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IT业界 > 国际 > 正文

PC巨头AI独角兽同日官宣回科创板,是什么吸引优质企业回流A股?

作者:张赛男

编辑:包芳鸣

科创板对国内头部科技企业的吸引力进一步增强。

2021年1月12日,联想集团正式官宣科创板上市计划。同日,北京证监局备案公告显示,旷视科技已于2020年9月与中信证券签署辅导协议,拟在科创板上市。

联想集团是全球PC巨头,2013年,联想电脑销售量就跃居世界第一,成为全球最大的电脑生产厂商,公司早在1994年就登陆港交所。旷视科技是“AI视觉四小龙”之一,估值已达到300亿元,2019年曾发起港股IPO但搁浅至今。

不难看出,二者均是国内优质科技企业,此番同时宣布拟在科创板上市计划,可见科创板的吸引力十足。

“两者宣布科创板IPO的目的,根本都是为了融资。其背景是内地资本市场正在升温走牛,投资活跃,回A股上市计划有助于增强公司与资本市场的紧密连接,提升公司价值。”1月13日,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国内知名券商前高级副总裁兼互联网首席分析师张孝荣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此外,记者还注意到,两家公司都拟采用CDR的方式在科创板上市。截至目前,科创板仅有九号公司以CDR方式发行,联想和旷视的回归,标志着我国资本市场的创新与改革在不断深化,包容性进一步提升。

以CDR方式回A满足融资需求

1月12日晚间,联想集团公告,董事会已批准可能发行中国存托凭证(CDR)并向上交所科创板申请发行CDR上市及买卖的初步建议。

联想集团称,根据该建议,公司拟发行新普通股占公司经扩大后的已发行普通股股份总数不多于10%。所募得资金将用于技术、产品及解决方案的研发、相关产业战略投资及补充公司营运资金。上述发行CDR及科创板上市的整体建议均取决于市场情况、股东的批准以及相关证券交易所及监管机构的必要批准。

Wind数据显示,截至1月12日收盘,联想集团港股涨8.93%,报8.05港元,总市值969亿港元。1月13日开盘,联想集团港股继续大涨,截至记者发稿,报9.03港元,涨幅12.17%。

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表示,回A股上市计划将有助于增强公司战略与国内蓬勃发展的资本市场的紧密连接,提升内地投资人投资联想的便利性,从而进一步释放联想的价值,更好推动各行各业的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升级。

另一家冲刺科创板的旷视科技是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先企业,与商汤、依图、云从并称AI计算机视觉领域“四小龙”。据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20胡润全球独角兽榜》,旷视科技在四小龙中估值最高,达300亿元。

不过,旷视科技IPO之路颇为坎坷。2019年8月,旷视成为第一支上市的AI独角兽,正式向港交所提交了招股书。2019年10月8日,美国将旷视列入出口管制“实体名单”。2020年2月25日,港交所官网显示,旷视科技IPO初始申请为失效状态。此后,市场对旷视何时重启上市计划便格外关注。

在2020年7月底的一场媒体沟通会上,旷视联合创始人兼CEO印奇曾回应称,从2019年到2020年,国际环境变化很大,目前公司现金流很充裕,上市已不是特别急需的事情。但印奇当时表示,旷视并未终止上市计划。“我们希望上市之后股价坚挺稳定,还是会在合适的时间稳步推进上市,上市是公司业务运营和治理自信的表现,它是一个手段而不是目的。”

旷视科技曾透露,科创板支持和鼓励“硬科技”企业上市,是中国科技企业发展的好机遇,旷视正在积极考虑。此次旷视科技接受上市辅导,意味着旷视已确定到科创板上市。

“两家企业选择科创板上市,说明科创板的吸引力还是比较大的,一是科创板交易比较活跃,另外一个是估值水平普遍偏高,国内投资者对于科创板上市公司的投资热情较大,这些都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科创企业回归。”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值得注意的是,两家公司都拟采用CDR的方式在科创板发行,其中,联想是红筹股,旷视是注册在开曼群岛的公司。此前九号公司便通过此种方式成为科创板CDR第一股。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在受访时表示,“近两年中国监管对红筹股的回归给予了比较包容的政策。红筹股的回归方式一种是IPO、一种是CDR。相比之下,IPO的流程要复杂一些,门槛可能要稍微高一些,CDR的门槛相对较低,挂牌手续也比较简便。”

“我国现有的法律和制度对这类公司在A股市场上直接融资有着严格的规定。通过CDR,这些公司则可以绕开某些限制,实现内地市场的直接融资,满足它们的融资需求。”张孝荣说。

广发证券戴康指出,CDR发行占总股本比例一般不会很大,比如九号智能发行比例为10%,因此对资金面的影响可控。同时,相比IPO,CDR具有流程快(无需拆VIE架构)、境内外同时融资等优势。

对高科技红筹企业吸引力增强

随着科创板体制机制进一步完善,越来越多的科技巨头正回归A股。

其中,吸引红筹企业回归是设立科创板的一大亮点也是重要使命。从最初支持红筹企业回归,到监管层切实出台支持红筹企业政策,红筹企业的上市成为科创板包容度提升的一个注脚。

2020年2月,我国规模最大的功率半导体企业华润微正式登陆科创板,成为“红筹第一股”。2020年7月,科创板迎来了芯片代工巨头中芯国际,成功实现“A+H”两地上市;2020年10月,九号公司鸣锣上市,该公司创造了科创板的多个“第一”:第一家存在协议控制架构(VIE)的企业,第一家申请公开发行CDR存托凭证的企业,第一家具有AB股和员工期权的红筹上市公司。

在联想集团之前,同样在港股上市的吉利汽车于2020年9月官宣科创板上市计划,吉利拟初始发行股份数量不超过17.31亿股,拟使募集资金200亿元。

对于吉利回A,有投行人士指出,“吉利汽车登陆科创板反映的是中国自主造车行业转型的信号。如果吉利汽车这样的高科技红筹企业回归A股,将对国内造车工业带来助推作用。”

“这些红筹股的回归一是可以提升估值,因为一般内地市场比港股估值水平要高;另外可以增加再融资机会。联想这类企业以CDR的方式回归A股,相信监管层和投资者都会很欢迎。”董登新说。

除上述多家红筹公司回A之外,还有美股公司掀起回归热潮。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发现,天合光能、中芯国际均是从美股退市后进入科创板;科兴生物是第一家美国上市的中国疫苗公司,于2020年12月顺利登陆科创板。半导体清洗设备的龙头盛美半导体是首家美股分拆登陆科创板的公司,公司于2020年9月通过科创板上市委审核,如果顺利上市,将对科创板探索全球化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业内人士指出,随着科创板制度的逐渐完善,目前“A+N”上市已经不存在政策难点。

张孝荣表示,“科创板是一个增量板块,以新经济为重要特征,聚集了一大批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新兴产业公司,表现出较强增长势头。注册制让投资人更聚焦公司层面,大家会更多考虑长期投资,拥有核心技术但投资周期比较久的企业能够获得更多机遇。对于‘新’公司来说,未来在美国、中国香港及A股挂牌,可能会变成标配。”

2021CES看点:奔驰消灭实体按键,通用汽车要上天? 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批准SpaceX向极地轨道发射10颗星链卫星
近期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