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IT业界 > 国内 > 正文

上海华山医院的张文宏教授凭什么圈粉?

说人话,负责任。

与非典相比,人们更早地对新冠肺炎产生警惕。1月20日钟南山院士表示新冠病毒存在人传人之后,公众对新冠肺炎的关注度和了解程度便更加与日俱增,而这与网络上所传播的科普内容和专家发言相辅相成。

这些内容的输出者,来自各省市卫健委、医院呼吸内科、传染病科(感染科)、研究学者、科研工作者等等,其中包含深圳卫健委、丁香医生之类的机构,钟南山、李兰娟、张文宏、管轶这样的相关领域专家,还有各路媒体、自媒体和医学刊物。

这些增量信息帮助人们,提高了对病毒和传染病的理解。但在缺乏唯一权威定论,且普通人不熟悉医学概念的情况下,不够明确且存在差异的各类信息涌出,反而给公众造成了认知上的一定困惑。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都需要一位能教公众如何做应对措施的指导者,一位有威信、能下明确结论,且会“说人话”的发言折人。

在这三点中,“说人话”尤为可贵。最初社会各界均开始做防护措施,就来自于钟南山院士在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的“戴口罩有用”。近日,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医生,也以“说人话”的特点,收获各年龄层无数粉丝,成为“没有注册ID的网红”。

上海华山医院的张文宏教授凭什么圈粉?

在出镜的视频中,他永远是以有人味儿的形象,说着所有人都能听懂的话,向公众传达有价值的专业信息。这些发言简单易记接地气,不仅容易被吸收理解,更是自带传播力度。

张文宏没有公开社交账号,他输出信息的主要渠道包含CC论坛、公众号“华山感染”、新闻发布会,以及各大媒体的采访。这些渠道形式和内容承载量各异,如CC论坛偏向较宏大的主题,“华山感染”的选题小但深入,采访问答必须简短明了,但张文宏始终保持着“说人话”的方式,让人们能听懂科普。

怎么样才算“说人话”,张文宏又是怎么做的?

1。措辞口语化

张文宏流传最广的经典句子之一,是“把病毒闷死”,这句话来自他接受媒体采访时向社会提出的建议:在家虽然闷,但是我们只要闷两个星期,就能把病毒闷死。

上海华山医院的张文宏教授凭什么圈粉?

这句话转化成医学界专业术语,以专家常用的口吻说出来是这样的:目前从已有病例观察,病毒潜伏期平均10天,最长14天。潜伏期具有传染性,感染者外出,行走的传染源将增加防控的难度。居家隔离两周,有助于防止传染,并筛查出已感染对象。

展开来讲当然更全面清晰,但对普通大众来说,“闷死”二字,便足以形象生动地使人了解到居家防护的重要性。

在2018年05月31日CC讲坛的演讲问答环节中,有观众询问乙肝病毒的应对措施,张文宏的回答也是大白话:”你问了一个不怎么重要的病毒。为什么我觉得它不重要?因为我们现在已经很厉害了,乙肝特别容易治疗……我们有足够的把握可以让你控制住。“

2。尊重常识

观众提问“据说被蜱虫咬了之后就不能吃肉了,我14年去非洲被咬过,后来就不爱吃肉了,怎么确定自己已经康复”,张文宏回答的第一句话是:

“我看现在他说话中气十足的样子,就基本没什么病”。接着,又通过介绍感染病常见病症和人对食物的恐惧心理来源,得出结论:“建议你待会就去吃两串羊肉串”。

在解答其他问题时,他也常结合大众生活常识,从人们最容易快速理解和接受的角度来切入,带出专业判断。

3。敢做判断

此前,美国顶级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和深圳三院均证明某些新冠肺炎患者粪便中能检测到核酸,这个信息一度引起人们对传播途径的恐慌。

而“华山感染”在《张文宏:不宜过度解读新冠病毒的粪口传播,谨慎应对即可》一文中,从可粪口传播的传染病特征、2003年香港淘大花园案例状况、全球管控力度等方面,详细分析了新冠肺炎通过粪口传播的可能性,此外还标红明晰的结论性文字,如:

如果在家中使用厕所,密切接触和呼吸道直接传播的风险一定是大于抽水马桶产生气溶胶吸入的风险;

粪便中测到病毒核酸并不等于粪便就具有传染性,粪口传播在理论上来讲可能性并不大。

上海华山医院的张文宏教授凭什么圈粉?

4。从身份出发,说实话

张文宏最开始走红来自于一条发布会视频,“人不能欺负听话的人”“我去查房的主要原因只有一点,消除医生的恐惧,不然‘你主任老在后面指手画脚不跟病人亲密接触,让我们在危险的第一线’”。

在观众提问自己容易过敏能不能打疫苗时,他直白回答:我自己也过敏,但是我每年都打疫苗,没有任何事。可是如果你跑到打疫苗的地方说你爱过敏,没有人理你,因为你一旦过敏了第一件事就是来找我吵架。

5。深入浅出,逻辑清晰

2020年1月18日CC讲坛上,张文宏《让流感不再肆虐,你必须知道的真相》的主题演讲视频,在微博上获得了超过5万次的转发。

“流感肺炎的死亡率是9%,SARS的死亡率只有10%,那你为什么对流感就不怕,对SARS就那么怕呢?因为SARS你一无所知。”

上海华山医院的张文宏教授凭什么圈粉?

流感就是季节性的感冒吗?要解答清楚这个问题,可能需要摆出许多发病根源、病症区别、病毒序列、权威定义等专业文献内容来说明,而张文宏将流感和感冒的区别比喻为老虎和小爬虫,从flu(流感英文简称)中文译名的由来,说明了为什么流感明明叫做”流行性感冒“,但实际上却与感冒完全不同。

2018年,张文宏在CC论坛做主题为《人类如何抵抗传染病入侵》的演讲。这是一个比流感还要宏大的主题,他选择了从农业诞生开始说起。

先从农业社会诞生说明人类聚集使得传染病出现爆发的可能性,再一一介绍天花、黑死病、霍乱等历史经典传染病,接着展开讲解这些传染病的来源。如SARS:

“蝙蝠的病毒在果子狸当中进化,进化出来一个新的病毒,我们人类去吃果子狸,病毒到了人的身上,突然它获得了一个跨越人种界限的能力,它就开始变成这个样子了。”

如H7N9:

“鸡的病毒跟飞鸟的粪便弄到一起,这些病毒在鸡的身体里面,它会获得杂交进化,进化出来一个新的病毒,又不是鸡的又不是飞鸟的,在鸡当中可以生存,鸡不会生病,但是人会生很重的病。它获得了跨界传播的能力。”

上海华山医院的张文宏教授凭什么圈粉?

介绍完疾病来源,接着就是治疗方法了。他详细地阐述了自己所在团队此前72小时紧急救援“昏睡病”患者的过程,从医生角度说明为什么需要花那么多精力去检测病原体基因才能从世界卫生组织拿到解药。

展开思路有序,适时引入背景知识,说明各方出发点和考虑因素,让观众从根本上理解了医生展开工作的方式。

此外,张文宏不仅能“说人话”,还能幽默地说得好听。在回答有关患者看病频率的问题时,他表示“半年一次不算多吧,你给我们一点挂号费也可以啊”,讲到H7N9有限人传人时,他表示,“感染的病例里,大多数感染给自己的母亲,却没有感染给自己的老公——所以在那一刹那,我对爱情产生了怀疑。”

观众在开怀大笑之余,对“H7N9传染性没那么强”的认知随之奠定,也就理解了张文宏接下来补充的结论——这就是为什么H7N9依然叫禽流感,不改名叫流感。

这些两年前的演讲视频保存至今,并在新冠病毒传播期间再度发出,被网友所观看学习——互联网缩短了普通人与专业人士之间的距离,让信息得以保存和打通连接,但要真正做到高效沟通和顺畅科普,我们需要更多像这样能“说人话”的专家。

相关阅读:
在家办公+带娃,家长们直呼“太难了”…… 人民日报:用好战胜疫情的科学利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