛋壳的。

他跟我说,其实蛋壳开的基本上和外面开的价格差不多,可能贵个两三百,但是蛋壳会帮他照顾房子,弄干净整齐再租出去。

他的房子已经被前一个租客毁的不成样子了,非常喜欢这种省心的事。再加上将房子租给蛋壳后,房东可以什么都不用管了,方便得很。

大部分房东其实租给长租公寓图的就是省事,没想到却变成了最麻烦的事情。

3

有一个问题,不能被忽略,在蛋壳公寓暴雷这个体系中,除了蛋壳、租客、房东外,还隐藏着第四方——银行。

租客用自己的名义贷的款,将里面的钱给了蛋壳,那么这笔贷款还不还,跟蛋壳没关系了,是租客和银行的关系了。

房东还好处理,直接和蛋壳解约,收房就好。

租客麻烦大了,又要跟蛋壳扯皮,又要和银行打交道取消贷款。

那么租客该怎么保障自己的权利?

我们来看下微众银行的声明。

我们暗访了蛋壳公寓一探究竟

前两点可以先忽略,它作为第四方,不能代表蛋壳和房东,对此存疑。

但是第三点要说明的是,至少在3月31日之前征信是不受到影响,但没有提这个贷款要怎么解决,如何退去贷款,还是要跟蛋壳和银行去扯皮一下。

通过查过去长租公寓的新闻得知,两年前上海的长租公寓,有暴雷的,当时有租客是和银行签订的信用卡方面的合同,公寓倒闭,租客找银行,银行最后取消了分期账单。

但是同时,今年青客公寓暴雷,还有很多租客至今受到租房贷的困扰,一直不得不继续还款。

这在法律界也没有说法,很多律师表示只能让公寓退租之后还钱取消贷款。

租金贷具体要怎么处理,估计还是要看住建委的调查以及银保监会出面了,租房贷之前是否有监管?符合不符合条件?

等蛋壳不现实,如果蛋壳破产了,那么按照流程,清算后也是先发放员工工资。

我看着慢慢长夜,想着我还能给租客们做点什么。

可惜的是,我只能说出这个残酷的事实:蛋壳的钱已经没了,它已经卷铺盖跑路了,伤害的只有无辜的租客和房东们。

我又一次想到了上一次ofo排队退租金的事情。

相关阅读:
阿里健康:截至2020年9月30日六个月营收71.62亿元 人工智能进入深水区,与行业融合仍存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