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 > 国内 > 正文

腾讯减持后市值跌破千亿美元,SEA不行了吗?

腾讯减持后市值跌破千亿美元,SEA不行了吗?

作者/郑玥

编辑/郑玄

腾讯宣布减持后的两个星期里,Sea的股价从225美元下跌了近30%,截至1月14日美股收盘,最新的股价为175美元,市值已经跌破千亿美元大关。

就在今年10月,Sea的股价刚刚达到372美元高点,市值也一度突破2000亿美元,但在2021年三季报发布后,Sea开启下跌模式,加上腾讯减持带来的担忧,相比高点时,Sea目前的股价已经下跌超过50%。

作为东南亚最大的互联网公司,Sea上市以来股价增长了10倍以上——其中大部分是在2020年以后。这个从游戏起家的公司,在过去两年里通吃电商、数字支付甚至食品配送,俨然成为东南亚市场一个“腾讯+阿里+支付宝+美团”的集合体,并陆续出征南美、印度、欧洲市场。

事实上在三季报中,Sea依然保持着此前引以为傲的增长速度,其电商平台Shopee的GMV和营收同比增速都在100%以上,包括还在持续扩大的亏损,看起来与此前一年半里股价暴涨时并无两样。

大约就连Sea创始人李小冬,也不明白在资本市场,到底发生了什么。

东南亚“腾讯+阿里+半个美团”

先来谈谈Sea这家公司。

很多人喜欢把Sea称作“东南亚小腾讯”,但这样的叫法其实有点落伍。和腾讯相似,早年的Sea靠游戏业务起家,但能在杀入东南亚的一群中美互联网巨头包围中脱颖而出,成为东南亚首个本土千亿美元互联网公司,与2015年以来在电商和数字支付领域的成功密不可分。

换句话说,今天的Sea在东南亚的地位,更像是“腾讯+阿里”的结合体。

Sea最早脱胎于2006年聚美优品创始人陈欧创办的游戏对战平台GGGame,李小冬(ForrestLi)接手后,于2008年将GGgame改名为Garena,并以新加坡为根基,将版图逐渐扩张至马来西亚、越南、菲律宾、泰国和印尼等地区。

在东南亚游戏市场,Garena几乎是踩着腾讯在中国走过的老路发展壮大。

2010年,Garena拿下拳头公司的《英雄联盟》东南亚地区代理权,这个爆款游戏成为Garena的流量入口。在热门游戏加持下,Garena在2年后扭亏为盈,一步步发展为东南亚最大的线上游戏代理商。

靠代理赚到第一桶金后,Garena开始结合本土化自研游戏。2017年12月,Garena自研的“吃鸡”手游《FreeFire》上线,成为其自研的一个爆款。

《FreeFire》虽然画质渣,山寨感浓郁,但东南亚网速慢手机配置较低,低画质能让游戏运行更顺畅。Garena还走地推路线,与当地网吧进行深度合作,通过线下渠道抓住基层用户。通过一连串本土化的运作,《FreeFire》打败了席卷全球市场的中国吃鸡手游开发商们,也让Garena坐稳东南亚游戏霸主的位置。

在游戏业务逐渐稳定之后,2015年,Garena推出了电商平台Shopee,开始进军电商领域。最初Garena进军电商的前景并不被外界看好,在其进入前,阿里投资的Lazada和京东投资的Tokopedia是东南亚电商市场的主导者。

但凭借本土化、社交化、移动化的运营策略,Shopee出乎意料地把这些昔日电商霸主一一拉下王座。过去几年,Shopee的GMV和订单数均取得三位数的同比增长,在东南亚的主要市场均占据首位。

以电商和游戏这两个重要场景为基石,Garena还顺势进入数字金融领域。2014年,Sea推出AirPay支付服务,用户数随着Garena和Shopee的发展快速增长,最近一次财报披露的2021年三季度,AirPay的季度活跃用户数达到3930万,是2020年第一季度的4倍之多。

腾讯减持后市值跌破千亿美元,SEA不行了吗?

随着《FreeFire》等自研游戏的成功,加上Shopee的发展,Sea的营收从2018年开始快速增长。如上图所示,2016年和2017年,Sea的营收只有约4亿美元,年增幅也不到20%,从2018年开始,此后三年Sea的营收增幅都达到100%甚至更多,其中电商收入的占比也从2017年的不足10%,增长到目前占比超过50%。

电商和支付业务的重要性不断提升,Garena这个游戏平台的名字逐渐不足以定义其全部的业务。2017年5月,完成上市前的最后一轮5.5亿美元融资的同时,Garena宣布改名为Sea,新名字其实就是东南亚的英文缩写(SouthEastAsia)。

尝到跨界发展的甜头之后,最近几年,Sea还在持续扩张自己的业务边界。

其一是进入外卖和即时配送这条领域,成为东南亚地区的小“美团”。2020年4月,Shopee在印度尼西亚推出了食品配送服务ShopeeFood;8月,在收购越南河内一家食品配送公司FoodyCorporation之后,该服务也在越南上线。在今年1月上线的ShopeeFood广告展示中,ShopeeFood与Shopee的应用程序是分开的——未来将有一款新的app覆盖东南亚的外卖配送市场。

其二是以数字支付为起点,进军数字金融领域。2020年12月,Sea拿到了新加坡金融管理局颁发的数字银行牌照,与谷歌、蚂蚁等“外国”巨头站上了相同的牌桌。

在经济高速发展、被认为是下一个中国的东南亚市场,一个看起来是“腾讯+阿里+美团”,或者说是“Amazon+Valve+DoorDash”的互联网故事正在展开。尽管目前还只是个雏形,但足以让尝过中美互联网甜头的投资人疯狂。

这样的背景下,腾讯的突然减持,给Sea的前景画上了一抹阴影。

股价暴跌,腾讯减持,Sea怎么了?

1月4日,腾讯公告称减持Sea套现32亿美元,消息传出后,Sea股价连续多日跳水,两个星期里从腾讯减持前的220美元下降至175美元,降幅约20%。

和合首创(香港)执行董事陈达是Sea的股票持有人之一,他告诉极客公园,腾讯减持Sea不是因为后者前景出现问题,更多是把公司的决策权还给创始人李小冬为首的Sea管理层。“我依然看好Sea的发展,会继续持有Sea的股票。”

陈达认为Sea股价下跌更多是由于此前暴涨后的正常回调。腾讯的减持只是放大了一部分投资者的恐惧情绪,而从减持行为本身的意义来看,陈达认为对Sea来说其实不是一件坏事。

Sea于2017年10月在纽交所IPO上市,是东南亚首家在美上市的互联网公司。Sea上市时的发行价只有15美元,此后几年股价一路走高,2021年10月的高点时一度达到372美元,比发行价高了近25倍,总市值也逼近2000亿美元,与最高时的美团、京东、拼多多相当。

但在达到高点后,最近3个月Sea却开启暴跌模式,从372美元的高点降至目前约175美元,跌幅超过50%。

Sea本来就处于股价动荡的时期,腾讯又是Sea最重要的投资者,其减持进一步加大了其他投资者的担忧。腾讯从2010年就开始投资Sea的前身Garena,并在此后不断增资,截至2017年上市前,腾讯持有Sea将近40%的股权,是公司最大的股东。

但值得注意的是,腾讯减持Sea和京东有本质的不同。首先,与腾讯减持京东大部分股权,只保留了很少的比例不同,腾讯持有Sea的股权仅从21.3%降低至18.7%,且承诺未来至少六个月内不再次减持。

此外,腾讯除了持有sea的A类普通股,还持有拥有超级投票权的B类股。在减持前,腾讯拥有22.9%的股权和23.3%的投票权,是创始人李小冬(25.1%股权和37.7%投票权)之外对公司决策影响最大的股东。

而在这轮减持中,腾讯把所有B类股都交易给李小冬,后者成为B类股份唯一持有人。腾讯对Sea的投票权将降低至10%以下,李小冬的投票权从38%增长至50%以上。

就像腾讯表述的其一直以来的投资逻辑∶“投资处于发展阶段的公司,这样被投资的公司可受益于腾讯带来的长期资本,为其发展及扩张提供便利,支持及分享被投公司的增长,并在被投公司可为其未来计划自行筹集资金的时候退出。”

陈达也认为,把更多投票权让渡给创始人对公司的成长来说是一件好事。“创始人公司会有非常鲜明的个人属性和色彩,有核心指挥,各方面比较容易协调,一般而言也更加有动力,没有创始人想要给腾讯打工。”

另外,减持释放的“与腾讯减少关系”的信号,可以让Sea在国际市场动作时阻碍更小。花旗分析师指出,在对Sea更低的投票权控制下,腾讯游戏团队在全球市场直接发布游戏时能减少潜在的冲突。

真正的问题

尽管腾讯的减持并不是Sea真正的问题,但Sea也确实面临一定的困境,这也是为什么在腾讯减持前,Sea的股价已经在2个月里从高点回调了近35%。

Sea的回调开始于三季报发布前后,看似无休止的亏损是投资者最担忧的部分。

2021年三季度,Sea的收入同比增长了122%,达到27亿美元,比预期高出2.4亿美元。但是,公司的净亏损也同步扩大到了5.71亿美元,每股亏损达到0.84美元。

Sea的56%收入来自电商业务,三季度营收为15亿美元,增长134%。从增速来看,电子商务业务的增速已经逐月下滑至134%左右。与此同时,Shopee的亏损却还在继续扩大,其第三季度每笔订单的调整损失率为0.41美元,环比同比都没有明显的改善。

此外,作为现金牛的游戏部门也触及天花板。2021年三季报披露,游戏流水在三季度下滑严重,活跃用户更环比零增长。归根结底,做出《FreeFire》这款堪比Sea版《王者荣耀》的游戏之后,Sea的游戏部门始终没有找到新的增长点,这导致Sea在东南亚游戏市场的份额逐渐被其他对手侵蚀。

对于亏损的电商业务,李小冬仍然坚持要持续加大投入,他曾说过:“在公司内部,我们不认为这是亏损,因为这是个尚未成熟的事业。就这类高速成长的业务而言……你必须先灌注资金,否则不会成功,对电子商务来说,规模至关重要。”

虽然成为了东南亚电商老大,但Shopee的竞争对手依然实力强劲。背靠阿里的Lazada不容小觑。同时,在该地区最大的经济体印度尼西亚,超级应用Gojek和电子商务巨头Tokopedia于5月合并成立了GoToGroup,而另一家电子商务集团Bukalapak本月早些时候,在当地交易所进行了印度尼西亚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IPO。

烧钱不会停,Shopee继续向外探寻市场,也有更多挑战等待着它。在南美市场,SensorTower的最新数据显示,Shopee的App月活和下载量在巴西市场反超当地龙头Mercadolibre,增长势头还在延续。另外,在巴西市场,快时尚跨境电商Shein去年营收接近100亿美元(约合653亿人民币),这是该公司连续第八年营收实现超过100%的增长,Shopee还要考虑服装垂直业务对电商的巨大冲击。

金融支付业务现阶段还处于早期推广阶段,SeaMoney为公司产生的营收贡献还无法体现。但从最新的财报中可以看出,Sea对数字金融业务投入却在增加。2020年第四季度,SeaMoney的市场营销费用从2019年第四季度的3880万美元增长至1.524亿美元,增长了292.4%,主要就是为了加大钱包服务的推广。

尽管面临亏损、竞争等一系列问题,股价也跌入2021年以来的低谷,但其实看好Sea的分析师也不在少数。根据雅虎财经分析师一致性分析,Sea目前的推荐评级为1.5,介于买入(2)和强力买入(1)之间,25位分析师给出的平均目标价为377美元,是Sea目前股价的2倍以上。

不论是腾讯的减持,还是居高不下的亏损,都不会是Sea的末日。只要Sea依然维持着目前每年平均100%以上的增长速度,愿意为这个东南亚“腾讯+阿里”的新故事买单的人,依然能从新加坡排到几千公里外的硅谷。(来源:极客公园)

相关阅读:
中金:维持腾讯控股“中性”评级 目标价下调4%至527港元 一起教育2021年三季度净亏损4.899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