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IT业界 > 国内 > 正文

八部门联合出手 网约车乱象何时休?

图:图虫

图:图虫

作者/杨清清

编辑/张星

面对网约车行业乱象,监管部门再次联手出击。

11月30日,据交通运输部官方微信公众号显示,近日,交通运输部、中央宣传部、中央网信办、国家发展改革委、公安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中华全国总工会八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加强交通运输新业态从业人员权益保障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围绕包括平台合理抽成、从业人员参加社保、平台合规发展、维护公平竞争市场秩序等方面予以规定。

“近年来,网约车等交通运输新业态快速发展,为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出行需求、保障和改善民生作出了积极贡献。同时,新业态从业人员劳动强度大、工作时间长、职业归属感不强、权益保障不到位等问题也日益凸显。”同日,在交通运输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刘鹏飞介绍了《意见》出台的背景。

需要注意的是,在《意见》中,首当其冲的便是完善平台和从业人员利益分配机制,与之相关的是近来持续引发探讨的平台抽成问题。个别网约车平台抽成高、随意调价,诱使驾驶员超时劳动、疲劳驾驶等问题,已成为社会公众尤为关切的话题。

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看来,当前网约车抽成存在的问题首先在于网约车抽成定价缺乏博弈,网约车平台以主观定价为主,其次网约车平台抽成过高,司机分摊了部分网约车平台业务多元化的成本。因此盘和林认为,此次《意见》中提出强化工会组织保障作用、推动工会组织与网约车平台之间的博弈,是一大亮点。

推动抽成透明化

网约车平台服务费亦即抽成,本应是理所应当的事情。然而当前,网约车平台抽成不固定,没有明确可查的抽成规则,这也构成舆论诟病网约车平台的一个关键。

今年以来,多位网约车司机表示,当前网约车平台并没有明确可查的抽成规则,抽成比例并不固定,且时有高额抽成的情况,少则20%至25%,多则35%,最高甚至达到50%。

关于平台抽成不合理乱象,交通运输部等监管部门也多次表态。

4月,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孙文剑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将推动实现网约车事前、事中、事后全链条监管;加快网约车合规发展,督促网约车平台公司公开定价机制,保障消费者合法权益。有关各方都在期待,在国家正确方向引导之下,网约车平台企业能应用更为合理且公开透明的机制。

5月,交通运输部等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8家成员单位对10家网约车平台进行联合约谈,约谈要求平台围绕合理确定抽成比例和信息服务费水平、整改侵害从业人员权益的经营行为、改善司机经营环境、坚守安全稳定底线、发挥党建引领作用等方面进行整改。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目前部分网约车平台已经开始推动抽成透明化。

今年5月7日和26日,滴滴两度披露司机抽成相关细节。据滴滴介绍,2020年,滴滴网约车司机收入占乘客应付总额的79.1%。剩下20.9%中,10.9%为乘客补贴优惠,6.9%为企业经营成本及纳税和支付手续费等,3.1%为网约车业务净利润。

此后,滴滴网约车CEO孙枢表示,“从7月份开始,每一位师傅都可以清晰的看到三组数字,第一组是过去7天里每笔订单的收入占比,第二组是过去7天所有订单的平均收入占比,第三组是前1天所有订单的平均收入占比。”

8月底,易到用车则宣布将传统抽成模式变更为信息服务费模式,按打车费用进行阶梯式收费,最低1元,最高5元。不过截至目前,只有易到用车采用了该模式。

如今,随着《意见》的出台,抽成乱象将进一步得到规范。《意见》要求各方督促网约车平台向司机和乘客等相关方公告计价规则、收入分配规则,每次订单完成后,在驾驶员端应同时列明订单的乘客支付总金额、驾驶员劳动报酬,并显示抽成比例。

同时,《意见》提出各方督促网约车平台企业加强与经营服务所在地工会组织、行业协会的沟通协商,合理设定抽成比例上限并在移动客户端和媒体上公开发布,同时督促网约车平台企业在确定和调整计价规则、收入分配规则等经营策略前,公开征求从业人员代表及工会组织、行业协会的意见,并提前一个月向社会公布。

“合理的抽成比例,首先基于对等的博弈,由于网约车司机个体是无法和平台进行谈判的,所以通过工会或者地方政府,以地区实际状况出发,和网约车平台博弈谈判,约定抽成上限是合理的方式。”盘和林分析称,“《意见》就提到了行业协会和当地工会,这就是合理的抽成比例确定过程,但各地需要在博弈过程中保持公开透明。”

规范行业乱象

除了不合理平台抽成之外,《意见》还围绕当前网约车市场存在的多个问题和漏洞,进行了相关引导和规范。

例如,在网约车司机疲劳驾驶方面,《意见》要求各地相关部门督促网约车平台企业持续优化派单机制,提高车辆在线服务期间的运营效率,不得以冲单奖励等方式引诱驾驶员超时劳动。

所谓冲单奖励,是指司机在某个时间段内完成一定单量从而获得平台奖励。此举能够吸引司机多发车,从而提升平台运力。然而有些司机为获得冲单奖励,只能延长出车时间,从而造成疲劳驾驶。

此外,《意见》还表示支持从业人员参加社会保险,要求各地相关部门督促网约车平台企业依法为符合劳动关系情形的网约车驾驶员参加社会保险,引导和支持不完全符合确立劳动关系情形的网约车驾驶员参加相应的社会保险。

“对于平台,这将大大提升平台的用工成本,但这也是企业步入正规化的必由之路。”盘和林表示,“在佣金下滑,人力资源成本上升的双重压力下,当前网约车平台一方面要压缩内部平台运作成本,另一方面要加速多元化布局,通过多种来源收入来抵消网约车平台运营压力。”

而在平台合规方面,《意见》同样指出,督促网约车平台企业依法为符合劳动关系情形的网约车驾驶员参加社会保险;依法严厉查处低价倾销、"大数据杀熟"、诱导欺诈等违法违规行为;相关部门要优化审批流程,为符合准入条件的网约车平台企业、车辆和驾驶员办理许可提供便利等。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意见》中还强调“畅通投诉举报渠道”以及“强化工会组织保障作用”。具体而言,《意见》督促交通运输新业态企业建立首问责任制,及时受理并妥善处理从业人员和消费者投诉,同时各地工会组织要最大限度吸收交通运输新业态从业人员加入工会组织,探索建立从业人员与新业态企业平等协商机制。

在盘和林看来,《意见》中提及这两项任务举措值得关注。“八部门文件不止是面向网约车,也是以此为蓝本,重新审视我国多个行业领域的用工体系,未来其他体系用工规范也值得借鉴。不仅仅对于网约车,对于即时配送、快递配送等行业,也存在借鉴参考意义。”(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相关阅读:
三星QD-OLED量产 打破大尺寸OLED面板独家供应格局 成为“接班人”后紧急注册商标 孟羽童是董明珠的一手好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