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 > 国内 > 正文

网易云音乐上市 古典音乐能借流媒体开拓市场吗

作者:吴丹

在提交招股书近半年后,12月2日,网易云音乐将在港交所正式挂牌上市。

今年全球资本市场持续波动,外部环境并不稳定,多家互联网科技公司均暂缓IPO。网易云音乐作为国内在线音乐市场的巨头之一,此刻上市无疑引发关注。

据网易云音乐11月23日发布的公告,其将在全球公开发行1600万股普通股,发售价区间定为每股190~220港元,拟募资30.4亿~35.2亿港元(约合24.9亿~28.9亿元人民币)。

据彭博社消息,网易云音乐在港股发行价定为每股205港元,据此估算,其上市后的估值将达到425.8亿港元,约合人民币349亿元。对于音乐行业来说,人们更关注的是:随着网易云音乐上市,中国在线音乐的态势将如何改写?

原创与古典借流媒体流行化

今年5月,网易CEO丁磊找到许忠,希望他出任网易云音乐首任独立非执行董事,任期三年。根据证监会要求,独立非执行董事不参与公司运营,需对公司的董事会决策包括一些重大的问题独立发表意见。

许忠是三位独立非执行董事中唯一一位音乐家,他将于12月2日当天参加上市仪式。

毕业于巴黎国立高等音乐学院的许忠,以钢琴家、指挥家的双重身份活跃于国际乐坛。继出任意大利贝利尼歌剧院艺术总监兼首席指挥、维罗纳歌剧院与维罗纳夏季歌剧节首席指挥之后,他于2016年通过全球招聘出任上海歌剧院院长。

作为目前资本市场上极少数以“音乐”为概念的头部企业,网易云音乐拥有三张王牌——90后、00后用户数量占比最高,拥有中国最大的独立音乐人在线孵化器,以及独特而活跃的音乐社区生态。目前,网易云音乐已拥有超过30万的原创音乐人、超过28亿的歌单数量,以及难以计数的社区评论内容。许忠相信,年轻人对新鲜事物的开放包容,能为网易云音乐带来活力,他们也将是古典音乐市场最重要的听众。

许忠认为,从平台的定位与发展战略来看,网易云音乐邀请他出任独立非执行董事,并不仅仅基于他在国内外乐坛的影响力。虽然身在古典音乐圈,他一直在尝试古典与流行、时尚的跨界融合。回溯许忠近年动态,“原创”“出圈”是最醒目的关键词。

去年,由许忠作曲、执棒全球首演的原创艺术歌曲《家园》荣获苏州文化艺术奖。今年年初,许忠担任原创话剧《前哨》的音乐总监并创作主题曲,邀来当红演员万茜演绎。9月,许忠又邀请吕燕和她的服装品牌跨界合作歌剧《乡村骑士》,并携上海歌剧院交响乐团登台上海时装周。今年夏天,许忠为歌剧代言的主题公益海报,更是登上纽约时代广场,在诸多耀眼的广告牌中独树一帜。

在推动原创音乐、孵化并扶持原创人才上,许忠与网易云音乐的发展思路有诸多共鸣。他也一直在思索,如何在科技的支持下,借力网易云音乐的年轻用户,让原创音乐、古典音乐的传播流行化,打破原创、流行、歌剧、古典、传统等音乐类型的欣赏与沟通壁垒。

以Spotify为代表的流媒体平台快速崛起,但古典音乐却在这波热潮中被遗忘。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流媒体内容市场中,古典音乐的份额占比仅1.5%,也就是说,古典音乐听众仍活在传统的媒体世界里,流媒体市场的古典音乐还有很大开拓空间。

许忠认为,通过“流媒体”+“大数据”模式,能让不同音乐门类更加细分和精准,更加贴合用户要求。音乐流媒体对于受众的研究与推广手段,正是传统古典音乐以及歌剧艺术领域所极度缺乏的。

他思考的另一个维度则是,依靠精准的大数据和不断更新的流媒体视听体验,是否能让那些无法到剧场的观众也体验到古典现场的最佳音效,让古典更加触手可及,实现优质音乐的商业价值最大化。他期待与网易云音乐一起,对实体剧院与受众之间的传播模式进行深入发掘和研究。

独家版权时代结束

中国在线音乐市场原本是腾讯音乐、网易云音乐与虾米音乐三家平台的天下。今年1月,虾米音乐宣告关停。曾在虾米供职的前员工陈虞告诉第一财经,虾米虽有阿里收购,但因版权费用过于高昂,被阿里文娱剥离,之后一步步坐失良机,在版权大战中最终退出。

有虾米的前车之鉴,网易云音乐明显加快了音乐版权步伐。

5月18日,网易云音乐宣布与全球三大唱片公司之一的索尼音乐娱乐达成全新版权合作,近期又分别与摩登天空、香港英皇娱乐以及中国唱片集团达成版权合作,获得三家唱片公司的全量音乐版权。据网易2021年Q3财报电话会公布,网易云音乐现在已与环球、索尼、华纳全球三大唱片公司达成直签协议。

网易云音乐在营收和付费用户上表现不俗。公司招股书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其月活用户高达1.84亿,营收51亿元,同比增长52%。在2021年一季度,付费用户2429万人,付费渗透率达13.3%。

但财报显示,网易云音乐近三年依然在亏损,2018年至2020年经调整净亏损分别为18.14亿元、15.8亿元、15.68亿元。招股书指出,公司预计在上市后的三年里也将持续亏损。

网易云音乐对此表示,近年的亏损主要源于高额版税成本。网易云音乐经调整后净亏损已经显著收窄,从2020年的8亿元收窄至今年上半年的5亿元。同时由于收入快速增长,2021年第三季度,网易云音乐毛利率已大幅提升且转正为0.4%。

另一家在线音乐巨头腾讯音乐,于2018年12月在纽交所上市,2020年净利润41.55亿元。一位互联网音乐从业者分析,网易云音乐上市之后,就要面临腾讯音乐的竞争和自身商业模式扩张的双重压力。

陈虞认为,今年7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对腾讯音乐发布处罚决定书,相当于宣告了在线音乐平台独家版权时代的结束。尽管处罚决定之后,部分歌手唱片尚未实质性向“非独家”转型,但大趋势不会改变。

未来,在线音乐平台要提升竞争力,无疑要提升用户体验,比如满足90后、00后为代表的用户社交需求。网易云音乐作为社区功能强大的音乐平台,擅长借势营销,制造年轻人感兴趣的话题,长期看来会是优势。

继续深耕音乐社区,是网易云音乐募资主要用途之一。未来的网易云音乐,将会把丰富多元音乐内容、挖掘及扶持原创音乐人、提升社区活跃度及黏性,视为在线音乐市场公平竞争的方向。

相关阅读:
荔枝挣扎盈亏线 网络音频显尴尬 网络“地下执法队” 以“打假”敲诈电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