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 > 国际 > 正文

狂热交易引投机 iBox遭遇“去金融化”难题

来源:北京商报

数字藏品交易的狂热仍在持续进行中。5月19日,iBox发售价99元的数字藏品卖出了27499元高价,涨幅达到27676.77%。回首过去的两天,从5月17日暴跌上热搜,到5月18日热门藏品几乎全线暴涨,更有数字藏品单日涨幅接近100%。短短数天内,iBox平台数字藏品的疯狂走势引起关注。而从用户反馈情况来看,赚快钱、炒作是参与数字藏品交易的主要目的,数字藏品“金融化”风险正暗流涌动。

有藏品单日涨超27600%

用户直言“赚快钱”

相较于疯狂的“币圈”,数字藏品也不遑多让。5月19日,北京商报记者通过第三方数字藏品交易数据查询平台查询发现,近期iBox平台发布的数字藏品来回暴涨暴跌,走势惊人。

5月17日,iBox因数字藏品暴跌登上微博热搜榜,例如“iBox赛博猫狗系列”跌幅达到38.21%。5月18日,iBox平台中的一款名为“何B仔卡住了”的数字藏品,单日涨幅达到了96.54%,报价为56777元。

5月19日,iBox平台大部分藏品交易“降温”,但热门藏品依旧处于上涨状态。其中,发售价99元的“大话西游”藏品,售价高达27499元,涨幅达到27676.77%。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数字藏品的交易模式,是首先由平台披露发行价格和流通数量,用户完成购买后,再根据市场行情对其自主定价,并通过平台寄售完成转让交易,赚取差价,平台则从中赚取手续费。

从数十元暴涨至数万元,涨幅动辄达到数百倍甚至千倍,这也让不少用户选择“赌一把”。5月19日,北京商报记者在一个iBox藏品交流群中注意到,不少用户分享了自己的交易经验,“快进快出,别贪多”“能承受多大损失就能赚多少钱”。而在谈及相关藏品的实际价值时,有用户直言“就是炒作,不用纠结什么艺术”“就看最后谁接盘,资金盘罢了”。

由此来看,作为NFT本土化的产物,数字藏品交易俨然成为了部分投机用户参与炒作获利的渠道之一。而按照监管要求,要坚决遏制NFT金融化证券化倾向,从严防范非法金融活动风险。

针对平台方如何看待所售数字藏品价格剧烈波动、如何对其金融化证券化倾向进行调控遏制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也向iBox方面进行了了解,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对方回复。

在博通分析资深分析师王蓬博看来,数字藏品暴涨暴跌之下,受到侵害的只会是普通投资人,这也使得数字藏品失去了其原有的意义。只有始终秉持着保护投资人、良性投资的态度,数字藏品才能长久发展。当前,数字藏品交易仍处于灰色地带,其价值具备不确定性,容易沦为炒作、投机的渠道。

设置“寄售”板块

变相设立交易场所?

5月19日,北京商报记者对比多家自带二级交易市场的数字藏品平台发现,iBox数字藏品的交易价格整体高于其他平台,平台“寄售”板块价格波动幅度更大,相较初始发行价格存在较大差异。

例如,“大话西游”系列四项细分产品,初始发售价为99元,分别限量3000份,一经发售便被抢空,而这一数字藏品的寄售价格最高一度接近10万元。当前,“大话西游之金甲圣衣”在iBox平台寄售市场的售价大多在3万-7万元间。

从iBoxApp展示的信息来看,平台首发产品基本均处于售罄状态。在“寄售”板块,北京商报记者选择了一款售价1310元的“iBox赛博生肖系列-兔”。在完成付款前,页面会首先提示“同意平台代为创建钱包地址”并确认绑定,该钱包地址用于接收所购数字藏品。随后,用户需要开通“钱包支付”功能进行付款操作,“钱包支付”还将按月收取10元管理费。

经过进一步绑定银行卡、付款等操作后,该款“iBox赛博生肖系列-兔”到达北京商报记者钱包账户。付款信息页面提示收款方为“易宝支付”。此外,查看数字藏品相关信息时,页面出现“立即寄售”信息,可自行设置售价。

而在转售完成后,iBox平台将按照实际成交价格收取4.5%的综合服务费。从iBox平台公布的信息来看,综合服务费此前为4.75%,自5月18日下调了0.25%。

在谈及iBox等平台设置“寄售”板块并收取佣金这一问题时,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李亚认为,平台提供二级市场就是变相违规设立交易场所。根据目前国内的政策,NFT是不允许在二级市场上交易的,如果平台对数字收藏品进行定价、为炒作提供渠道,那么就是认可NFT的金融属性,容易出现炒作行为,也与监管要求相违背。

兼具商品、金融产品双重属性

数字藏品监管任重道远

对比各种质疑,最不容忽视的,还是数字藏品金融化风险。4月13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等联合发文,明确不为NFT交易提供集中交易、持续挂牌交易,变相违规设立交易场所等。

对于如何衡量相关数字藏品是否具备金融属性,北京商报记者从一名资深律师处了解到,普通商品金融化一方面在于其本身的价格不再由供需关系或其本身价值所决定,另一方面则在于商品本身不再被看中,购买商品是为了其保值、增值等功能,最终为了转售其所有权而获利。而NFT产品具备金融化的潜质,尤其需要警惕。

王蓬博同样指出,数字藏品实际上是兼具商品和金融产品的属性,存在被炒作的可能性。

李亚则进一步强调,目前政策层面针对数字藏品本身的监管体系仍不健全,规范发展仍然任重道远。他建议,对数字藏品这一领域进行监管,首先需要对其属性进行定性,并制定有针对性的监管措施,同时对这一领域的平台资质、规则也需要进行严格把控。

北京商报记者岳品瑜廖蒙

相关阅读:
推特称收购交易没有搁浅 马斯克反驳:陷入僵局 微软回应IE七年“退役期”:开发立足未来的产品需要时间
近期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