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 > 国内 > 正文

浑水做空YY 李学凌落寞谢幕

黑皮猴

“短视频可能是信息类互联网公司的终结之战”,距离说完这句话仅仅一年时间,李学凌已经自断两条臂膀。

自旗下种子选手虎牙直播“委身”腾讯后,欢聚时代再次盛传YY直播“出嫁”百度。果不其然,2020年11月17日,李彦宏52岁生日当天,百度(NASDAQ:BIDU)宣布以36亿美元的价格,全资收购已在美股上市的欢聚(NASDAQ:YY)国内直播业务(即“YY直播”),预计2021年上半年完成交割。

浑水做空YY 李学凌落寞谢幕

李彦宏的这份生日礼物也正式宣告,欢聚集团几乎再无国内业务,国内直播江湖也再无李学凌。

不过李学凌似乎并没有太多伤感。有消息称,与百度联姻后的李学凌还参加了科技互联网大佬们的聚会,大合照里他穿着短裤背心,手拿大雪茄,十分潇洒。

然而,就在李彦宏生日过后的第二天,11月18日晚间,浑水(Muddy Waters Research)发布了一份长达71页的调查报告,对中概股公司欢聚时代提出质疑。根据研究发现,欢聚时代旗下的YY直播是一个虚假的生态系统,该业务中,90%的营收数据是伪造的,而欢聚时代的海外项目BIGO LIVE,也有80%的营收数据是伪造的。

受此消息影响,截至当地时间11月18日美股收盘,欢聚时代股价报73.66美元/股,跌超26.48%,市值蒸发约142亿元,近5个月的涨幅均被抹平,CEO李学凌的身家也缩水33亿元。而百度或受到牵连,盘后股价报142美元/股,从当日涨2%转为跌1.29%。

刚刚还在迎喜事宴宾客的欢聚集团并没有就此吞枪,立马回应反击:浑水的报告充满了对直播行业和直播生态的无知,报告中逻辑不清、数据混乱、以偏概全,包含了大量的错误。紧接着11月19日,欢聚时代股价大涨16.9%。

大起大落之间,也反映出多空投资者之间的博弈心态。

直播新风口还是烫手山芋?天作之合还是李学凌“骗婚”?这场嫁与资本的“婚事”,究竟该被看好,还是唱衰?

6000筒胶卷创业

1997年,24岁的李学凌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在人大的4年时间,这个哲学系的学生没有泡在图书馆里研究柏拉图和苏格拉底,而是天天出入学校机房琢磨汇编语言编写程序。毕业后的李学凌加入《中国青年报》,担任IT口新闻的文字记者。期间,他采访了大量有志热血青年:张朝阳、马云、雷军、周鸿祎,等等。

浑水做空YY 李学凌落寞谢幕

2000年4月,中青报安排李学凌去做一组关于互联网创业英雄的选题报道,随行的还有摄影部的图片编辑柴继军。有一天,李学凌和柴继军在报社食堂吃饭,李学凌突然义愤填膺:“互联网这帮人就会烧钱,我想做一个不烧钱、能赚钱的生意。”

李学凌认为,越烧死的越快。所以,为了压低仓储和物流成本,李学凌初次创业的起步基金,只有柴继军家里囤的6000筒胶卷。你没看错,那是20年前,一百兆光纤只要8毛钱,大哥大与传呼机还没淡出群众视野。那一年,数码照片的大主流趋势还处萌芽阶段,老图片编辑们的数据库仍然是胶卷。

2000年5月1日,李学凌搭建的网站平台“Photocom”正式运营上线,意思是“图片来了”。

Photocome以50块钱一张的价格给新浪供了大量的照片,赚了不少钱。不过,李学凌的“不务正业”让中青报的领导头疼,领导直言:“你翅膀硬了,还在这待着干嘛?”于是,2003年,李学凌离开了中青报,凭借自己号称“京城IT四大名记”的称号,他开始名正言顺地涉足互联网,担任起搜狐IT主编。

入职搜狐短短半年时间,李学凌发现,自己跟张朝阳八字不合。于是,顶着被“非典”传染的巨大风险,李学凌乘坐着只有他一个乘客的飞机,从北京到广州见丁磊。会面结束后,丁磊送李学凌去机场,路上提出邀请。出任网易总编辑的那一年,李学凌31岁。

2005年,打工人李学凌再次萌生创业的念头,于是,他告别了8年的媒体生涯,带着10个网易旧部,在广州天河租了一间民居,创办了狗狗和多玩(欢聚时代前身)。

互联网圈有一个广为流传的梗,李学凌早年就职于中青报的时候,他的一大爱好是写文怼雷军,骂金山。这一骂吸引了霸道总裁雷军的注意:年轻人,有态度,有思考,我喜欢!于是,狗狗和多玩刚一上线,李学凌就收到雷军豪掷的天使投资100万美元,也直接导致了后来的李学凌一度和金山关系密切。

2007年正是中国游戏产业爆发的年代,《魔兽世界》等游戏成为一代网民心中的永恒白月光。李学凌敏锐地发现,提供游戏资讯的多玩网体现更多的是玩家对于社交和数据的需求。于是,围绕着《魔兽世界》,多玩创立了著名的公会系统,即玩家可以通过会长的组织组成各个公会,不仅为玩家提供了归属感,还能促进网站的流量和消费。

浑水做空YY 李学凌落寞谢幕

2007年12月,多玩荣获国家游戏科工委颁发的“2007年度中国游戏行业优秀游戏媒体”。

理想打不过馒头

任何人的创业路都不是一帆风顺,上帝为你开门的同时,必定会关上你一扇窗。在巨大的创业风险和现金流压力之下,李学凌变得蛮横又专制,虽然公司在一点点变好,但内部管理却日渐出现问题。直到从网易跟随他而来的老战友、多玩游戏网总经理张云帆带着10名技术骨干员工集体辞职,这无疑给了李学凌一个措手不及。

李学凌把技术团队的集体出走总结为“理想打不过馒头”。

众叛亲离的李学凌一度精神不振,他开始沉迷并通宵打游戏,结果又遇到了菜鸟队友火上浇油。懒得打字的李学凌冲着屏幕大吼大叫,结果灵光一现:现在年轻人打游戏都靠文字交流,那何不开发一款语音软件?

当时的市场上已经有ISpeak和新浪UC等语音聊天系统,但玩家用起来体验不好,延迟、卡顿、掉线严重。于是,李学凌提出了他的口号:不卡不掉不延迟。围绕着这个口号,他开始尝试做YY语音。

浑水做空YY 李学凌落寞谢幕

学哲学出身的李学凌发现,贪嗔痴能赚钱。

李学凌说:“互联网给你提供最核心的服务是免费的,但是如果你在上面有非分之想就得要交钱。”10多年前,小镇青年仍然是中国的主基调,三四线和农村草根阶层的生活是空虚且无聊的,他们除了打麻将、KTV就是混迹网吧,这就是巨大的商机。为了那些火爆的游戏主播,尤其是女主播,玩家们表现出了极强的消费能力,为他们喜欢的主播买积分。

2008年,张一鸣还是微软的一名“打工人”,宿华刚刚因金融危机被迫离开谷歌,陈少杰还在搞游戏对战平台;那个时候,互联网的世界还不存在抖音、快手、斗鱼,网络直播和短视频也没有兴起。而“不卡不掉不延迟”的语音社交软YY已经有了聊吧、酱油团、K歌等公会,并很快就占领了整个游戏市场。

2010年2月,多玩游戏网流量达到6000万,拥有4000万注册用户,ALEXA排名300强,中国网站50强,中文游戏网站NO1;6月,YY语音正式上线,并将平台上的直播表演商业化,软件瞬即突破了500万用户同时在线,当年营收超过3600万。

资本很快盯上了这块蛋糕。有人提出以1.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多玩,然后再将一半的股份还给李学凌。众人猜测,这个出资方,是马化腾。收了,就能实现“馒头自由”。

雷军第一个站出来反对这桩生意,这位亦师亦友的好大哥也隐约捕捉到了下一个风口。在广州白云山的表决会议上,十几位公司高管全票否决交易。

投票结束后,李学凌哭了。这一次,他感觉理想打败了馒头。

随后李学凌公开声称:“腾讯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他终于意识到,YY语音的目标不该是向资本投降,“如果你天天盯着他们,一辈子就只能跟他们混在一起。”

2012年,YY更名为欢聚时代,在纳斯达克上市。外媒评价YY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商业模式。那一年,李学凌从YY内部抽调了20人的联合项目组启动YY游戏直播业务,也就是后来的虎牙直播。2013年,YY直播的平台营收为8.5亿元人民币,贡献了总公司营收占比达到了55%。

浑水做空YY 李学凌落寞谢幕

卖掉鸡肋,奔赴理想?

有市场就一定会出现竞争。早在张一鸣和宿华风云雄霸天下之前,直播江湖已经斗得不可开交,虽然欢聚时代旗下的YY直播是中国直播界伊甸园,虎牙直播成为行业翘楚,但资本必须生于忧患。

从2013年到2016年,全国网络、移动直播平台数量达到了令人咋舌的200多家。陈少杰入局360周鸿祎注资花椒,王思聪做起了熊猫TV,还有传统媒体浙报集团也利用直播开启转型之路,成立了战旗TV。

《艾问人物》曾发布了一篇名为《陈少杰:“虎食鱼”背后,直播江湖不过是一梦南柯|艾问人物》的文章,梳理了直播江湖的腥风血雨,各平台高薪挖人,玩命烧钱,虽一时风光,背后却一地鸡毛。那几年,老对手们“千团大战”,以抖、快为代表的新对手发起“短视频平台组合”模式猛烈开火,互相撕咬多年的初代直播平台们早已无力招架。

2019年,王思聪的熊猫TV轰然倒地,硝烟下躺尸的不乏战旗、触手TV等等竞争对手;而头部的虎牙和斗鱼,也于2020年相继被腾讯收入囊中。无论李学凌再怎么“刺儿头”,这都代表了欢聚时代第一次向资本“投降”。

刚给虎牙谋寻到好归处,YY“卖身”百度的消息随即在不久后传出。李学凌发了条朋友圈:“以前专注于战斗,总想着赢,今后要专注于给别人提供价值。”

浑水做空YY 李学凌落寞谢幕

李彦宏收购YY的意图不言而喻,毕竟阿里、腾讯纷纷入局,百度也想借此末班弯道超车。对百度来说,直播业务不仅可以补全移动内容生态的短板,而且搭建了内容、用户、电商的商业闭环,有望盘活流量,提高变现能力。

然而,浑水机构的一纸做空报告使一切显得荒谬可笑。浑水公司认为,YY直播中很多粉丝都是机器人,很多直播间的打赏交易都是虚假的,主播还会通过打赏自己来刷高流量数据,简直就是自导自演。浑水还在报告中犀利发问:“要收购YY直播的百度会怎么做,百度真的想通过一个几乎业务全盘造假的企业买来成长吗?”

而对欢聚时代来说,在国内初代直播被挤到夹缝之中的情况下,YY早已沦为鸡肋。于是乎早在2016年,李学凌就开始将全球化视为下一个阶段重点,在东南亚做了Bigo,这张船票通往下一个风口:“国际化”和“人工智能。”

李学凌曾以丁磊为目标激励自己:“不要老盯着热点来做,就像丁磊不喜欢和别人在泥潭里搏斗。当大家抢门户的时候,丁磊已经开始做邮箱;等大家还在抢广告的时候,丁磊在做游戏了;大家都去抢SP的时候,他却是第一个宣布说我们永远不做SP的;大家还在互联网打的时候,丁磊去养猪了。”

浑水做空YY 李学凌落寞谢幕

《艾问人物》认为:不同于丁磊的频繁“跳槽”,李学凌的思维转变不是领域而是地域。就目前来看,欢聚时代海外业务发展迅猛,卖掉国内业务,可以装满弹药,All in海外。换句话说,YY卖身百度,绝不是突如其来的决定,反而更像是李学凌“蓄谋已久”的战略转移。

浑水在这个节骨眼上出击YY,无疑是李学凌奔赴理想之路上最大的绊脚石。

相关阅读:
人工智能背后的“人工”:数据标注时薪缩水一半,欠薪高发 微信:2020年截止目前共处理超620万个恶意注册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