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五花八门 > 正文

黑老大连任5届村主任 选举时派人困住镇领导

郑龙江。公安机关对郑龙江等人涉黑立案调查,卷宗材料堆积2米多高。 陈瑞金称,2011年1月,他拉鱼的货车曾被纵火,所幸发现及时。郑龙江团伙通过各种手段占有高速出口一大片土地。村民郑镇生准备大量材料,一直在反映郑龙江的问题。全国打黑办微博发布郑龙江团伙覆灭

全国打黑办微博发布郑龙江团伙覆灭

台海网1月19日讯 提起郑龙江,漳浦旧镇旧城村的村民不敢多作议论。这个当了5任的村主任、涉黑团伙的头目,在他们心头留下了浓重的阴影。

当地人没有忘记,竞选时,郑龙江派人把守选区,不投票给他的人常遭殴打威胁。去年竞选,镇领导劝他退出,他竟然派人把镇领导困在办公室几个小时,直到选举结束。

仗着称霸一方,郑龙江团伙有恃无恐。他们强买村民土地,谁有不从就将土地强行填平抢走。他们霸占当地农贸市场,私自改建,提高数倍租金,谁有不从就遭受威胁,生意没得做。他的弟弟被辞退,见同事依然可以上班,竟冒用多人名义诬告同事敲诈,并恶意威胁,致其失业……

一件件恶行引起当地村民反抗。多位村民常年奔波,向各级部门反映情况。对此,漳州市纪委、政法委监督指导,漳州市公安局成立专案组,由漳州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林明良亲任总指挥。2012年8月28日凌晨4点多,警方秘密行动,将郑龙江等23人全部抓获。

经初步调查,郑龙江团伙实施敲诈勒索、寻衅滋事、聚众赌博、非法采矿、倒卖土地等违法犯罪活动,共作案37起,致11人受伤。

漳州警方介绍,这是去年漳州地区破获的最大案件之一,也是去年漳州唯一被公安部挂牌督办的涉黑案。目前,案件已移交检察机关提起公诉。

警方透露,郑龙江涉案团伙的骨干成员以其家族成员为主

主要成员:

郑龙江,男,45岁,漳浦县旧镇镇旧城村原村委主任;

谢永平,男,38岁,为郑龙江妹夫;

郑龙森,男,43岁,为郑龙江二弟;

郑龙茂,男,40岁,为郑龙江三弟;

郑松木,男,73岁,为郑龙江父亲;

郑秀花,女,69岁,为郑龙江母亲;

郑荫梅,女,45岁,为郑龙江妻子;

郑素梅,女,38岁,为郑龙江妹妹。

涉案团伙成员中还有杨焕照、郑智章、郑友生、郑顺杰、陈义平、陈美仁、翁利明等十几人,均为漳浦旧镇镇人。

【涉黑组织】

郑龙江原是地痞混成村主任后拉帮派

郑龙江是一个什么人?旧城村村民介绍,1994年之前,他还是镇上的一个搬运工,同时也是地痞流氓。凭借一身“匪气”,他在旧镇车站一带向一些店面、小客车、摩的等收取“保护费”,因为性格暴烈,动不动就打人,很多人都不敢惹他。他的父辈据说会一些“功夫”,很早的时候就常在镇上横行霸道,经常动手打人。

1994年开始,郑龙江在旧城村任村委,1997年,他通过一些关系,当上了村主任。直到落网前,他在旧城村连续担任了5任村主任。

2000年12月,郑龙江当选旧镇镇管中队中队长。凭借自己掌握着双重职权,他拉拢镇管队员杨焕照及亲戚当手下。之后,他们逐步形成以郑龙江为组织、领导者,以谢永平、郑龙森、郑龙茂等人为骨干,以郑友生、郑素梅、郑智章等人为组织成员的较为稳定的犯罪组织。

郑龙江通过为组织成员发放工资,帮忙解决困难、摆平纠纷,合伙发展经济实体等利诱手段,树立其“老大”地位,被组织成员称为“领导”、“司令”。同时,该组织还建立了一套约定俗成的帮规帮纪,来管理约束团伙成员。郑龙江要求团伙成员一切听从其安排,办事要尽责,遇事要汇报,对表现好的给予提拔、奖励,对不服从安排、办事不力的成员给予训斥、罚款、疏远等。

【恶行】

郑龙江团伙横行一方,在漳浦旧镇旧城村及周边实施敲诈勒索、寻衅滋事、聚众赌博、非法采矿、倒卖土地等违法犯罪活动,共作案37起,致11人受伤,在当地造成恶劣影响。办案民警介绍,该案件卷宗共有54卷,叠起来,有2米多高。

竞选村主任暴力逼迫村民投票

旧城村原村支书郑两国说,1997年,郑龙江因为有一些关系,被推举为村主任。2000年换届选举,他们都是候选人。

当时,郑龙江派了很多人把守选区。警方称,他要求团伙成员监督、拉拢村民投票给他,对不服从的就威胁、恐吓,逼其投选。

郑两国说:“我外甥的妻子要去投我的票,被郑龙江的手下从阶梯上推下来。当时,我外甥赶去理论,也被教训了一番,他的叔叔要讨公道,也被打断了腿。我的儿子和侄子要到选区去看票选情况,也被郑龙江的手下拦住,殴打了一番。这件事,我儿子至今还留有心理阴影。”

最终,郑龙江等人通过暴力殴打、威胁、拉拢等手段,当选旧城村村主任。

村民郑启跃也曾与郑龙江竞争村主任。他说,去年选举,鉴于郑龙江这些年的所作所为,镇里面的领导劝其退出,但郑龙江不从。选举那天,他派人把在镇领导办公室门口,不让镇领导出门,直到选举结束。而镇领导被困了几个小时,也没有办法。这件事在旧镇都传开了。

村民不卖土地被填平后强抢

2005年,郑龙江想买旧城村位于高速出口处的20亩开荒农地,出价一亩5000元至8000元,村民不同意。其中,村民郑镇生拥有5分开荒地。他说,当时,郑龙江让人把土方堆放到开荒地旁,等村民一离开,他就让推土机把土方填平了,直接霸占。郑龙江放话说,土地赔偿款要拿就拿,不拿土地也没有了,有的村民至今没有拿到钱。后来,郑龙江在此建了45间店面地基,每间售价22万元。

2010年,郑龙江又以镇政府的名义,代征土地184.47亩,说是铁路设施配套,一亩补偿村民2万元。大家也不同意,他就让人直接把土地上的荔枝树、龙眼树锯掉,拿去卖。郑镇生说:“实际上他征了村里200多亩的土地,多征的部分以个人名义开发卖掉。”

2010年7月23日,郑镇生到省国土资源厅去反映情况,回来后让郑龙江知道了。同年8月2日晚上11点多,郑龙江手持镀锌管,带着8个人打砸他们家的铁门、窗户,当时只有他妻子在家,被打成轻微伤。

另外,警方初步查明,八一小学至旧镇桥闸的一块土地,已经法院判决退地还耕。但2007年1月,郑龙江、谢永平等人明明知情,仍以180万元的价格购买该地块,两人合伙占25%。之后,他们将该地块划出一部分空店面进行出售,协议总价298万。

霸占农贸市场恐吓破坏他人生意

经警方查实,2009年11月,郑龙茂、郑龙森等人获得旧镇农贸市场经营权。为获取更大的经济利益,未经旧镇镇政府批准,郑龙茂等人擅自对农贸市场进行改建,缩小摊位面积约1/3。他们将腾出的约400平方米面积改建水产品超市,并将沿路摊位改建成10间店面出租。这是旧镇唯一的农贸市场,客源、货源均在此处,他们私自提高摊位租金一至三倍。个体摊贩被迫高价租用。

郑龙茂在经营管理中,为获取最大利益,雇人采用威胁、殴打等方式,欺压、残害经营户。

经营水产品的店主陈瑞金说,早在2006年,他就租下旧镇工商所位于农贸市场的一个门店。“高峰时,我一天可以盈利一千多元,镇上大多饭店都到我店里来拿鱼。”

2010年3月,郑龙茂找到他,说拉鱼车不能停在店门口,他们要改造成水果摊位租给人家。

当年6月21日,郑龙茂等人雇请工人,在旧镇农贸市场边工商所的15间店铺前,围起铁栏杆,影响店面正常营业,其中就包括陈瑞金的店面。他拆掉2片围栏,还和4个店主去镇里反映情况。回来后,另一店主王某兴和郑龙茂等人发生口角被殴打。事后,王某兴的妻子出于惧怕,以死要挟,阻止其去公安局验伤。

事件并没有平息,陈瑞金发现,东山、龙海的拉鱼车再也不拉鱼过来给他,多家饭店也不再过来拿鱼。他一打听,发现这些人都被警告了。

生意没法做,他决定去省里反映情况。“当年7月到12月,我就去了3趟福州。妻子也曾建议我,干脆算了,店面我们不要了。一个人躺在旅社的床上,我也经常会闪过一个念头:为什么好好地,卖鱼会弄成这样,到底是我错了,还是郑龙江错了。但一想到如果我不抗争,不努力,店面没有了,我们的生活来源也没了,我又决定走下去。”

2011年1月22日凌晨1点多,他的拉鱼车放在店门口被人纵火,幸好附近卖夜宵的人发现,才把火灭了。纵火的人到现在都没有抓住。

冒用多人名义诬告害人丢工作

2004年4月25日凌晨,陈某驾驶存在“滴撒漏”隐患的运土车要入高速,遭收费站值班人员拒绝。郑龙森到场指使陈某驾驶运土车,堵住高速通道。次日凌晨,陈某又开运土车要进高速,再遭值班人员郑某渊拒绝。郑龙森等人赶到现场,殴打郑某渊。事后,郑龙江、郑龙森又指使团伙成员作伪证,并收买漳浦县医院医生林某,让其用锐器将郑龙森耳膜刺穿,伪造轻伤。这致使郑某渊涉嫌故意伤害罪,被立案侦查。最终,郑某渊被迫赔偿医疗费4000元。

他们诬告陷害并非只有一起。村民陈建顺说,2007年上半年,他被招进漳州高速交警二大队当驾驶员。后来,因精简人员,几个大队撤并,他和同为驾驶员的郑龙森先后被辞退。

2008年8月,撤并后的高速交警三大队三中队设在旧镇,他又被招进去当驾驶员。郑龙森对此不满,放话说,他没得呆的地方,别人也别想呆。

“2010年下半年,团伙成员谢永平在他人未知的情况下,冒用十几人的名义,联合诬告我敲诈勒索。当年12月29日,我被警方抓了。后来,多名被冒用名义的‘举报人’为我作证,警方查清事实,才将人放了。因为此事,当年,我被高速交警辞退。这之后,我一直找不到工作,因为郑龙江家族放话了,就算打零工也几乎没人敢请我。”

非法经营六合彩收取400多万元

经警方查实,2007年1月23日,谢永平等人开始在家中充当六合彩庄家,接下线投注。从第16期开始,郑龙江入股,他们经营24期,每期收注10多万元,共收取400多万元。

1994年开始,郑龙江借用交通秩序管理为名,指使团伙成员在旧镇镇车站,通过暴力威胁、殴打、扣押车辆等手段,向摩的司机强行收取每月10元至20元的“停靠费”。1999年10月至11月,因信誉班车车队漳浦往返杜浔的客车未缴纳停车费,团伙成员多次拦下班车,并将其中一辆车上的乘客赶走,强行扣留车辆。车队被迫每月向团伙缴纳480元“停车费”。

【抓捕】

250名警察凌晨秘密出击

经办民警介绍,早在2012年6月17日,接上级命令,漳浦警方秘密成立调查组。他们悄悄进入旧镇镇旧城村,核实村民举报的案件,还接触了一些曾遭受打击报复,不敢声张的村民。经过梳理,警方最终确定23人为抓捕目标。随之,调查组开始对这23人的生活起居、工作等进行再次摸排。

8月27日,抓捕时机成熟。漳州市纪委、政法委监督指导,漳州市公安局成立“8·28专案组”,由漳州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林明良亲任总指挥。

当晚,专案组从漳州各地抽调250名警力,分成23个抓捕小组。由于行动保密,每个小组都只知道本组的抓捕对象,民警们全副武装,手机全部关机,不能与外界联系。

由于郑龙江家族住在沈海高速公路漳浦出口附近,当晚,民警选择从漳州上高速,下高速后直抵其团伙住处。28日凌晨4点,250名警员抵达旧镇。“当时,几乎所有的嫌疑人都在睡梦中,上级指挥一声令下,23个小组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将目标嫌疑人抓捕,全部落网时间不到一个小时。”

当日,23名涉案人员全部被刑拘。

知情人透露,2012年以前,警方也曾对郑龙江涉案团伙实施抓捕计划,但由于各种原因,并未成功。

【余波】

郑龙江已被捕村民依然不敢议论

除了父母兄弟姐妹外,郑龙江的家庭成员里,还有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自从郑龙江团伙落网后,镇上人都很少见到他的子女。他的家族成员中,也仅剩下他的两个弟媳没有被公安机关带走。镇上的一些民众说,郑龙江出事后,他两个弟媳也异常低调,极少露面。

记者走访过程中,旧镇镇区农贸市场一带的商家,虽然都知道郑龙江已落网,但问及当年他所做的一切,没有人敢向记者多作讲述。有人开口,旁人也一直提醒不要乱说话。农贸市场一水果摊主说,自己的妹夫曾因旧镇农贸市场改造问题,被郑龙江的弟弟和妹夫围殴过,但记者要找她多作询问,她便避而不谈了。

旧城村一村民说,很多人都觉得,虽然郑龙江被捕了,就算被判刑,以他的势力,应该也很快会被放出来,他财产那么多,到时也还是很有势力。他们不敢议论,怕被他知道了,遭到报复。

机器头条新闻 news.ji-qi.com)综合整理。

相关阅读:
路面冒出半米高土梁 引发8起事故致1死1伤 数十人赌博遭警方清查 挤倒2名民警踩过逃跑