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五花八门 > 正文

亿万富豪身份证被弟弟冒领 法院判令公安局撤销

亿万富豪身份证被弟弟冒领法院判令公安局撤销王敏拿着法院判决书向记者介绍案情。

文/图 记者 李立志 实习生 周睿鸣

本报7月7日《皮革大王被强送精神病院 5000万股权离奇易主》报道,披露了广东省鞋材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王敏身份证被弟弟冒领一事。近日,浙江省平阳县法院对王敏诉平阳县公安局签发第二代身份证一案作出一审判决,判令平阳县公安局撤销2006年4月13日签发的王敏第二代身份证。

改革开放以来,民营企业的发展是经济增长的动力之一,然而中国家族企业的不明晰的产权特质往往滋生出种种问题,中国皮革大王王敏家族的种种纠纷就是一例。虽然是家庭恩怨,但事件的双方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中国民营的家族化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时,必须走现代企业管理之路的道理。

未收回旧证就发新证

违反了法定换证程序

记者昨日在王敏处看到了法院的判决书,法院认为,平阳县公安局在案外人冒用王敏名义申领身份证时,未能有效地进行身份核对,以致将案外人当成王敏,采集了头像并制作二代证向其发放,系颁证错误。另据《居民身份证法》的规定,领取新身份证时是必须交回原证的,但平阳县公安局在未收回王敏仍在生效期内的一代身份证的前提下,就将签发的二代证发放给案外人,违反了法定换证程序。根据上述两点,法院判令平阳县公安局撤销2006年4月13日签发的王敏第二代身份证。

王敏拿着判决书并没显出太多的高兴。王敏称,很快他的股权变更案就要开庭了。

昨日,记者在不少论坛看到两篇名为《皮革大王王敏 你爸爸妈妈说真相啦》与《送皮革大王到精神病医院经过》等的帖子,署名王大同、蔡爱华。记者了解到,这两位就是王敏的亲生父母。这两篇文章的出现,将最近发生在中国皮革大王家族的种种纠纷弄得更加复杂。

儿女们都有功劳

手心手背都是肉

文中称, “手心手背都是肉,作为冲突双方的亲生父母,我们愿意将家族纷争的前因后果向大家作一简要的陈述。”

关于兄弟纷争,文中称,由于我俩忽视了子女们各已自立门庭的事实,没有遵循‘亲兄弟明算账’的古训,仍然是采取传统大家庭的‘不分利,按需分配’的大锅饭的生活办法,造成功与利不一致,引起了互相间的吃亏和猜忌心理。而我们做父母的没有及时地进行解决,久而久之,埋下了冲突的祸根。几个子女从经营思想上的分歧,导致了兄弟间的反目;私心和猜忌加剧了矛盾的升级;而这一切的恶果是,企业遭受到创业以来的巨大挫折。”

而关于将王敏送精神病院的事情:“由于屡次出尔反尔的出格行事,作为父母,我们只得求助医生对王敏进行心理治疗,2007年3月,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我俩采取强制的办法将他送进精神病医治单位。”

昨日记者电话联系了王敏的父母。对于儿女之间的恩怨情仇,两位老人家在电话中泣不成声,非常痛心。老人告诉记者,网上署名王大同、蔡爱华的文章的确是他们写的。74岁的王大同对于儿女之间的事情很清楚。“总而言之是为钱,人家都说家丑不可外扬,现在的情形真是家门不幸呀!”对于网上的署名文章,王大同表示,“所说的都是事实。”为何现在才愿意讲,而且通过网络的形式,王父称,“是因为”由于我们一直抱着‘家丑不可外扬’的传统心理,一再忍让,不想把家族的纠纷推向社会,以致今日走上同胞兄弟法庭相见的地步,没有办法才想出这个办法。”

采访蔡爱华时,才说几句话,71岁的蔡爱华就已经泣不成声。

蔡爱华说,在孩子中她第一爱的是王敏,二子王敏十多年来迎风浪,闯险滩,运筹帷幄,含辛茹苦,对企业有着巨大的贡献,其功不可没。但同样,一起创业的三子王怀配合其兄,对事物反应敏锐,足智多谋,应对策略,其智不可缺;四子王楚对企业管理费尽心血、事必躬亲,勤劳不可少;长女王萍爱厂如家、尽职尽力,忠诚不可无。是他们4人共同创造了“兄长带头、姐弟合作”成功创业的民间神话。王敏是领头人,但也不是救世主,是众人抬“竹排”,他在前兄弟在后,两者仅差三步之遥。是他们4人的长处互补,才造就了远东的今日。

骗领我身份证是事实

没事拿身份证做什么

而身在广州的王敏同样也心情复杂:“关于我父母近日在网络上发表的言论,作为他们的儿子我无言以对。”

王敏告诉记者:“他们所说的我也没有办法对此一一反驳,只能交由大众去判断是非,但是我想提醒大家,我所说的话全部都是有真实依据证明的,有人伪造骗领我身份证法院已判决总是事实吧?没事拿我身份证做什么?”

北京翔实律师事务所郭永昌认为,公安局在颁发王敏二代身份证过程中严重违反法律规定,冒领者已属伪造国家法律文书行为,非法使用冒领的身份证等已构成犯罪事实的客观要件;从民事方面看,身份证冒领事件引起一系列错误行为,行为人拿着假冒身份证转让股权,受害人可以考虑是否该提起司法赔偿。待官司了结后,受害人可以向将来确定的部门及相关人员等进行索赔。

家族企业必须科学管理

通过采访记者了解到,无论王敏,还是王敏的父母,他们都认为,曾经一度辉煌的民间企业之所以会走下坡路,家族中的利益纷争是最大的原因。

王敏的父母称,“面对家族的不幸,我俩虽苦口婆心从中斡旋,但回天无力。眼见着家庭悲剧越演越烈,我俩终日以泪洗脸。几年中,众多亲友、当地政府部门和企业协会等数十次出面调解均无济于事。严酷的事实使我们明白:当私欲心魔吞噬人的心灵时,亲情、理智、正常的思维就泯灭了;家族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时,必须走现代科学企业管理之路。”

王敏自己也称,随着企业实力的增强,他试图使企业从家族企业向现代企业过渡,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他请来了总经理助理、财务总监、人力资源总监,派他们到温州管理企业,力图规范企业的各个方面。

不过用王敏的话来说,他的这些举措,却触动了兄弟的利益,对外聘的这些高层人员自然不买账,处处以老板自居。

到了2006年的时候,王敏说:“我发现公司发展越来越不顺,自己根本指挥不动他们。”之后就发现了股权被更改的事情。

新闻回放

2009年4月22日,王敏想把自己的户口从平阳迁到广州,但王敏发现,在公安局出具的《户口迁移证》上明确标注他“已办理二代身份证”,签发机关是平阳县公安局,签发日期为2006年4月13日。王敏表示,“我自己从来没有办过二代身份证,至今使用的还是一代身份证。到底是谁冒充我领走了身份证?”王敏就此将平阳县公安局告上法庭,请求取消平阳县公安局签发的第二代身份证。

王敏将发生在他们家的兄弟恩怨情仇全部公之于众,包括被父母强行送往精神病院,5000万的股权被变更等,本报曾有详细报道。

机器头条新闻 news.ji-qi.com)综合整理。

相关阅读:
杭州保时捷撞死打工妹续:司机涉交通肇事罪被诉 老汉被狗咬伤致死引发数百村民集体灭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