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 > 国内 > 正文

中国创业者的印度金矿,是怎么变成出海鸡肋的?

中国创业者的印度金矿,是怎么变成出海鸡肋的?

作者/连冉

编辑/郑玄

小米印度的一场税务危机,把在中国创投圈里沉寂了一年多的印度市场,再度拉回人们的视野。

印度曾是中国出海创业者的金矿。但从 2020年 6月开始的针对中国背景 App的大规模封禁之后,许多创业者选择了离开。很多人再也没有回去,一些人留在印度换马甲继续挣扎。

一位曾驻印度的投资人告诉极客公园,他了解到的一个信息是,印度政府内部还是把打击中国企业作为头号目标之一,“印度政府官员是在抓中国企业的,然后都作为 KPI考核去考。”

中印之间大的趋势性问题不解决,无论对于投资人还是创业者,充满不确定性的印度,都不是好去处。过去两年里,许多创业者转向了东南亚、中东与欧美,即使一些大型平台保留了印度区,也基本砍掉了市场投入,只保留最低限度的运营。

小米被查,冻结550亿卢比银行资金

小米集团在印度银行账户中的 555.1亿卢比(约合 48亿元人民币)资产到底会被怎么处理,5月 12日的听证会并未给出结果。

印度 Karnataka高院的法官表示,允许小米印度通过银行授信额度继续向外国实体支付进口智能手机生产和销售所需物品的款项,但不包括特许权使用费;并指印度执法局提出恢复冻结的要求,事件需进一步举行听证,下次听证会将于 5月 23日举行。

对于这次事件可能的结果,一位创业者估计,小米应该会跟政府进行几次听证会的沟通,然后双方最终敲定一个折中金额,“基本上都是这样做的”。在他看来,小米最近在印度的这些遭遇并不突然。此一事件的核心在于印度政府想要留更多的税收在当地,而企业方面则想更加合理地进行税务筹划,这其中必然存在意见相左,毕竟印度并不是税收洼地。

印度执法局对小米的调查开始于今年 2月,其称小米印度以特许权使用费的名义向外国实体汇款 555.1亿卢比,但小米印度并没有从三家外国实体获得任何服务,这违反了 FEMA《外汇管理法》第四条。

4月 30日,小米印度否认了指控,在推特上称,“作为一个致力于印度的品牌,我们所有的运营都严格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我们致力于与(印度)政府当局密切合作,以澄清任何误解。”

类似的指控不是第一次发生。此前在 2021年 12月,印度财政部就曾对包括小米印度在内的公司遵守相关所得税法规的情况开展调查。这次调查的结果是,今年 1月,印度财政部向小米印度追缴 65.3亿卢比(约 5.7亿元人民币)税款,理由为小米印度向美国高通和小米中国总部支付的特许权使用费和许可费并未计入其进口商品的交易额当中。

当时小米表示会继续与印度有关部门进行沟通,然而很快,小米印度的相关资产再次以同样的理由被印度政府扣押。

印度是小米重要的国际市场。自 2014年进入印度市场后,小米在 2017年底以 23.5%的市场份额追平三星,并列成为当年印度市场出货量最大的手机品牌。

中国创业者的印度金矿,是怎么变成出海鸡肋的?

综合市场研究机构 IDC、Counterpoint和 Canalys公布的历年数据显示,从 2018年到 2021年全年,小米在印度智能手机市场份额分别为 28.9%、28.6%、26%、24%,虽然出货量领先,但市场份额一路下滑。今年一季度,小米手机在印度市场出货量为 800万部,市场占有率已降至 21%。

去年,小米与 vivo、realme、OPPO四大国产手机厂商在印度合计占据 68%的份额,但危机已经显现。去年 10月,根据志象网,印度电子和信息技术部(MeitY)向中国智能手机品牌 vivo、OPPO、小米和一加发出通知,要求获取这些手机及其组件的有关数据和细节。自 2020年 6月以来印度发布了对数百款中国背景 App的封禁令,而后类似氛围蔓延到了手机制造领域。

充满不确定性的印度,对于中国的创业者而言,商业机会每况愈下。

离开的,继续挣扎的

2020年 6月开始的针对中国背景 App的大规模封禁之后,很多国内出海创业者离开了印度市场。很多人再也没有回去。今天的局势虽然没有两年前紧张,但对出海的中国创业者而言,印度依然不是一个好选择。

“如果没有做一些政府关系的工作,把本地印度人引入做联合创始人,基本上很难在印度长期地经营下去,印度政府一定会找你麻烦的。”一位曾驻印度的投资人告诉极客公园。他还了解到的一个信息是,印度政府内部还是把打击中国企业作为头号目标之一,“印度政府官员是在抓中国企业的,然后都作为 KPI去考核。”

NextBillion.AI是一家在海外为企业做地图定制服务的公司,三位 co-founder中有两位印度人,CTO郑少麟则有多年互联网技术和管理经验,曾参与创立多家科技创业公司。

NextBillion.AI的三位创始人

NextBillion.AI的三位创始人|图片来源:官方网站

因为有印度高管背景,NextBillion.AI自身并没有怎么感受到来自地缘政治的压力,不过通过投资人,郑少麟也有了解到印度市场存在的一些潜规则,比如印度资本如果在运营公司的比例达不到 25%,就会面临一些压力;在印度运营公司,一定得有至少一位当地的高管。

关于所谓潜规则,出海印度的 OTA HappyEasyGo的创始人兼 CEO查彦秋则有不同的看法。在他看来,这些问题是很容易规避解决的,“已经简单到你找一个当地的比较不错的律所就可以解决,差不多你今天给钱,对方明天就能把方案发给你。”

不过,就算避开地缘政治之下的“潜规则”不谈,中国创业者在印度市场也有很多需要克服的难关,比如各方之间语言文化宗教的不统一,前述投资人还称,印度本土创业环境很好,但有跟中国一样的问题,人多又聪明,很“卷”。

一位直播行业从业者对于印度“卷”的感知更加强烈,一再收紧的投放,互相之间加剧的竞争,“各自使劲薅老用户,薅竞争对手,互相派间谍去挖人,不是靠正常手段搞增长,而是搞私底下的竞争”。

平台上的印度内容生产者也抓准了中国运营者的心理:“印度人很聪明,他们很清楚中国厂商的心态,找准心态和你谈,压缩了中国厂商利润空间。尤其是中小厂商,普遍只能让渡自己的利益。那次大规模封 App的事情发生之前利润率有 40%-50%,现在只有 20-30%,赤子城更惨,利润率降到了 15%。”

即便如此,也还是有人留在印度挣扎。前述直播行业从业者告诉极客公园,在印度,仍然有很多中国创业者不愿意放弃已经教育成熟的市场,App被封,就搞马甲包,“原来的产品被封了,把代码复制再搞一个名字相近的产品。然后把公司主体、服务器换到新加坡,或者印度、巴基斯坦,继续在夹缝里生产。”

但这些做法也并不安全。今年 2月,印度政府再次以“安全威胁”为由,禁用 54款中国应用程序。提前向印度《经济时报》透露信息的官员还表示,印度政府已经注意到,印度不少人通过 APK文件等替代方式下载此前被封禁的 TikTok和 Wechat等 APP。

印度地区人民使用 Tik Tok

印度地区人民使用 TikTok|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印度本身是火热的市场。根据投资基金 Iron Pillar的最新报告,到 2025年,印度预计将诞生 250多家估值 10亿美元或以上的独角兽或私营初创公司。2021年,44家初创企业进入独角兽俱乐部,美驰咨询(印度)公司 CEO马尼莎·吉罗特拉对此称,“现在围绕印度的这种热情就是中国 15年前的情况,各个部门的竞争都非常激烈。”

面对已经被教育相对成熟的印度市场,没有人愿意轻易放弃。但现状如此,中国创业者应该何以自处?前述投资人建议,现在不要再去碰印度市场,另寻他处才是明智选择。仍在印度运营业务的几位创业者也持有类似的看法,毕竟出海印度本身已是一场冒险,如今两方政府都不再支持,何苦为之?(来源:极客公园)

相关阅读:
最低6元即可更改IP地址? 360:已成黑产伪装工具,存隐私泄露风险 “支持数字企业在国内外上市”,释放出哪些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