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 > 国际 > 正文

微软收购暴雪的B面

微软收购暴雪的B面

编译/Sin

微软毫无预兆地宣布以687亿美元的天价收购传奇游戏开发商动视暴雪。该交易的操刀者为微软XBox负责人Phil Spencer,微软此前收购的两个大型游戏开发商——《我的世界》所有者Mojang和Bethesda母公司ZeniMax,都是由Spencer主导。

不少媒体引用微软CEO纳德拉的评论,将这笔收购与微软在元宇宙的布局联系在一起——但这很难解释微软为何突然兴起,收购这个有近20年合作历史的合作伙伴,尤其考虑到动视暴雪至今在MR领域没有任何动作。

微软官宣后的第二天,彭博社从另一个角度解读了这笔收购发生的背景——动视暴雪首席执行官Kotick去年以来陷入的性骚扰丑闻,以及其他潜在收购方的退缩,是微软收购暴雪的B面。

去年年底,动视暴雪公司的员工和首席执行官BobbyKotick的“性骚扰门”事件曝光,Kotick被指控多年来知情公司的性骚扰问题。当时,一些微软的高级管理人员建议Xbox负责人Phil Spencer,联系陷入困境的Kotick。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此举的目的是向这个关键合作伙伴提供支持,并明确表示微软对动视暴雪对女性的待遇感到担忧。另一个目标:确保如果Kotick和董事会愿意出售公司,微软将有能力提出要约。在两周内打了几个电话后,讨论开始了。微软对收购产生了兴趣。

最终的结果,微软周二宣布以687亿美元收购动视暴雪,把这个曾经创造《使命召唤》系列和《魔兽世界》等超级IP的传奇游戏发行商纳入旗下。这一组合使微软一跃跨入顶级游戏开发商的行列,为该公司提供了多年来一直躲避它的移动端用户,并在微软和竞争对手竞相构建被称为“元宇宙”的虚拟现实平台时增加了实力。

BobbyKotick摄影:PatrickT.Fallon/Bloomberg

BobbyKotick摄影:PatrickT.Fallon/Bloomberg

尽管为最终协议铺平道路的事件发生于11月中旬,但微软高管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一直在暗示他们正在寻找交易机会。至少从2020年夏天开始,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SatyaNadella)就一直在寻找能够为这家软件制造商带来稳定的C端用户的收购。

2021年11月,在佩利中心国际理事会峰会上的一次采访中,Spencer重申了他经常表明的立场,即他正在寻求收购,并指出Xbox特别想要增加休闲和社交游戏的交易——动视暴雪的手机游戏正可以补足这一点。“我们有很大的野心,”Spencer在峰会上说。

大约在11月的同一时间,《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报道详细描述了动视暴雪旗下的一个工作室涉及的强奸指控,并表示Kotick已被告知涉嫌的事件,该事件发生在2016年到2017年,最终达成庭外和解,但未向董事会报告。这份报告引用了采访、公司电子邮件、监管要求和其他内部文件,从而证实作为动视暴雪首席执行官的Kotick,知情公司许多部门的员工的不当行为。文章还特别指出,Kotick还涉及到虐待案件的和解协议。

这份爆炸性报告发布后,Spencer在微软内部发布了一封电子邮件,称他正在“评估我们与动视暴雪关系的方方面面”,并根据这些爆料“进行持续的积极调整”。

两家公司已经合作了近二十年,动视经典IP《使命召唤》系列的第一代作品,就是在微软第一代Xbox游戏机销售。在彭博社看到的一封发给员工的电子邮件中,Spencer表示,他和微软的游戏领导团队“对动视的可怕事件和行为深感不安”。

其他合作伙伴表示,他们正在评估他们与动视的关系,一些投资者和员工呼吁Kotick下台。Kotick在周二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这笔交易与围绕动视暴雪的压力,以及他作为首席执行官时的压力无关。

Phil Spencer摄影:PatrickT.Fallon/Bloomberg

Phil Spencer摄影:PatrickT.Fallon/Bloomberg

幕后,Spencer正在研究一种合并方法。与之前大型游戏开发商的交易一样,微软很大程度上活用了Spencer数十年的行业经验。1988年,这位高管以实习生的身份加入微软,此前他曾在华盛顿温哥华的一家电脑市场销售视频游戏和PC设备。

尽管动视暴雪努力挽救其在玩家和投资者中的声誉,但在华尔街日报发表文章后的一个月内,公司的股价依然下跌了约15%。两名知情人士表示,权衡了潜在的收购者后,Kotick和董事会最初并未将微软确定为公司的出售对象。

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说,动视暴雪打电话试图寻找其他感兴趣的投资者,其中包括Facebook的母公司Meta和至少一家其他大公司。但其他潜在买家兴趣乏乏。在接受采访时,Spencer拒绝讨论交易是如何进行的。Meta发言人拒绝置评,动视暴雪的代表也没有回复置评请求。

由于动视暴雪的犹豫,微软一度退缩。他们告诉动视暴雪很高兴继续成为合作伙伴,并致力于在Xbox上销售更多动视暴雪的游戏。最终,动视暴雪重新回到谈判桌前,两家公司的团队都在假期工作以完成交易。微软聘请了高盛集团的DanDees担任顾问,动视暴雪聘请了Allen&Co的NancyPeretsman。这位知情人士说,虽然纳德拉在需要时参与其中,但大部分合并谈判是在Spencer和Kotick之间进行的。

两家公司都对谈判过程高度保密,尽管Spencer在《纽约时报》1月10日发布的播客中被质疑微软与动视暴雪的关系。

“我们与动视暴雪这样的合作伙伴专门开展的工作,是我显然不会公开谈论的事情,”Spencer告诉采访者。“我们已经改变了我们对他们做某些事情的方式,他们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这不是我们道德审判其他公司。”

他还回避直接批评Kotick。“对其他公司的领导层,我们不能评判谁是首席执行官,”Spencer说。“首席执行官由股东和董事会选出。”

纳德拉作为CEO的第一次收购是在2014年以25亿美元收购Minecraft,这也归功于Spencer与该游戏的创造者MarkusPersson的私人关系,后者被游戏玩家称为Notch。当Persson想出售Minecraft时,他直接去找了Spencer,Minecraft以前是他个人所有,被认为是有史以来最畅销的游戏之一。

Spencer还参与微软在2020年以75亿美元,收购著名的视频游戏发行商BethesdaSoftworks的所有者ZeniMax的交易,并主导与该公司的联合创始人RobertA.Altman的谈判。

在微软讨论与动视的交易时,另一家大型视频游戏公司也并购了另一家手游开发商。上周,Take-Two宣布以110亿美元收购手机游戏制造商Zynga.。据知情人士透露,在Take-Two达成交易之前,参与交易的银行家与微软取得了联系,看看他们是否有兴趣收购Zynga,微软表示拒绝。(来源:极客公园)

相关阅读:
近700亿美元收购滑坡的动视暴雪 微软能如愿开启“元宇宙”吗? 在英国向未核实年龄用户推荐成人玩具,谷歌回应:已采取措施解决此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