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IT业界 > 国内 > 正文

揭秘“果链”新名单:中国供应商价值仅占5%

本报记者陈佳岚广州报道

近日,苹果公司在其官网公布了2020年TOP200供应商名单,与2019年对外公布的名单相比,以地区划分来看,新纳入苹果供应链(“果链”)的中国内地厂商最多,包括南平铝业、兆易创新等内地厂商。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根据2020年数据,尽管有中美贸易摩擦的因素,但是苹果公司前200家为中国内地的供应商数量不减,反而增加了。这一定程度上也显示了内地供应商在“果链”地位愈加重要。同时,中国供应商也在进一步整合“果链”,比如2020年,蓝思科技收购苹果iPhone金属框架的主要供应商可成科技在泰州的两家工厂,立讯精密则收购了纬创在江苏昆山的工厂。

不过,供应商深入“果链”也容易患上“大客户依赖症”。比如,受苹果削减产能等影响,“果链”龙头立讯精密在今年二三月份两个月内股价几近腰斩。同时需要警惕的是,中国供应商更多还是提供一些原材料的加工制造,或是低端部件的供应,在高端、精密的部分,如芯片、屏幕等方面,中国供应商短板还比较明显。

进退之间

记者进一步梳理这份“TOP200名单”发现,中国内地新杀入苹果供应链的有南平铝业、兆易创新、江苏精研、得润电子、长盈精密、富驰高科、苏州胜利精密、深圳市新纶科技、天马微电子、广州众山金属科技、苏州鑫捷顺五金机电等,中国香港背景的则有安捷利美维电子、上海实业控股等继上次被移除后重回该供应链名单。

然而,落榜的供应商也不少,中国内地企业吉林利源精制、依顿电子等遭移除,中国香港背景的雅特生科技、国泰达鸣与创良科技也遭移除。

值得注意的是,没有纳入苹果公司前两百名供应商并不意味着被苹果公司完全剔除供应链名单,吉林利源精制在自家的2020年财报中提及了与苹果公司的合作,依顿电子投资者关系部人士近日对本报记者表示,“公司关注到了苹果供应商名单的变化,苹果公司针对2018年的名单的表述是‘前200名供应商的支出’,针对2020年的名单的表述是‘直接支出’,依顿电子本来就不是苹果的直接供应商,只是产品进入了苹果供应链。目前公司与苹果供应链关系正常。”

用苹果公司自己的话来讲,这200家供应商占据了苹果公司在2020年全球原材料、制造和组装支出的98%。但硬币的另一面是,供应商很容易形成对苹果公司的大客户依赖症。

此前,欧菲光因被剔除苹果供应链引发了市场对其的担忧,股价接连大跌。但此次名单显示,欧菲光仍在苹果TOP200供应商中,不过自今年欧菲光售卖华南子公司后便不再是苹果的供应商了。

附加值短板

在苹果公司的前两百名供应商中,中国厂商数目逐步增多,这凸显了国内供应商深入苹果供应链的良好发展态势。

对于这样的变化,产经观察家、钉科技创始人丁少将认为,一方面,中国的产业优势和成本优势依然具有很强的竞争力;另一方面,在中国率先控制住疫情,而全球其他经济体仍有较大不确定性的情况下,中国供应链的地位相对提升了。

值得注意的是,新增的苹果中国供应商大多集中在材料、精密组件、配件领域中,只有天马微电子属于面板企业,兆易创新属于半导体企业,兆易创新得益于无线耳机业务的爆发,为苹果TWS(真无线立体声)提供NOR Flash芯片。而此前苹果在中国内地及中国香港的供应商也主要聚集在精密组件及材料供应模块。

截至目前,苹果前200名供应商里,中国内地的供应商(包括中国香港供应商)已超过50家,创下历史新高,首次超越中国台湾供应商的数量。但中国内地供应商仍然主要聚集在精密组件及材料供应模块这些非核心技术业务上,而核心的零部件业务仍然掌握在“美日韩产业联盟”手中,比如美国的芯片和系统,日本的摄像头、韩国的屏幕电池。

如果按照销售价值统计,中国内地企业的占比并不高。《日本经济新闻》评论称,中国内地供应商对苹果公司生产能力的影响权重进一步扩大。但另一方面,在零部件价值方面,中国内地企业所占比重却远小于供应商数量在供应链内部的占比。有业界人士测算,一部成本超过370美元的iPhone 12,中国内地供应商的零部件价值仅有17美元,占比约为5%。对比韩国、美国供应商各自25%左右的价值占比相差甚远。这表明中国内地供应商获得苹果青睐的主要方式仍是提供低价格,选择其他供应商不愿意承担的低利润业务。中国内地供应商的零部件仍处于电子消费产业链的中低端。

丁少将对记者分析称,在高利润、高附加值的环节,中国企业还是很少。更多是提供一些原材料的加工制造,或是低端部件的供应。在高端、精密的核心制造部分,如芯片等,中国企业短板还是比较明显。

地位难撼

而另一方面,苹果公司已经做好了风险防控、产业链转移的准备。这几年,苹果公司高调布局东南亚、南亚市场,甚至将产能转移至印度、越南等人口红利更多的国家。

早在2019年,苹果就计划将硬件装配产量的15%~30%移出中国。随着美国对中国包括手机、笔记本电脑和平板电脑在内的设备征收25%的关税,促使苹果必须考虑更加多元化的供应链系统。

从2020年开始,苹果供应商纬创、鸿海均加大在印度的生产力度,和硕也已经布局印度。2021年3月,鸿海更是将iPhone12的部分产能从中国移到印度,让印度工厂首次负责最新机型的生产。

得益于中国的供应链优势,记者梳理发现,截至目前,制造地点在中国内地的苹果供应商有156家,而从苹果200大供应商的全球工厂布局变化可以看出,苹果的投资布局正在发生变化。

制造地点在越南的苹果供应商数量从2018年贸易摩擦开始时的14家增至2020年的21家。这21家公司中有为AirPods组装的中国代工企业立讯精密和歌尔股份,两家公司自2020年初以来一直在越南生产无线耳机。还有蓝思科技、伯恩光学、领益智造、裕同包装、美盈森集团等公司。

而从苹果前200大供应商的全球工厂布局变化也可看到,制造地点布局在印度的苹果供应商已经达到9家,包括正崴精密、伟创力、鸿海富士康等公司都在印度设厂投资。

据外媒消息,苹果三大供应链合作伙伴富士康、和硕以及纬创已承诺未来5年在印度投资将近9亿美元,以利用当地的生产激励措施,增加iPhone在印度的产量。

申万宏源认为,近年来受到政治因素和价格因素的影响,苹果公司在全球的供应链格局变化较大,在产业链布局主要做了两手准备:一边大力扶持中国内地企业,改变了过去“中国台湾工厂为主,中国内地工厂为辅”的产业生态,以此打造专注于服务中国内地这个巨大消费市场的产业链,也通过增大在中国内地的经济影响力来降低其在贸易摩擦中受打压的风险;另外一边,苹果也在加速将产能转移出中国内地,向越南等地迁徙,以对冲中美贸易摩擦下全球市场供应链面临的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印度疫情恢复迟缓不仅打乱苹果供应链在印度投资设厂进度,也带来产能腰斩的考验。据外媒报道,由于鸿海在印度厂房的员工确诊,iPhone12产能骤减逾50%。此外,受疫情回升的影响,苹果在越南的代工厂也接连停产、受到波及。

这再次凸显一个事实,尽管苹果开始对供应链进行转移,但却离不开中国的供应链,目前中国供应商在苹果供应链的占比依然在提升。

而《日本经济新闻》称,美国对华贸易制裁并未切断苹果与中国内地密切的经济关系,中国内地供应商成为苹果供应链多元化战略的最大受益者。

相关阅读:
国网痛斥野蛮资本大搞1分钱充电,呼吁车主抵制恶意竞争行为 机器识别!防止电动车进电梯有新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