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IT业界 > 国内 > 正文

一再推迟、更换辅导机构之后 优必选这次能顺利上市吗?

文/张梦依

编辑/杨洁

日前,智能机器人公司优必选重启A股IPO之路,接受民生证券辅导,并于2021年2月4日在深圳证监局提交了辅导备案。

优必选是人工智能领域的明星公司之一。此前,它的机器人产品已经四次登上了春晚舞台,2021年春晚和刘德华、关晓彤等一起演出的机器牛,就是优必选研发的四足机器人“拓荒牛”。

但是,优必选的上市历程并不顺利。在2021年1月27日,中金公司宣布与优必选签订终止辅导工作协议。在此之前,中金公司已辅导优必选A股上市IPO近两年,但上市进程却一直停滞在辅导环节。

近年来,人工智能领域的独角兽们,纷纷都“扎堆”上市。但伴随而来的,是外界对它们的高估值和普遍亏损状态的质疑。抓住这一轮AI上市窗口期尽快IPO,成为它们“补血”的首选。

备战近两年,仍在辅导期

优必选成立于2012年,以其研发的智能人形机器人闻名,其主营产品有Alpha系列、Jimu Robot系列机器人,以及机器人舵机和人工智能平台Cruzr。

2016年,来自优必选的540台Alpha 1S机器人组成的方阵就曾在央视春晚上跳舞。Jimu Robot编程机器人和拓荒“机器牛”也都先后亮相春晚舞台。

图/优必选机器人科幻秀

图/优必选机器人科幻秀

优必选也一直受到资本的青睐。目前它已经获得9笔融资,从2013年到2018年,优必选以几乎每年一轮的速度进行融资。在2018年,优必选完成了8.2亿美元的C轮融资,刷新了当时国内AI领域创业公司单轮融资记录。值得一提的是,本次的辅导机构民生证券也参与了优必选的C轮融资。

优必选CEO周剑曾在2019年表示,优必选正在进行C+轮融资,这一轮融资完成后,优必选估值达到100亿美元,争取在年内于国内进行IPO,筹备登陆科创板。但之后,优必选并未公开这一轮融资的具体情况和金额。2019年4月,优必选向深圳证监局递交了辅导备案,辅导机构为中金公司。

但优必选的上市之路却一波三折。2019年7月-2020年11月,中金公司数次向深圳证监局提交辅导上市进展报告,但优必选的上市进程却一直卡在辅导环节。2020年11月11日,中金公司和优必选又与民生证券签订协议,约定中金公司为主辅导机构,并且增设民生证券为辅导机构。

中金公司发布的多份辅导上市进展报告中主要提到的问题,是优必选的国有股权设置问题。对此,优必选也多次表示,公司正在积极与相关国资股东沟通,商讨取得国有股权设置批复的方案,也在配合会计师做好三年一期的上市审计工作,并就A股上市准备过程中存在的疑问或问题与辅导机构主动沟通,寻求解决方案及完善措施。

可就在今年年初,中金公司又突然宣布,因优必选发展战略调整的原因,经中金公司和优必选协商一致,双方于2021年1月27日签订终止辅导工作协议。但这并未阻止优必选上市的决心。根据深圳证监局披露,优必选已于2021年2月4日在深圳证监局进行了辅导备案,由民生证券启动对优必选的单独辅导工作。

盈利能力尚未可知

上市历经波折后,尽管优必选的估值高达100亿美元,业界对其经营状况还是存在诸多忧虑。

此前,优必选并未公开披露其营收、净利润等相关情况。在2016年底,周剑在优必选公司发布会上曾表示,优必选从2014年开始有190万元的销售收入,2015年升至5000万元,2016年则达到了3亿元,计划2017年突破10亿元。

此前,周剑还曾在采访中透露,预计优必选2019年的销售收入会达到60亿-80亿元。

一再推迟、更换辅导机构之后 优必选这次能顺利上市吗?

优必选的核心优势是机器人的伺服舵机,这是人型机器人能够按照指令“舞蹈”的运动控制技术难点,也是其成本所在。而优必选每年有45%的营收会被投入于研发,这样高昂的成本也会令优必选的盈利承压。

周剑也曾在2019年承认,人工智能机器人尚处于早期起步阶段,无论是计算机语音、视觉等人工智能技术,都还存在一定问题,只能在部分商业场景中应用;机器人的成本过高,规模产业化也还需要时间。因此,在近2-3年内,优必选都将以To B为重点。他透露,在2018年优必选的B端市场营收比例已经超过三分之一,主要集中在教育、商用服务、安防等领域。目前,STEAM教育仍是优必选重点布局的战略方向。

2020年,优必选因委托合同纠纷被电子产品销售渠道商爱施德(SZ:002416)起诉,深圳市南山区法院冻结其名下价值将近2500万元的银行存款或等额其它财产。之前的2018年9月,爱施德曾成为优必选旗下悟空智能教育机器人的全国总代理。

但智能服务机器人市场,目前仍未到爆发的阶段。在2019年,消费级机器人公司Anki等多家海外知名机器人公司倒闭,著名的“机器狗”研发公司波士顿动力也因高成本和商业前景不明朗被谷歌出售,并在2020年12月,再度被软银出售给了现代汽车公司。

同时,人工智能公司在商业应用落地方面的“造血”能力不足,已经成为普遍现象。这也让业界担忧,优必选是否具备足够的盈利能力。

AI独角兽亟待上市“补血”

“烧钱”速度惊人和盈利能力不足,成为AI创业公司们目前共同面对的问题。

不止优必选,近年来,AI公司纷纷开启了上市进程,“扎堆”上市。在寒武纪于2020年登陆科创板后,包括旷视科技、依图科技、云从科技等AI独角兽们都提交了招股书。但在已经提交招股书的AI公司中,2020年上半年依图科技归属于母公司的的亏损为12.99亿元。云从科技去年上半年的净亏损为2.86亿元,由于研发成本高居不下、企业快速扩张等因素,云从科技在招股书中称,未来一定期间存在无法盈利的风险。根据旷视科技的招股书,其在2019年上半年亏损52亿元。

一再推迟、更换辅导机构之后 优必选这次能顺利上市吗?

几年前的AI投资热使得之前众多AI公司估值过高,但技术难以落地、盈利遥遥无期,却为人工智能领域的投资浇了一盆冷水。

从2019年开始,AI市场的投资金额逐渐回落,2020上半年,AI公司的投资额度下降了三分之一。天眼查显示,2020年3月,依图科技完成3000万美元融资,投资方为润诚产业领航基金,融资金额还不到其此前最高议论融资金额的1/6。

此外,号称业内“融资机器”,完成了9轮融资、融资总额超过30亿美元的商汤科技,最新融资信息也还停留在2018年9月。

随着资本市场逐渐归回理性,AI公司的高估值开始受到争议。质疑优必选的100亿美元估值是否合理的声音,也一直存在。

2020科技全明星峰会上,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李开复曾表示:“不少AI的公司割了不少投资人的韭菜,很多VC因为虚荣心想要参与AI项目,导致AI公司估值膨胀。”他还表示,有三个AI专家就能估值7亿、靠AI概念忽悠投资人的时代已经过去了,AI公司最终还是要用商业逻辑来关注公司发展。

AI独角兽们争相要抓住这一轮上市的窗口期。但一旦开启上市进程,它们的自我造血能力,也将面对更加严厉地考验。

相关阅读:
董明珠首谈人事变动:不能为企业服务的必须走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打造全球体验最佳、最安全可靠的端管云生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