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 > 国内 > 正文

为“讨好”年轻人,车企将展台搬进了ChinaJoy

头图来源

头图来源|比亚迪官方

原标题:车企涌入ChinaJoy

来源|未来汽车Daily(ID:auto-time)

作者|丁唯一编辑|李欢欢

车企向ChinaJoy下手了。

ChinaJoy是国内规模最大的数字娱乐展会,被誉为动漫迷、游戏迷的年度盛宴,是游戏厂商最看重的平台,这里汇聚着数十万代表未来消费主力的年轻人。

为了贴近、甚至是“讨好”年轻人,车企们将展台搬进了ChinaJoy。

7月30日,2021年ChinaJoy正式开幕。据未来汽车日报不完全统计,本届参展的车企大约共有6家。

为了拉近与年轻人的距离,车企与知名游戏联名、搭建沉浸式动漫展台、将动漫主角的形象喷满展车,拼命努力渴望打破次元壁。

面对跨界涌入的车企,年轻人会买账吗?

ChinaJoy变车展

作为资深动漫迷,参加了18次ChinaJoy,柯瑞和朋友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展会看到车企的身影了。不过今年来参展的车企数量明显增多,甚至有车企搭建了自己的展台。

ChinaJoy智慧出行项目负责人曾丕权告诉未来汽车日报,今年ChinaJoy首次推出智慧出行展区,“此前也有车企参加,不过只有一辆展车,今年则设有独立的展台”。

柯瑞发现,为了贴合观众喜好,参展车企带来的展车都以“痛车”为主,柯瑞大为受用,“这很ChinaJoy”。

柯瑞解释道,痛车(又称Paint Car或Pain Car)起源于日本,由ACGN(Animation动画、Comic漫画、Game游戏、Novel小说的合并缩写)文化的拥趸将动漫角色的形象、名字、公司等喷绘在车上作为装饰。

在柯瑞看来,痛车能拉近车与游戏、动漫迷的距离,“对车的印象如何主要看他们和哪个IP合作,皮卡丘那个就不错”。

柯瑞指的是上汽大众的ID.4 X。今年上汽大众承包了一片不小的展区,两辆纯电SUV ID.4 X一左一右摆在展台两侧,一辆是和动漫品牌宝可梦联名的皮卡丘同色新车,另外一辆则和KPL合作打造花木兰主题车型。

在关注ChinaJoy多年的路航看来,上汽ID.4 X兼顾了男性和女性消费者的偏好,“二次元的男生都喜欢皮卡丘,女生没人不喜欢花木兰”。

和ID.4 X与知名IP联名不同,长城欧拉则是以“氛围感”来抓取观众的眼球。一向信奉“她经济”的欧拉此次在ChinaJoy搭建了一座“喵星次元城”,全场以粉红色为主色调。

来源:受访者供图

来源:受访者供图

现场,欧拉展出了欧拉好猫与欧拉好猫GT版两款车型,并在现场公布了欧拉好猫的价格区间为14万-15万元。

除了欧拉,长城旗下其他品牌也悉数到场。哈弗品牌的展台充斥着国潮元素,一辆以京剧艺术形式展现的哈弗赤兔非常吸睛。WEY品牌与王者荣耀联手,带来了一款全新SUV车型——WEY玛奇朵。

ChinaJoy最后一天,比亚迪海豚正式首发亮相,预售价11万-13万元。海豚是比亚迪主攻年轻消费市场的车型,为了贴合ChinaJoy的调性,特意采用了海洋主题贴纸。同天,广汽传祺影豹也于ChinaJoy上市,售价为9.88万-12.80万元。

没有搭建展台的车企,也试图借助合作伙伴在ChinaJoy刷存在感。

一辆小鹏P7出现在高通骁龙主题馆中。小鹏汽车工作人员徐恺告诉未来汽车日报,参加ChinaJoy,是希望以破圈的传播方式探索和Z时代用户的沟通方式。徐恺发现,展会当天的人流量非常大,“几万人肯定有了”,路过的观众基本都会驻足参观一番,并且与小鹏的工作人员交流。

车企很积极,年轻人买账吗?

根据ChinaJoy主办方统计的数据,每年来参展的观众逐年递增,其中18-34岁为主力消费人群,购买力更强,也愿意尝试更新潮、前卫的事物。

受疫情影响,主办方向观众提出了“需要持有48小时核酸检测报告”的严苛要求。尽管如此,ChinaJoy的观众数量依然突破了20万人次。曾丕权认为,这次来的肯定都是“真粉丝”。

粉丝数量日趋庞大,“ChinaJoy此前的板块就显得有些单一”,曾丕权透露,参考了多方调研数据之后,ChinaJoy决定扩充版图,“未来出行领域是年轻人非常关注的市场”。

来源:受访者供图

来源:受访者供图

曾丕权透露,车企参加ChinaJoy的意愿很高,但“传统车展是以静态展示为主,而ChinaJoy需要现场输出和互动”,此前,车企并不懂如何在ChinaJoy与观众互动。不过,今年已经逐渐看到了车企的突破。

在外资车企工作的刘帆同时也是一位游戏爱好者,这次来到ChinaJoy令他印象深刻的是比亚迪展示的刀片电池。此次参加ChinaJoy,比亚迪采用了全息投影的方式,“并且配上展台‘刀客’的主题,显得很酷”。

从另一位亲临现场的观众拍摄的视频来看,在ChinaJoy,车企一反传统车展上的严肃形象,设置了各种体验项目和观众互动。上汽大众设置了3个互动环节,包括游戏、拍照打卡等,通关之后观众可获得相应的“盲盒”礼品。

曾丕权在现场观察到,其实不少年轻消费者并不了解这些车企,“可能只是听过品牌的名字”,不过,他们对车企的展台很好奇,也乐于通过游戏互动去了解。

来源:受访者供图

来源:受访者供图

“车企并不指望通过ChinaJoy带动销量,更希望借助ChinaJoy的流量,提前培育下一代消费群体。”曾丕权透露,展会开幕首日,他就接待了江淮、奇瑞、极氪和爱驰等车企,“他们的积极性很高,来年极氪希望拿到800平方米的展位,江淮的需求是600平方米”。

不过,有一个问题不容忽视。面对车企和主办方的积极输出,并非所有年轻人都愿意买账,仍有不少人十分在意ChinaJoy的底色——游戏。

一位游戏迷坦言,越来越多的“跨界”让ChinaJoy变得有些“四不像”,“我是奔着游戏去的,结果现在的ChinaJoy有了更多其他板块”。失望的人也不在少数,“和几年前的任索大战比起来,现在的ChinaJoy索然无味。”

(除曾丕权之外,文中人物为化名)

相关阅读:
芯片供应依然被“卡脖子”:华为用4G求生 5000余万条公民信息在“裸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