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 > 国内 > 正文

短剧成热点 平台与从业者探索商业化

比短视频时间长、内容丰富的短剧,很可能成为网生内容战争牌桌上玩家们的关键牌。

根据快手最新发布的数据,截至2021年10月,快手短剧的日活用户规模达到2.3亿,播放量破亿次的短剧已经超过850部,短剧总播放量已超过7700亿次。这样的数据反映出,短剧市场有海量的流量可供开发,而短剧更强的变现能力则意味着从流量到收益的链路进一步被缩短。

目前,快手平台上的短剧,已经有不少靠直播电商带货赚钱。米读就是其中一个玩家。米读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米读带货的主要商品是以短剧衍生品为主。“我们还是需要去找一个比较适合米读自己发展的模式,不管是直播带货也好,还是衍生品开发也好,总之要跟文创、短剧以及IP这些因素更加紧密连接。”

不少短剧主播则是通过直播销售美妆、衣物等相关产品。一位不愿具名的快手知情人士透露,相比付费短剧,直播带货的变现效果更好。

短剧+直播带货

目前,短剧的商业模式已经基本形成,主要有定制、分账、广告三种主流盈利模式。而电商带货也正在逐渐成为微短剧赚钱的主要模式之一。

短剧演员并不一定需要是网剧、电影演员。在明星纷纷都来短视频平台“营业”或者是直播带货的当下,他们已有在平台生存的粉丝基础和创作技巧,可以在平台内继续开发自己的各项事业。

从这一点来说,短剧这个新兴产业有着独特的商业优势,而平台能够为短剧创作者提供怎样的变现能力至关重要,其中包括广告、商演、电商等。

据观察,目前不少靠着短剧在抖音、快手走红的演员早已在平台上开展起了多项事业。例如,古风作者“御儿”已经有了自己的美妆品牌,在介绍妆容时进行带货;“一只璐”也有自己的品牌,并在直播间带货。

短剧的商业化一直是平台和MCN机构探索的重要方向。各家短视频平台也依托自身生态,加速建立与短剧达人、品牌方的联系,打造另类营销路径,在竞争激烈的短视频赛道寻找新的增长点。笔者发现,快手上的短剧账号除了通过付费短剧进行变现以外,也开始试水直播电商。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表示,相比把内容当成商品的模式,创作者通过短剧涨粉,再用电商的方式变现,拓宽了微短剧的商业模式。对于短剧创作者来说,平台不再是唯一的买单者,这对整个生态来说长期是有益的。

引流能否长久

大有“钱”景的短剧市场,的确吸引了大批入局者。米读、阅文集团等网文平台携IP入场,一方面是为自有IP寻找孵化新路径,另一方面也通过热门短剧打响知名度,反哺平台;古麦嘉禾、仟亿传媒等MCN机构则更倾向于“跟着平台方向走”,在此过程中,短剧的确成为了其转型的一个契机;对社区达人来说,从短剧到电商的变现路径变得更加直接明了,短剧主播的概念相应诞生。但这是否是短剧未来的主流发展方向?

互联网分析师于斌表示,目前在短视频平台上做电商最大的问题依旧是供应链和售后。与短剧相关的直播带货也不例外。“直播带货需要有一定规模的选品、采购和售后团队,短剧的团队是否能在制作短剧的同时兼顾电商业务,服务好自己的私域粉丝,是个比较大的问题。短期来看,直播带货的确能帮助短剧主播们变现,但要留住粉丝还是要靠实打实的性价比。”

艺恩近期发布的《2021视频内容趋势洞察——短剧篇》显示,在政策指导支持、平台及机构联合发力的情况下,在用户消费习惯碎片化、精品化以及技术发展推动媒介融合等多重背景下,兼具短视频娱乐化、轻体量化及专业化等特征的短剧成为短视频升级、长视频拓新的重要发力点。2019年~2020年“抖快微”(抖音、快手、微视)和“优爱腾芒”(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芒果TV)等视频平台、影视公司、网文平台、MCN机构争相布局,促进了短剧市场快速发展。

快手方面表示,2022年寒假,平台也将再次推出多部各具特色的精品星芒短剧,涵盖古风、甜宠、仙侠、医疗、乡村等题材。而作为快手在这一行业中的直接竞争对手,抖音在短剧内容上也开始有了更多的动作,并且近日有迹象显示,抖音方面已开始内测短剧的付费模式和入口。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优质短剧内容在平台方逐渐实现商业变现升级。快手近期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0月,快手平台短剧创作者的总收入已超10亿元,每天有收入的创作者较上年同期提升了3倍以上。但是,对于收入中分账、广告和直播带货的占比,目前任何平台都未给出具体数据。

相关阅读:
百度游戏裁员后续:补偿提高,部分员工留下善后 日本家用游戏市场规模2021年减少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