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 > 国内 > 正文

你在公众号恰饭,我在朋友圈做微商 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你在公众号恰饭,我在朋友圈做微商 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图源/pexels

来源:《IT时报》公众号vittimes

30秒快读

1、用了微信10年,你认为微信最大的改变是什么?大多数用户的答案是,微信越来越臃肿。

2、连接、谋生,商家做小程序,媒体做公众号,你的表哥表姐做代购、微商。。。。。。微信这个圈是如何裂变的?

01连接

从微信出现,到牢牢占据国民App应用的首位,张小龙用了10年,“如果非要用两个词来总结,一个是连接,一个是简单。”

对话框、公众号、小程序、支付、视频号都是连接,连接人、内容和服务。连接是腾讯与生俱来的基因,却在微信时代从线上走向了线下。

作为乔布斯“科技美学”的东方信仰者,张小龙将万事万物的连接看作最美的世界。

超越

2015年,微盛·企业管家创始人杨明做了一个选择。那一年,他放弃盈利中的电商平台服务,进入微信生态,决心来自一个预判,“国内公域流量越来越贵,私域流量是大部分企业必须拥抱的,而微信是私域流量的来源”。

2016年,企业微信正式发布1.0版本,微信小程序渐渐有了雏形。2018年,张小龙说,微信的一部分是要探索线下生活。2021年,4亿用户使用小程序,小程序年交易额同比增长超过100%,企业微信连接微信用户数达4亿……

你在公众号恰饭,我在朋友圈做微商 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图源/IT时报

几乎在每一个地方,你都会打开微信“扫一扫”,餐馆点餐、医院挂号、超市买单、骑共享单车……

如今,数千万商家都在通过微信连接他们的用户,作为服务商,微盛的客户超过13万家,在全球拥有600多家渠道伙伴,杨明当初的预期正在变为现实。

作为活跃在微信生态中的B端用户,天虹数科商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虹”)也通过微信成功实现了超市数字化和百货/购物中心数字化。

2020年初,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天虹百货遭遇重创,以往不被导购重视的微信成了与客户联系的唯一途径。天虹将百货店搬上了云,小程序直播卖货打破了时间和空间的距离。

你在公众号恰饭,我在朋友圈做微商 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图源/东方IC

一笔9949元的佰草集护肤品订单让天虹主播黄子真记忆犹新,两小时直播比平时一周卖得还要多2倍。一年下来,天虹小程序会员数已突破1000万,2020年,逾6000万人次通过小程序获取信息或消费。

温情

普通人也通过微信与万物相连,获取来自社会、身边人的善意。

85后段治成是武汉某公司的软件行业销售。疫情初期,武汉洪山区最为严重,2020年2月9日,武汉所有小区实行封闭管理,眼看着家里的食物消耗殆尽,“吃饭问题”渐渐浮出水面。

通过邻里公众号,他主动报名成为社区志愿者——16栋楼居民团购的负责人。于是,被病毒阻隔在一扇扇窗户里5005户居民的吃饭问题,成为他24小时不能间断的任务。

你在公众号恰饭,我在朋友圈做微商 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图源/受访者提供

团菜工作启动,微信群里接龙订购、二维码收款,就连平时不用微信的老人也开始慢慢加入微信团购大军。整整一个半月,段治成和社区志愿者成为小区居民生活中坚强的后盾。通过微信,这份温暖传到千家万户。

就在段治成和志愿者小伙伴每天为居民买菜忙前忙后的时候,距离武汉1138公里的成都,一对表兄弟开始通过微信拓展更多的经营场景。

哥哥是1994年出生的刘姜,弟弟是1995年出生的姜山,他们用汽车后备厢开启了一个移动的咖啡店。作为On The Road Coffee主理人,哥哥刘姜的短视频出现在2021微信公开课PRO的现场。

你在公众号恰饭,我在朋友圈做微商 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图源/受访者提供

没有场地,没有收款机,一辆汽车和一个二维码,他们通过微信认识了上千陌生人,无数个陌生面孔最后都变成刘姜和姜山微信通讯录里的朋友。

一种是我们向往中的生活,另一种是意外中的幸运生活。

疫情期间,湖北襄阳一位便利店主找到了杨明,门店关门,切断了唯一收入来源,可还要给邻居送菜,怎么办?微盛用两天免费为其搭建了一套基于企业微信的社群营销体系和在线预订平台,通过在线裂变用户,这位小老板迅速盘活了生意,有一天仅毛利就高达2万元。

阵痛

正如微信小程序诞生以来的高调,作为一名互联网老兵,张小龙很清楚地知道,自己需要面对互联网尝试失败的压力。微信生态中的参与者和使用者,也难免经历阵痛。

第一次当志愿者,第一次顺利完成开团,段治成的微信群有越来越多人加入。但首次尝试的快乐没持续多久,便迎来当头一棒。

2020年2月23日,第二次团购开始了,品种扩大到菜、米、肉、油,志愿者一下接到417笔订单,是第一次开团的3倍多。

然而,此时武汉超市传来猪肉价格下调的信息。不少居民发现自己刚在群里下单的肉买贵了,群里炸开了锅。与供货方反复沟通后,对方不仅愿意按照差价补货,还多赠送了一斤五花肉。

你在公众号恰饭,我在朋友圈做微商 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图源/受访者提供

微信群里再次沸腾。

最难是什么时候?杨明笑了,困难是家常便饭。

85后的杨明成长经历跟互联网发展有关,跟很多互联网创业者一样,他也有一个闪闪发光的互联网梦,但创业并非一帆风顺,即便对前景有光明的期待,但微盛依然几次徘徊在破产边缘。

直到2019年5月开始加入企业微信生态,杨明才感到一丝曙光。2019年12月底企业微信第一次开放大会上,杨明接到3位投资人的电话,最终拿到了腾讯和红杉等一线机构的投资。2020年一年间,员工数量从100多人增加至400人,营收从300万元/月到1800万/月,实现了6倍增长。

对于数字化转型,导购原本是排斥的。因为需要自己上传商品、编辑商品内容,有着“做好线下实体的经营就可以了,为什么还要我们费很大的力气去做线上经营”质疑的导购比比皆是。即便导购通过个人微信加了顾客微信,一旦离职,这部分资源与品牌再无关联,品牌便也没了积极的动力。

而将数字化转型作为企业未来必经之路的天虹,同样要回答这个问题:私域流量究竟属于品牌方还是平台方?

经过一年摸索,天虹提出了“生态私域流量”概念。通过一码双会员,顾客不仅成为天虹的会员,同时也成为品牌的会员,将顾客沉淀到品牌SCRM(社会化客户关系管理)后,使其成为品牌可识别、可连接、可沉淀、可触达的数字化会员。当平台和品牌方成为一个整体,共同运营顾客的时候,所创造的集合价值远远大于任何一个单一品牌所创造的价值。

截至2020年底,天虹上万个专柜、5万名导购学会了如何用好数字化工具,并通过企业微信连接了超过930万顾客,成为一个线上线下一体化、有温度的商场。

共生

“刚进入微信赛道时,我会稍微有些担忧,微信是否会做我们要做的,这几年来看,我感觉微信团队恪守边界,他们扮演了连接器的角色,而我们为客户直接提供服务,这是一种共生的关系。”杨明的下一个目标,是下沉到二三线城市,将产品场景做得更深。

百货行业的天虹,则需要进一步打通人、货、场之间的连接。新方案中,天虹通过与品牌商关联库存和价格,实现商品线上线下渠道的价格统一,同时通过打造小程序商城,与线下实体店铺深度打通。每个门店、导购都可以有单独的、千人千面的小程序商城。店铺的服务时间不再受限于商场,12小时的服务延展为全天候。

导购自然也是乐意的,线上成单同样算作业绩,甚至可以将商品卖到其他商圈和城市。

你在公众号恰饭,我在朋友圈做微商 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图源/受访者提供

曾经,开过咖啡店的哥哥刘姜和擅长手工活的弟弟姜山,每日开着汽车后备厢咖啡间走在成都街头,听着那首孤独的歌,“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停留”。

如今,因为有了微信群的存在,无论在人流密集的写字楼前,还是人头攒动的锦里,他俩不再孤单。

02谋生

自媒体作者、代购、微商……微信不仅是人们紧密联系的工具,更为许多普通人创造出新的就业机会。

越来越多的普通人选择通过微信“为自己代言”,而微信也在破除它最初的“圈”,从单纯的社交工具成为改变生活的谋生工具。

妇产科男医生的“放弃”

六层楼(微信名),人称“六老师”,外号“妇产科吴彦祖”,光这几个称号就足以让这位“六老师”充满神秘感,何况他还是前北京某三甲医院妇产科男医生、微信公众号“第十一诊室”创始人、过去的医生今天的全职自媒体人。

曾经,六老师是稳定的,知名三甲医院医生的身份让他为人艳羡,但这种“稳定”在微信公众号出现后画上了句号。

“我想用一名医生的经验帮助更多人。”2015年,六老师创立公众号,成了一名“斜杠青年”,白天工作,晚上写稿。《“宫颈糜烂”不是病》《盆腔积液不是事儿》,从三天一更到每天一更,六老师的文章幽默又接地气,渐渐收获了一大批拥趸。

一位年轻女孩看了六老师介绍卵巢囊肿的文章后做了体检,结果发现体内长了个大囊肿,于是及时做了手术。这样的故事常常让六老师写作时有满满成就感,开通一年后,公众号累积了10万粉丝,那天,他兴奋地截了个图。

然而,正如当年那位著名的“弃医从文者”,六老师逐渐意识到,一名医学科普作者的力量可能要比一名医生大许多。每天三到四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也让他不得不考虑工作与副业的平衡。导师是辞职的坚定支持者,“你当医生,一辈子救治的病人是有限的,写医疗科普文章,能够让更多人看见。”

靠着知识付费课程的收入,六老师活了下来,甚至还“招兵买马”,召集了十几名兼职医生写手(公众号中他们都姓“六”)。2020年,六老师又开通了视频号“六层楼先生”,化身“万千少女的妇产科老棉裤”,以脱口秀的方式对最热门的健康问题轻松解读。

小镇宝妈的破圈

不知从何时起,三四线城市小镇年轻女性因微信悄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她们不再愿意去工厂干活,关了曾经的服装、奶茶店,做起了朋友圈里的微商、代购。

璇子(化名)是多年全职妈妈,4年前开始做代购赚些零花钱。“要照顾孩子,只能选择一个相对自由的工作。”这是璇子不得已的选择,也是许多做微信代购宝妈的心声。

每月飞日韩是她必须保持的频率,行李超重,羽绒服的口袋、帽子、袖子里塞满了口红、护肤品,连裤腰都不放过。抢货、排队、提着大包小包,每次回到家里,腿上常常会出现一块块瘀青,手臂上也常常被勒出血印子。

你在公众号恰饭,我在朋友圈做微商 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图源/Pixabay

那年双11,薇娅一夜卖出27亿元。感受到淘宝直播的压力,璇子在朋友圈发起一场充2000送200、再送Mac口红的活动,这是她做代购3年以来最大的促销活动。没办法,拿着直播间价格比对的客户不在少数。

三四线城市是个人情社会,每次客户拉新都是消耗人情的时候。婆婆把亲戚、生意伙伴都拉到了一个500人群里,每天发红包、“鸡汤”维持活跃度,只要璇子一发朋友圈,婆婆就会一模一样地复制到群里,然后跟亲戚一个个私聊帮璇子推销。

作为小镇代购妈妈的代表,璇子并非没有无奈,但孩子一上学,空下的时候就会被焦虑、空虚包裹。30岁了,不再想凑合过日子,赚钱让她有安全感。

作者/IT时报记者李丹琦钱奕昀

相关阅读:
在线教育行业能否“烧”出一个未来 互联网用户公众账号信息服务管理规定:防范点击率等数据造假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