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IT业界 > 国际 > 正文

越南首富的“亚洲特斯拉”,路数和中国造车新势力有啥不同?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孙冰|北京报道

对于越南来说,外资的“疯狂”投资当然是好事,但也并非没有隐忧。“世界500强”们将数十上百亿美元的资金砸向越南,看中的是用越南廉价劳动力为其代工以压低成本,而不是单纯扶植越南本土制造业的发展。

这是刻入资本基因的。越南当然也不甘心只被“吸血”沦为廉价加工厂,他们的计划是希望能够借此契机“造血”,提升本土制造业的发展水平,进而打造的本土品牌。但这并非易事,“越南制造”除了代工之外,能否走出本土的制造业巨头?

2022年4月7日,越南VinFast电动汽车工厂工人在组装电动汽车。

2022年4月7日,越南VinFast电动汽车工厂工人在组装电动汽车。

成立五年估值4000亿?“亚洲特斯拉”VinFast野心不小

通常来讲,汽车工业的发展水平很能代表一个国家的制造业水平,因为在大规模生产的民用产品中,汽车属于最为复杂的门类之一,其产业链庞大且交叉,并需要上下游的高度协同。

和日韩、中国的发展思路类似,越南也选择了将汽车作为一个切入口,来扶植本土制造业的发展。更为重要的是,汽车工业走向新能源化和智能化的大趋势,为后来者提供了“弯道超车”的可能性,一直“摸着中国过河”的越南自然也看到了这个“史诗级”大风口。

因此,越南第一个自主汽车品牌VinFast扛起了“越南制造”未来想象力的大旗,但VinFast能够以一己之力撑起整个国家的汽车工业吗?

VinFast创立于2017年,虽然成立仅仅五年,但看起来野心勃勃。而且,与中国的造车新势力们相比,VinFast从一开始瞄准的是国际市场。当然,这也是并没有“国内大市场”作为依靠的VinFast的必然选择。

应该说,VinFast还是非常善于打造国际影响力的。今年3月,VinFast宣布了其首家美国工厂的建设计划,此举引起了不小的关注,连美国总统拜登都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赞和欢迎了这笔来自越南的投资,尤其是其即将带来的就业机会。

而此前,VinFast已经在德国、法国、澳大利亚等地布局了分公司、工厂、研发机构、试验场……在全球各大车展和消费电子展上,VinFast也是常客,还曾斥重金请来了贝克汉姆为其站台。

今年4月,VinFast又传出已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上市资料、即将开启赴美IPO的消息。

据路透社等外媒报道,VinFast希望通过此次IPO融资20亿美元,而其最高估值已经达到600亿美元(约合4000亿元人民币)。如VinFast成功上市,它将成为越南企业有史以来的最大规模IPO,也将成为为数不多的在美国上市的越南公司之一。

而在此之前,也有媒体报道称,在VinFast新任CEO黎氏秋水(Le Thi Thu Thuy)的牵头下,VinFast已经从卡塔尔主权基金、贝莱德集团(BLK.N)等全球著名投资机构那里募集到了超过10亿美元。

对比一下蔚来(NIO.N)、小鹏(XPEV.N)、理想(LI.O)等中国造车新势力当年的在美IPO的融资规模,分别约为10亿美元、15亿美元和10.93亿美元。由此可见,VinFast来势凶猛,野心不小。而最近一年多以来,蔚来、小鹏、理想受累于低迷的中概股股价,目前市值处在200-240亿美元区间,较高点下跌了近八成。

不过,对VinFast的600亿美元估值,也很难判断是否合理,毕竟特斯拉(TSLA.O)的市值在冲破万亿美元之后虽然有所回落,但目前也在8000亿美元区间。再对比去年上市的美国电动车制造商Rivian(RIVN.O)和Lucid(LCID.O),前者上市时刚刚实现量产,后者IPO时干脆一辆车都没有下线,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的高点市值都曾经分别突破1000亿美元和850亿美元。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外媒会将VinFast称为“亚洲特斯拉”,但对于蔚来、小鹏、理想等中国品牌,并没有这样的称呼。这可能是因为虽然中国造车新势力们实力更强,但他们主要聚焦于中国国内市场,而在国际市场上的存在感并不强。

不过,近期,VinFast又对外透露,原计划今年四季度完成的赴美IPO,因疫情原因将推迟到2023年。但即使推迟,VinFast能够在短时间内就吸引到众多国际资本,并五年就走到IPO门前,无论结局如何都至少说明了,国际资本和汽车产业都已经开始关注到了越南。

越南首富的“亚洲特斯拉”,路数和中国造车新势力有啥不同?

有野心的VinFast和有故事的潘日旺

对于IPO的推迟,VinFast创始人潘日旺(Pham Nhat Vuong)一改往日低调,并公开对外表示,VinFast进行IPO不仅仅是为了融资,也与营销有关,是希望借此“把越南汽车推向全世界”,以宣示VinFast在全球的地位。

背后的潜台词似乎在说:我们“不差钱”。实际上,潘日旺也是越南最大私人企业Vingroup(温纳集团)的创始人,而他更为人所知的名号是“越南首富”。

潘日旺出生于1968年,他是越南历史上第一位Billionaire(财富达数十亿美元规模),也是第一个登上福布斯全球富豪榜的越南人。

潘日旺年少时是一个天才学霸,凭借数学竞赛中获得的奖学金被公派到俄罗斯留学。毕业后他来到乌克兰,并在此开始创业,从开餐厅到生产方便面等速食品,潘日旺很快就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之后,手握资金的潘日旺做起了房地产生意,伴随着越南城镇化的浪潮,他旗下公司投资开发了从大型购物广场、写字楼、高级公寓到酒店度假村、主题乐园、高尔夫球场……众多零售、娱乐、旅游地产项目。2007年,Vingroup在胡志明市证券交易所上市,39岁的潘日旺坐上了“越南首富”的宝座。

但很快,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潘日旺意识到房地产的巨大不确定性风险,于是他开始推进集团的多元化发展,陆续进军智能手机、汽车、医疗、教育等更多领域。

“潘日旺在越南人心目中的地位,相当于李嘉诚在香港吧,也有人觉得他有可能成为越南特朗普。在他之前,越南的富豪要么是靠低价买国企发财,要么是炒房炒股赚的钱,但潘日旺是白手起家,一路做实业从穷小子变成了亿万富翁。”旅居越南十多年的华人李伟豪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李伟豪介绍说,潘日旺在越南的“存在感”特别强,因为越南人的衣食住行、生老病死几乎都离不开他的公司。尤其是新冠疫情暴发以来,他做了很多善事,比如出钱包机把滞留海外越南人接回家,让工厂研发生产用于新冠治疗的呼吸机,这些都让他获得很大的国民认可度。

“其实,中国人对他也应该不陌生,比如很多中国人很喜欢去的芽庄Vinpearl度假村,去胡志明一定会打卡的地标建筑Landmark 81大楼,都是潘日旺的项目。”李伟豪说。

2017年,潘日旺看上了蓬勃兴起的新能源汽车行业,并创立了越南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本土汽车品牌VinFast。

2018年,潘日旺又宣布进军智能手机市场,推出第一个越南本土智能手机品牌Vinsmart,并生产了越南首款5G智能手机。

全球造车新势力最大产能?VinFast能撑起越南制造的未来想象力吗?

在潘日旺计划中,VinFast不仅将拥有全球最现代化的工厂,也将拥有全球造车新势力中的最大产能,即到2026年,其年产能有望达到95万辆。

在李伟豪的感受中,与中国的本土品牌在发展初期的思路不同,潘日旺和Vingroup一直都非常强调高品质,而不是低价格。

“Vingroup在胡志明市开发的高端小区,会宣传为比国外开发商项目拥有更好居住品质和物业标准,而且价格也更高;Vingroup开发高级酒店和度假村,定位和价格也要高于很多国际五星酒店。”李伟豪说。

VinFast的定位也如此,会被宣传为“行政级座驾”。“在越南老百姓看来,VinFast的车主非富即贵,连警察都不会轻易开罚单的。”李伟豪说。

从VinFast推出第一辆车开始,确实就充满了“土豪造车”的气质,从全球挖来通用、丰田等顶级车企的高管和工程师,签约ABB、博世、麦格纳斯太尔、西门子等顶级供应商,用法拉利、兰博基尼的同款设计团队……

但这并不能掩盖VinFast更像一个买买买的“方案整合商”,信奉“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从全球范围内整合资金、技术、人才、解决方案等资源,加上本土的制造组装。

VinFast最初是生产燃油车的,成立不到两年,VinFast在2018年底便宣布年产能达到25万辆。2020年,VinFast作为越南民族汽车品牌,成功挤进了越南国内汽车销量的前五,而到今年,VinFast表示有望进入前三。

在政策层面,越南为了扶持本土汽车工业发展,一直是汽车进口关税最高的亚洲国家之一。但对于零部件却放宽了进口关税,甚至可享受0%的关税优惠,这无疑为VinFast的“全球拼盘模式”提供了充分的政策环境。

此外,越南工贸部和财政部还修改了“特殊消费税法”,为消费者提供电动汽车购车补贴,以推动电动汽车普及和渗透。

2021年12月,VinFast向越南国内用户交付了其第一批电动汽车。2022年初,VinFast CEO黎氏秋水对外表示,VinFast将成为纯电动汽车专业企业,将全面摒弃燃油车。

两年量产,三年挤进越南前五,五年进军全球、欧美建厂、寻求IPO……VinFast的发展速度确实非常惊人,但代价和隐患也开始显现。根据VinFast母公司Vingroup发布的2021年财报,VinFast汽车业务税前年亏损额近10亿美元(约合67亿元人民币)。

但这还并不是最大的隐忧。几乎没有核心技术,也没有完整产业链,受制于人几乎是必然的。

由于VinFast没有任何汽车核心技术的研发和制造能力,无论是燃油车的三大件(发动机、变速箱和底盘),还是电动车的三电技术、智能座舱、智能驾驶方案,都需要对外采购。据外媒报道,VinFast之所以推迟IPO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其位于上海的芯片供应商因疫情停产。

但无论如何,关于“越南制造”,VinFast提供了一个全新的故事。至于结局如何?只能交给时间。

相关阅读:
马斯克又发惊人预测:中国经济体量未来将达美国两三倍 立讯精密:不会缺席AR、VR市场,无论零件、模组或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