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IT业界 > 国内 > 正文

资金链几近断裂,那个“2019年最惨的人”靠什么走出泥潭

头图摄影|邓攀

头图摄影|邓攀

丘吉尔从议会出来,去地铁里跟民众聊天听最真实的想法。李斌对《至暗时刻》中的这个情节深有同感。2019年蔚来资金链几近断裂,他在两个月时间里拜访了十几个城市的用户。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王玄璇

编辑|马吉英

跨越生死线,李斌依然很忙。

最近一个月,蔚来和中石化合作,把二代换电站开在了加油站旁边。在上海车展,李斌与何小鹏同逛双方展区,颇有兴致。在合肥,李斌出现在合肥新桥智能电动汽车产业园的开工仪式上,该园区是蔚来和合肥合作的又一进展。而五一假期后的第一天,蔚来还将宣布海外第一站,进军挪威的计划。

从对资金链的担心里抽身出来,李斌把更多注意力放在产业链、基础设施和全球化上。蔚来如今面对的,不再仅仅是特斯拉这条体量仍在快速增长的鲨鱼;还有转身的传统车企,在智能电动化方面,传统车企的投入正不断加大;以及华为、百度、小米等一众科技企业的进入。

“这是技术浪潮叠加国际形势、商业模式,几个大的变革交叠在一起的年代,如果站错边,就万劫不复。”蔚来联合创始人、总裁秦力洪在上海车展期间接受《中国企业家》等媒体采访时说道。

这让李斌仍不乏危机感。他在车展期间接受采访时表示,“现在这种担心的程度和2018年9月份的时候是一样的,可能担心的还要更多一些。”李斌认为,2018年上市时因为没融到足够的钱,公司节奏乱了。现在蔚来最大的挑战还是来自于公司本身,从战略到节奏、到执行,每一步都要走好。

用李斌自己的话说,蔚来才刚刚“从ICU转到普通病房”。

2021年4月7日,蔚来第10万辆量产车在江淮蔚工厂下线,李斌有了更多底气:“我们一起用3年多的时间证明,我们不是骗子。”

经历过2019年的风暴,李斌想明白一件事,“把用户体验做好比什么都重要。”在多次媒体沟通会中,李斌和蔚来团队都强调了这一点。蔚来最困难时,李斌依然坚持周末拜访用户,2019年7、8月,李斌拜访了十几个城市的用户。在公司可能倒闭、可能没有售后保障的情况下,2019年四季度,依然有8000多名用户买了蔚来。

现在工作时间之外,李斌坚持拜访客户,每天在用户群发积分红包。这是李斌最认可的事,也是他最愿意花时间做的事。

走出泥潭

李斌早就感觉出了危机。

“飞机在起飞的时候就是最危险的。”李斌多次在采访中表示,上市时他已经开始担心,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没有融到足够的钱。蔚来IPO本来要融20亿美元,但最后只融了11亿美元。因为当时的中美关系,美国投资人“根本就不搭理你”,和2010年易车上市时完全是两种待遇。

2019年,真正的危机来临。蔚来资金链几近断裂,融资几度波折。2019年5月,蔚来与北京亦庄国投签订框架协议,设立新实体蔚来中国,后者向其注资100亿元。但此事之后没有了下文。2019年10月,蔚来与浙江湖州洽谈50亿元合作的事被媒体提前披露,湖州市吴兴区感受到舆论压力,最终公告称已停止同蔚来进一步合作。此外,蔚来还曾和软银愿景基金、日产雷诺联盟,以及吉利、一汽、广汽、上汽、长城等众多车企洽谈合作,但都没有筹来救命钱。

自燃事件更是把蔚来甚至整个新造车行业推向悬崖边。从2019年4月起,蔚来ES8接连发生几起自燃事件。6月27日,蔚来正式宣布部分批次ES8的电池召回计划,共计4803台。李斌将这称为2019年经历过最难的事情。

李斌对《至暗时刻》中的一个情节深有同感:丘吉尔从议会出来,去地铁里跟民众聊天听最真实的想法。李斌觉得他应该去拜访用户。“因为在这种时候还愿意买你车的人,才是你真正的精神力量的源泉。”李斌在接受《晚点LatePost》采访时说道。

2019年7、8月,李斌拜访了十几个城市的用户,包括哈尔滨、呼和浩特、太原、南昌等,看到用户的热情和支持,“挺受鼓舞”。

实际上,周末拜访客户是李斌的家常便饭。央视《走进大咖》跟拍了李斌参加车友见面会时的一个场景,李斌抱起一个车友的孩子,满面笑容。但后来李斌跟主持人说起自己的孩子,一度落泪。“十几天没见孩子了,最后一次见,老大正在吃早饭,看到我就问,‘爸爸最近很忙吧?’”在镜头下,李斌沉默了一会,又自言自语地说:“我们家老大挺懂事的。”

用户也做出了一些在外人看来难以想像的“回馈”。2019年8月之后,全国各地的数十位车主自掏腰包为蔚来在商场外墙、火车站广场或小区电梯里投放广告。还有一位ES8车主包下上海12000辆出租车后屏给蔚来做广告。

最困难时,蔚来资金链断裂、或将倒闭的文章一篇篇出现,《蔚来李斌,2019年最惨的人》在朋友圈刷屏。但是李斌看到了蔚来的希望——新车订单一周比一周多,说明用户需求还在,问题是如何活下去。

直到2020年元旦之后,蔚来开始与合肥市政府进入深入接触阶段。当年4月29日,投资方案终于落地,合肥市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等几家战略投资者向蔚来中国投资70亿元人民币。

蔚来终于走出ICU。

现在回看这段经历,秦力洪在上海车展期间向《中国企业家》等媒体表示,2019年到2020年初,公司“差一口气就背过去了”。经历过这段时间后,公司的管理、决策质量、资金利用率,“提高都不止一点点”。秦力洪认为,经过大浪淘沙,团队更坚定,合作伙伴和投资人也更信任蔚来了。

“劳模”李斌

李斌出身在安徽太湖县的一个边远山村,初中毕业时李斌曾在家人的劝说下报考了中专,因为可以直接参加工作,反哺家庭。但当时李斌考完觉得哪里不对,他以绝食相逼的方式让家人想办法让他去上高中。

高中毕业,李斌以县文科状元的身份进入北京大学,主攻社会学,同时辅修了法律和计算机,是大学里典型的学霸,曾一周参加17门考试,以一个文科生的身份通过了每年全国不超100人的“计算机系统分析员”考试。

同时,李斌在商业上开始“探路”。1996年,大学还没毕业的李斌创办了第一家公司南极科技,帮人租服务器,卖域名。这算是中国最早的互联网公司之一。

在那之后,李斌多次尝试,终于在2000年找到适合自己的赛道——创办易车。十年后易车上市,成为中国最大的汽车媒体公司。当时李斌36岁。

李斌觉得,易车一路走来很不容易,但自己并没有到极限。他想看看自己的极限到底在哪。

雷军做小米手机的故事启发了李斌。李斌原本不看好小米模式,认为雷军低估了从互联网跨越到硬件的难度。看到小米逐渐获得市场和资本的认可,李斌认为,“如果他做手机行,我们可以做汽车。”

2014年,李斌创立蔚来汽车,而雷军的名字出现在蔚来豪华的投资人名单上(名单上还有马化腾、刘强东、张磊、李想)。李斌把最可能成为可怕对手的雷军拉入了朋友圈。当时小米如日中天,市场上已有小米造车的传闻,雷军和很多汽车行业的人接触。

后来的故事则是,当新势力们走向舞台中央,雷军果然亲自下场。和雷军all in造车一样,李斌也在all in蔚来。

2014年,李斌参加巴黎法兰克福车展,同时拜访汽车设计师和工程师。当时与李斌一起去巴黎出差的蔚来产品经理李天舒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只要有半个小时空档,李斌就会认为是浪费时间。“他最高兴的就是,没什么休息,一天满满下来,晚上开一个会总结一下,第二天接着干。”

2015年,为了招兵买马,李斌出了17趟国,见了几百人,最终组建成一个国际化研发团队,并在德国建立慕尼黑研发中心。

在国内,李斌几乎每周都会往返北京上海,航班经常晚点,他就坐高铁。有时间高铁没票,李斌坐晚上的火车卧铺,睡一宿,第二天起来接着干活。

2017年最后两个月,ES8的正式亮相进入最后冲刺阶段。《走进大咖》记录了这场斥资8000万元发布会的准备过程,李斌从椅子的摆放到灯光效果,再到演讲稿的措辞,每个细节都要设计好,反复推敲。

发布会后的几天,李斌的行程依然紧张。他辗转在媒体采访、行业峰会、大学演讲之间,几乎没什么时间睡觉。参加完所有活动,李斌马不停蹄地赶往合肥的江淮蔚来工厂,在工厂的纠错会上,李斌跟工人们说,外界质疑江淮能否为蔚来造出好车,江淮完全可以,只是大家都戴着有色眼镜。之后,他又飞往慕尼黑研发中心,EP9和ES8都在这里完成设计,李斌告诉工程师,不要去迎合中国的trend(潮流),“世界的trend,就是中国的trend”。

秦力洪认为李斌实在是太累了,就跟李斌的妻子王屹芝说:“你必须强迫李斌休假。”于是李斌和家人到崇礼滑了一次雪。

但李斌的压力在产品真正交付时或许才有所缓解。

原本计划在2018年3月交付的ES8,数次推迟,最终在6月28日开始向普通用户交车。在当天举行的合作伙伴大会上,李斌几度哽咽。

2018年9月12日,蔚来在纽交所上市,成为从成立到上市速度最快的一家汽车公司,市值超过60亿美元。截至4月29日,蔚来市值翻了约10倍,达到638.86亿美元。

眼下李斌更需要担心的,或许是秦力洪在上海车展期间所说的:蔚来看到了一个方向,也大概找到了一条路,但是这条路需要验证。从换电到自动驾驶的路径,今天做的事决定了十年后的发展,蔚来究竟能不能站在正确的道路上?

参考资料:

《“野心家”李斌,“千亿操盘手”李斌,“留守少年”李斌》,来源:钛媒体,作者:李勤;

《李斌攒局:他会是下一个雷军吗?》,来源:36氪,作者:王海璐、张嫣、杨轩;

《走进大咖》,来源:CCTV;

《新造车穿越生死线:从无人问津到股价暴涨50倍、市值超百度》,来源:腾讯科技,作者:王潘;

《接力者李斌》,来源:《中国企业家》,作者:马吉英;

《对话蔚来李斌:一场完美风暴之后,我的胆子更大了》,来源:晚点LatsPost,作者:程潇熠、黄俊杰。

相关阅读:
一季度全球半导体产品销售额1231亿美元 同比环比均有增长 快递网点回应“宠物盲盒”:业务员私自违规接单,已解除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