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 > 国际 > 正文

杰克·多西:其他硅谷创始人选择的是“自我”,而不是公司

文/Felicia Hou

编译/杨二一

杰克·多西已经卸任推特(Twitter)的首席执行官——但这并不妨碍他在临走时对其他首席执行官进行抨击。

在11月29日上午宣布辞职的电子邮件中,多西写道,尽管很多人强调公司由创始人领导,但他认为这最终将“严重受限,成为一个失败点”。

“能够达到这个水平的公司不多。”多西总结道,“也没有多少创始人会选择他们的公司,而不是他们自己的自我。”

“创始人至上”的文化在硅谷很常见。在告别信中,除了恭维自己之外,多西指的可能是其他的一些科技行业领袖。

2004年,马克·扎克伯格在他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的宿舍里创办了著名的Facebook,即现在的Meta,并一直担任首席执行官至今。在过去的几年里,Facebook一直是一些争议的对象,从美国总统大选假新闻的肆意传播到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的丑闻等。在过去的一年里,对Facebook的批评达到了白热化,据揭露,该公司允许高知名度的用户绕过内容审核规则,还忽略了对青少年心理健康的有害影响。虽然有呼声要求撤换扎克伯格,批评他的领导风格,但扎克伯格已经公开表示,他没有计划很快下台。

多西曾经嘲笑过扎克伯格的野心,即把他的公司专注于元宇宙——一个融合了虚拟、增强和物理现实的数字世界。在Meta宣布重塑品牌后,多西似乎同意推特上用户的观点——他们认为,元宇宙可能成为一个“乌托邦式的企业独裁”。

埃隆·马斯克是特斯拉(Tesla)和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的联合创始人,目前担任这两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同时,他公开与其他首席执行官和政界人士的不和,并因为他的推文而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发生严重冲突。去年10月,YouTube的联合创始人查德·赫尔利在推特上抨击马斯克,称他是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和美国歌手坎耶·韦斯特等人“自我轴心”的一部分。马斯克的回应是:“别再当查德了。”

埃文·斯皮格尔在2011年创立了社交媒体公司Snap,并一直担任首席执行官至今。早在2018年,在公司内部人士称公司文化“有毒”之后,他的领导力受到了抨击。同年,Snap开始失去用户,并面临股价下跌的困境。2019年,Snap的首席财务官和负责投资者关系的副总裁都在上任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因为被报道与斯皮格尔发生冲突而下台。

当时,批评者警告说,他是“创始人综合症”的受害者。“创始人综合症”是年轻创业者中的一种明显趋势,他们不愿意将行政控制权交给外部力量。斯皮格尔至今仍然是首席执行官,而且Snap自此恢复了活力——根据其第三季度的收益报告,其收入同比增长了57%,社区拥有超过3亿用户。

一些不愿意下台的创始人最终也被迫离职。特拉维斯·卡拉尼克于2009年共同创立了Uber,在来自一些最大投资者的巨大压力下于2017年辞职。在他离职之前,有报道称工作场所的文化中充斥着性别歧视和骚扰,以及允许该共享汽车应用规避执法的程序——所有这些都是在卡拉尼克的领导下发生的。

尽管多西已经正式卸任领导推特的职务,但他一直坚守在Square的首席执行官位置上。这是一家他在2009年共同创立的数字支付公司。目前,Square的估值为980亿美元,11月其报告的第三季度销售额令人失望。

在11月29日的辞职信中,多西赞扬了将接替他担任首席执行官的帕拉格·阿格拉瓦尔和将成为董事会主席的布雷特·泰勒。他还说,他决定离开公司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但这将让公司“变得更好”。

“我知道,我们会证明这是正确的行动。”他写道。(来源:财富中文网)

相关阅读:
微软在欧盟遭反垄断起诉,云服务捆绑销售惹争议 韩国虚拟资产所得税延至2023年起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