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 > 国际 > 正文

谷歌甲骨文专利大战落幕:安卓使用Java函数接口不构成侵权

原标题:谷歌甲骨文专利大战落幕:安卓使用Java函数接口不构成侵权,利好中国开发者

作者/诸未静实习生/周天娇

编辑/曹金良

“如果允许甲骨文对Java函数接口(Application Programming Interface,简称API)进行版权保护,就好像是允许柯蒂键盘的发明者可以拥有所有电脑的知识产权一样。”

4月5日,伴随着大法官斯蒂芬·布雷耶(Stephen Breyer)的精妙比喻,旷日持久的甲骨文诉谷歌侵权JavaAPI一案落幕。美国最高法院判决谷歌以6比2的判决比分胜诉,裁定谷歌在安卓操作系统中对甲骨文JavaAPI的有限复制构成合理使用(fair use)。

受此消息影响,谷歌市值大涨,飙升近600亿美元。另一方面,甲骨文总法律顾问兼执行副总裁多里安·戴利(Dorian Daley)开始在社交媒体质疑谷歌的技术统治地位,“谷歌窃取了Java,花费了十年时间打官司,以维护自己的垄断地位。”

长达十一年的版权纠纷已画上休止符,但给全球软件产业可能带来的持续影响仍有待观察。当软件产业开源、共享已成不可阻挡的潮流时,这个判例又将给中国的开发者和IT企业带来哪些利好?

11500行代码,两巨头缠诉十一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甲骨文与谷歌的专利案子历经十一年,标的88亿美元,历经三个独立审判,两个独立上诉。

软件工程师中具有极高人气的Java语言,是这场纠纷的缘起。谷歌公司在开发安卓系统过程中使用了Sun Microsystems公司开发的Java API的11500行代码,而这家公司已于2010年被甲骨文收购。

2010年 8月,甲骨文在加利福尼亚州北部地区法院起诉谷歌侵犯版权和专利。该案的法官威廉·艾尔苏普(William Alsup)将案件审理划分成版权、专利和损害赔偿三个审理阶段,其中版权阶段自2012年开始审理。艾尔苏普法官认为,API根本不受版权保护,软件包、类和方法的命名以及排序方式不值得版权保护。

一个有趣的细节是,为了验证自己的观点,富有极客精神的艾尔苏普法官公开表示,自己已经上手尝试了一些编程工作,“我已经编写了诸如range check之类的代码快一百次。我能行,你也能做到。这是如此简单。”

随后,案件上诉至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听证会于2013年举行,判决于2014年发布。法院指出,要获得版权保护,作品必须是原创的。就甲骨文的API软件包而言,其总体结构是具有原创性的,因此其“结构、顺序和组织”是受版权保护的。该案被发回地区法院进行二审,根据版权保护下合理使用的豁免对谷歌的行为重新定性。这一次,谷歌面临着高达88亿美元的赔偿风险。

时间来到2016年,新一轮地区法院审判针对“谷歌是否构成合理使用”进行了辩论。陪审团裁定谷歌复用了37种Java API和11500行受版权保护的甲骨文代码用于其安卓操作系统,属于合理使用。

随后,甲骨文再次上诉至巡回法院。法院认为,谷歌对Java的使用不属于合理使用范围。谷歌使用这些代码,是出于与甲骨文相同的目的和功能,甚至没有进行任何的更改与重写。在新平台的意义上,它也不是变革性的,因为其他依托Java语言开发的智能手机早于安卓。2018年3月,美国联邦巡回法院认定安卓侵权,甲骨文胜诉。

2019年1月,谷歌要求最高法院对与甲骨文之间的Java API版权诉讼做出最终裁决。2019年11月,最高法院同意复审案件,双方也在第二年10月开展了口头辩论。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裁决被延后至2021年4月。

这一次,多数法官认为,谷歌复制JavaAPI是一种变革性用途,在法律上是对这种代码的合理使用。判决书还指出,前述11500行代码仅占JavaAPI总计286万行代码的0.4%。

两个核心争议

谷歌和甲骨文反复争论两个核心问题:一个语言的接口是否受到版权保护?对它的复用是否侵权?

甲骨文反复强调,既然软件受到版权保护,接口作为软件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显然应该受到版权保护。

而谷歌方则指出,在讨论一切问题之前,首先需要详细辨析API的概念。三垣(海南)科技有限公司首席战略官、前甲骨文主任工程师黄湧向记者解释了API的概念。他指出,一个应用程序不需要也不可能所有的事情都自己做,绝大多数基本的操作,比如说输入、输出、一些基本的算法,都需要通过应用程序接口,也就是API去调用平台本身已经存在的功能来实现。

他介绍,Java运行环境(Runtime)和 Java开发包(Java Development Kit)本身提供了一系列的基本功能,或者说是基本的框架(Building block),而API定义了这个框架以及在程序中调用该框架的函数。应用程序根据API,通过正确的函数格式,可以调用Java平台的底层功能,从而使其运行起来。

“没有API,一个程序什么也做不了。即使最基本的Java程序,也需要按照API定义的格式,调用输入、输出、字符串处理等基本操作。”黄湧解释,Java API是任何Java程序、Java应用的最基本的基石,也是Java应用运行的框架。一个Java程序,基本上就是逻辑(算法)实现加上API调用。

黄湧进一步解释,对于许多普通的软件工程师而言,他就是一个“API Caller”,主要工作就是“写好业务逻辑+API调用”。

“对于Java这种语言来说,智慧确实不在接口上。”北京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的一位软件工程师也向记者提出了类似观点,“就好像大家造车,不管是油动、电动,还是油电混合的,对于开车的人来说,不就是一脚油门踩下去吗?”

而一位谷歌工程师对记者表示,他认为版权保护不能非黑即白,尤其是涉及到API。在他看来,“最佳的API设计方式”只有少数几种,“找出最合理的API框架,的确蕴含了独特的人类劳动。”

“比如说1万行,如果是代码的话,授权费1万元。那如果是API,2000元行不行?”他建议,应该给API设计的授权,定一个明显低于代码授权的价格,这样既能保护版权,又不至于对小公司和普通商业公司造成巨大的经济压力。

82岁的大法官布雷耶最终认为,如果允许甲骨文对API进行版权保护,就如同允许柯蒂键盘的发明者可以拥有所有电脑的知识产权。他进一步指出,“如果你现在让别人拥有它的版权,他们就会控制所有的打字机,这和版权没有任何关系。”

法官艾蕾娜·卡根(Elena Kagan)则引用了元素周期表和动物物种分类系统来打比喻。她认为,这两样东西都和API一样,是并不具有版权保护的信息组织和呈现方法。

美国最高法院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允许软件工程师访问其他代码的API与其他类型的计算机程序有很大的不同。

“作为界面的一部分,被复制的代码与不可复制的思想固有地捆绑在一起……并激发了新的创造表达。”布雷耶在判决意见中写道,与很多其它计算机程序不同,复制的代码的大部分价值来自于开发人员对生态系统的投资,而不是程序的实际操作。谷歌使用该API来让 Java程序员构建安卓应用,法院宣布这从根本上是一种变革性的用途。

开源、共享仍是趋势

谷歌全球事务高级副总裁肯特·沃克(Kent Walker)对此判决表示欢迎,并在社交媒体上公开表示:“这一决定为下一代开发人员提供了法律上的确定性,他们的新产品和服务将使消费者受益。”

科技行业的贸易团体也对此裁决表示欢呼。美国计算机与通信行业协会主席马特·舒尔(Matt Schruers)认为,“高等法院的裁决,将合理使用扩展到计算机代码功能原理上,有助于软件开发。”

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主任、创始人张延表示,如果最终判决保护了甲骨文的版权,一般的软件开发者和小公司都将无法做二次应用,这对整个软件开发行业来说,都将产生巨大的成本。

所以,正如黄湧向记者分析,这个判例对整个软件产业的影响总体是积极的,“其实判决本身就有点为了行业,稍微牺牲甲骨文知识产权的意思。”

他认为,有了这个判例,谷歌就可以继续发展基于Java语言的安卓开发框架,从而吸引到更多的应用开发人员,让更多人有更高的热情为安卓操作系统开发应用,这对于基于安卓操作系统的产业,例如安卓手机,无疑是一个利好。对于许多普通的开发人员来说,他们的学习负担大为减轻,可以重复利用已有的知识和技能。

“这个判例也说明开源、共享仍然是信息产业、软件行业的一个趋势。”黄湧认为,未来不管是大型的分布式操作系统,还是底层操作系统乃至硬件,它们应该是继续走向共享、开放、通用的API框架。各大公司,各大组织,广大的开发人员,可以使用相同的API,而不必过分担心法律风险。

前述判例会对中国的开发者和IT企业会产生影响吗?黄湧认为,中国的软件产业同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相比,还是稍有落后,在基础软件领域则落后的更多。软件产业开源、共享的潮流和趋势,对于中国的开发者和IT企业来说是一个利好,可以站在一个更高的起点进行开发,更快的学习和消化先进技术。国内的许多IT大企业,比如说华为、紫光华三、深信服、东方国信等都积极投入开源软件的开发与应用,还有多家大企业基于Hadoop开发了分布式的操作系统和大数据系统。而华为也开源了自己的鸿蒙操作系统,希望可以吸引到更多的应用开发者,从而带动手机、物联网等产业的发展。

巨头间博弈仍在继续

另一边,甲骨文执行副总裁兼总法律顾问多里安·戴利(Dorian Daley)则抨击谷歌的技术垄断地位。他在社交媒体上表示,裁定使得“谷歌平台变得越来越大,市场力量越来越大”,并且让(其它公司)“进入市场的障碍越来越大,竞争能力越来越低。”

“他们偷走了Java,并花了十年的时间垄断。这正是全球和美国监管机构正在审查谷歌的商业行为的原因。”戴利说。

不过,张延来认为,上述声明更像是甲骨文的一种公关策略,“就诉讼层面而言,两家商业公司是在讨论,对JavaAPI的使用是否构成侵权。在这个过程中,谷歌并没有滥用优势地位。”

裁定发布后,谷歌的市值随后大涨,飙升近600亿美元。而在科技股普涨的带动下,甲骨文虽然输了官司,股价也在4月5日创下60日新高,涨幅达2.53%。

最终判决虽已落定,但两家科技巨头的较量仍未停息。

据报道,谷歌将停止使用甲骨文的财务软件,将在5月份全面迁移到思爱普软件上。不过,谷歌选择迁移或与双方的专利诉讼并无直接关联,原因可能是双方在云计算市场上竞争日益激烈。

多年来,甲骨文也一直拒绝为谷歌云提供数据库软件认证,这意味着谷歌云计算客户很难保证在在不违反甲骨文许可政策的情况下将数据库托管在谷歌云中。

相关阅读:
FTC敦促法官拒绝Facebook驳回垄断诉讼的请求 Snap收购线上购物应用Screenshop:大举推进网上购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