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IT业界 > 国内 > 正文

华为1.8万元折叠屏手机能否力挽危局

文|柳书琪方硕

外界认为华为手机已风雨飘摇,华为却放出最强市场信号

Mate X2还是如期而至。2019年和2020年,华为曾接连发布两台折叠屏手机Mate X和Mate Xs,此后芯片危机使华为的手机局面急转直下,外界一度猜疑华为2021年是否能发布新款手机。

2月22日,华为发布折叠旗舰手机Mate X2,搭载华为目前最高端的5nm制程的麒麟9000芯片,售价17999元起。“我们准备了足够大的产能,每周、每月都在增加产能。”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在发布会上表示。

华为1.8万元折叠屏手机能否力挽危局

但现实是,芯片断粮之下,华为“一机难求”是手机市场上不争的事实。《财经》记者从多位手机经销商处了解到,购买华为手机目前需预约,且基本都要在官网价上加价数百元。华为官网上,已有近300万人排队预约,二手交易平台上,黄牛已为Mate X2喊出了数千元的加购价。

那么,华为此时发布折叠旗舰的意图何在?看似冷门小众的折叠手机,为何成为一众头部厂商的“香饽饽”,它的未来距普罗大众还有多远?

01

战略意义大于市场意义

华为借Mate X2明确对外释放了一个信号:华为没有放弃手机。

自去年“915”陷入芯片断供危机以来,华为手机不复往日高歌猛进之势。IDC数据显示,华为2020年第四季度出货量3230万台,同比下滑42.4%,从上一季度的第二名跌至第五名。中国是华为出货的主要阵地,同期出货量为2170万台,下滑了34.5%,仍居市场第一,但却是前五名中唯一下滑的厂商。

在剥离荣耀后,外界一度猜测华为是否可能壮士断腕,完全出售手机业务。2月9日,任正非在山西出席活动时明确表示,“华为公司未来可以转让5G技术,但是永远不会再出售终端业务。”

一锤定音。余承东在Mate X2的发布会上重申,华为未来5年-10年的全场景智慧生活的战略计划“1+8+N”,即通过1部手机链接PC、平板等8种华为终端产品和N种华为生态链产品。

可想而知,手机是这项战略中最关键的终端入口,没有手机,后续的8和N也无从谈起。只要一天还有转圜的余地,华为便一天不会放弃手机。

华为1.8万元折叠屏手机能否力挽危局

“我对华为公司生存的信心更大了,而不是更小,因为我们有了更多克服困难的手段。2020年我们的销售收入和利润都实现了正增长。”任正非预判,其他业务的增长在今年左右就将对冲掉手机业务的下滑。

如果明确了继续做手机,那么眼下的关键是怎么做。换言之,如何用有限的芯片,尽可能地延长华为手机的生命周期。

对屡遭美国制裁的华为而言,2020年是艰难的。但真正的危机,要在2021年才会逐渐浮现:麒麟芯片存货与日减少,一旦告罄,华为只能依赖高通供应的部分芯片。

今年1月,《财经》记者曾报道,麒麟芯片至少还有半年的腾挪期。华为消费者BG一位高级经理向《财经》记者表示,在这段关键时期内,华为在国内市场必须牢牢把握住高端市场。

高端机是今年各大手机厂商的兵家必争之地,小米、OV、荣耀均有蓄力。它体现的是品牌、研发、供应链、营销等综合能力,是厂商“秀肌肉”的最佳舞台。

上述华为人士表示,今年上半年华为还将正常发布P50,并持续围绕高端市场造势。而通常在下半年发布的Mate50也已流出概念机,也有望正常发布。极端情况下,如果华为在今年内无法解决高端芯片供应问题,那么Mate X2和P50、Mate 50将真正成为“绝唱”。

与其他国内厂商相比,华为在高端领域占据传统优势。但如果长时间不更新产品、迭代技术,无异于将市场拱手让人。此时的华为手机即便出货量不大、价格高昂,也能助其打造超高端的品牌形象、稳住用户心智。

“目前的两折折叠屏手机,战略意义更大于市场意义。”北京邮电大学兼职教授、原中国移动和GSMA高管葛颀对《财经》记者表示,消费者电子产品是华为最重要和收入最大的板块,在业界保持产品的竞争优势是必然的战略选择,此时推出X2是再一次宣示产业领导力,并凝聚好生态的力量。

在艰难时期巩固好根基的华为,才有可能在芯片恢复供应后,随时卷土重来。

02

集体布局

另一不可忽视的趋势是,折叠屏手机是业内普遍认知中的下一风口,任何头部厂商都没有理由错过。

近年来,智能手机基于直面屏的创新越来越乏善可陈,折叠的形态打破了人们对手机的旧有想象,极具科技感和未来感。

在过去三年间,三星、华为、摩托罗拉、柔宇发布了多款折叠屏手机,有内折、外折、上下翻盖三种。但无论哪种形态,都避免不了价格高企、折痕明显、良品率低、配套生态不完善等种种现状。

TCL华星光电产品开发总监张卓告诉《财经》记者,即便如此,如今的折叠屏手机吸引了市场的大量关注,是厂商展示创新性的良好平台。屏厂有技术准备,手机厂商也热衷入场展现自己的创新技术。他预测,2021年,折叠屏手机可能会密集上市。

除华为,据韩媒ETNews报道,三星显示将为OPPO和vivo提供可折叠面板,计划于今年三季度开始交付,年底前预计交付100万块。这意味着OPPO和vivo可能会在今年下半年发布折叠新机。

《财经》记者从全球显示面板研究机构DSCC处得知,小米今年亦有望推出折叠屏手机,而相对保守的苹果则很可能要等到2023年。

折叠屏手机的密集面市,背后是面板厂商逐渐扩大的产能,尤其是三星显示。DSCC数据显示,2020年,三星可折叠面板出货量为总市场份额的87%,拥有一家独大的绝对优势。

DSCC CEO Ross Young告诉《财经》记者,此前三星显示仅给三星电子一家供货,但在2021年将会为其他手机厂商提供可折叠面板。这背后的主要原因,是三星与玻璃公司德国肖特集团、韩国Dowoo Insys合作,扩大了产能。三星显示一直试图建设自己超薄玻璃盖板(UTG)的供应链,但尚未成功,其他面板厂商也没有自己的UTG供应链。

除三星,京东方、TCL华星光电、LG展示等面板公司均布局了可折叠手机面板。据韩媒BusinessKorea报道,或因三星未获得美国商务部供货许可,此次华为推出的Mate X2采用的就是国产的京东方面板。

03

折叠屏带来未来?

产能虽在逐步放开,但折叠屏手机要想真正普及,还任重道远。

据第三方市场分析机构DSCC报告显示,2020年,全球可折叠手机面板出货量预计为300万台,猛增454%。但值得注意的,它在所有智能手机面板出货量中的占比还不足1%,极其小众。

最关键因素是,屏幕成本仍居高不下。TCL华星光电产品开发总监张卓告诉《财经》记者,一是因为原材料几乎都是进口的新材料,如CPI(塑料盖板)、UTG,成本很高,二是目前折叠屏出货量仍在较低水平,无法通过大量出货分摊成本。

国内某供应商的一位资深面板工程师则向《财经》记者透露,良品率低也是折叠屏造价高昂的重要原因。据他了解,国内OLED面板良品率高的在80%左右,其中技术难度相对高的曲面屏在40%-50%左右,曲面屏中难度系数更高的折叠屏良品率只会更低。

比如,一块折叠屏的面板与玻璃如何能承受多次折叠的挤压,而中间的粘合剂保持效用;或者,折叠屏折起后的空隙如何避免异物或水蒸气进入,导致局部屏幕失效。这对于手机厂商的设计、面板公司的技术和后端组装,都是极高的挑战。

其次,软件还没完全做好匹配折叠屏手机的准备。据葛颀观察,中国有350万款App,但为折叠手机做适配的还寥寥无几。这是由于折叠手机销售量太小,App厂商没有充足的动力进行软件适配,从而影响到了消费者的使用体验。“手机需要硬件、App打配合,才会有好的体验,拉动手机销量。”

如果缺乏配套的软件生态,尽管App仍能正常使用,但却少了些专属于折叠手机的新意与玩法,流于“为了折叠而折叠”的表象。

这些问题也是手机厂商最迫切解决的难点。在Mate X2发布会上,余承东表示,华为自2019年推出折叠手机其已启动折叠屏生态联盟,目前国内排名前200应用已完全实现大屏适配,包括淘宝、微信、百度、今日头条等。事实上,只要折叠手机能大量出货,软件生态的建设自然会迎刃而解。

此外,Mate X2采用了双旋水滴铰链的专利,在弯折处形成水滴式的容屏空间。华为声称这项技术可实现无缝折叠,展开后的屏幕平整度较上一代Xs也将提升40%。

华为1.8万元折叠屏手机能否力挽危局

自2018年柔宇首款柔派手机以来,折叠屏手机问世已有近三年历史。但三年多来,折叠屏手机始终没有向大众普及。成立于2012年5月,是一家柔性显示屏及传感器研发商,专注于新型显示与传感及其相关电子产品的研究、开发、生产及销售的公司。成立后的8年间,获得13次、累计超过70亿元融资,最新估值高达约578亿元。由于技术稀缺性和极大的市场空间,柔宇成为头顶光环的明星独角兽。与之相伴的,是长期以来围绕其销售情况、技术能力的质疑声。

前述面板行业工程师对《财经》记者表示,业内普遍看不懂柔宇,原有有二,一是柔宇的客户始终没有特别明确,无论是面向政企的行业用户还是面向大众的折叠屏手机,存在感不大;其二是该公司部分声称的技术在业内难以实现。

2020年底柔宇曾向科创板递交上市申请,后在2月上旬主动撤回申请。无论在资本市场的后续进展如何,拥有先进技术和高估值的柔宇只有解决订单和产能两个大问题,才能在柔性屏时代获得一席之地。

而对于华为、三星和即将入场的其他手机大厂来说,订单看起来不是问题,产能方面,张卓判断,从今年起,屏厂在大量生产中能逐步提升量产稳定性和良率,实现单屏成本的降低。他预计在明后年,就能看到折叠屏手机价格将会明显降低。这或许意味着,万元以下的折叠屏手机,离人们已不远。

他们面临的问题是,随着今年内折叠屏手机的密集上市,竞争也悄然加剧。

2020年,仅三星一家就占据了折叠屏手机近九成的市场份额。DSCC中国区营运总监Rita Li告诉《财经》记者,今年虽有多家厂商加入,但短期内格局不至于发生太大变化,因为“所有的资源都在三星这里”。

图/DSCC

图/DSCC

第二代折叠屏手机给华为带来的最实质的作用,是进一步强化用户和供应链的信心,告诉外界,华为没有放弃手机,更没有放弃高端手机市场。

华为此时在折叠屏手机上再进一步,对整个折叠屏手机生态又是有极大推动作用的——尽管华为本身出货量有限,但牌面上的玩家多了,必然会刺激创新,带动产业链实现规模化的良性运转。

对于华为来说,第二代折叠屏手机的发布只是今年艰难战役的第一场。接下来,华为手机的命运还有诸多变数。

对于折叠屏手机市场来说,葛颀的观点是,现有的折叠手机还远难称得上是成熟产品。折叠手机将会在跨越了三折厚度不超过10mm和全尺寸(对角线)达到10英寸两个关键指标后,才会真正成为具有市场价值的产品。他判断,这样的折叠手机要在2025年才会真正到来。

DSCC数据显示,到那时,可折叠手机年复合增长率为80%,出货量可达到5900万台。这是个惊人的数字,大约是2020年全球手机出货量的近一半,每两个人中就有一个在使用折叠屏。

相关阅读:
美股盘前新能源汽车股跌幅扩大 特斯拉跌5%蔚来跌超6% 科大讯飞:截止2月23日收市 股东中国移动累计减持股份1083.04万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