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 > 国内 > 正文

虚拟偶像A-SOUL塌房,打脸乐华

记者/俞瑶强亚铣

责编/任志江

有着字节跳动和乐华娱乐双重光环的“加持”,出道时首支PV曾经宣传“永不塌房“”,年入千万的虚拟偶像团体A-SOUL最终还是难逃“塌房”命运。

近日,虚拟偶像A-SOUL成员“珈乐”宣布“直播休眠”,随后曝出“珈乐”的扮演者受到公司压榨、工作强度大和待遇太低等负面消息。粉丝们的情绪迅速被引爆,也将背后的乐华娱乐和字节跳动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珈乐休眠”事件中,收入是粉丝与A-SOUL企划团队争论的焦点之一,粉丝们不满扮演者的收入太低。而从事虚拟人研发工作3年的卢其(化名)向红星资本局坦言,从公司的角度看来,虚拟偶像扮演者的定位仅类似于“部门员工”,几千元的月收入实属正常水平。

相比扮演者的低收入,A-SOUL的“吸金”能力却高得惊人,背后的乐华娱乐赚得盆满钵满。虚拟偶像也因为“可控”和“风险低”一度被市场追捧,成为大热的风口。

而此次“珈乐休眠”事件,会不会影响乐华娱乐的IPO之路?会不会影响市场对虚拟偶像赛道的信心?

图据IC photo

图据IC photo

“顶流”虚拟偶像“塌房”:粉丝声讨扮演者收入太低、被公司压榨

5月10日下午,A-SOUL的B站官方账号宣布,成员“珈乐”将从本周开始终止日常直播(包括单播和团播)和大部分偶像活动,进入“直播休眠”。官方表示,珈乐的“直播休眠”并不等于退出A-SOUL,不会启用别的演员(即扮演角色的真人),也不会有新角色加入代替珈乐。

此前在央视财经的报道中,“珈乐”被称为收入排名第一的虚拟主播,单在2021年11月就进账214万元。此外,“珈乐”在B站、抖音和微博还拥有超过200万的粉丝。

“珈乐”2021年11月进账214万元据央视财经截屏

“珈乐”2021年11月进账214万元据央视财经截屏

拥有强大吸金能力和庞大粉丝群体的“珈乐”为何突然“休眠”?A-SOUL的官方解释称,是由于“身体及学业的原因”。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虚拟偶像A-SOUL的5位成员均是由真人扮演,通过穿戴动捕设备将真人动作转化为虚拟形象。官方解释中的“身体及学业”原因,当然是指“珈乐”背后的扮演者。

A-SOUL企划团队的官方解释

A-SOUL企划团队的官方解释

但粉丝们对此说法并不买账。截至目前,上述声明在B站已有超过5.7万条评论,粉丝们纷纷留言表示无法接受“珈乐”突然退出,还将“A-SOUL”的词条送上了微博热搜。

随之而来的是更大的负面消息。有粉丝曝出“珈乐”扮演者离职的真实原因,或是不堪忍受公司压榨、工作强度大和待遇太低等。

来自某985大学的学生小贝(化名)是“珈乐”的粉丝,5月15日,她告诉红星资本局,粉丝们发现了疑似“珈乐”扮演者的网易云音乐账号。小贝称,该账号的内容显示“珈乐”的扮演者遭到了职场PUA和霸凌。

让粉丝感到不满的,还有扮演者们的薪资待遇。一张在粉丝群中广泛流传的截图显示,A-SOUL的5位成员扮演者底薪只有“一万一底薪+1%的提成”;另一个账号则称,A-SOUL的5位成员扮演者每月工资只有七千元。

对于上述薪资,小贝告诉红星资本局,知道公司会拿走一部分,有心理预期,但没想到会是这么低,难以接受。有粉丝算了一笔账,如果花138元为“珈乐”充值一个B站“舰长”,除去平台50%的抽成,“珈乐”扮演者只能分到6分钱。

公司称目前还在亏损状态:粉丝难买账,不愿再为A-SOUL消费

“珈乐休眠”事件不断在社交平台中发酵。对于粉丝们质疑的压榨扮演者、薪资太低等问题,A-SOUL官方于5月11日凌晨紧急辟谣,称相关传言不实,并向粉丝道歉。

A-SOUL官方辟谣

A-SOUL官方辟谣

5月14日,A-SOUL制作委员会再次发布声明,表示已经和“珈乐”扮演者解约,公开了扮演者的收入构成,称“公司一直努力为她们提供在行业里有竞争力的收入和相关福利”,并且不存在“霸凌、压榨”的情况。

声明中还提到,虚拟主播的收入要分给平台、乐华娱乐等,也有较多的研发和美术成本,单项目视角看目前处于较大幅度的亏损状态。

但粉丝们仍然对A-SOUL官方的说法不满意。在最新的一份粉丝联名信中,提出了更多关于薪资、解约和霸凌的疑问,要求官方作出回应。

5月15日,粉丝发文向A-SOUL官方提出诉求

5月15日,粉丝发文向A-SOUL官方提出诉求

5月15日,红星资本局发现,疑似“珈乐”扮演者网易云账号中的相关内容,目前已搜索不到。随后私信该账号,询问其是否为“珈乐”的扮演者,截至发稿暂未获得回复。

“珈乐休眠”事件,掀开了顶流A-SOUL的面具,让粉丝们看到虚拟偶像不为人知的一面。用粉丝的话来说,这是虚拟偶像“塌房”。

紧接着,粉丝们的态度也发生了转变。数位粉丝都对红星资本局说到,“珈乐事件”后将不再为A-SOUL消费。红星资本局注意到,短短几天内,A-SOUL官方B站账号就掉粉近6万人。

粉丝们的矛头也指向了A-SOUL背后的公司:互联网巨头字节跳动和即将赴港IPO的乐华娱乐。

过去5个月里,粉丝刘熙(化名)为A-SOUL花费了数千元,而她的月薪为4000元。刘熙向红星资本局表示,她是喜欢A-SOUL的5位成员,才为她们花钱,而不是为了她们背后的“资本”。

从业者讲述:扮演者定位为普通员工,七千元薪资正常

扮演者收入是粉丝与A-SOUL企划团队争论的焦点之一。

从A-SOUL制作委员5月14日发布的声明来看,扮演者的收入由每个月固定收入+奖金+直播总流水的10%构成。虽然并未说明具体数字,但相比“直播抽成1%”的传言要高出不少。

虚拟偶像行业中,扮演者的薪资水平如何?从事虚拟人研发工作3年的卢其(化名)向红星资本局坦言,这个行业没有太多高薪,相比其他平台的主播,被称为“套中人”的扮演者收入确实要低得多,甚至可能还没有自己团队中的技术人员薪资高。

卢其提到,自己运营的两个虚拟人,收入一般是平台扣50%,运营团队分50%,其中技术、策划、经纪和扮演者有不同的比例。而虚拟偶像扮演者的角色,只是虚拟偶像开发链条中的一环。在公司的角度看来,虚拟偶像扮演者的定位仅类似于“部门员工”,7000元的薪资其实是正常水平。

5月16日,红星资本局在Boss直聘平台搜索“虚拟主播”岗位时发现,其薪酬定价大部分在每月4000元到15000元之间。

Boss直聘平台“虚拟主播”岗位的薪酬情况

Boss直聘平台“虚拟主播”岗位的薪酬情况

而相比扮演者“平常”的薪资水平,A-SOUL的吸金能力却高得惊人。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A-SOUL每月直播收入与B站旗下Virtual Real组合长期排名前两位。A-SOUL成员“贝拉”是B站第一个达到“万舰”成就的虚拟主播,按照B站最普通的舰长价格198元,其收入已经超过200万元。

而此次事件中的“珈乐”,则迅速以12237个舰长刷新了“贝拉”的纪录,其中还不包括直播打赏收入。据央视财经报道,“珈乐”被称为收入排名第一的虚拟主播,单在2021年11月就进账214万元,当月全行业虚拟偶像收入不过5000余万元。

除了直播活动,A-SOUL的周边商品也销量惊人。在抖音A-SOUL官方小店,店铺统计显示售卖数量超过了10万件,其中售价599元的一周年纪念礼盒卖出了5027件,收入超过300万元。

A-SOUL周边商品销量惊人

A-SOUL周边商品销量惊人

此外,红星资本局不完全统计,A-SOUL曾为肯德基、欧莱雅、小龙坎火锅、keep等多个品牌代言。

低成本、高毛利、“人的风险”依然存在乐华娱乐上市之路是否受阻?

此前,在“元宇宙”风口大热时,市场对虚拟偶像追捧有加,低成本与高毛利是重要原因。

从乐华娱乐的招股书可以看出,A-SOUL强大的吸金能力,让乐华娱乐的泛娱乐业务收入一举增长79.6%,从2020年的2108万元增加至2021年的3787万元,毛利率更是从56.5%增加至77.7%。

信达证券研报也指出,虚拟艺人成本显著低于真实艺人,乐华娱乐2021年相关业务收入3787万元,营业成本仅845万元,毛利率远高于公司真人艺人管理板块2021年46.01%的毛利率。

据乐华娱乐招股书

据乐华娱乐招股书

因此,乐华娱乐也对虚拟艺人抱有更大的期许。其招股书中提到,计划加大对虚拟艺人运营与商业发展的投入,通过流媒体直播、虚拟音乐会和代言衍生等创造更多利润空间。

市场看中虚拟偶像赛道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则是“可控”和“风险低”。

此前,明星偷逃税款、道德翻车事件频频发生。电子商务研究所所长崔丽丽接受红星资本局的采访时曾表示,虚拟偶像不会出现道德风险,对品牌来说安全系数更高;也很少出现个人因素影响商业关系的情况。

孵化出“柳夜熙”的创壹科技董事长谢多盛也有同样的看法,“不管是明星还是MCN的签约红人,其实都会遇到个人生活影响职业的情况,如果是虚拟资产,风险性会小很多。”

而此次的“珈乐休眠”事件,则证明了虚拟偶像行业依然存在“人为因素”的风险。虚拟偶像也不能完全摆脱传统偶像的困境。

信达证券指出,相较管理真实艺人,管理虚拟艺人涉及的挑战较少,虚拟艺人的公众形象可有效管理,艺人管理公司对虚拟艺人的控制力更强,但目前仍无法完全摆脱扮演者的依赖。

5月16日,虚拟偶像集原美的创始人刘勇告诉红星资本局,利用扮演者的个人魅力迅速把虚拟人做起来是这个行业初期的捷径。要避免扮演者或者其他环节“卡脖子”,还需要寻找更优解。但目前来看,虚拟人仍然比真人可控得多,毕竟虚拟资产还在,账号还在,市场上也有换声优或者更新音库继续运营成功的动漫角色和虚拟偶像。

如果A-SOUL因此“停摆”,会不会影响乐华娱乐的IPO之路?会不会影响市场对虚拟偶像赛道的信心?依然有待时间的检验。

相关阅读:
全国政协召开“推动数字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专题协商会 京东:新业务2022年第一季度营收57.6亿元 同比增长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