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IT业界 > 国内 > 正文

艺术拍卖市场全面复苏 秋拍控质减量线上成交上升

作者:吴丹

[ 6月下旬举行的香港苏富比首场中国艺术品网上拍卖“清洪佛教艺术品珍藏”,上拍90件拍品,总成交率达96.7%。]

因疫情影响而沉寂大半年的线下艺术拍卖市场,终于在这个秋天全面复苏。

8月16日,嘉德春拍“大观之夜”开启2020年首次大拍,98件作品以6.32615亿元收槌,成交率达87%。尽管拍品总量以及亿元明星拍品都在减少,但传递出的市场信心却是积极的。苏富比、佳士得捷报之后,北京宝瑞盈拍卖十周年和北京保利拍卖十五周年的庆典拍卖相继登场,分别将以一批重磅拍品开启疫情后的新征程。

漫漫征货路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造成的困扰,并不仅仅是大半年的停顿。跨地域拍品流动的艰难、全球经济体遭遇的严重打击,都让业内产生不确定感乃至悲观。因为疫情,部分拍卖公司的征集不太充分,索性将春拍与秋拍合并,成为今年的特殊变化。

“我们这一季的征集,1月份刚开始就遇到了疫情,之后遇到了很多意想不到的困难,尤其是海外征集,预期计划全部打乱。”谈及上半年影响,北京保利拍卖古董珍玩部艺术总监李移舟认为,最大的困难在于,当海外疫情严重,很多藏品无法运送到中国,也无法跟海外藏家进行面谈沟通。

他透露,许多拍品的征集过程可谓辗转,比如一件“潘仕成收藏金石文字之印”,出自道光同治年间的广东十三行首富潘仕成的收藏,这件在当时就价值连城的田黄印章,与藏家磨了五年之久,才出现在北京保利十五周年庆典拍卖上。

北京宝瑞盈拍卖创始人杨武也提及征货之难。但他认为,无论有没有疫情,艺术拍卖市场面临的难题与核心始终是拍品本身,“中国艺术拍卖走过30多年历程,市场已经成熟,拍卖公司越来越多,竞争越发激烈。能不能找到满足市场需求的精品和生货,这才是难上加难的。”

杨武坦言,在筹备宝瑞盈十周年庆典拍卖会时,他想尽办法征到了《春光》。这是傅抱石一生创作的重要人物画,也是他不卖的三幅画之一。书画鉴藏家刘志远在第一次近距离看到《春光》时,不免感叹杨武为此付出的心力,“在疫情当中,他可以说是上演了一幕‘千里走单骑’的现代版,征集这幅《春光》的难度,是想象不到的。”

疫情期间,不仅是好货难寻,对宝瑞盈这样的新兴生力军而言,征集一些第二、第三梯队的画家作品也是困难重重。杨武认为,中国拍卖市场经过30多年发展,无论拍卖行、藏家还是投资者,对收藏的概念都越来越深刻、要求越来越高,“大家买艺术品不像以前,喜欢就买。现在无论是价格几万元还是上亿元的艺术品,都要求艺术品的水准高,有情趣,画家要有地位,可以说,这些年中国收藏投资的水平提高非常快。”

“原子弹级别”重磅拍品

纵观各家拍卖公司在秋拍亮相的拍品,几乎都在“控质减量”中把握平衡,赢取市场关注。

在20世纪中国画坛中,傅抱石被公认为“十大家”,其作品价格处在近代书画市场上最贵一级。2011年,傅抱石代表作《毛主席诗意》册页以2.3亿元成交,2016年,其《云中君和大司命》又以2.3亿元成交。而宝瑞盈庆典拍卖会上的《春光》更堪称逸品。刘志远解释,“也就是中国绘画当中的最高境界”。

这幅作品拥有34次出版著录,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等国内外国家级博物馆美术馆展览十余次,在日本松高美术馆展出时,被作为邀请函封面,足见其价值和地位。

保利拍卖的重磅拍品《十面灵璧图卷》出自明代宫廷画家吴彬,长近30米、高55厘米,拥有诸多显赫的国外博物馆展览记录,高达18次的重要出版以及12次古代权威著录。

1989年12月,《十面灵璧图卷》第一次在纽约苏富比拍卖面世即以121万美元的天价成交轰动一时,成为苏富比拍卖成立以来首次打破中国书画超越百万美元的成交纪录。《十面灵璧图卷》也被在艺及云杪文化创始人谢晓冬形容为“原子弹级别”的重磅作品。

此外,董其昌被《石渠宝笈》著录的《临淳化阁帖》、李可染、张大千的佳作,以及罕见的康熙花神杯一组十二件等亮眼拍品,构成保利秋拍重头戏。北京宝瑞盈拍卖则呈现了现存元代界画第一人李容瑾《汉宫秋苑图》、目前现身市场最大尺幅的石涛立轴作品《谪仙楼山水》、全球唯一一件重达80公斤的新疆和田羊脂白玉籽料、明朝成化年间青花天马纹卧足碗等明星拍品以飨藏家。

后疫情时期的线上拍卖

当线下拍卖市场因疫情而暂停,线上拍卖在今年呈现出明显上升趋势。

《苏富比中国艺术品2020年中报告》显示,6月下旬举行的香港苏富比首场中国艺术品网上拍卖“清洪佛教艺术品珍藏”,上拍90件拍品,总成交率达96.7%。在中国艺术珍品春季拍卖会上,一件明十七世纪黄花梨翘头案以6000万港元成交,为最高估价的10倍。

嘉德线上拍卖会推出的“浮光掠影——启功先生旧藏师友书札”专场上,一组4页、估价1000至5000元的《林散之致启功毛笔诗稿》,拍出了47.15万元高价,《王世襄致启功毛笔信札》也拍出23万元。

谢晓冬分析,早在多年前,佳士得、苏富比就已经发展了在线拍卖业务,约占10%的业务比例,疫情只是加速了许多拍卖机构在线化的进程。

作为中国最大的国有控股拍卖公司与中国拍卖行业的领军企业,保利拍卖早已搭上互联网的列车。据保利拍卖总经理王蔚透露,保利的三期线上拍卖活动,总成交额达1.47亿元,“今年保利拍卖将会着力打造线上拍卖平台,目前已经形成云征集、云预展、云招商、云拍卖、云结算等一整套的云端服务流程。”

王蔚坦言,此次十五周年庆典拍卖会上的很多拍品,都是充分结合线上业务获得的征集线索,保利拍卖也会持续将线上与线下相互补充、扩展,探索创新业务发展模式。而在9月底,保利拍卖的线上拍卖APP也将落地运营。

杨武同样看好线上拍卖的发展趋势,不仅便捷、节省成本,而且大众接受度高,发展速度也比较快,尤其适合不需要验证真伪的现代画家作品,以及球鞋、酒类、潮玩品类等大众收藏和物品的拍卖。

“成熟的投资者,一定需要跟艺术品有面对面的、思想和心灵上的沟通。买艺术品一定要看实物,这跟你面对着图录、电脑屏幕的感觉完全不同,好的艺术品是可以跟你对话,带来愉悦的。”但他相信,在购买真正的艺术品时,传统拍卖形式仍是不可取代的。

相关阅读:
特斯拉:8月份在港登记数912辆 成为香港地区最受欢迎汽车品牌 疫后湖北激光产业回暖 企业加码研发深耕国产替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