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IT业界 > 国内 > 正文

充电宝开启抢钱模式:1小时4块钱,会让你肉疼吗?

充电宝开启抢钱模式:1小时4块钱,会让你肉疼吗?

撰文/马微冰

编辑/孙静

原标题:充电宝开启抢钱模式

“共享充电宝什么时候涨得这么贵了?”刚还完充电宝的高杰,看着手机上1小时11分时长、订单8元的页面,一语顿塞。

对于手机重度使用者而言,电量多少决定了当天心情好坏。手机满格时的心安与电量不足时的慌乱,多数人都深有体会。对于高杰而言,共享充电宝的问世,简直是救命般的存在,且早期1块钱/小时的价格也不贵。

图/视觉中国

图/视觉中国

但就在最近,他发现各家共享充电宝纷纷涨价,大多要4元/小时、每24小时上限20元,相比之前翻了4倍。“太不划算了,用不起”,高杰决定自己背充电宝出门。

兴于补贴,殇于涨价——带着“伪需求”帽子出生的共享经济,几乎都无法摆脱这个魔咒。而被视为共享经济“独苗”存在的共享充电宝,在数次经历涨价风波后,是否也会面临相同的困境?

充电宝告别1元时代,最高涨到10块钱/小时

因为涨价,共享充电宝最近上了热搜,而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从2019年开始,伴随着共享单车、共享雨伞涨价潮,共享充电宝也接连被爆出价格上涨。

怪兽充电客户运维秦迅记得,一年前便有充电宝价格涨到8元/每小时,但大多数还是保持在一小时两三块钱。但目前,市面上1.5元/半小时、2元/半小时的价格居多。部分特殊场景比如电影院,有的是2.5元/半小时,景区则是4元/半小时,但最高不超过10元/每小时。

这个价格算不算贵?如果考虑到一辆特斯拉Model 3充满电的最高费用大约100元,一小时10块钱给手机充个电,似乎真不算便宜。

街电相关负责人也向AI财经社确认,由于进场费、运营成本,一些特殊的消费场景较一般场景定价会更高。通常行业做法是与商家协商后,制定执行价格,大部分共享充电宝企业是在2019年下半年共同微调了价格体系,此后一直保持较为稳定的价格范围。

值得注意的是,最早共享充电宝的价格单位为“每小时”,但在去年调整价格后,悄然更换为“每半小时”。这样一来,从数字差异上看似涨幅较小,但用户实际租赁费用则是成倍上涨。

在秦迅看来,涨价是正常的,因为之前烧钱比较多,但也不可能无限制地涨。当涨到一定程度时,就会出现订单量负增长。据他透露,目前一些点位已经出现了这种状况,“后期势必要调整新的价格。”

共享充电宝是否有可能重回1元时代?秦迅直接摇头,“不管是从商家利益还是企业利益,都是不可能的。”

一名从业者透露,有一些公司还会悄悄挑选某个时段,把设备价格整体调高,“比如周五、周六两天是数据较好时段,公司会从周五早上到周六下午进行调价,到周日又会把价格调回来。”

发展至今,共享充电宝已从“伪需求”的质疑中,逐渐演变为刚需。同样也正是基于市场教育情况良好,共享充电宝企业才敢多次涨价,挑战用户接受度。

图/北京后海一处店铺,门前摆满了共享充电宝柜机(摄/马微冰)

图/北京后海一处店铺,门前摆满了共享充电宝柜机(摄/马微冰)

据了解,目前市面上的玩家主要有“三电一兽”(小电、街电、来电和怪兽),以及今年重新下场的美团。“涨价是各家达成一致的。用户、商家都已经养成使用习惯,市场盈利空间增大后,大家都会获益。”一位资深市场人士告诉AI财经社。

价格战、偷窃、数据造假,这个行业有多乱?

但这并不意味着价格战偃旗息鼓。

何嘉三年前进入该行业做地推。据他回忆,有段时间,来电科技曾经做过一个醒目的充电宝机身贴,贴画图案为一个大拇指,上面标注着“这个价格便宜”,贴在充电宝柜机设备上,以此来让用户直观感受到价格差异。

“当时其他家刚开始涨价为1.5元/半小时,来电还是1元/半小时,上层领导便要求线下团队都去张贴机身贴,但后来大家价格差不多了,来电也就没再贴。”何嘉说,这还只是表面上的针锋相对,暗地里的“恶性竞争”更多。

“偷窃、撬电池、抱走设备,甚至还有业务员把别人家的充电宝线剪断,再给还回去的……这些实在是太常见了,还没有人能管。”何嘉从业期间,就见识过不少“奇葩”操作。

图/视觉中国

图/视觉中国

今年9月还有媒体报道,在山西平遥、榆次、介休等地,小电科技的员工接连偷窃100多块街电的充电宝,该工作人员回应为“个人原因”。

何嘉还提到,2018年5月在与来电的首场专利官司中,街电一审败诉,被要求去掉设备内部用于防止充电宝丢失的电磁阀。“一旦把电磁阀去掉,装有街电充电宝的柜机,随便用手一扣,电池就出来了。因为这个事情,街电当时丢失了大量的充电宝,甚至还有人在闲鱼、转转上售卖这种电池。”后来街电将侵权商品进行紧急升级,来减少损失。

恶性竞争之外,这个行业也遍布灰色地带。比如在数据上“做手脚”,少给商家分成。何嘉透露,几大玩家的后台都有两套系统——一套针对员工端,城市经理以上级别员工可以看到后台具体订单数据;另一套针对商家,但商家端后台只能看到每日的分成情况,详细的租借时间不会显示,“商家后台所见到的订单数据,几乎都是假的”。

曾经也有商家对数据表示怀疑,但无从查证。比如有的商家为充电宝定价为1.5元/半小时,后台只有一笔订单,但是当天收入是1元。有些商家定价是双数,但是最终数据会出现单数,甚至还有小数点后几位。

“我们一看就知道是假的,但有的商家并不知道充电宝到底能有多少收入,还有一些就是无所谓,有收入就可以,不在意数据真假。当遇到有专门财务对接的连锁商家时,企业往往会以扣款、平台合作、优惠券等理由圆回去。”何嘉透露。

美团入局,但雷声大、雨点小?

外界本来以为,本地生活巨头美团的进入,会给行业带来颠覆性改变。

今年4月,美团杀回充电宝领域。据媒体报道,该业务已准备半年时间,相关团队在3月正式成立,一直面向全国招聘中。另外据一名美团地推透露,10月22日,美团充电正在中南地区进行招聘培训,准备铺设市场。

自项目初始,美团便配备千人团队试图对市场收割。但截至目前,美团充电宝业务并没有像如今美团优选等战略级业务一般,接连公布开城成绩。

图/视觉中国

图/视觉中国

雷声大、雨点小,是秦迅对美团充电的整体印象。“美团最初闹得动静挺大,但是实际效果一般。”目前共享充电宝行业已经进入白热化竞争,各路地推主要在争夺一些收益较好的头部点位,比如像连锁门店、商场、医院等。

共享充电宝这门生意,本质上极为看重网络效应。秦迅观察,原本市场中的核心点位,近几年已被头部几家紧握,美团目前还是以餐饮商家的新增点位为主,而这些新增点位后续也会成为其他家突破的方向。“经常能看到美团充电宝的位置是东一家、西一家的零散分布,而‘三电一兽’已经在相应地区形成片区协同效应。”

另外一重障碍是,美团充电宝仅支持微信和美团APP扫码,不支持支付宝扫码。仅这一层链条缺失,秦迅估计美团直接至少会缺失30%以上的用户。在他印象中,美团共享充电宝刚上线时只支持美团APP扫码,但只坚持了一个多月,可能是发现订单量惨淡,于是又开放了微信扫码跳转小程序。

美团充电宝起步晚,在向商家推广时难度更大。在某些时候,部分地推只得采取一些“特殊”手段。何嘉数次听到商家反映,美团地推人员将充电宝进店与店铺在美团上的排名挂钩。“一般遇到这种情况,我们都会当着商家面直接打电话给美团客服,让他们解释是否会影响排名。”

站在商家角度,首先考虑的是收益分成。“其他几家能够给到商家70%-80%的分成,或者直接先付巨额进场费,而美团最初仅承诺商家60%的分成,后来才开始变通,也付进场费。”何嘉透露。

一位零售行业人士认为,美团对商户的控制力并没有大家想得那么大,不是说从会员体系、支付、收单、到外卖全部垄断,就可以左右商家的选择。再者,对于美团这样的上市公司而言,充电宝业务更多是一种新增长探索,但是不可能在这个业务上无底线地花钱,是会有限度的。

AI财经社注意到,在近期发布的共享充电宝行业报告中,发展半年的美团充电宝尚未拥有特别显著的数据,基本上被归为“三电一兽”之外的“其它”一项。共享充电宝的行业格局还未发生大变动。

被轻视的盈利生意

“共享充电宝如果能成,我直播吃翔。”2017年王思聪在社交平台上怼聚美优美CEO陈欧的内容,曾给这个行业泼了一盆冷水。当时陈欧刚收购街电60%股权。

“你永远不要忽略人的懒惰性,原本1块钱的生意,我也没想到能挣多少,但是当别人给我算了一笔账后,发现利润很大。”入行3年后,何嘉被这个行业的盈利能力所鼓舞。

据一名充电宝供应链人士透露,比起99元的押金,一块充电宝的造价成本在几十块钱,“‘三电一兽’的充电宝成本普遍在四十元左右,最贵也是六七十元。”

该人士算了一笔账:以一台8口机柜为例,成本价按照500元计算,如果设置每小时收费2元,一天每块充电宝使用2次,每次1小时,那一个月进账收入有960元,如果商家拿走50%的分成,地推再拿走10%的抽成,企业每台机器每个月净利润大概为384元。“扣掉人力与折旧成本,三个月回本是很轻松的事情。如果使用频率、单价再增加,企业年利润率可超过 60%。”

抛开今年疫情影响,“三电一兽”多名负责人向AI财经社表示,他们都实现了盈亏平衡甚至盈利。来电科技创始人袁炳松也曾在采访中表示,除去公司运营成本后,年化收益大概在 30%左右。

共享充电宝企业盈利的关键点在商家端,为了扩大自己的盈利规模,前期不少充电宝企业都是砸钱进场,对于那些S级(顶级)、A级点位,也是势在必得。

据何嘉透露,怪兽充电在去年4月完成B+轮融资后,开启了疯狂的烧钱补贴模式,在一二线城市主攻市区高流水点位,甚至对于例如KTV、酒吧等优势商家,给予数十万元的进场费。另一家共享充电宝品牌“云充吧”,在2018年底为获得一个全国连锁酒吧近200家门店的独家入驻权,花费2000多万元入场费,签下三年的合同。

“共享充电宝是门稳赚不赔的好生意,只要拥有线下商家资源,有时做代理成交一个大单,要比打工一年都挣得多。”何嘉透露。

“三电一兽”忙着争优质点位,商家能获得的利润空间也就水涨船高。秦迅举例说,深圳一方城商场一年净利润在200万元以上,迪士尼、欢乐谷等休闲娱乐场所的收入能达到大几百万元,即使是一家拥有21个门店的地方网吧,一年的利润进账也接近300万元。

由于盈利模式简单,共享充电宝被很多人盯上,其中不少大型城市经理自己代理品牌,在自己熟悉的地区进行铺货维护。何嘉身边已不止一个同事由直营转为代理,他也在考虑之中。据天眼查APP显示,经营范围包含“设备租赁”且包含“手机充电、移动电源”的企业,目前共有371家,其中有124家成立于2019年。

有调研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宝市场交易规模总计达到69.2亿元,预计面对未来5G普及,与众多沉浸式体验软件发展,手机耗电量也会增大,共享充电宝市场需求定会再度上升。

充电宝开启抢钱模式:1小时4块钱,会让你肉疼吗?

目前小电科技已经率先递交IPO招股书。据一名知情人士透露,街电与来电两家企业,曾于今年6月份商议合并事宜,但后来没有了声音。

AI财经社分别向街电、来电双方求证这一传闻。街电回应称“没有此事”,来电尚未给予回应。

相关阅读:
造车新势力的“失重时速”? 美的集团:近期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何享健减持公司总股本的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