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IT业界 > 国际 > 正文

投资方和监管压力 让科技公司考虑IPO后放弃双重股权

原标题:受到投资方和监管层的压力,科技公司考虑上市后放弃双重股权

作者:龚方毅

双重股权制度早已经成了科技公司标配的治理工具之一,在美股市场,这种股权制度安排还扩散到金融、制造、零售等领域,它使公司创始人或者核心管理层在只持有少数股权的情况下,依靠多数投票权取得对公司的实际控制。

然而最近越来越多的科技公司创始人已经或者打算放弃超级投票权。根据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得到的数份文件,预计明年上市的Slack会在12月对股权和投票权效力进行调整,包括创始人斯图尔特·巴特菲尔德在内一批高管、董事拥有的超级投票权会在Slack上市七年后到期。

Slack是一款企业协作软件,于2013年8月推出预览版,到2014年2月正式发行时就已经积累了1.5万每日活跃用户。今年五月Slack宣布每天有800万人通过它沟通、付费用户(基础档是6.67美元/用户/月)数超过300万人。目前它完成了11轮融资、总共筹到12亿美元。

已经传了一阵上市消息的Uber也打算上市时采用同股同权的股权结构。作为全球估值最高的未上市公司,Uber在其联合创始人卡兰尼克今年年初辞职之后就取消了超级投票权。

The Information称科技公司的这些举措主要受到投资人和监管机构的压力。从Google开始,Facebook、Snap、京东等一批公司依靠双重股权让创始人牢牢掌握公司控制权。投资者认为这剥夺了他们介入公司运营的可能。

另外几家正在筹备上市或者有过上市传闻的科技公司也在调整超级投票权,比如Airbnb打算设立20年失效期(从IPO开始算),Eventbrite、Zuora和StitchFix等公司则设定了10年的上限。

科技公司还有一部分压力来自监管层。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曾在一篇论文中指出,从2005年到2015年,美国IPO交易中双重股权公司的比例从1%上升到24%。甚至2015年完成IPO的科技、媒体、电信公司中,半数以上采用双重股权制度。

今年2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委员罗伯特·杰克逊发表评论,反对“永久”的双重股权。他引用SEC的分析称,设置双重股权退出机制的公司,其长期股价走势好于其他双重股权公司。“我们的公众投资者是否应该永远信任企业内部人士?”杰克逊问道。

去年,标普、道琼斯、罗素等指数编制公司说考虑不再新增双重股权公司到他们的指数产品中,比如标普500指数和罗素3000指数。此举可能导致机构投资方不再买入这些公司。

公共养老基金是美股市场中的重要买家,一批基金管理人已经把双重股权公司从他们的“采购”列表上删除。美国第二大养老基金、加州教师退休基金在今年7月的Facebook股东大会上说,现在Facebook的股权结构使其管理“类似于独裁统治”。它指责创始人扎克伯格持有1%的Facebook股权却拥有60%投票权,他在Facebook隐私和黑客入侵等丑闻中显得疲于奔命。

相关阅读:
美参议院最新听证会 末日博士悉数区块链“七宗罪” 产业链人士:台积电将拿下苹果A13的全部订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