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 > 国内 > 正文

知识付费平台蹭元宇宙热点:解惑还是敛财?

本报记者秦枭北京报道

近日,各大科技巨头对元宇宙概念趋之若鹜。在更名“Meta”的脸书、微软等企业的助推之下,将元宇宙的热度推向了新的高峰。

借元宇宙“培训”之名,部分知识付费平台已经开始上线元宇宙相关课程,这些课程的费用在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

互联网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阶段元宇宙到底如何实现,还完全不明确,现有各方面技术条件都还在“像素级”状态中,部分书籍和网课本来就是雾里看花且动辄误导大众,但也不能直接说都是蹭热点,毕竟部分图书或文献是在热点未完全发动前开始撰写或出版的,本身带有探索和研究性质。

1小时课程赚百万元

关于元宇宙的炒作层出不穷,其相关概念股股价也不断高涨。11月以来,已有11家涉及元宇宙概念的公司被下发关注函或监管函,要求具体说明主营业务与“元宇宙”的相关性,是否能形成稳定业务模式,是否存在“蹭热点”行为等。

除相关概念股“蹭热点”外,一门名为“前沿课·元宇宙6讲”于10月20日在得到APP上悄然上线,课程价格为29.9元,券后25.9元。

课程信息显示,“元宇宙6讲”主理人为陈序,其系零碳元宇宙智库Meta Z创始人、FT中文网NFT顾问、《麻省理工科技评论》中文版前首席顾问。课程包括发刊词总共有7讲,每一讲的时长只有10分钟左右,总时长1小时左右,以音频的形式向消费者传播。

课程介绍称,“只用一个小时,便可快速获得对元宇宙的系统解读,补上元宇宙认知框架的重要拼图”,除此之外,内容主要围绕什么是元宇宙,元宇宙的市场规模、投资前景、应用场景、发展现状、参与方式等。

截至11月18日上午,该课程已有46600多人加入学习。在上线不到一个月时间内,在不考虑打折的情况下,此网课总收入已达139万元。

而在另一平台小鹅通上,一个叫“元宇宙第一课”的课程也同样火热。

近日,网上流传一张名为“元宇宙第一课”的后台截图,该截图显示,“元宇宙第一课”实现了一日新增用户370人,日活跃用户近1200人,日收入超9万元,累计付费用户2673人,累计收入近160万元。

据悉,这套“元宇宙第一课”的课程,原价1888元现促销价格为688元,不包含书本的话,收费600元。该课程介绍称:“元宇宙时代赢的人将享受几十倍,甚至上千倍的财富增长,与谁为伍?如何下注?答案就在‘元宇宙第一课’。”

该课程目录显示,课程内容主要包括元宇宙兴起、元宇宙特点、元宇宙经济学、元宇宙六大技术全景图、元宇宙投资机会与风险等。

除此之外,元宇宙的相关书籍在电商平台上也受到关注。《元宇宙》《元宇宙通证》等书,霸占当当、京东两大平台近期经管类图书畅销第一名的位置。

“敛财”还是解惑

记者发现,关于“元宇宙”的课程主讲师大多带着区块链技术专家、公司集团董事、行业协会会长等头衔。所讲授的课程内容大致雷同,涉及元宇宙概念的科普、元宇宙的实现方式以及投资的机遇与风险等方面。

然而,对于课程的内容,购买者褒贬不一。有评论称,“只学到了区块链和游戏,还是没有感觉到元宇宙。内容都是学术性词汇,缺乏太少生动的例子,还是一头雾”;“内容空泛,想了解的话,自己去搜索引擎上完全可以了解,没必要买这门课”;“听完之后,不知道是在讲区块链,还是元宇宙”。也有评论称,“比较通俗易懂,弄清楚了一些问题,也有一些疑问”。

张书乐对记者表示,现阶段元宇宙到底如何实现,还完全不明确,现有各方面技术条件都还在“像素级”状态中,部分书籍和网课本来就是雾里看花且动辄误导大众。

《人民日报》更是发表评论称,我们离元宇宙的世界有多远?这个问题可能短期内不会有答案,但各类打着元宇宙旗号的套路与骗局已经有滋生的苗头。一些知识付费项目把元宇宙包装成一夜暴富的机会,声称“未来只有元宇宙这一条路”,以贩卖焦虑的方式借机敛财。一些人言必称元宇宙,没有任何与之相关的实体内容却热衷于抢注各种相关商标,挖空心思从元宇宙概念中分得一杯“流量羹”。

张书乐提醒道:“目前在元宇宙实践不充分的前提下,加上元宇宙目前有较高技术门槛,普通消费者学习了也无用武之地,因此培训机构和专家是否专业,对普通消费者而言并非选择题。而对相关从业者和企业来说,也是从元宇宙概念中选择属于自己的合适赛道,也无须此类普及性质的培训和专家指导。”

“对待新鲜事物,保持好奇和探索的同时,也要保留一份审慎和理性。即便元宇宙有可能成为真实世界的延伸与拓展,潜在的机遇和可能带来的变革值得期待,每个人仍需理性看待当前的元宇宙热潮,警惕任何以科技和未来为名义的忽悠。”《人民日报》评论称。

知识付费供非所需

2016年被定义为知识付费元年,2017年知识付费浪潮来袭,此领域从“四国之战”到群雄逐鹿,市场发展态势迅猛。

人们更新知识与技能的积极性日趋提高,终身学习、通识学习的观念深入人心,尤其是面对信息爆炸带来的困惑,权威专业人士的针对性解答被认为是突围利器。罗振宇、吴晓波、李笑来等人也正因如此,从所谓的知识分子摇身一变成了炙手可热的知识网红。

不过,知识付费经过数年发展,出现了内容同质化、服务与需求错位、价格与价值背离等问题。由于付费内容质量不能预判,购买后也很难短期内判断付费产品质量,这就给劣质产品打开了营销空间。比如,过度包装、依靠名人或者网红大肆宣传等,将知识付费变成一种诱导性消费,产品本身却缺乏质量保障。

记者发现,在各大知识付费平台上,类似于元宇宙课程,利用名人宣传、存在大量同质化、低质化的内容。很多消费者表示,发现课程并非自己想要的,课程内容在互联网上随处可见。为何这类没有实质价值的课程,还可以被打上知识付费的标签?

张书乐表示,知识付费平台肯定有义务对课程的水准、专家的资质进行准入审核,并在课程进行和结束过程中进行动态管理,确保消费者权益。但类似元宇宙这种没有定论、可以大面积自定义的领域,其内容审核上确实有难度和有漏洞。

相关阅读:
拉夏贝尔要破产?4万人涌进直播间“薅羊毛”,供应商:快倾家荡产了 GPU企业摩尔线程宣布完成20亿A轮融资 上海国盛、五源资本等领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