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IT业界 > 国际 > 正文

Magic Leap想卖10万台AR眼镜 但前半年只卖了6000台

Magic Leap想卖10万台AR眼镜 但前半年只卖了6000台

Magic Leap想在第一年卖出10万台AR眼镜,但前半年只卖了6000台

‘邂逅下一个计算纪元。’

Magic Leap的官网上放着这样一句话。它完美地解释了这家成立于2010年的创业公司,为何能走上巅峰,又在今天跌落神坛。

当世界上的大多数人还不知道虚拟现实(VR)、增强现实(AR)为何物时,已经创立过一家医疗机器人公司,并将公司卖出16亿美元的Rony Abovitz,就开始了在AR上的新探索。

▲Magic Leap创始人Rony Abovitz.图片来自:xxx

▲Magic Leap创始人Rony Abovitz.图片来自:xxx

所以,当Facebook以20亿美元收购虚拟现实创业公司Oculus,宣告VR时代来临时,积淀深厚的Magic Leap就更加让人期待,‘下一个计算纪元里最好的公司之一’,足以让最顶级的投资机构心甘情愿成为ATM机。

但是,就像无数折戟的VR、AR公司一样,布局更早、融资更多、技术路线更加硬核的Magic Leap一样很难实现它的承诺。

最近,以独家猛料著称的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又一次把Magic Leap面临的残酷真相公之于众:据多位离职员工和熟悉Magic Leap的人士表示,上市6个月后,该公司的第一代VR眼镜——Magic Leap One只卖出了6000台,而此前经过调整的比较保守的目标是第一年卖出至少10万台。

Magic Leap想卖10万台AR眼镜 但前半年只卖了6000台

实际销量和预期的巨大差距,恰如公众预期和Magic Leap One的实际体验间的差距。去年8月,Magic Leap One的消费者版本开始发售,售价2295美元起,套装由AR眼镜、手柄和别在腰间的处理器组成。

综合拿到Magic Leap One的媒体和普通消费者的体验,它就是一个比微软的Hololens体验‘稍微好一点’的AR眼镜。它的视场角(FOV)依然狭窄,且远远小于人眼的真实视场角,这意味着画面无法在近处完美叠加到现实场景上,也很难让人沉浸到增强现实的世界中。

▲人眼、Play Station VR、Magic Leap One和Hololens的视场角的对比.图片来自:VentureBeat

▲人眼、Play Station VR、Magic Leap One和Hololens的视场角的对比.图片来自:VentureBeat

即便它已经是世界上最好的AR设备,但和Magic Leap曾经描绘的场景相比,还相去甚远,体育馆中高高跃起的鲸鱼,办公室里隔空看邮件,甚至来一场激烈的枪战,还是遥不可及的场景。

就在2017年,同样是The Information发现这些视频全部出自一家特效公司之手,而不是在Magic Leap的技术基础上拍摄的。

消费者生态和开发者生态是相辅相成的东西,当一个代表着未来的产品迟迟无法满足普通消费者在基本体验上的预期时,可能意味着未来还没有来,理智的开发者也不会选择为其开发内容。

Magic Leap想卖10万台AR眼镜 但前半年只卖了6000台

相比增强现实,虚拟现实(VR)当下的成熟度要高很多,但它同样面临着消费者不买账的窘境。据我所知,不少在几年前开发VR游戏的团队,已经转而开始开发微信小游戏。

Magic Leap曾寄望于随5G到来的下一代版本,据称可以有更宽的视场角,更轻便的机身,但据The Information了解,由于‘基础技术的限制’,Magic Leap近期将发布的新版本将只有很小幅度的更新。

Magic Leap的管理层也在发生动荡,Google CEO,Sundar Pichai和前高通董事长,保罗·雅各布(Paul Jacobs)已经悄悄离开了Magic Leap的董事会。当然,这可能另有原因,保罗·雅各布(Paul Jacobs)因为博通对高通的恶意收购案被逐出了高通董事会,Sundar Pichai的理由是‘过于繁忙’,这可能不是借口,因为他刚刚接任了Google母公司Alphabet的CEO。

但是,Magic Leap已经在过去几周内解雇了多名员工;上个月,另据媒体报道该公司的CFO,Scott Henry以及负责创意战略的高级副总裁John Gaeta也已经离开了公司,John Gaeta曾是卢卡斯影业和工业光魔的执行创意总监,主导过《黑客帝国》的创意特效。

下一个计算时代终归要来,但可能比Magic Leap的预期要稍远一些。

相关阅读:
得益于电路优化 2020款iPhone或加大电池容量 免费午餐结束了!特斯拉开始收取10美元/月流量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