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IT业界 > 国内 > 正文

AI作曲颠覆音乐产业 95%从业者可能被取代

AI作曲颠覆音乐产业 95%从业者可能被取代

吴丹

自称“音乐产业新人”的北京灵动音科技有限公司(Deep Music)CEO刘晓光,一站上“预见新时代数字音乐未来”数字音乐产业发展论坛,就玩了一出即兴创作。

他拿出一台电脑,邀请坐在台上的网易云音乐副总裁丁博、摩登天空创始人沈黎晖等四位嘉宾各自唱出一个音符,之后,电脑快速产出一首完整的R&B风格歌曲。

丁博很诧异,以他的经验,已经完全听不出这首歌曲,竟是由AI作曲。“单从一个作曲的水平来讲,我认为AI的水平已经不亚于某些人,或者某些人水平确实很差,还不如机器。AI做到了一个非常好的标准,已经无限接近,甚至已经达到商业化水平的标准。”

尽管当天AI作曲的能力受到肯定,但AI与音乐的结合,依然面对着很多疑问。AI是否能真正成为生产力?AI作曲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未来发展空间和价值会体现在哪里?

成为人类助手,还能成为生产力

过去几年,许多科技公司、研究机构和个人都在探索利用AI进行艺术创作,涉足的领域囊括了音乐、诗歌、绘画、舞蹈、电影、小说等。

2017年5月,微软小冰出版原创诗集《阳光失了玻璃窗》,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部完全由人工智能创作的诗集。除了诗歌,微软小冰还具备歌曲创作与演唱能力。

在音乐创作领域,AI的应用也已经逐渐成熟。从AI作曲、AI歌声合成与AI伴奏的深度学习和神经网络研究,都有大量相关平台投入市场。在AI作曲领域,最早有谷歌开发的Magenta,目前则有Aiva、Amper等不断上线。

Aiva Technologies是AI音乐创作领域典型的创业公司,其创造的AI作曲家Aiva,成为AI领域最早获得世界地位的作曲家之一。

古典音乐一直被视为高级的情感艺术,Aiva的使命则是要延续莫扎特、贝多芬、巴赫等伟大作曲家的创作,通过深度学习1.5万首交响音乐,实现随机创新,几分钟内就能完成古典旋律。Aiva基于人类的大脑神经结构简单模式,试图像人类一样思考。目前,Aiva的音乐作品已适用于电影、广告以及游戏配乐。

去年,音乐人工智能发展研讨会在北京举行时,清华大学教授胡晓林就AI作曲进行了阐述。他认为,音乐是一种有规律的排列,有长时程和短时程的规律,Deep Music就是根据这些特点设计层次化模型,通过大数据深度学习训练,模型就可以自动产生类似人类作曲家作出的曲子。

相较于诗歌与文学创作等艺术领域,AI作曲缺乏足够多的数据进行训练,更没有专门为音乐提供的学习算法。音乐是一种“二级信息”,人类能感受到超越音乐本身所表达的内容,这种敏感纤细的表达与感受,对AI来说无疑是困难的。与同为“二级信息”的文字创作相比较,音乐又是一种连续信号,不像文字是疏散的个体,创作难度更大。

由于算法和数据的限制,AI在音乐的小节与乐句、乐段等部分,很难做出与人类比拟的精心设计。而Deep Music的目标不仅是成为人类的助手,还能成为生产力——当AI创作出不错的音乐,再交由人类作曲家进行最后的润色。

AI将与艺术家展开竞争?下一个莫扎特将由AI诞生?并不完全如此。Aiva Technologies首席执行官Pierre Barreau认为,至少目前不会。

用AI赋能音乐家

“AI作曲的出现,可能最先会让那些做罐头音乐的人没空间了。”沈黎晖所说的罐头音乐,是指那些像罐头食品那样开罐即食,不需要再加工的音乐,多以电视广告插曲或好莱坞电影宣传片配乐为主。

作为一家创立22年的音乐内容公司,摩登天空签约了200多位原创音乐人。“我相信有一天,AI作曲会做得比大部分专业的人都要好。”沈黎晖相信,要证明AI作曲的能力,需要的只是时间,“以前我们认为下围棋的人更聪明,但事实证明,AI两个迭代就把人干掉了。”在目前的阶段,他认为AI音乐短期内将取代一些简单的场景,比如儿童音乐教育辅助,或是背景音乐。

沈黎晖从不认为商业和艺术之间有矛盾,他常说,“如果你还没有赚到很多钱,是因为你的艺术不够好,如果你够好,自然会有一个商业的对价。”他认为,那些能出产高品质音乐的人才,很长一段时间是AI完全无法替代的,这部分顶尖的音乐人才如果仅占5%,那么剩下的95%的音乐从业者,极有可能被取代。

刘晓光认为,AI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容易超越人类,这跟音乐的复杂原理有关。他们用一年时间整理人类创作过的音乐数据,“AI真正的学习就用了20分钟。我们努力创作一些有社会价值、商业价值、艺术价值的音乐,就希望能往这些方向去探索。”

大部分人都能唱歌,不少人都能作词,能不能让更多人参与音乐创作,用AI辅助创作很多曲子的事情?这是刘晓光希望实现的。

“在编曲过程中有特别多重复性工作,创造一些歌曲还需要有一些音色上的具体参与。我们希望能用AI赋能这些音乐家,比如让他们用两个小时来完成真正艺术创作的部分就可以了。这就是我们想做的事情。”刘晓光说。

相关阅读:
人民日报海外版:马路“低头族”成安全新隐患 多家机构竞逐10名额 科大讯飞完成1.08亿股定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