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IT业界 > 国内 > 正文

“丰伙台”低调内测背后:王卫零售心不死?

原标题:快递员当团长、顺丰不包邮“丰伙台”低调内测背后:王卫零售心不死?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丰伙台”低调内测背后:王卫零售心不死?

“丰伙台”低调内测背后:王卫零售心不死?

每经记者赵雯琪实习记者王郁彪每经编辑王丽娜

顺丰在商业领域的新产品终于来了。日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微信小程序搜索到顺丰近日低调上线的小程序“丰伙台”,在该平台上,用户可以直接下单购买新鲜水果、米面粮油等商品。

对此,顺丰方面回应称,“丰伙台”系丰农科技打造的城乡供应链综合服务平台,依托丰农产地端农服中心布局,构建农产品上行、工业品下行双向流通渠道,为社区店提供生鲜/快消品B2B采销、社区营销工具、快递共配等赋能服务,目前平台正在运营测试中。但对于上线测试“丰伙台”是否意味着顺丰开始布局社区团购领域,顺丰方面予以否认。

值得一提的是,记者在“丰伙台”所下订单的物流信息显示,国内承运人为韵达快递,在与客服进一步确认后得知,目前“丰伙台”上所售商品只有部分为顺丰包邮。后续平台商品是完全顺丰包邮还是与通达系快递“共同承运”,尚不得而知。

一直以来,顺丰在商业领域动作不断。此前,顺丰曾通过“嘿客”“顺丰优选”等项目进行过社区商业领域的尝试,但都以失败告终。如今低调上线测试的“丰伙台”,虽然官方未将其定位成当下依然竞争火热的社区团购产品,但无论是快递小哥作为团长的设定,还是社区与农产地的直接连接,其与社区团购的联系都让业内浮想联翩。

自社区团购成为过去一段时间最热的风口以来,快递末端与社区团购提货点分布的天然契合性也吸引着大量快递公司尝试入局。早在2019年,中通快递集团旗下中通商业曾战略投资社区团购平台搜农坊,而在去年12月,中通宣布与来依份合作,共同探索社团新零售等业务。如今,随着“九不得”新规的出台,在引导社区团购业态更规范的同时,也让场上的电商和互联网巨头玩家不约而同地谨慎起来,低调成为共识。选择在此时低调测试,顺丰能否再次搅动本不平静的社区商业赛道?

顺丰搭“台”“小哥”成首批团长社区自提暂未开放

在搜索并进入“丰伙台”小程序后,记者注意到,主页面有清晰的“团长”选项以及定位后显示的周围“服务点”,一公里左右范围内的数量已初具规模。在记者所处位置——北京市朝阳区某大厦内,则有两名团长及两个服务点。

随即,记者在“丰伙台”小程序下单,并在该小程序显示位置见到一名团长。据该名团长介绍,其实际身份为一名顺丰快递员,大致一个月前,顺丰要求旗下快递员注册成为“丰伙台”的团长,但如何收发货物以及相关具体操作其表示尚不知情。

在与客服沟通后,记者所下订单显示已发货,物流信息则显示国内承运人为韵达快递。记者再与客服进一步确认后得知,目前“丰伙台”上所售商品只有部分为顺丰包邮。而这似乎也是出于新业务前期试水所进行的成本考虑。

记者在“丰伙台”所下订单的物流信息显示国内承运人为韵达快递,在与客服进一步确认后得知,目前“丰伙台”上所售商品只有部分为顺丰包邮。

顺丰、韵达2020年12月经营简报显示,顺丰当月快递服务单票收入为16.94元,韵达则为2.25元。至于后续“丰伙台”商品是完全顺丰包邮还是与通达系快递“共同承运”,尚不得而知。

记者同时注意到,“丰伙台”小程序内无法在“社区自提”模块中进行下单,在咨询客服后得知,其目前暂未开通社区自提功能,购买货物只有“快递到家”模式可选。这似乎也进一步印证了顺丰的官方定位——“城乡供应链综合服务平台”实际正处于内测阶段。

即便顺丰方面对“开展社区团购业务”此类的表述予以否认,但似乎在已然鲜明的定位之下,还是无法让人不与2020年年底一众巨头高举高打进场的社区团购产生联想,而只是“丰伙台”的命名就已颇具火药味。

不只是“团长”定位的快递员以及社区自提模式的呈现,在“丰伙台”相关页面的“供应商招募”中,除了对供应商资质、品类以及主要信息的填报外,“请问是否为其他平台供货/合作(多选)”这一选项被设置为第一个需要回答的问题,而选项则分别为兴盛优选、橙心优选、美团优选、拼多多、京东、天猫/淘宝以及其他社区团购或电商平台,几乎涵盖了现今社区团购市场上的主要“玩家”。

只不过,今时不同往日,“二次爆火”的社区团购背后,其本质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低价抢占市场,主攻流量高地的做法已经让第一波倒下的社区团购玩家们“吃足了苦头”,伴随监管铁幕落下,更加没人愿意重蹈“一地鸡毛”的覆辙。

在前不久京东7亿美元战略投资兴盛优选之时,京东集团首席战略官廖建文指出,双方共同目的旨在用技术和供应链能力赋能线下门店,尤其是不发达地区的线下门店,而非替代。而同样不愿承认新业务是“社区团购”的拼多多的入局,强调的更多也是“农产品上行”这条路。

顺丰定位“城乡供应链综合服务平台”的“丰伙台”亦是深谙此道。

零售之心不死王卫再造顺丰商业版图?

股价、市值水涨船高,主营业务条线进展有条不紊,无论是大的企业战略方向,还是在消费者心中的形象,市场之于顺丰普遍“难掩溢美之词”。只不过,借助在物流圈打下的深厚基础,顺丰多次将触角伸向上游商流的步伐一直磕磕绊绊。这或许不仅成了顺丰创始人王卫的“心病”,也让顺丰屡屡被贴上“没有电商基因,顺丰电商梦已碎”的标签。

记者梳理发现,自2009年7月开始,顺丰便试水电商业务推出“顺丰E商圈”;2012年,“顺丰优选”上线;2014年5月,顺丰线下门店“嘿客”正式在全国启动;2017年11月,顺丰无人货架“丰e足食”正式上线;2018年6月,顺丰旗下丰趣海淘推出线跨境电商精选店;2018年8月“悄悄”上线社交零售平台顺丰小当家,销售商品包括生鲜、休闲零食等品类,同时还开辟了自营商品专区栏目;2020年5月,顺丰同城上线“丰食”小程序,专注于企业团餐,并表示,“丰食”并不是顺丰同城的发展规划,更说不上是顺丰总部的发展战略,绝对不是要叫板美团、饿了么。

对此,供应链管理专家、《数智物流》作者陈晓曦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与菜鸟、京东物流相比,顺丰的弱项是其背后没有稳定的商流靠山,从“嘿客”到顺丰优选,再到今天的“丰伙台”,顺丰一直在努力搭建属于自己的商流,从而与其物流服务形成互促互长的关系。

道理虽如此,现实却骨感。顺丰在电商、零售领域似乎没有激起多少浪花,甚至屡败屡战。此次“丰伙台”本意并非卷入社区团购的战场,或许也不只是顺丰不想放弃社区团购业务,实质是向商业版图构建完整的一次全力进击。

上海财经大学电商研究所研究员崔丽丽对记者表示,无论是整体顺丰电商战略的野望,还是聚焦到“丰伙台”的低调上线,都可以看成是顺丰对现有较为成熟的物流供应链体系的商业价值,进一步挖掘所做的尝试。“一方面可能是对现有物流供应链资源的‘物尽其用’,另一方面在原产地布局、甚至是向农业产业链布局和延伸,对于顺丰的未来具有更大的想象空间。”她补充道。

陈晓曦则表示,供应链、冷链物流是物流业未来具备较大潜力的领域,“丰伙台”一个平台的出现与后续打造,可能是顺丰完善这两个板块的重要战略举措之一。

陈晓曦进一步解释:“此外,生鲜供应链同样在进行着‘短链’的变革,产地直采直供、‘最前一公里’到‘最后一公里’的全冷链建设、提升末端消费订单密度三者缺一不可,现在各巨头争抢最为激烈的是最后一项,顺丰的‘丰伙台’目前加紧培育‘团长’,也是想在竞争已然激烈的电商、零售战场尽快占有一席之地。”

值得一提的是,顺丰供应链业务的增长速度不可谓不快。

顺丰最新业绩显示,2020年12月,顺丰供应链业务营业收入为8.68亿元,同比增长50.69%。而就在1月19日,齐鲁泉源供应链有限公司与顺丰控股旗下丰农科技官宣达成合作,将携手打造山东省首个顺丰生鲜农产品供应链中心,计划总投资23亿元。进一步聚焦在生鲜供应链领域的布局建设。

对于顺丰近期的一系列布局,崔丽丽认为,向上游商流发起进攻,除了需要在供应链方向上继续深耕,顺丰也需要更多地了解终端客户需求以及不断探索适合自己的电商逻辑。

“社区团购的业务逻辑与顺丰现有业务似乎也有相悖的地方。众所周知,社区团购瞄准的是价格敏感型顾客,而即便不断下沉,顺丰业务多数仍是商务或高端消费场景。虽然顺丰小哥可以在递送快件之时接触到一些客户,但其是否属于社区团购的目标人群仍值得商榷。此外,社区团购的前端为大宗物流形态进入社区场景,似乎与顺丰的小件速递方式的进一步结合也是未来需要关注的。”崔丽丽补充道。

快递公司密集入局“小哥”能否逆袭“宝妈”?

或许快递点与提货点、快递小哥与社区团购的团长有着天然相似的属性,当社区团购玩家们在争夺市场打得火热时,快递公司也想在这个热闹的风口中分一杯羹。

在顺丰此次低调布局“丰伙台”之前,已经有多家公司快递公司围绕社区商业进行探索。早在2019年,中通快递集团旗下中通商业曾战略投资社区团购平台搜农坊,而在去年12月,中通宣布与来依份合作,共同探索社团新零售等业务。

菜鸟网络总裁万霖在2020全球智慧物流峰会上透露,将对菜鸟驿站进行升级,通过增加团购、洗衣、回收等服务,使其成为数字化的社区生活服务站。而在业内看来,这也意味着菜鸟驿站正式吹响了进军本地生活服务行业的号角。

除此之外,申通快递、圆通快递、百世快递此前也屡有快递加盟点试水社区团购业务的消息传出。圆通速递曾在互动平台上回应“业务是否受到社区团购冲击”时称,目前社区团购品类与电商平台商品交叉程度相对较低,基本不会对现行电商快递模式产生影响。

前有互联网巨头短兵相接,为什么快递公司也要争相扎堆社区团购/社区商业领域,这或许要从愈发激烈的市场竞争说起。

近几年来,快递公司仍然深陷价格战泥潭,在市场份额的争夺过程中,增量不增收成为多数头部上市公司面临的共同困境。就在刚刚发布的2020年12月快递公司经营业绩中,申通、韵达单票收入同比降幅超过25%,顺丰快递的单票价格也下跌超过10%。而从物流切入到商流,或许也是快递公司寻求收入增长的渠道之一。

社区商业研究专家彭成京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从菜鸟驿站开始正式推出社区团购之后各快递企业纷纷跟进,其实从一些实践结果来看,这也是比较好的流量变现的方法。

在他看来,快递站点本身就承接着社区居民取送包裹的流量中心,社区团购对此是个有益补充。不过他也坦言,在工业标品配送方面,快递公司具有天然优势,但在生鲜领域,他们还需要探索和验证。

“终端方面,无论快递小哥还是站长,从维护客户时间精力上不如宝妈、夫妻店主、微商类,因此又可能回归到用户与工具打交道,缺乏温度的团购上。”彭成京表示。

由此看来,快递员、快递站点能否逆袭已经成型的社区团购提货点和团长,以及社区团购对于快递公司来说是不是一门好生意,依然需要时间的检验。

“九不得”新规下社区团购竞争格局将如何生变?

虽然快递公司对于社区团购早有布局,但相比于此前或滴滴美团或兴盛优选的高调争夺市场和低价竞争,快递公司的声量都显得不够大。而如今当巨头玩家在“九不得”新规下开始谨慎与低调时,顺丰“丰伙台”的低调出现还是在整个行业掀起了涟漪。

12月22日,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商务部组织召开规范社区团购秩序行政指导会,阿里巴巴、腾讯、京东、美团、拼多多、滴滴6家互联网平台企业参加。会议要求互联网平台企业严格遵守社区团购新规,即“九不得”。“九不得”新规分别从商品价格、市场垄断、限制竞争、大数据杀熟等9方面对社区团购做出限制。

虽然顺丰对外尚未将“丰伙台”定位为社区团购平台,但是“丰伙台”一定程度上也算是“九不得”新规发布后社区商业领域诞生的最新玩家。

有业内人士认为,在“九不得”新规发布后,社区团购竞争格局和玩法必将发生变化,而相比于此前巨头的针尖对麦芒,当下或许也是新玩家入局甚至寻求弯道超车的最好机会。

对此,彭成京认为,资本不喜欢竞争,只有垄断才能使得利益最大化。国家出台“九不得”自然会对已有的社区团购市场形成影响,但头部企业的形成也是资本与市场结合的趋势,这当中可能会出现一些明面上竞争、实际上背后资本相互合作的可能。

在他看来,社区团购是争取家庭用户前端流量的重要手段,任何巨头及背后资本都不会轻易放弃。但是他也表示,巨头做的是流量和数据,落地的服务他们弯腰很难受。社区的生意还是要落地服务去承接。

但是即便如此,在彭成京看来,市场留给快递公司的机会可能不会太多。“竞争格局、变数不会很大,会有一些地方平台,可能在大平台扶持下成为区域头部。前三的位置预计不会有快递(企业)的影子。”彭成京表示。

截至1月21日收盘,顺丰控股(002352,SZ)股价上涨7.76%,报收于101.2元/股,总市值为4611亿元。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相关阅读:
职场女性成为代孕黑市潜在客户群 不想因生育影响工作 观潮 国产Model Y交付 特斯拉进入新销量“收割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