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IT业界 > 国内 > 正文

车企“倚天屠龙记”:新势力“四大派”围攻“光明顶”!

日前,一张雷军与李斌、李想、何小鹏、王传福合影的照片席卷了汽车圈。这几位的身份外界并不陌生,雷军是刚官宣造车的小米掌门人,而后依次为蔚来汽车掌门人、理想汽车掌门人、小鹏汽车掌门人和比亚迪掌门人。

这俨然一出汽车版“倚天屠龙记”:“四大门派”围攻“光明顶”的决战戏码即将上演。

制图:左宁

制图:左宁

2014年造车新势力江湖依然是一片混沌,仅过去了6年时间就已发展到了中场。

站在那个群雄崛起的蛮荒年份来看,自顾生存的各大门派或许都未想到,6年后掌门人会齐坐一堂“抱团取暖”,并迎接一位新掌门。

这场掌门齐聚的盛况远不止此,另外一个视角的照片显示,美团掌门人王兴、汽车芯片初创公司地平线掌门人余凯、滴滴掌门人程维、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等都在其中。

这场超豪华阵容聚会一经曝光便引来了业内热议,一来这是雷军官宣造车后首次公开露面;此外四大掌门本身就是“话题王”,自此一聚,江湖上对其的有关封号更是层出不穷,如“新能源F4”“新势力四大天王”等。

事后,网上有消息传出,此次电动汽车大佬的聚会其实是华夏同学会,它是由长江商学院和中欧商学院CEO班的同学自发组织而成,每两年相聚一次,成员轮流承办,今年刚好轮到雷军“做东”。在小米造车的背景下,此次华夏同学会4月2日的主题是“智能出行、智能汽车和自动驾驶”,主宾自然请的是当下电动汽车行业中炙手可热的人物。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必然有纷争。在业内看来,电动汽车行业内几大掌门的聚会当然不会只是吃顿饭、叙叙旧那么简单。

一位传统车企的副总经理在朋友圈感叹道:“几大门派围剿光明顶!”在他眼里,几大门派当然是指几大造车新势力蔚来汽车、理想汽车、小鹏汽车以及造车“新贵”小米科技,而总坛位于光明顶的明教则更多地指向了特斯拉。

虽各有“小心思”,但最终仍决定“抱团”的造车新势力“联盟”已成,蔚来汽车的服务、理想汽车的毛利率、小鹏汽车的自动驾驶、小米的资源,他们已各自手持“屠龙刀”站到了风起云涌的江湖,欲修炼内功拿出自己的“独门秘籍”来迎战。

车企“倚天屠龙记”:新势力“四大派”围攻“光明顶”!

门派:蔚来

掌门人:李斌

创派时间:2014年11月

独门绝技:用户运营

拳头产品:蔚来ES6、ES8、EC6、ET7

今年年初,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曾在接受访谈时表示,对特斯拉最具竞争力的公司可能来自中国。

特斯拉之于电动汽车行业,犹如苹果之于手机行业,都是先行者与潮流引领者。但正如苹果近年来不断受到中国品牌的“围剿”,特斯拉目前也许同样有被围“光明顶”的感觉。

虽然马斯克并未点名让他感受到威胁的是哪家中国公司,但在围攻“光明顶”的几大门派联盟中,作为国内造车新势力龙头的蔚来汽车绝对能算得上是领军门派。

根据最新公布的销量数据,2021年3月,蔚来汽车实现交付7257辆,同比增长373%,环比增长30%,创下单月销量新高,一季度实现销量20060辆,同比增长423%。截至3月31日,蔚来汽车累计交付量达到95701辆,第10万辆量产车也在4月7日正式下线。

在造车新势力中,蔚来汽车首款量产车正式交付时间最早,在售车型最多,包括蔚来ES6、ES8、EC6,其首款量产轿车ET7也将在2022年一季度开始交付。且迄今为止,蔚来汽车单月和累计交付量不仅最高,其单车平均售价也是几大门派之巅。《国际金融报》记者从蔚来汽车相关人士处获悉,其单车平均售价超过了40万元。

而在国内造车新势力江湖中,蔚来汽车作为龙头,地位堪比武当派,一手太极(用户运营)打得是以柔克刚,包括李斌这位掌门人也给人一种平易近人、春风拂面的感觉,这也直接定型了蔚来汽车整个企业氛围。

蔚来汽车的独门绝技用户运营在江湖中已经成为了一种现象级事件,人们在讨论蔚来汽车时也一定不会忘记谈到狂热的蔚来车主。

忠实的门徒们对蔚来汽车目前所取得的成就功不可没。2019年,或许是李斌造车以来最难的一年。当年,蔚来汽车亏损113亿元,裁员、融资不顺的消息层出不穷,那或许是蔚来汽车成立以来最接近破产的一年,一篇《蔚来李斌,2019年最惨的人》更是刷屏朋友圈。

但也就在当年,蔚来汽车出现了一件依然被业内津津乐道的事情,即蔚来车主主动贴钱为蔚来汽车做广告。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蔚来汽车近一半的新车销售是由旧客推荐。在2020年疫情严重时,近七成新车是由旧客推介,到疫情缓和才降回至约四成。

熬过了最艰难一年的蔚来汽车,股价从2019年10月的接近1美元开始触底反弹,如今,成立不到7年的蔚来汽车市值已经超越不少大型跨国汽车集团,很多业内人士认为这并非蔚来汽车拥有不可超越的技术和无可比拟的产品,而是来源于其用户运营的“独门秘籍”。

为何会有这份“独门秘籍”?这和掌门人李斌本身在互联网行业中的多次创业有关系。

李斌在进入造车行业之前的两次大的创业都与互联网有关,也是中国第一批互联网人。1996年,在李斌仅22岁时,他在北京成立了南极科技,成功赚到了第一桶金。随后在2000年6月,李斌又创办易车网,这是中国第一家在海外上市的汽车互联网公司,或许正是这时候,李斌心里就埋下了造车的种子。

在创办易车网后,李斌围绕汽车及其上下游先后投资了超40家企业,因此也有业内人士称他为“出行教父”。2010年,易车网在成立十年后成功登陆美国纽交所,履行完上市承诺后,时年36岁的李斌并不满足,并开始准备干另外一番事业。

2014年,李斌刚好40岁,他正式下定决心亲自下场造车。2014年被业内人士称为中国新能源汽车消费元年,利好政策频出。李斌站在了这一新能源汽车的风口,拿出了自己的全部身家1.5亿美元,并联合互联网圈内好友雷军、刘强东以及当时还是竞争对手的HM">汽车之家创始人李想等正式把蔚来汽车组建了起来。

蔚来汽车联合创始人秦力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李斌从2012年便开始思考公司的理论框架,这些思考后来用在了公司最早的一版融资商业计划里,这也代表着蔚来汽车成立的初心。

据悉,蔚来汽车在2015年第一份融资计划中提到,李斌把不同时期的汽车产业发展划分为了1.0、2.0和3.0时代,区分不同时代的标准更多的是体现在对“用户”的理解上,3.0时代是以用户个人为中心的传播。

区别于传统车企,李斌这位互联网人的加入为汽车行业带来了“用户”概念,蔚来汽车算是首家称自己是“用户型企业”的车企,成立之初蔚来汽车便将其核心优势定格在用户服务。

为了达成做一家“用户型企业”的目标,蔚来汽车创办了NIO App、NIO Life、NIO Power、NIO Service、NIO House、NIO Space、直营模式等服务,这些服务一方面提高了用户用车体验,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让用户深度参与到企业发展中来,从而给用户打造一种拥有感。

但也正是因为这种全方位的用户服务,蔚来汽车在成立前几年遭受了不少非议,为用户“烧钱”导致了其巨额亏损。

蔚来汽车在2016年-2020年五年内累计亏损近340亿元。蔚来汽车“卖一辆亏一辆”的说法并非空穴来风,据计算,2018年和2019年,蔚来汽车每辆车的销售成本分别为43.44万和39.38万,而相应的平均每辆车收入则分别为42.76万元和35.82万元。

特别是在成立之初,蔚来汽车“挥金如土”的作风一度让业内质疑李斌造车的诚意。

据报道,2017年的NIO DAY,蔚来汽车声势浩大地包下了8架飞机,60节高铁车厢,19家五星级酒店,160辆大巴,请来了5000名蔚来车主,斥资1000万元请来了梦龙乐队,在北京五棵松体育馆总耗资8000万元发布了新车ES8。

不过,这样的大手笔在经历最困难的2019年后变得收敛了不少,当年,蔚来汽车只能踏上裁员和剥离“烧钱”业务等成本控制方式来“求生”。进入2020年后,随着规模效益和成本管控的见效,蔚来汽车全年毛利率首次转正,达到11.5%。即便如此,若想真正实现盈利,蔚来汽车仍任重道远,毕竟在2020年的成绩单上,其依然净亏损53亿元。

车企“倚天屠龙记”:新势力“四大派”围攻“光明顶”!

门派:理想

掌门人:李想

创派时间:2015年7月

独门绝技:成本控制

拳头产品:理想ONE

2020年,起步最晚的理想汽车在造车新势力江湖中如异军突起,迅速挤掉了原本位列“新势力三巨头”中的威马汽车,与蔚来汽车、小鹏汽车并称为“新三强”。

公开数据显示,去年是理想汽车首个完整交付年,其单凭一款理想ONE便在全年交付近3.3万辆,比更早开启交付的小鹏汽车的2.7万辆高出近6000辆,仅次于蔚来汽车的4.4万辆,排在造车新势力销量榜第二。

同年7月底,理想汽车还同步实现了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上市,成为继蔚来汽车后,第二家成功在美上市的国内造车新势力。

理想汽车的来势汹汹宛若少林派的大力金刚指,用卖车即“赚钱”的正毛利率一把捏住了资本市场的咽喉,也用解决续航焦虑的增程式电动车直击了部分消费者的痛点。

理想汽车掌门人李想与蔚来汽车掌门人李斌本同出互联网行业,且成长轨迹拥有不少相似之处,但在造车方面,却因各有各的考虑,发展出了截然不同的“绝技”。

很多业内人士估计都没想到,如今执掌这一家超1500亿元市值的汽车公司掌门人只有高中学历。

1981年出生于河北石家庄的李想在其读高中时便开始了创业之路,做起了自己的个人网站。2000年,仅19岁的李想果断放弃了上大学,并创立了泡泡网,前身是“显卡之家”,并在几年后快速发展成为专业的电子产品评测网站。2008年,泡泡网被澳洲电讯收购。

在管理泡泡网时,李想还在2005年带领团队从IT产品向汽车业扩张,创建了汽车之家网站,与李斌创办的易车网成为了直接竞争对手。目前,汽车之家已成长为全球访问量最大的汽车网站,并紧跟易车网在2013年于美国纽交所成功上市。

带领汽车之家成功上市后,李想在两年内就卸任了汽车之家总裁,并在不久后的2015年7月创立了车和家(理想汽车的前身)。

在造车之初,李想的想法便和李斌截然不同。李想曾透露,“车和家所打造的汽车不会依赖充电桩。”这也成了李想造车的“执念”,不管是“胎死腹中”的SEV项目还是后来坚持的增程式发展路线都是源自这样的理想。

按照李想最初的想法,车和家计划了两款产品,第一款量产车最开始其实不是理想ONE,而是一款针对城市短途出行的小型电动车,这款小型车被命名为SEV。李想称这款车型能像摩托车一样出行便利,但封闭式的座舱结构又能挡风遮雨,重量只有几百公斤,时速基本被限定在40-50km/h(理论上极速能达到60km/h);在充电方面,SEV的电池可以像普通电动车那样拆卸,与如今大热的换电模式颇为相似。

乍一看,SEV与一直处于“灰色地带”的低速电动车非常相似,事实上,由于市场销售的复杂性和盈利的不稳定性等原因,2018年4月,这款车型在全车基本成形的情况下却被突然叫停了。

这是李想造车以来遇到的第一个大挫折,其对品牌的规划面临着推倒重来的困难。此后,李想只能全心投入到第二款中大型增程式SUV,2018年10月,理想智造ONE正式亮相;2019年6月底,车和家正式将公司名称统一为理想汽车,“车和家”以及“理想智造”的说法都被舍弃。

虽然经历了波折,且增程式依旧有争议,但理想汽车的首款量产车理想ONE仍凭借800公里的续航(满油满电)在市场上占有了一席之地。自2019年12月4日理想ONE正式开启交付至今年2月19日,理想汽车仅用14.5个月就完成了首个4万辆的交付,创下新造车势力最快交付纪录。

另外,李想的“抠”也与李斌形成鲜明对比。

李想曾表示,“理想汽车50%的资金投入在研发上,30%左右的资金投入在工厂上,只有不到20%的资金投入在人员和营销上。”“理想汽车超过3200人的团队,只有两个VP,连高级总监都寥寥无几。行政要求出差经济舱都必须买折扣最低的,经济酒店都要两个同性在一起住,理想ONE的上市发布会用了不到200万拿到上万的订单……”

也正是这种“抠”让理想汽车在卖车一开始就能保持正的毛利率,这也是造车新势力中的唯一一家。2020年,理想汽车全年毛利率为16.4%,蔚来汽车该数值为12.7%;小鹏汽车为4.6%。

同时,理想汽车也是造车新势力“三强”中亏损最少的公司。2018年至2020年间,理想汽车累计亏损为41.23亿元,蔚来汽车该数值为263.56亿元,小鹏汽车为78.23亿元。

“抠”也有弊端。

理想汽车的研发费用为“三强”的最低,这对技术密集型的新能源汽车行业来说会容易出现后劲不足的后遗症。2018年-2020年,理想汽车的累计研发费用为30.79亿元,小鹏汽车为48.47亿元,蔚来汽车为109.15亿元。

另外,理想汽车相比蔚来汽车和小鹏汽车还有一大短板,即车型单一,在售车型仅理想ONE一款,蔚来汽车则有三款SUV车型在售,还有一款轿车明年一季度开售,保持着一年一款新车型的投放速度;其次便是小鹏汽车,目前有一款SUV和一款轿车在售,还有一款轿车也预计将在今年二季度上市。

理想汽车曾表示,计划在2022年推出一款大型SUV,并继续采用增程式动力总成,预计将于今年底发布,并于明年二季度正式交付。但其实这个新车推出速度依然较慢,今年一季度理想汽车销量已被小鹏汽车反超。若下半年小鹏汽车加上新车的增量,很有可能会在全年销量上超过理想汽车。

另外,李想所坚持的增程式技术还面临政策风险。目前越来越多城市出台政策,限制插混以及增程式汽车上“绿牌”、不享受新能源汽车补贴、不享受路权等,这无疑会进一步影响理想汽车的销量。

李想或许也意识到了产品单一的问题,在完成累计4万辆交付的时候发了一封内部信,信中写道,未来理想汽车将有两条发展路线,一条依然是增程式,另一条则是高压纯电。未来5年,理想汽车将增加产品种类,产品将覆盖15万-50万元的价位。

信中,李想也透露了其“理想”,到2025年,理想汽车立志成为中国智能电动车品牌销量的头部企业,2030年的愿景是成为全球第一的智能电动车企业。

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往往骨感,在这个竞争逐渐白热化、各大势力纷纷进入分一杯羹的新能源汽车江湖,理想汽车有没有更多时间来“猥琐发育”依然是个问题。

车企“倚天屠龙记”:新势力“四大派”围攻“光明顶”!

门派:小鹏

掌门人:何小鹏

创派时间:2014年中

独门绝技:自动驾驶

拳头产品:小鹏G3、P7、P5

在“反特斯拉联盟”中,小鹏汽车与“敌人”最为相似,但同时也是结怨最深的一家,其曾被业内称为“中国的特斯拉”。

之所以有这个称谓,是因为小鹏汽车在正式进入何小鹏时代后,慢慢地将自动驾驶打造成了自己的独门绝技,与特斯拉的Autopilot“刚正面”。

今年3月27日,小鹏汽车完成了从广州至北京、全程3675公里、历时8天的NGP远征挑战。NGP是小鹏汽车在今年1月26日通过OTA推送给小鹏P7用户的自动驾驶辅助功能,该功能基于用户设定的导航路线,可以实现从A点到B点。NGP是小鹏汽车自动驾驶辅助系统XPILOT 3.0系统的明星产品。

公开数据显示,小鹏NGP挑战全程实现了平均百公里接管次数为0.71次,变道超车成功率94.41%,匝道通过成功率92.76%,隧道通过成功率94.95%。

“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比我们想象的要快很多,2025年以前我们要实现更高等级的自动驾驶。我们不光要做到中国最好,还要做到全球领先。”在完成这次挑战后,何小鹏对小鹏汽车的未来充满了期待。

这时候的何小鹏早就不用强调“慢就是快”,如今手握“倚天剑”(自动驾驶)的小鹏汽车的发展就像是坐上了火箭。

根据最新销量数据,今年3月,小鹏汽车交付量达5102辆,同比增长384%。其中,小鹏P7交付2855辆,G3交付2247辆。今年一季度,小鹏汽车总交付量达到13340辆,虽然环比仅微增了2.9%,但依然创下了最佳季度交付的成绩,并一举反超了理想汽车,交付量仅此于蔚来汽车,排在第二。

与李斌和李想一样,何小鹏同样出自互联网行业,在他27岁时便创立了UC,仅用了10年时间,就以近40亿美元“卖”给了阿里巴巴,创下了当时中国互联网最高并购整合案。

但何小鹏又与前两位掌门人有着不同,在其真正执掌小鹏汽车之前,何小鹏并未接触过汽车,所以虽然其看好新能源汽车,但其在入行之前显得尤为谨慎。

何小鹏对新能源汽车风口的判断与特斯拉脱不开干系。2014年上半年,当时还在UC的何小鹏第一次体验了特斯拉,敏锐的商业嗅觉让他意识到传统汽车或许会像手机行业一样迎来前所未有的改革,而这就是一个机会,也为小鹏汽车后面产品多少有点特斯拉的影子埋下了伏笔。

随后,何小鹏找到了当时正在广汽研究院任职的夏珩,在谈了很多有关未来汽车的想法后,两人一拍即合。2014年年中,在获得何小鹏、YY创始人李学凌等人的数百万美元天使投资后,夏珩联合广汽研究院何涛、杨春雷创办了广州橙行智动汽车科技有限公司(小鹏汽车的前身)。

当时的何小鹏正忙着将UC并入阿里巴巴,并在此后三年中一直留在阿里巴巴任职,并未真正加入小鹏汽车,而是作为一个投资人身份存在。

彼时的何小鹏观念依然十分保守,认为互联网人去做汽车,99%会死掉,成功的可能性只有1%。直到2016年,小鹏汽车发布了其首款量产纯电动紧凑型SUV Beta版车型,这是造车新势力中最早接近量产的车型,并计划在2017年小批量产及上市。这时候,何小鹏才考虑All in小鹏汽车。

2017年8月22日,何小鹏从阿里巴巴离职;一个星期后,其正式加入小鹏汽车出任董事长。

但何小鹏下场造车后很快就遇到了第一个难题。小鹏汽车是最早推出首款量产Beta版车型的造车新势力,但等到2018年6月,蔚来汽车首款量产车ES8都开始交付了,小鹏汽车首款量产车依旧迟迟未见交付。

在2018年这个交付“大考”的关键之年,何小鹏遭致不少舆论压力。2018年8月15日,在加入小鹏汽车1周年之际,何小鹏站在广州“小蛮腰”上,对于交付问题做出了“慢就是快”的解释,以及提出打造适合中国城市的自动驾驶能力这一核心竞争力的品牌蓝图。

但最终,小鹏汽车Beta车型并未真正面向消费者。何小鹏曾解释称:“消费者绝不应该是我们的首批用户。”“我们希望在第一款车上让问题最大程度的暴露,这样我们可以及时调整提升,以免在交付后再出现问题,那样的成本会很大。”而且,在当时,小鹏汽车并不满足规模交付的要求。

2018年底,小鹏汽车赶了个“晚班车”,Beta车型改头换面成小鹏G3并正式上市和开启交付。

在紧张筹备交付“大考”时,何小鹏也在思忖如何打造“自动驾驶”这块招牌,并不断从各大公司“挖人”,但“挖人”也为小鹏汽车带来了麻烦,并与苹果公司和特斯拉都结下了梁子。

2018年7月,苹果公司前华人雇员张小浪因窃取商业机密被起诉。诉状称,张小浪从苹果公司离职前将一份自动驾驶汽车的机密设计图下载到一台个人笔记本电脑上,并试图离开美国,但最终在回中国的机场当场被捕,而张小浪回国后正是要入职小鹏汽车。

无独有偶,2019年3月,特斯拉控告前员工曹光植窃取了特斯拉自动驾驶Autopilot的相关源代码,并提供给现任公司小鹏汽车使用。

虽然这两案均未证实小鹏汽车是否真正牵涉其中,但马斯克与何小鹏的个人恩怨确实结下了。两人多次隔空打“嘴炮”,马斯克多次嘲讽小鹏汽车自主研发的自动驾驶技术,而何小鹏在这方面也一改谨慎的性格,变得刚硬。在去年11月,何小鹏隔空宣战马斯克,“明年开始,在中国的自动驾驶你要有思想准备被我们打得找不到东,至于国际,我们会相遇的。”

在车型上,小鹏汽车也是造车新势力中首家敢与特斯拉正面打擂台的公司。去年4月底,小鹏汽车上市了“三强”中首款量产轿车车型小鹏P7,直接打到了Model 3的细分市场。截至今年2月,小鹏P7累计销量突破了2万辆,但这与国产Model 3去年在国内的销量13.7万辆相差依旧甚远。

不过,何小鹏依然决定在挑战特斯拉这条路上继续行走。据报道,小鹏汽车即将在今年上海车展上推出第三款量产车型小鹏P5,这依旧是一款纯电轿车,定位预计低于小鹏P7。

师夷长技以制夷,但在一定程度上小鹏汽车与特斯拉在产品序列、补能方式和技术路线上过于相似,也首当其冲更多承受到了特斯拉这条“鲶鱼”冲击的风险。

目前,小鹏汽车在具体的自动驾驶技术上与特斯拉已经有了明显的差异。马斯克是明确反对激光雷达路线而支持神经网络训练模型的,但小鹏汽车则是计划在新产品小鹏P5上搭载激光雷达,以获得更远、更精确的探测数据。

或许是出于对激光雷达技术路线的信心,何小鹏选择正面宣战马斯克,但在业内人士普遍看来,小鹏汽车无论在品牌或是技术上依旧与特斯拉有不小的差距,挑战之路道阻且长。

车企“倚天屠龙记”:新势力“四大派”围攻“光明顶”!

门派:小米

掌门人:雷军

创派时间:2021年3月

独门绝技:账上1000亿

拳头产品:正在憋大招

“站在风口上,猪都可以飞起来。”雷军曾说过这样一句话在创业圈广为流传。小米成立10周年刚过不久,雷军决定再做一次“风口上的猪”。

在3月30日的发布会上,雷军表示,这些年来,在小米高管会上偶尔讨论过几次造车话题。直到今年1月15日,应董事会要求,才开始认真研究电动汽车行业。3月30日,小米终于获得董事会正式批准:小米智能电动汽车项目正式立项。未来十年,小米将投入100亿美元,首期投入100亿元人民币。

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末,小米现金储备量达1080亿元。

发布会上,52岁的雷军激情澎湃:“这一回,我将亲自带队,这将是我人生最后一次重大创业项目。我愿意押上我人生全部的声誉,再次披挂上阵,为小米汽车二战。”这句话感动了不少米粉,一些米粉还在发布会直播弹幕中刷屏“干翻特斯拉”。

而事实上,马斯克是雷军所钦佩的企业家之一,特斯拉也是燃起雷军内心造车火苗的导火索之一。

早在2013年,雷军曾两次拜访过马斯克,并成为了最早一批的特斯拉车主之一。对于两次拜访,雷军曾感叹道,“我们干的好像都是别人能干的事情,而马斯克干的事是别人想都想不到的!”

也就是从拜访过马斯克之后起,雷军虽未直接造车,但却先后投资了10家电动汽车产业链公司,包括雷军“组局”的华夏同学会中出现的李斌的蔚来汽车和何小鹏的小鹏汽车。除此之外,雷军的投资领域还涵盖汽车电子电控、自动驾驶系统、激光雷达,汽车技术研究、车内智能交互、智能语音和车家互联、地图导航以及做车载智能硬件。

这说明雷军对汽车行业其实早有“野心”,再加上如今科技巨头纷纷转向造车,包括小米的竞争对手苹果公司,雷军决定站在风口上。同时,雷军表示,微博上95%的网友都支持这个决定。

而网友之所以支持这个决定,与小米曾经在智能手机行业的“丰功伟绩”不无关系。即使颇有争议,但小米切实地在群雄逐鹿的智能手机行业中如一个“搅局者”一般,将成本压了下来,如今,网友也在期待新能源汽车江湖中也能出现这样的“破局者”。

在小米科技尚未“官宣”造车以前,只要传出小米造车的消息,网友就会留言“年轻人的第一台汽车”,甚至还会建议雷军直接“杀入”房地产行业。

广大的粉丝基础、完整的智能生态链闭环、超千亿的现金储备、上万人的研发团队似乎都给小米的造车铺就了一条康庄大道。

但参照雷军曾经投资的蔚来汽车和小鹏汽车,虽起步已经比小米科技早7年,但依旧深陷亏损的泥潭,依旧在苦苦求索核心竞争力,以便在日渐白热化的竞争中争得生存空间。

在发布会上,雷军坦言,我们有钱,我们亏得起。但一个互联网专家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说这句话仍为时尚早。目前,雷军并没有引入战投的打算,决定用“全资形式”进军智能汽车,成立智能电动汽车全资子公司。

在产品规划方面,雷军日前在一场直播中对外表示,小米首款车将会在SUV和轿车之间选择,主打10万-30万元价格区间。

雷军的造车项目不仅很快引起了网友和行业内人士的关注,还轰动了地方政府。就在发布会后不久,武汉网友就在城市留言板上呼吁武汉抓住机会,把小米的汽车业务引入进来,而武汉有关部门也回应称,会积极对接小米。

车企“倚天屠龙记”:新势力“四大派”围攻“光明顶”!

制图:左宁

记者:肖逸思

相关阅读:
巨亏11亿,顺丰不太可能更坏了 造车如此烧钱,为什么滴滴还要往里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